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2016]EIA报告:以色列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tt1

当提到中东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时,人们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很可能是身着一袭白袍的阿拉伯土豪,而以色列这一以高科技立国著称的犹太国家和化石能源出口恐怕沾不到半点关系。不过这个印象在今后需要改变了,随着过去几年地中海东部天然气储量的不断发现,包括以色列在内的黎凡特国家都开始探索本国的天然气之路。

概述

以色列地图

以色列地图

根据BP公司最新的《世界能源统计评论》,2015年以色列的能源结构主要为:石油和其他液态能源(43%)、天然气(30%)、煤(26%)。在2005~2015十年间,以色列的煤炭消费下降了15%。与此同时,对天然气的消费却增长了四倍以上。

石油和其他液态能源

截至2016年1月,以色列的已探明原油储量为1400万桶。但事实上以色列基本上没有进行原油和凝析油的生产,直到2015年2月份,以色列才在Golan高地南部开始进行石油勘探的钻井作业。此外,以色列也计划在2017年11月开始在死海附近某区位进行钻井。该区位于1995年发现,之前一直闲置,据估计该区拥有700~1100万桶原油储量。Golan高地和死海附近石油资源的发现,将对以色列能源自给产生积极的影响。

2015年,以色列每天消费原油24万桶,而这些原油全部依靠进口。以色列进口的石油产品主要为原油,同时出口少量精炼石油产品。此外,以色列计划通过大力发展天然气产业以减少进口石油的依赖。

以色列国内有两家精炼厂,总产能接近30万桶/天。Haifa精炼厂的产能为19.7万桶/天,而Ashdod精炼厂在2013年升级后,产能大约为10万桶/天。

天然气

以色列曾一度是天然气的进口国,其天然气主要是由埃及的Arish-Ashkelon 管道输送而来,另外一少部分以液化天然气(LNG)形式进口,并通过2013年修建的浮式再气化终端气化后投入使用。最近发现的天然气田有望提供足够能源,不仅能够满足以色列日益增长的国内需求,而且多余的天然气资源可供出口。2015年,以色列消费了2970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几乎全部都来自国内生产。

在2015年末,以色列已探明天然气储量为7万亿立方英尺(Tcf)。近几年的能源勘探中陆续发现以色列境内存在大量的天然气资源,这些天然气资源主要位于该国的海上领域。

2000年发现的Mari-B气田,为以色列国内市场提供了大量自产天然气。然而在2012年,随着Mari-B气田进入衰退阶段,产量骤降,并于2013年停产。在之前几年,Mari-B气田为以色列提供了40%的天然气供给。

2009年,以色列在Haifa附近海域发现了Tamar气田,并于2013年3月底开始了该气田的商业性开采。以色列超过一半以上的电能和几乎所有的工业燃料都是由Tamar气田提供。Tamar气田生产的天然气,通过管道经位于Ashdod的陆地设施来运输,该管道也连接到Mari-B开发区域的现有设施。

2013年,Tamar气田的西南方8英里处发现了Tamar西南气田。它是个小型独立的气田,预计有700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储量。以色列政府和发现该气田的天然气公司,正在就Tamar西南气田开发问题进行磋商。

Leviathan气田是以色列海上勘探最重要的发现,距离海岸大约80英里,所处位置水深超过5000英尺。对Leviathan气田的评估表明,该气田可采天然气储量高达22万亿立方英尺。2016年5月,以色列政府批准了Leviathan的合作方对该气田的开发。预计到2019年,Leviathan气田便可以开始对外输出天然气。

2014年,以色列发现了距离海岸100英里的Royee气田。Royee气田储量约为3.2万亿立方英尺,储量估计范围是1.9~5万亿立方英尺。

最近,在以色列海域又发现了Daniel东气田和Daniel西气田。初步估计认为这些相邻气田的储量大约为9万亿立方英尺,这和Tamar气田的规模相当。目前正在进行勘探工作以进一步确定储量。

虽然对天然气外输存在建设管道和LNG设施两种争论,但是对以色列如何开拓天然气市场研究却从未停止。2016年,以色列将发展的重点集中在开发区域性的天然气管道上。目前正在修建一条通往约旦的天然气管道,预计于2017年开始运营,而另一条管道将在此后不久投入使用。

随着天然气行业的快速发展,以色列逐渐成为了能源净出口国,并且已经与多个国家拟定了出口合同。2014年1月,以色列政府批准,将用Leviathan气田出产的天然气支持巴勒斯坦的权力机构。2014年初,Noble能源公司与两家约旦公司签订了天然气销售合同,销售Tamar气田产品。签订的合同期限是15年,涉及天然气的总量为660亿立方英尺,于2016年开始输出销售。与此同时,埃及、土耳其、希腊和塞浦路斯也同以色列签订了销售合同。

2013年6月,以色列内阁批准将本国天然气储量的40%用于出口。以色列40%的天然气储量已经就位待产,而剩余储量预计能够满足未来25年的国内需求。

电能

尽管长久以来煤是以色列发电的主要资源,但随着该国天然气产业的快速增长,燃气发电逐渐替代燃煤发电,因此煤的使用量不断下降。2016年Tamar气田产出天然气的发电量超过了以色列用电需求的一半以上。

在以色列天然气行业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中国公司是否同样可以进入以色列的天然气开发和贸易?据了解,以色列政府对于引入中国资金和天然气勘探开发技术很有兴趣,也和中国相关石油公司有过接触,但是中国相关石油公司对于投资以色列却有着种种顾虑。

中国石油企业之前走出去,经常选择那些充满着法律和政治风险的国家,尽管成功的案例不少,不过付出的代价同样可观。环顾当前的全球油气市场,除了北美以外,政治环境稳定、法律制度完备,同时拥有大量尚未开发资源的市场少之又少,以色列是为数不多的几个选择之一。

当前以色列还有很多区域尚未勘探。事实上,以色列已经停止发放新的海洋勘探许可,要等到现有的40个区块勘探许可完全发出,才会重新发放。对于中国的国有和民营公司而言,无论参与上游勘探还是LNG的贸易,参与以色列的天然气开发都将是一个不小的机会。

来自/EIA     译者/高杰     编辑/王亚钒 王月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