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一文看懂七大石油巨头战略布局 谁更高一筹?

一文看懂七大石油巨头战略布局 谁更高一筹?

“人们只知道埃克森美孚是一个成功的公司,但不知缘何成功,重要答案就是有一个正确的发展战略”。

来自 | 油气经纬
编辑 | 甲基橙

自2014年国际油价低迷以来,虽然埃克森美孚、壳牌、BP、雪佛龙、道达尔、挪威国油和埃尼这七大国际石油巨头仍秉承收益第一的传统经营理念,但发展战略出现了一些新的走向。七大公司为应对新的形势,实施了一些具有普遍性的应对措施,同时其新的战略调整各具特色。

发展战略的普遍性

七大石油巨头普遍坚持以非常规和深水项目为重点的发展战略,业务逐步向天然气倾斜。预计这七家石油巨头中期油气产量增长主要来自非常规和深水开发项目。自2005年以来,常规陆上和浅水项目的油气产量每年下降约2%,其产量在总产量的占比由85%减至2016年的约70%。预计到2025年这些公司的非常规油气产量将占总产量的13%,而深水项目的产量在过去10年以5%的年复合增长率上升,预计到2023年占总产量的比例将由2005年的10%升至20%。

尽管近年全球天然气价格相对低迷,但天然气的产量在这七大公司油气总产量的占比逐年增加,由2005年的35%上升至2016年的43%。其主要原因是随着全球对气候变化和环境的日益关注,其中的几家公司已将LNG列入重点发展产业,预计到2025年LNG产量将占七大公司油气总产量的12%。

低油价环境下削减资本支出是不可避免的共性措施。2016年七大公司的资本支出(不包括并购)约1220亿美元,分别比2015年和2014年减少29%和43%。预计2017年将基本能够遏制资本支出下滑的态势,资本支出总量将达到1210亿美元。

七大公司战略调整各具特色

1. 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

长期坚持一体化多元投资,坚定实施重点拓展非常规项目发展模式。将维稳公司资产价值放在第一位,接下来,如何实现产量增长是中期必须解决的任务。

在低油价环境下,埃克森美孚是将资产平衡表杠杆效应运用最为灵活的一家公司。得益于庞大的资产规模和多元化组合,其油气总产量和储量居七大公司之首。公司注重全球一体化投资组合,其规模较大的中下游资产成为应对低油价的重要屏障。

埃克森美孚的上游业务重心不断向非常规油气领域倾斜,公司持续以大手笔快速收购了多个美国、加拿大、阿根廷、哥伦比亚、德国和俄罗斯的页岩油气资产,预计其非常规产量占油气总产量的比例将从2005年的9%增加到2020年后的30%。

另外,该公司上下游一体化的大布局和大投入策略的同时,也使公司在增加产量和储量替代率方面面临更多的挑战。预计中期埃克森美孚是七大公司中唯一无产量增长的公司。

2. BP

实施战略性资产调整,上游重心重新聚焦传统区域。近年缩减资产规模的举措有效改善了经营业绩,公司发展前景得以恢复。如何利用不断集中的资产求得持续发展成为公司面临的核心挑战。

墨西哥湾漏油事故以来,BP进行了大规模的战略性资产调整。2010年至今,公司剥离的资产价值达620亿美元。该项策略也使BP的核心上游资产重新集中到传统区域,重点放在深水和综合性天然气业务。资产调整战略很大程度上改善了作业和财务业绩,使BP成为除埃克森美孚之外、2015年上游已动用资本回报率呈正数的另一家石油公司。此外,BP的开采成本也显著下降,经过数年差强人意的表现后,2015年以来略好于其它公司。BP计划自2017年开始提高油气产量,预计到2020年新增产量80万桶油当量/天。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BP已开始转向购买资产。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BP已开始了数项重大资产的收购交易,包括参股埃及Zohr大型深水气田、重新参股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公司、参股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深水天然气和LNG项目。

3. 壳牌(Shell)

在后BG时代致力于削减资本支出,改善财务状况,并最大限度获得现金流。其主要的挑战是如何在扩大资产规模的同时,优化资产平衡表,然而,这一挑战在持续低油价环境中尤为艰巨。

2016年2月壳牌以700亿美元的价格,完成对BG集团的收购,有力加强了其传统业务。但该交易发生在油价下跌期,如今,壳牌的上游动用资本回报率已跌至七大公司的最低。2013-2015年,壳牌创下了其上游资本支出的最高记录。收购BG后,壳牌必须将如何加速获利作为经营的重点。2016年,壳牌制定的资本支出目标是削减180亿美元,实现29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2017-2020年的资本支出目标是每年250-300亿美元。

壳牌的另一个资产调整战略重心是获取现金流。近期优先考虑利用常规油气资产、加拿大油砂和综合性天然气业务,中期将更加依赖深水产量增长。

4. 雪佛龙(Chevron)

终结大型项目资本支出,转投短周期项目。页岩油气资产大幅增加并为其带来产量增长,同时将面对如何在这种资产组合下,保持经营业绩和投资回报率的挑战。

在过去的2013-2015年间,雪佛龙的上游资本支出居七大巨头之首。上游资本支出主要投向大规模的高成本项目,包括澳大利亚LNG项目。

尽管资本支出费用庞大,但其经营业绩在七大公司中名列前茅,2013-2015年上游已动用资本回报率平均达到8.4%,仅次于埃克森美孚的9.4%。

鉴于目前的油价环境仍未恢复到稳定状态,雪佛龙制定了新的中期发展战略,计划缩减资本支出,并将资本投资重点从规模庞大、投资密集的大型项目转向周期相对较短的项目。公司计划在2018年,短周期项目的资本预算占上游资本支出的65%,该比例2015年仅为40%。公司计划2017年全球非常规项目的投资为25亿美元,占上游资本预算的近15%,预计到2025年,非常规产量占其油气总产量的比例将从2016年的7%上升到18%。

5. 道达尔(Total)

道达尔在大幅增加上游支出之后,将大幅削减资本开支,能否实现产量目标仍有疑问。

道达尔在连续四年油气产量下降之后,2015年产量开始恢复增长。但代价是公司大幅增加上游支出,导致其2013-2015年每桶油当量成本在这七家巨头中最高,并造成大量开发项目被搁置或超预算。道达尔的目标是,在2020年以前实现平均年产量增长5%,但是近年公司资本支出持续减少,2016年资本支出为175亿美元,同比下降约24%。公司希望2017-2020年年均保持150-170亿美元的目标。

6. 挪威国油(Statoil)

Statoil以本土业务为基石,不断扩张全球海上业务,同时应努力维持国内产量水平。

Statoil的基本发展战略是保持国内产量,开发国内剩余油气资源。但挪威大陆架的勘探已相对成熟,迫使Statoil加强全球发展。预计到2025年,其国际资产在公司产量中将实现6%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而国内产量份额将从2016年的67%下降到54%。

7. 埃尼(Eni)

埃尼资产组合布局多元化,计划推行双重勘探模式。虽然现行战略已取得成功,但大规模投资要在近期和中期行业背景下保持业绩增长,将面临多种挑战。

埃尼在七大公司中的产量最小,但资产结构更具多元化,上游业务遍布全球40多个国家,其显著特点:一是将绝大部分上游资产分布于常规项目;二是重点布局中东北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在这些地区的油气产量占其总产量的60%。

2013-2015年,埃尼新增储量居七大公司之首,但主要分布在基础设施并不完善的地区。埃尼认为其成功的关键在于最大程度地削减重大发现中的资金投入,以留取必要的资本进行新的投资。除上述传统做法外,埃尼计划在基础设施成熟、临近油田的区域进行勘探,以快速推动新项目投产,并将其定义为“双重勘探模式”。

埃尼的目标是在2015-2019年实现3%的复合年均增长率,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一系列规模庞大的项目。

从七大石油巨头公司的战略布局中,不难看出,随着油价的缓慢回升,这些公司逐渐从“守势”转为“攻势”,在保持本土油气开发优势的前提下,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并保持必要的科技投入,重视技术创新。另外,这些公司都非常重视对负债率的控制,而控制负债率是应对风险的有效手段。一系列的战略布局都非常值得国内各石油公司参考学习。如今国内各石油公司再借力“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逐步转型成为国际化一流公司也将指日可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