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2016]EIA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一万字)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一万字)

众所周知,伊拉克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但在经历了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国际制裁以及美伊战争之后,伊拉克石油工业逐步衰退,几乎处于停滞的状态,战后伊拉克经济百废待兴。

伊拉克油气综述

伊拉克是OPEC中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第二大原油生产国,石油储量全球排名第五,位于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加拿大和伊朗之后。伊拉克许多著名的油气资源并未充分开发,但是许多主要油田已经投产或正在开发。人们熟知的伊拉克油气田大都是陆上油气田。在其南部是最大的复合式油田,由于其地质条件简单、处于人迹罕至的平坦地区且与海岸毗邻,因此开采成本相对较低。

连年的征战与制裁过后,伊拉克计划恢复油气开发。过去5年,伊拉克原油日均产量增长了近150万桶,从2011年的260万桶/天增长到了2015年的410万桶/天。这些产量预测包括伊拉克东北部、目前处于半自治状态的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KRG)的石油产量。在过去十年,由于伊拉克南部基建进入瓶颈期、北部供应中断、合同签订延迟,石油产量增幅比政府预期的更加缓慢。然而,伊拉克战争爆发以后,其石油产量在2015年达到峰值,与2014年相比,日均产量增加了70万桶,这也是自2014年恢复生产之后同比最大的增幅。

尽管在2015年产量增长已接近最高水平,但伊拉克政府仍计划在未来降低石油生产目标并削减投资计划。伊拉克一直试图拯救自己在国际石油公司(IOCs)开发油气田中所占有的份额。原油价格下跌,加上2014年年中在伊拉克北部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战争的双重夹击,使伊拉克2015年财政赤字更加严重。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图1. 伊拉克油气设施基础设施

伊拉克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石油税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整个2014年,原油出口税收就占了伊拉克政府全部税收的93%。2015年,尽管原油出口量有大幅提升,但是除了库尔德地区,伊拉克原油出口税收为490亿美元,比2014年少了350亿美元。

石油及其他液体燃料

伊拉克拥有占18%的整个中东地区已探明石油储量,其占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的9%。即使那些有名的油气资源并未完全开采完,伊拉克大多被人们熟知的油田均已投产或是正在开发过程中。

储量

根据石油&天然气杂志(OGJ)调查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底,伊拉克已探明石油储量为1430亿桶,为整个中东地区已探明储量的18%,全球已探明储量的9%,世界排名第五。伊拉克的资源分布与其宗教-人口分布情况并不一致。大多油气田分布在其南部的什叶派和北部库尔德地区,少量资源分布在中部/西部的逊尼少数派手中。

在伊拉克南部有五个大型油田,其石油储量超过50亿桶,探明储量占全国总探明储量的60%。据估计,在伊拉克北部有占全国总储量17%的石油储量,这些地区靠近基尔库克、摩苏尔和哈奈根。对于这些资源量的控制权一直是库尔德与其他地区争端不断的源头问题。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已探明储量达40亿桶。KRG的预测要高于这个数字,因为他们还涵盖了未探明储量。KRG的预测数字为450亿桶,但是这些数字无从考证,而且还包含了一些有争议地区的储量,特别是Kirkuk。

区块管理

巴格达石油部监管所有油气开发生产,但是库尔德地区是由各油气公司联合管理:北方石油公司(NOC)、北部和中部地区的内地石油公司(MDOC)、南方石油公司(SOC)以及南部地区的米桑石油公司(MOC)。伊拉克库尔德地区、KRG与天然气资源部联合监管油气开发与生产。IOCs在伊拉克异常活跃,包括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区。IOCs在伊拉克与巴格达石油部签署了技术服务合同(TSCs),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与KRG签署了产量分成协议(PSAs)。这么多年以来,KRG与IOCs关于PSAs的推动加剧了与巴格达的紧张局面,这也使IOCs陷入了尴尬局面,他们在很多情况下迫于压力而减少在库尔德的投资。

产量

2015年伊拉克的原油产量平均为410万桶/天,比2014年的产量平均多了70万桶/天(图2)。其中2015年每天的产量中,有360万桶原油产自由巴格达政府管理的伊拉克南部,还有45万桶产自伊拉克北部,但这些地区的油田主要由KRG管理,其他油田则由巴格达的伊拉克北方石油公司管理。

在伊拉克南部,2015年产油量占全国产量的85%,中游产业基础建设的升级(泵站和存储设备)以及油品的提高都有助于增加产量。2015年6月,伊拉克开启了Basra重质油市场,这有别于Basra传统的轻质油市场。在此之前,伊拉克的油田都是通过开采重质油来维持Basra轻质油品的最低标准。一旦伊拉克进军Basra重质油市场,那么所有的油田都可以增加重质油产量并提升Basra轻质油的油品。在伊拉克北部,其2015年石油产量只占全国总产量的10%,随着产量增加,KRG独立管线的运输量也随之增加。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能源信息署(EIA)希望伊拉克在2016年减缓石油产量增长,由于预算紧张迫使伊拉克政府向IOCs提出希望他们降低在南部的支出计划。KRG同样也在经历预算紧张问题,这也使他们推迟向IOCs支付款项事宜,同时减缓产量增速。

ISIL活动对伊拉克石油区块造成的影响

早在2014年6月就ISIL向伊拉克发难,控制了伊拉克北部最大的城市Mosul,随后又相继控制了其周边的一些城镇。ISIL的活动影响了不包括伊拉克库尔德在内的伊拉克北部地区原油生产与精炼,但并未影响南部的生产与出口,而2014年南部的出口量占全国总出口量的95%。ISIL的活动并未对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造成重大影响,但是KRG管理之下的两个油田Khurmala Dome和Shaikan距离战斗地点却是非常近。一些油田不得不放弃勘探项目,这也会影响未来的发展。

在2014年下半年,ISIL袭击了伊拉克最大的原油精炼厂Baiji,工厂停产。Baiji的关闭使不包括伊拉克库尔德在内的伊拉克北部地区石油贸易中断。从伊拉克Kirkuk到土耳其Ceyhan的石油管道途经伊拉克的部分遭到了恐怖分子的严重破坏,直到2014年3月才投入使用。由于Baiji精炼厂和这部分管道的关闭,伊拉克北部Kirkuk和Bai Hassan油田石油生产在一连数月内都无法进行贸易出口。

ISIL最初占领了伊拉克北部的部分小型油田,包括Ajeel、Hamrin、Qayara、Balad、Ain Zalah、Batma和Najma,但是后来在2014年8月由于美军空袭而失去了其中一些油田的控制权。其中由ISIL控制的Ajeel油田为伊拉克的主要油田,产量可达2.8万桶/天,但是在2014年8月也遭到了轰炸,油田控制室遭到了严重破坏。ISIL还从储油罐、管道和泵站中窃取石油,据估计损失总量达3百万桶。现今,ISIL依靠伊拉克北部的Qayara油田生产少量石油。

油田开发计划

伊拉克正在筹备开发油田并增加油田产量的计划。经2008和2009年两轮竞标后,伊拉克石油部与IOCs签署了十二个长期技术合同来开发或是再次开发一些大型油田,其中大部分油田已经投产。然而,由于油价的大幅下跌以及与ISIL的战争导致伊拉克陷入经济危机,这些发展计划则不断被打断。

伊拉克继续降低他们的产油目标。与IOCs签署TSCs以后,他们达成共识,认为这十二个油田产量应维持在一个平稳水平,到2017年,这些油田加起来日均产量达到120万桶。但是,在一定条件下这些合同还未完全确定,伊拉克有可能继续降低其产量目标。2015年产量目标已降至9百万桶/天,如果油价继续下跌的话,产量目标或将降至6百万桶/天。

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KRG同样降低了他们的产量目标。早先,他们计划到2015年年底或2016年年初将产量和管道运输量增加至1百万桶/天。但是,KRG将这个目标延至2016年年底开始施行。而且,ISIL的袭击以及未支付IOCs项目执行资金使得计划延后,也就不能如期完成这个目标了。

基础建设限制

南部出口量

2015年,伊拉克大力扩展南部陆上泵送和存储设备建设。伊拉克还将扩展南部基建运输量以满足产量增长需求。近年来,伊拉克还通过在Basra和Khor al-Amaya港口增加三个单点系泊(SPMs)来扩展南部出口设备运输量。伊拉克计划继续增加设备的出口能力来满足产量目标需求。三个离开Basra港口的SPMs浮标已经开始工作,第四个SPM在2015年初完成安装但是并未投入使用,预计在2016年完成第五个SPM安装。SPMs上均有设计的运输量为90万桶/天,但是实际运输量通常要比这个少得多。为确保Basra和Khor al-Amaya港口在战争和缺乏维护期间可以运行良好,南部的SPMs也增加了航运能力。

海水供应计划

产量的增长同时要求了大幅增长注入的天然气量或水量,以维持储层压力来提高采收率和石油开采量。伊拉克油田含有的伴生气可进行回注,但大部分天然气都会被烧掉。根据Cedigaz机构统计,2014年伊拉克然气燃除天量居全球第四,仅次于俄国、伊朗及委内瑞拉。伊拉克现正与国际组织及世界银行合作以减少天然气燃除量,通常会利用这些气体进行发电。

伊拉克计划未来减少天然气使用、增加耗水量来提高原油产量。伊拉克南部石油公司(SOC)负责CSSP计划的具体实施,该计划主要是将波斯湾海水通过管道引入到具体油田以维持油田开采,通过估算该计划需花费40~60亿美元。虽然随着产量目标的变化,海水需求量也在变化,但是目前来看,CSSP在第一阶段将供水750万桶/天,第二阶段供水120万桶/天。这些海水至少将被输送到Basra南部的五个油田以及Missan的一个油田中去。通常情况下,伊拉克南部的主要油田每注入1.5桶水可产出1桶油。

目前还不清楚CSSP第一阶段何时开始,但就目前来看2018年以前基本不可能,部分机构预计2020年开始。CSSP始于2009年,原定于2013年开始具体实施,计划内容就是每天向南部的大型油田提供120万桶水。由于管理部门变更、行政审批耽搁及融资计划受阻等因素影响,使得该计划开始时间一再延后。该计划最初选择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为主要实施者,但由于埃克森美孚未与伊拉克政府就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投资计划达成一致,因此在2012年12月CSSP的主要实施者被美国西图工程公司所取代。

当前CSSP仍在进行之中,伊拉克南部石油公司正寻求埃克森美孚与中石油的合作,希望帮其设立专项基金并提供专业指导。当前伊拉克南部石油公司正与上述两家公司协商,以决定各自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具体职责。与此同时,取水工程及Basra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两个任务正在实施中,其主要负责将海水通过管道运送到陆地油田。

电力

伊拉克的油气行业最大量的供应是该国电力行业。原油产量的大规模增长同样需要电力的增加。但是,伊拉克电力供应无法满足当前需求,全国普遍缺电。电力行业的重大升级将需要提供额外的电力。由于电力供应不足无法满足油气行业的需求,因而无法达到预期的项目目标。

北部出口量

伊拉克大部分原油运输管道集中于北部地区,其中部分管道并未有效利用(表1)。经过多年的地区冲突和战争,北部地区大量原油运输管道损坏严重,重新修复需多年时间并且费用高昂。2014年3月由于武装分子多次袭击,伊拉克至土耳其的运输管道被迫停止使用。考虑到伊拉克的环境安全不确定以及运输管道损坏严重,在可预见的未来,上述管道重新投入使用的概率较小。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一万字)

如今,在伊拉克北部唯一工作的主要出口管道是由KRG和它在国际上的合作伙伴共同修建的:KRG主要管道和DNO/Tawke管道,这两个管道都与至Ceyhan港口的土耳其管道相连。还有一些小管道将其他油田的原油运输至KRG主要管道中。

原油消费与炼厂

2015年伊拉克石油及其他液体燃料消费量约为77万桶/天。2004-2013年伊拉克石油消费年均增长7%,但2014和2015年该国石油消费量再次下降,主要原因是ISIL对伊拉克袭击导致该国最大炼厂关闭以及北部地区燃料短缺。伊拉克消费的石油大多来源于其国内的炼油厂,值得注意的是伊拉克还需对外进口大约10万桶/天的炼油产品。除了利用天然气、风能等发电外,伊拉克也利用原油来发电,2015年伊拉克平均消耗16.8万桶/天用来发电(详见电力部分)。

伊拉克境内炼厂产能大约为100万桶/天(表2)。炼厂产能估计可能会有差异,其原因在于伊拉克境内大多数炼厂实际开工率都低于其设计产能。在2014年6月ISIL袭击Baiji炼厂之前,包括库尔德在内的伊拉克炼厂有效产能约为80万桶/天。但随着Baiji炼厂的关闭,现在伊拉克炼厂实际有效产能约为60万桶/天。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当前伊拉克炼厂生产更多的重质原油以满足国内对炼油产品的需求,比如汽油。与此同时伊拉克计划建立四个新的炼厂并对现有部分炼厂进行扩能,其目的就是缓解当前国内石化产品不足问题并最终实现对外出口炼油产品。上述计划会增加目前80万桶/天的伊拉克炼厂炼油能力,当然该计划最终可能会在2018年以后完成。此外,在北部的库尔德地区,一家民营炼厂打算在Ninewa省新建一个设计产能为6万桶/天炼厂。

KRG与巴格达争端

由KRG管理的伊拉克北部半自治地区库尔德,其主权问题一直备受争议。伊拉克北方石油公司NOC计划推动KRG边界的Kirkuk油田生产计划遭到了KRG的反对,他们坚持认为该油田的发展计划需要征求KRG的许可与配合。

但是更普遍的说法是,伊拉克石油部认为所有油气资源的合同必须与国民政府签署,所有在KRG地区开采的石油销售与运输都需国家石油营销组织(SOMO)和伊拉克石油出口部门的许可。但是,KRG在2007年不顾国家石油投资条例,当地政府通过了油气相关条例。在2011年末,KRG与埃克森美孚签署了关于开发伊拉克北部区块产量分成协议,区块中部分油田归属问题仍有争议,再次挑战了国民政府的权威。

到目前为止,KRG与雪佛龙、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道达尔等石油生产商均签署了其他条约。埃克森美孚从部分伊拉克项目中退出,特别是CSSP,伊拉克政府要求其在West Qurna1油田开发和KRG项目中做出选择。由于土耳其国家石油公司(TPAO)参与了KRG的能源项目,因此伊拉克政府要求他们从第9区块的开发项目中退出,该区块是他们在第四轮竞标时获得的。

由于付款分歧、安全问题以及石油运输所需基础设备建造的延缓,过去签订的从库尔德途经伊拉克国有基建设施出口原油的协议破裂。直接从KRG进行原油出口又带来了新的问题。KRG用汽车将原油和凝析油运送至土耳其和伊朗。2014年5月,KRG通过自己铺设的独立管道将原油输送至土耳其的Ceyhan港口。

北部石油生产

由于伊拉克中央政府与KRG对Kirkuk油田资源掌控存在争议,伊拉克北部石油生产是个颇具争议的话题。自2014年ISIL袭击事件发生后,北部生产的紧张和混乱程度继续升级。2014年以前,伊拉克巴格达石油大多产自北部,主要为Kirkuk (Avana和Baba Domes)和Bai Hassan以及周边一些小油田。但是,在2014年3月和6月IT管道和Baiji炼油厂分别关闭之后,北部产品就缺乏传统的贸易出口。因此,KRG接管了Kirkuk油田部分区域Avana Dome的运营,并在2014年7月接管了Bai Hassan,在其通往土耳其Ceyhan港口的独立管道铺设好之后开始进行原油出口(表1)。在此期间,尽管原油出口被KRG掌控并且市场也由KRG主导,但巴格达NOC还在继续运营北部的一些小油田。

2014年12月,巴格达与KRG之间达成协定,KRG开始将土耳其Ceyhan的原油运往SOMO。双边协议为:
(1)KRG将其区块内的原油在Ceyhan以25万桶/天输送给SOMO,流入市场;(2)巴格达天将Kirkuk的原油中的30万桶通过KRG的管道运送至Ceyhan;
(3)巴格达恢复对KRG的国家预算支付,这笔费用将占伊拉克国家预算的17%,并要向KRG的Peshmerga武装力量提供10亿美元资金。
该项协定旨在使SOMO拿回伊拉克北部原油出口的市场控制权。

然而,现在这项协定已经破裂了。2015年6月,KRG对SOMO的石油供应量大幅下降,最后一次供应是在2015年8月。KRG在无法足额收到17%的巴格达财政预算之后,就开始出售所有北部石油。作为回应,2016年3月,在巴格达政府的纵容下,NOC企图利用不再向KRG输送石油而影响KRG北部石油税收分成来与他们谈判。NOC运营的油田产量约为15~20万桶/天,但是由于当地电力不足,这些石油大部分又要回注进油井中来维持天然气的开采。

原油出口

2015年,印度是伊拉克最大的原油进口国,比中国的进口量还要多。2015年伊拉克南部石油主要出口至波斯湾,出口量占全国总出口量的85%,主要是Basra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

根据伊拉克石油部门和APEX数据显示(图3),2015年伊拉克原油出口量约为330万桶/天,比2014年高出70万桶/天。伊拉克原油出口增加主要有三点原因:
一、南部地区原油运输管道和存储设施升级改造;
二、2015年年中伊拉克提高了Basra重质原油和轻质原油质量并在市场上分开销售;
三、北部库尔德管道运输能力也有所提高。
2015年,伊拉克85%的原油从南部运往波斯湾,主要出口的是Basra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图4)。

包括印度、中国、开罗在内的亚洲国家是伊拉克原油主要出口地,2015年伊拉克出口到亚洲的原油占其原油总出口量的50%以上。2015年印度从伊拉克进口的原油数量略高于中国的进口量,并成为伊拉克的最大原油进口国。除亚洲之外,尽管美国进口数量在过去十几年持续下降,但它仍是伊拉克最大原油进口国。由于美国页岩气近些年的发展,美国原油对外进口大幅下滑,2015年美国从伊拉克进口原油数量约为22.9万桶/天,比2001年进口高峰时下跌了70%。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图3和图4中的原油出口只针对原油海上贸易,该预算并不包括通过汽车运输以及从陆上通过Ceyhan到达Ankara附近的Kirikkale炼油厂的管道运输。从Ceyhan到达Kirikkale的管道产能为13.5万桶/天,但是实际运输量往往小于这个数字。

天然气

2014年,伊拉克的天然气燃除量全球排名第四,占天然气总量的一半以上。伊拉克正在采取措施来减少燃烧量,利用天然气进行发电以及回注来提高石油采收率。

天然气储量

根据OGJ显示,截至2015年末伊拉克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约为112万亿立方英尺,排名全球第12名。伊拉克四分之三的天然气都集中在南部超大型油田区域。

天然气产量和消耗量

根据OPEC年度统计报告的分析,2014年伊拉克天然气产量约为7710亿立方英尺,大约有4540亿立方英尺被燃烧掉。根据Cedigaz机构统计,2014年伊拉克天然气燃除量居全球第四,仅次于俄国、伊朗及委内瑞拉。由于没有管道和其他设备来运输、储存以备销售或出口这些天然气,它们只能烧掉。那些未被烧掉的天然气将注入油井以提高石油采收率。2012年伊拉克共消费320亿立方英尺天然气用来发电。

为了减少天然气燃除造成的污染,伊拉克南方天然气公司与荷兰皇家壳牌(44%)、三菱公司(5%)共同出资组建新Basra天然气合资公司来收集南部三大油田产出的火炬气,这三大油田分别是Rumaila、West Qurna 1和Zubair。25年来Basra天然气公司共投资了大约17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升级改造及建立新的基础设施以增加天然气管道运输能力,到2018年伊拉克天然气管道运输能力新增至20亿立方英尺/天。伊拉克和壳牌公司最近在伴生气处理上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以壳牌(45%)联手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30%)和Missan石油公司(25%)在Basra的Majnoon这一超大型油田为试点。从2016年2月开始,Majnoon产出的伴生气被输送至Basra的处理设施中用来为发电厂提供3亿瓦特电力。

从长期来看,未来几年内Basra天然气公司或出口液化石油气,目前正在筹备相关配套设施的建设。在相关协议中,部分天然气会被优先送往伊拉克南部天然气公司用来发电。伊拉克发电厂买来的多余的天然气将从LNG站被出口。当然上述计划的最终实行还需要综合考虑石油发展计划,因为大部分天然气仍将被用于注入油井以提高石油回收率并增加石油产量。

伊拉克在2010年末就关于Akkas、alMansuriyah和Siba这三个非伴生气田进行了第三轮竞标,这三个气田的天然气总量超过了11万亿立方英尺。其中Akkas气田位于西部混乱地区,之前遭到了袭击致使现今已经停产。2014年6月,ISIL对伊拉克北部的Akkas和al-Mansuriyah气田发动袭击并迫使其停产。

出口/管道计划

由于天然气还要作为伊拉克发电部门的主要动力,因此是否出口天然气仍存在争议。天然气的匮乏致使伊拉克电力事业一直不景气。

在1990~1991年海湾战争之前,伊拉克还向科威特出口天然气。Rumaila气田的天然气经过105英里的距离以每天4亿立方英尺的量通过管道输送至科威特Ahmadi的处理中心。伊拉克石油部打算恢复使用备用管道,但是没有具体的实施计划。伊拉克还打算修建一条横贯附近欧洲各国的管道用来出口天然气,不过目前也没有具体的实施计划。

电力事业

虽然在过去几年伊拉克电力事业有所发展,由于ISIL袭击和油价下跌,电力行业发展遇阻。继续发展电力事业是必然的,尤其是在夏天电力需求将增加近50%的情况下。

2013年伊拉克电力供应总量为790亿千瓦时(kWh),其中690亿kWh是由国内发电厂提供的,剩余90亿kWh电力是从伊朗和土耳其进口的。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的低谷时段恢复过来之后, 2009~2013年,伊拉克净发电量在以15%的平均速率逐年增长。随着电力需求的增长,配电损耗也在增长。2005~2013年,年均配电损耗占总电力供应的38%(图5)。除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其他地区由于设计差、缺乏维护以及偷电现象等,导致配电系统有很大的配电损耗、低电压而且经常断电。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在伊拉克战争和战后时期,他们都在试图满足全国的电力需求。像许多中东和北非的发展中国家一样,伊拉克面临电力供应量的急剧增长。2003~2011年,每天停电16~22个小时实在是太常见。除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伊拉克的大部分地区在夏天都会实行限电政策并安装有分级卸载装置,这种状况在网内和网外电力发电量提高后有所改善,主要是由通过在波斯湾的电力驳船即浮力发电厂从伊朗和土耳其进口电力得以缓解。

夏季用电量达到高峰的时候电力需求会增加近50%,电力短缺就会引起动乱,尤其是在伊拉克南部。伊拉克的住户和工业用电必须依靠昂贵的网外的、私人的柴油发电的电力来弥补电力供应不足,巴格达提供另外所需的10亿瓦特(GW)电量。一项关于伊拉克电力行业的调查显示,政府每年的税收当中有400亿美元的亏损就是因为电力供应不足而需要发展更多经济板块中的其他产业来刺激,包括建筑业、商业和旅游业。

在过去几年,伊拉克在增加发电量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中东经济调查预测伊拉克发电量在2014年底可达到9.3GW,比2012年的7GW增长不少。伊拉克最近的几个电力项目主要集中在安装2008年购买的涡轮机上,这些涡轮机可是已经放了好几年了。2008年,伊拉克购买了74台涡轮机,总功率达到了10.2GW,但是由于预算、合同以及政策上的许多问题导致最近才能开始安装。伊拉克电力部也允许国外的石油公司修建小型发电站来满足自身开采油气的电力需求。

伊拉克还在通过燃油进行发电来弥补传统燃料不足的缺陷。2015年发电站发电依靠的燃烧原油量增加,在夏季最为炎热的几个月(7~9月)燃烧量平均可以达到223000桶/天,比2014年同期多出71000桶(图6)。

EIA最新报告:伊拉克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伊拉克同时也利用Mosul水库中的水进行水力发电,这所水库位于Mosul市北面的Tigris河。ISIL在2014年6月占领Mosul市后随即就控制了这个水库,但在不久之后,KRG的武装力量和伊拉克部队就重新获得了水库的控制权。2016年初,伊拉克恢复了从水库到市区的水力和电力供应,即使Mosul仍被ISIL分子占领。该水库中的水位线仍在不断上涨,使得水坝的围墙压力不断增大而增加了围墙坍塌的风险。重新启动水库的工作系统可以有效减缓这种压力。根据一些评估,由于当初修建时工程简陋,建筑基础用的是水溶性石膏,因此水坝有坍塌的可能。而且在ISIL占领Mosul之后,维护水坝的工人逃走,更是加重了水坝坍塌的危险。

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发电就要比其他地区可靠的多。然而,由ISIL袭击和油价下跌带来的国内经济危机同样影响了电力供应,加之缺乏天然气原料,KRG每天也只能供应8-10个小时的电力。这种情况在从Khor Mor气田输送天然气至Erbil和Chemchemal的管道遭到破坏导致断电之后更加严重。

KRG计划到2016年底,使国内发电量翻番,从4GW增加到8.6GW。但是,由于KRG目前遭遇经济危机,因此这个目标在2016年底很难实现。

发展计划

对于电力行业的发展,伊拉克虽在过去制定了伟大蓝图,但结果却不尽人意。伊拉克电力部的总体规划是在2012-2017年间新安装发电量达24.4GW的设备。这项计划与2013年颁布的伊拉克一体化国家能源战略(INES)目标相符。INES提出了通过增加汽轮机和燃气轮机使除库尔德之外的伊拉克地区发电量从2012年的7GW增长至2016年的22GW,这两款涡轮机在天然气短缺时还可用石油作为替代燃料。2016年还有另外22GW的电量用来满足夏季高峰需求,其中包括15%的备用电量。伊拉克计划在2017年投资至少270亿美元来发展电力行业,其中一半资金要用来升级输电和配电系统。如果这些计划都能顺利进行的话,伊拉克有望在2016年底就彻底摆脱进口电量的局面。但是,他们的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2014年中ISIL发动恐怖袭击,接踵而至的还有低油价,这些都使伊拉克财政紧张,减缓电力进口的步伐。

伊拉克要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发电厂天然气原料不足。电力扩展计划期望使用最原始的燃气轮机。目前伊拉克开采的大多天然气都会被烧掉,而且还需要运输天然气的管道,送至发电厂之后再被烧掉。Basrah天然气公司项目的推迟和油田开发的延缓都使电力扩展计划延后。

最近,伊拉克在拓展发电厂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2016年1月,经过翻修的Najibiya发电厂在Basra上线,其发电量从9千万瓦提升到了5亿瓦。但是,不久之后问题就开始显现,由于天然气匮乏,发电厂的动力来源只能用原油替代。不到一个月,其中一个发电厂的储油罐开始漏油,石油便漏进了附近的河里。

2016年2月,伊拉克超大型油田Majnoon产出的伴生气被输送至Basra的处理设备中,并为伊拉克提供了3千万瓦的电力输出。这个项目是伊拉克关于收集燃除天然气计划的一部分,油气是收集的南部超大型油田的燃除天然气并将之用来发电。

关于伊拉克北部和南部进口伊朗的天然气用来发电,伊拉克签订了两个协约。第一个协约签订于2013年7月,伊朗向伊拉克的Diyala省和巴格达的三所发电站供应8~9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即使ISIL在北部发动袭击使计划稍微延后,但是还是基本完成了,预计不久后可将天然气输送至目的地。天然气将通过管道从伊朗输送至Diyala省的Mansuriya发电厂。通往巴格达的管道正在铺设中,将来会将天然气输送至其他两所发电站。

2015年11月伊拉克和伊朗签署了第二项管道协约,通过海上运输将天然气从伊朗输送至伊拉克南部Basra省的发电厂。在六年时间内,伊拉克在冬季和夏季将分别从伊朗进口7亿和12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但是,由于油价下跌和北部的ISIL战役导致的预算紧张将减缓项目发展进程。伊朗方面表示他们在2018年将完成本国管道铺设工作。

总之,伊拉克需要颁布相关管理条例、关税改革政策并重新审视目前的电力补贴以预防将来从发电量扩展项目中脱离出来以后无法满足电力增长需求。关于电力行业的新的律法已经提出来了,但是还在等待内阁通过。新的律法提出对用电量大的用户征收关税。伊拉克电力补贴预计将占GDP的5%。

来自/EIA     译者/尉晶       编辑/Wang Yue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2

  1. #2

    好文。

    匿名1年前 (2020-12-04)回复
  2. #1

    红月开服服务端_十二之天(江湖OL)开服服务端_倚天开服服务端_dnf开服服务端墨香sf一条龙开服5tsf.comQQ2182506381

    匿名11个月前 (02-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