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2016]EIA报告:俄罗斯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2tt

2016年10月25日,EIA发布了最新的俄罗斯能源分析报告,石油圈精选了其中油气方面的现状分析,一起来看一看,在欧盟制裁和低油价环境下,作为世界最大原油生产国和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的俄罗斯,油气经济到底如何。

概述

俄罗斯是油气生产和出口大国,俄罗斯的经济高度依赖其烃类产物,鉴于其有较高的油气产量,俄罗斯的经济增长主要靠其能源出口,2015年俄罗斯油气收入高达政府预算收入的43%。

Russia地图

Russia地图

根据俄罗斯能源部数据,2015年俄罗斯是世界上包括矿场气凝析油在内的最大原油生产国和第三大石油和其他液体生产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美国),平均产液量为1100万桶/天。同时,俄罗斯也是2015年第二大干气生产国(仅次于美国),产气量为22.4万亿立方英尺。

俄罗斯和欧洲在能源方面相互依存,欧洲将俄罗斯作为其油气供应的主要来源,2015年30%的欧盟原油进口量和30%以上的天然气进口量都来自俄罗斯,同时欧洲也是俄罗斯主要的油气出口市场。2015年,俄罗斯几乎将60%的原油和超过75%的天然气出口到欧洲。

2013年,俄罗斯消耗30.52万亿英热(BTU)的能源,其中大部分是天然气(53%),石油和煤炭分别占俄罗斯能源消费量的22%和14%(图1)。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经济制裁和低油价的影响

经济制裁和低油价导致俄罗斯上游行业外来投资骤减,特别是北极海域和页岩项目投资非常困难。

2014年,美国对俄罗斯就乌克兰军事行动和政策采取报复,实施了一系列更加严厉的制裁。与其他手段相比,该制裁限制了俄罗斯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尤其专门针对四家俄罗斯能源公司:Novatek、Rosneft、Gazprom Neft和Transneft。此外,该制裁禁止利用出口到俄罗斯的商品、服务和深水开发技术、北极海域或页岩项目;同时,欧盟也对俄罗斯在其他方面实施制裁。

近年来,俄罗斯政府提供了特殊税率或免税,鼓励投资难以开发的资源,比如,北极海上和低渗储层,包括页岩储层。许多国际公司被税收优惠和潜在的巨大资源所吸引,与俄罗斯公司合作共同开发北极和页岩资源。

在2012和2013年,埃克森美孚、埃尼公司、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CNPC)都与Rosneft公司合作进行北极地区的勘探开发。尽管2014年3月宣布制裁,所有公司都同意在5月与卢克石油公司合作进行页岩资源勘探。然而,由于在今年晚些时候伊朗宣布额外的制裁条款,2014年9月这些公司都不再参与该项目。埃克森美孚、壳牌、BP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与俄罗斯公司还签署了页岩资源勘探协议。最终受制裁影响,所有西方石油公司都停止参与北极海域和页岩项目。

如果没有西方石油公司的参与,北极海域和页岩资源的开发是不可能完成的。然而在短期内,这些制裁将对俄罗斯的生产影响不大,因为这些资源预计最早5~10年开始生产。这些制裁措施的直接影响是阻止西方公司计划在这些资源中进行大规模投资。

在美国和欧盟进行制裁的同时,油价下跌了一半以上,2014上半年平均布伦特油价109美元/桶,到2015年降至52美元/桶,而到2016上半年油价降为40美元/桶。总体上,制裁和油价下跌都对俄罗斯经济施加了压力,这使俄罗斯能源公司为新项目融资变得更为困难,特别是更高成本的项目,如深水、北极海域和页岩项目。

随着油价的下跌,俄罗斯在油气方面的收入大幅下降,国家的预算赤字也在增长。对此,俄罗斯政府已实施并提出了各种措施以增加收入。在过去几年里,俄罗斯政府已多次改变了烃类资源开采税和出口税。最新变革和对即将变革的建议都有利于提高油气公司的税收。

除了税收,作为公司股东,俄罗斯政府还从油气公司获取股息。2016年4月,俄罗斯政府规定国有企业应至少支付2015年净收入的50%作为分红,这几乎是公司通常红利支付的一倍。石油公司反对税收和红利的增加,他们认为这样会造成资金从项目投资中分流。基于类似的观点,俄罗斯石油公司协商降低派息。

2015年1月,俄罗斯政府宣布其有意出售在几个俄罗斯公司的部分股份,包括Bashneft石油公司和Rosneft石油公司。Bashneft石油公司是俄罗斯十大石油生产商之一。10月份,联邦政府以53亿美元出售其在Bashneft石油公司50.08%的控股权。目前俄罗斯政府拥有俄罗斯最大的石油生产公司即Rosneft石油公司69.5%的控股权。俄罗斯政府打算出售至多19.5%的股份,保留其控股权。

石油和其他液体

俄罗斯大部分石油生产起源于西西伯利亚和Urals-Volga地区,然而,西伯利亚东部、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俄罗斯北极地区的产油量仍在不断增长。

根据油气学报,截至2016年1月,俄罗斯已探明石油储量为800亿桶。俄罗斯大部分石油储量位于西西伯利亚、乌拉尔山脉和中西伯利亚高原之间、乌拉尔伏尔加地区,并延伸到里海。

在2015年,俄罗斯石油和其他液体的总产量约为1103万桶/天(其中1025万桶是原油,包括矿场气凝析油),而消耗量约为350万桶/天(图2)。2015年俄罗斯总出口超过700万桶/天,其中包括约500万桶原油和其余石油产品及其他液体。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勘探与生产

俄罗斯的大部分石油生产起源于西西伯利亚和Urals-Volga地区(表1),2014年有12%的原油产量来自于东西伯利亚和俄罗斯的远东地区(Krasnoyarsk、Irkutsk、Yakutia、和Sakhalin)。然而在2009年这些地区的石油生产量还不到5%。从长远来看,俄罗斯东部油田以及俄罗斯北极地区大部分未开发的石油储备,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在俄罗斯北部里海和Timan-Pechora未开发地区也富含大量的油气储量。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目前大批新项目正在投入开发,短期内这些新项目可能只是为了抵消老油田产量的下降,并不能显著增产。应用先进的技术和增产措施将增加现有石油储备中的产油量。随着2015年Rosneft公司、Samotlor油田和Priobskoye油田总开采量超过150万桶/天,俄罗斯大部分石油都产自西西伯利亚盆地的油田。

俄罗斯主要油气产地

西西伯利亚

西西伯利亚是俄罗斯的主要产油区,2014年产液量约630万桶/天,超过俄罗斯总产量的60%。其中,Samotlor油田是西西伯利亚最大和最老的油田之一,油田自1969年投产。Samotlor油田在2006年达到63.5万桶/天的后苏联时代峰值后,产量开始下降。然而,在持续投资和标准的提高采收率技术的应用下,从2008-2014年油田递减率一直保持平均每年5%,2015年递减率为3%,这明显低于老西西伯利亚油田每年10-15%的自然递减率。

该地区其他大型油田主要有Priobskoye、Mamontovskoye、Malobalykskoye和Prirazlomnoye。其中最新的油田是Prirazlomnoye油田,该油田虽然1989年就已经发现,但直到2014年才正式投产。Prirazlomnoye油田位于北极海域,由Gazprom公司开发。Prirazlomnoye油田产量预期最高约10万桶/天。

Bazhenov页岩层位于探明资源储层下部,也有着巨大的开发潜力。在上世纪80年代,苏联政府试图通过在地下引爆小型核装置来刺激生产。近年来,政府利用税收优惠鼓励俄罗斯和国际石油公司开发Bazhenov页岩储层及其他页岩油藏。

然而,页岩项目受制裁和低油价的影响,俄罗斯公司在开发页岩资源方面取得的进展甚微。

Urals-Volga

Urals Volga是过去最大的石油产地,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被西西伯利亚超过。今天,这一地区成为一个遥远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地,占俄罗斯总产量的22%左右。发现于1948年的Romashkinskoye油田是该地区最大的油田,由Tatneft经营,2013年产量约为30万桶/天。

东西伯利亚

随着俄罗斯传统产油区产量的下降,东西伯利亚油田将继续扩大石油生产。随着2009年12月东西伯利亚—太平洋(ESPO)管道的建成,该地区的开发潜力继而将大幅增加,这为东西伯利亚石油提供了出口机会。

东西伯利亚成为国有石油巨头Rosneft公司的生产中心,2009年8月,Vankorskoye(Vankor)油气田的投产显著提高了该地区的产量,是2010以来俄罗斯石油产量增加极其重要的因素。位于俄罗斯Krasnoyarsk区北部的Vankor油田,是25年来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发现,2015年,该油田产油量约44万桶/天。

该地区还有包括Verkhnechonskoye凝析油气田、Yurubcheno-Tokhomskoye油田和Agaleevskoye凝析气田在内的许多其他油田。

亚马尔半岛/北极圈

这个区域位于Yamal-Nenets自治区,横跨西西伯利亚。该地区主要以天然气生产而闻名。原油开发对该地区来说相对较新。尽管Purpe-Samotlor管道的建成减少了一些运输限制,在短期内,该地区仍面临的运输基础设施限制。Transneft公司也在建设Zapolyarye-Purpe管道,将Zapolyarye凝析气田与Purpe-Samotlor管道相连通。

除了Zapolyarye天然气与凝析气田,该区域还有Vostochno Messoyakha、Zapadno Messoyakha、Suzun、Tagul和Russkoye油田,这些油田都将受益于新管道增加的运输容量。位于亚马尔半岛Gazprom公司的Novoportovskoye油田,不再等待能连通其和现有基础设施这样相当远距离管道的建成。2016年5月,Gazprom公司开始从Arctic输油码头将油从该地区海路运往欧洲。到2018年,Novoportovskoye油田的产量预期达约12.5万桶/天的峰值。

北高加索

北高加索地区包括老陆上地区以及有开发潜力的海上里海地区。卢克石油公司一直在积极勘探位于里海北部的石油储量,并在2010年开发了Yurii Korchagin油田,2014年产量约3万桶/天。到2016年底,卢克公司计划开发Filanovsky油田,预计在2017年产量达12万桶/天,该地区还发现有Khvalynskoye和Rakushechnoye油田。该地区的开发受税收和出口税影响严重,任何税收优惠政策的改变或取消都可能对开发产生负面影响。

Timan-Pechora和Barents支海

Timan-Pechora和Barents支海位于俄罗斯的西北部,这些地区的油气田相对较小,但是这有一个开发较好的石油基础设施项目。该地区提出开发两个液化石油气项目,Gazprom公司的Shtokman液化石油气项目和Rosneft公司的Pechora液化石油气项目,都有很大潜力产出大量的液态烃。然而,这两个项目都被无限期搁置了。

库页岛

库页岛位于俄罗斯的东部海岸。在库页岛东部近海地区有许多国际公司大规模投资的大型油气田。许多库页岛的油气田都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签署的两个生产共享协议(PSA)下开发。Sakhalin-1 PSA由埃克森美孚持有30%股权。PSA的其他成员包括Rosneft(通过两家子公司),印度国有石油公司ONGC Videsh和日本公司。Sakhalin-1 PSA协议包含三个油气田:Chayvo、Oduptu和Arkutun Dagi。Chayvo、Oduptu和Arkutun-Dagi油田分别在2005年、2010年和2015年1月开始投产。Sakhalin-1协议主要生产原油及其他液体,其中大部分是通过De-Kastri输油码头出口。由Sakhalin-1开采的大部分天然气目前进行回注,而少数天然气在国内销售。

Sakhalin-2 PSA协议包含Piltun-Astokhskoye油田和Lunskoye气田这两大油气田,包括从岛北流向岛南端的双油气管道,这个管道组合包含一个石油出口终端和一个液化天然气液化和出口终端。Sakhalin-2组合成员包括:Gazprom控股50%加一股、壳牌控股27.5%、Mitsui控股12.5%以及Mitsubishi控股10%。当PSA协议最初签署时,联盟里不包含任何俄罗斯公司,与其他的PSA协议相比,项目更偏重于联盟的利益而非政府的利益。Sakhalin-2分别在1999年首次采油、在2009年首次开采液化石油气。该项目产生了严重的成本超支和拖延,而这些问题也成为俄罗斯政府强制在当时拥有Sakhalin-2号55%股份的壳牌和其他财团成员出售控股权给Gazprom公司的主要理由。

俄罗斯的石油等级

俄罗斯有几个石油等级,包括俄罗斯的主要出口等级,乌拉尔混合油。乌拉尔混合原油是一种Urals-Volga地区的含硫稠油和西西伯利亚的轻质原油的混合物,因此质量各不相同,但乌拉尔混合油一般是中等(约31°)重度含酸(约1.4%硫含量)混合原油,因此,一般售价低于布伦特原油。西伯利亚轻质原油是一种高质量原油,因此当其独立销售时更有价值,但由于独立将其运移到市场的设施受限也将其混合到乌拉尔原油中。

Sokol等级油由Sakhalin-1项目产出,是一种轻质、低硫原油,API比重为36°,含硫量为0.30%。Sakhalin混合原油包括从Sakhalin-2 PSA协议下的Piltun和Astokh油田的原油以及Sakhalin-3协议下的Gazprom公司的Kirinskoye天然气和凝析油气田产生的凝析油。Sakhalin混合油是一种轻质(45.5°API)、低硫(0.16%硫含量)混合油。Sakhalin混合油在库页岛南端的Prigorodnoye港口装载。

东西伯利亚太平洋(ESPO)混合油生产于2009年后期,是多个西伯利亚油田生产的原油混合物。该等级油通过最近修建的ESPO管线出口中国,同时也流经俄罗斯太平洋海岸的Kozmino港口出口其他亚洲国家。ESPO混合油是一个超低含硫,中等-轻质混合油,标准API比重为35.6°,硫含量0.48%。

Gazprom Neft公司的两个北极油田,2014年投产的Prirazlomnoye油田和2016年投产的Novoportovskoye油田,二者生产的原油等级相差很大。Prirazlomnoye油田的Arctic (ARCO)等级油是一种中等-重质(API 24°)、含硫(含硫量2.3%)原油,而NovyPort等级油是中等-轻质(API 30-35°)、低硫原油(含硫量0.1%)。

行业管理

国有企业占据了俄罗斯大部分的石油生产(表2)。随着苏联解体,俄罗斯起初是将其石油产业私有化,但在过去的几年里,俄罗斯油气行业逐渐转变为国有控制。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民营企业在行业中不断增长,许多国际石油公司试图进入俄罗斯市场,并取得一定的成功。最近,俄罗斯石油工业合并,公司总数量减少但国有公司数量却增多。其中有五家公司,包括他们合资企业生产的股份,占俄罗斯石油生产量的75%以上,而俄罗斯国家直接控制超过50%的俄罗斯石油生产。小公司产量增长通常比大公司更高,但小公司在面对较低油价时生存能力却比大公司弱。

2003年,BP公司投资TNK,成立了一个对半持股的合资企业TNK-BP,它也是俄罗斯主要的石油生产公司之一。然而,在2012年和2013年,TNK-BP的合作关系解除了,国有企业Rosneft公司获得了几乎所有TNK-BP资产。因BP公司在TNK-BP占股,BP公司获得了现金和Rosneft公司18.5%的股权。在过去十年里,Rosneft公司成为在Yukos公司资产清算后俄罗斯的头号产油企业,而这些被清算的资产也都流入Rosneft公司。

许多政府部门也参与了石油行业。自然资源和环境部发布油田许可证、监控许可协议,并对违反环保法规征收罚款,能源部发展和实施总能源政策,经济发展部监督关税,而财政部负责石油产品税。

俄罗斯有两个主要的石油产品税:资源开采税(MET)和出口税。出口税根据原油和产品的不同而不同。2011年,俄罗斯改变了产品出口税,使所有石油产品的出口税都低于原油出口税,以此来鼓励炼油产能上的投资。近年来,政府为较难开发的资源提供了特殊MET税和免税政策,例如,包括页岩油藏在内的北极海域和低渗透油藏。最近增加的MET税提高了以前较难开发资源定的MET税优惠额。

2015年1月,俄罗斯又一次修改了石油产品税,此前,出口税是MET税的两倍高。这一新税收策略提高了2015年的MET税率、降低了出口税,并为2016和2017年提出了额外的变化,这将进一步提高MET税和降低出口税。MET税增加的目的是大致平衡出口税的减少,使他们能大致保持收入中性,既不增加也不降低能源行业的整体税。

2006年1月1日,为符合先前制定的税收政策增加了MET税。然而,在2015年底,俄罗斯政府通过了一项新规,推迟相应的出口税减少。该法还大幅增加了2016年Gazprom公司生产的天然气的MET税。在整个2016年,再次提高油气行业的税收的建议多次被提出。这些建议包括扩大下一年度Gazprom公司的特别税,进一步推迟出口税计划减少额,或降低MET税的门槛。

炼油业

根据石油与天然气学报的数据,截至2016年1月1日,俄罗斯共有39家炼油厂,总原油蒸馏量为550万桶/天。Rosneft公司是最大的炼油商,拥有俄罗斯九大炼油厂。许多俄罗斯炼油厂年代久远,产品单一,劣质燃料油占其产量很大一部分。以前的税收改革鼓励企业投资升级的炼油厂,生产更多的高附加值产品如柴油和汽油,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在2015推出的税收改革将对还有待升级的炼油厂产生负面影响。

石油出口

2015年,俄罗斯有大约760万桶/天的石油和其他液体出口,包括近500万桶原油和凝析油。俄罗斯70%的原油出口去往欧洲国家,特别是德国、荷兰、白俄罗斯和波兰(图3)。2015年原油及石油产品出口收入占俄罗斯总出口收入的46%。此外,2015年俄罗斯联邦预算收入的43%来自油气贸易,俄罗斯需要欧洲对其的油气需求,欧洲同样需要俄罗斯的石油供应,2015年欧盟进口的有近30%的原油来自俄罗斯。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2015年,俄罗斯28%的原油出口亚洲和大洋洲,其中向中国和日本出口的份额越来越大。出口到中国的原油逐渐越来越多的流入到中国的独立私营炼油厂。俄罗斯ESPO原油运往中国港口不像运输中东原油那么远。这使得俄罗斯原油装运可以更小型更灵活,因此也更适合中国的独立炼油厂。由于美国、加拿大的产油量增加,南美洲和北美洲原来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目前大部分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甚至从产量微增的巴西、哥伦比亚和美洲其他国家进口。俄罗斯的Transneft公司对俄罗斯输油管道网络拥有近乎垄断的地位,绝大部分俄罗斯原油必须通过Transnef的管道系统到达周边国家或俄罗斯港口出口。较小的出口量是通过私有输油终端由铁路或船舶运输出口。

俄罗斯也出口相当可观的石油产品,根据东方集团研究会,2014年俄罗斯出口约160万桶/天的燃料油和额外96万桶/天的柴油。同年,俄罗斯也出口了少量的汽油(10万桶/天)和液化石油气(6万桶/天)。

管道

俄罗斯有一个遍布全国的销售和出口管网(表3)。俄罗斯的国有企业Transneft占有其几乎所有的国内及出入境管网。非常值得注意的是,里海管道财团(CPC)的管道是个例外,从哈萨克斯坦Tengiz油田运送到俄罗斯的Novorossiysk黑海港口。CPC管道由各公司组成的财团所有,其中24%的最大股份额是由俄罗斯政府所有,其在财团的权益由Transneft代表。KazMunaiGaz(19%),哈萨克斯坦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和雪佛龙(15%)是财团的第二和第三大股东。另一个例外是Transsakhalin管道,它由Sakhalin-2协议下的联盟拥有,位于俄罗斯东部(图4)。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港口

至少有20个俄罗斯港口是油气运往包括欧洲、美洲和亚洲在内的各个市场的出口终端。2015年四大港口(Novorossiysk、Primorsk、Ust-Luga和Kozmino)总计出口量约占俄罗斯海运原油总出口量的85%。

Primorsk和Ust-Luga输油码头都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附近的芬兰湾。Primorsk输油码头始于2006年,装载量约130万桶/天。Primorsk码头始于2009年,装载量超过50万桶/天。Primorsk和Ust-Luga都是从Baltic的管道系统获取原油,这些原油产自Timan-Pechero、西西伯利亚和乌拉尔伏尔加地区的油田。Ust-Luga港口也是出口俄罗斯煤炭和液化石油气的主要港口。

Novorossiysk是俄罗斯黑海岸上的主要输油码头。它的载油容量超过100万桶/天。Kozmino位于Vladivostok附近,在俄罗斯的远东Primorsky省,是ESPO原油管道的终点站。该港口始于2009年12月,最初输油容量为30万桶/天。2012年ESPO管线二期建成前,Kozmino一直通过铁路从Skovorodino获取原油。在2015年,将近60万桶的原油通过Kozmino港出口,略低于当前的输油容量。

液化烃

俄罗斯的液化烃产量预期在未来几年内将持续增长。液化烃是指由天然气处理厂、分馏塔、炼油厂和凝析油分离器的生产的天然气液态产物(煤油或烷烃如乙烷、丙烷和丁烷)和石蜡(烯烃),但不包括液化天然气和芳烃。液化烃的生产与天然气和石油产品密切相关。

俄罗斯出口税的变更大幅度促进了对汽油和轻馏分生产的投资,减少了原来炼油企业大量出口的重燃料油和柴油的投资。为了提高液化烃的产量炼油厂更多的使用催化裂化和加氢裂化装置。天然气加工将导致液化烃供应量的进一步增加,这是因为俄罗斯天然气生产商开发出更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同时越来越多的伴生天然气产生(目前作燃烧处理)也与天然气加工有关。

液化石油气是一种丙烷和丁烷的混合物,随着其在俄罗斯市场上过剩生产,以及HGL石油化学产品的发展,许多生产商将目标放在了出口市场。传统上,俄罗斯液化石油气出口主要由铁路运往欧洲。在2012年中期,俄罗斯首个现代化液化石油气出口码头在黑海的Taman上线,设计加压输油容量约30000桶/天。在2015年港口的输油量不到17000桶/天,均由铁路运输。2013年中期,俄罗斯最大的液化石油气生产商Sibur,从圣彼得堡附近的Ust-Luga出口了它第一批液化石油气。作为俄罗斯第一次LPG出口,Sibur输油终端还能够运输加压和冷却的产品,同时它目前的运输量为5万桶/天到7.5万桶/天。Ust-Luga输油码头和Taman一样,能够通过铁路获取液化石油气。其余的液化石油气由Novatek运营的凝析油分馏和转运综合工厂现场生产。

除了直接出口,俄罗斯公司正致力于将国内生产的液化石油气用于石化生产,这将获得更多的利润,并最大限度减少出口关税。2014年12月,Sibur的丙烷脱氢(PDH)设备在西西伯利亚Tobolsk-Polymer综合工厂试运行,它每年能生产约51万吨聚合级丙烯,消耗约3.3万桶/天的丙烷原料。该公司计划进一步增加Tobolsk工厂的液体消耗,提议每年150万吨乙烯裂解,这一计划预期将于2021年底运行。95亿的工厂原料将主要由丙烷和丁烷组成。一些乙烷也将用于生产乙烯、丙烯和丁烯/丁二烯,继而用于衍生产品的生产,包括高密度、低密度聚乙烯和聚丙烯。

Rosneft还计划在俄罗斯太平洋海岸Kozmino输油码头附近的Nakhodka地区建立一个主要的石油化工综合企业。新的企业将包括一个炼油厂和一个石化工厂,年产乙烯量140万吨,石油化工厂将主要用石脑油作为原料。

天然气

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储量,是世界第二大天然气干气生产国。尽管其他公司的产量一直在增长,Gazprom公司控制着国家的天然气上游领域。

根据石油与天然气学报,截至2016年1月1日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储量,1688兆立方英尺(TCF)(图5)。俄罗斯的储量约占世界总探明储量的1/4。这些储备大部分位于西伯利亚西地区,其中Yamburg、Urengoy和Medvezhye油田占俄罗斯天然气总储量很大一部分。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行业管理

国有企业Gazprom公司控制着俄罗斯天然气上游领域,2014年产量约占俄罗斯天然气总产量的70%(表4)。尽管包括俄罗斯石油大公司在内的许多独立石油公司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但他们在上游领域的机会仍十分有限。此外,Gazprom公司在上游领域的主导地位因其在管道天然气出口的合法垄断地位而增强。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与石油部门相似,一些部委和监管机构都参与了天然气行业。自然资源和环境部颁发油田许可证、监控许可协议,并征收违反环保法规的罚款。能源部开发和实施一般能源政策,并负责监督液化天然气出口。财政部负责碳氢化合物的提取和出口税,而经济发展部负责监督关税。

有关天然气领域的主要控制部门包括联邦关税服务(规定输油管关税)和联邦反垄断服务(监督市场控制权滥用的指控,包括有关第三方接入输油管道的指控)。

勘探与生产

西西伯利亚北部储存有大量未开发和生产的天然气。然而,Gazprom和其他公司正逐渐开采新的区域,例如Yamal半岛、西伯利亚东部和Sakhalin岛。在西伯利亚一些产量丰富的油田,包括Yamburg、Urengoy和Medvezhye油田,都隶属于Gazprom公司,在近几年的天然气产量均出现下降情况。

2014年,俄罗斯是世界第二大干气生产国(20.4兆立方英尺),仅次于美国(25.7兆立方英尺)。独立天然气生产商产气量增加,并预期在未来进一步增加。天然气高产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该领域,包括正寻找开发其天然气储量的石油公司。俄罗斯政府正努力减少大量的天然气燃烧处理并提高用于石油开采的天然气利用量,这一政策可能导致天然气产量进一步增加。

伴生气燃烧

在俄罗斯国内,石油生产出的伴生气通常做燃烧处理。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报道,2014年俄罗斯大约燃烧了70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居所有国家之首。2014年俄罗斯燃烧天然气的量约占全球总量的13%(图6)。许多名俄罗斯政府的举措和政策已开始致力于减少伴生气的常规燃烧。此外,制度变化使第三方生产商的天然气运输和贸易变的更容易也更有利可图。根据NOAA的估计,从2012-2014年,在俄罗斯燃烧的天然气平均每年下降约10%。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天然气出口

2015年,俄罗斯有7.3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出口,其中近90%都是通过管道运往欧洲,其中包括接收大部分天然气的德国、土耳其、意大利和白俄罗斯(图7),其余主要作为液化天然气出口亚洲。2015年乌克兰在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量比2013年低了30%,当时乌克兰是俄罗斯天然气第三大进口国。由于价格和支付争端,以及两国之间关系越发紧张,乌克兰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量减少,而从其西方邻国购买的天然气量增加。

EIA最新报告:俄罗斯油气经济现状与忧虑

2015年天然气出口收入占俄罗斯总出口收入的13%左右。虽然不像俄罗斯原油和其他液体出口收入大,俄罗斯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欧洲作为其天然气出口市场。同样,欧洲也依赖俄罗斯供应天然气。2015年,欧盟天然气进口量的30%以上来自俄罗斯。此外,一些国家在欧洲,尤其是芬兰、波罗的海和很多欧洲东南部国家,几乎所有的天然气进口都来自俄罗斯。

自2005年中期,欧洲OECD的天然气消耗量开始普遍平下降,促使俄罗斯转向亚洲,并同时出口液化天然气来增加天然气出口。在2014年实施的美国和欧盟(EU)制裁,促使俄罗斯将重点转向东部,2014年俄罗斯和中国签署两个管道协议,协议规定出口量2.4万亿立方英尺/年。

管道

2015年,俄罗斯的天然气运输系统,包括约10万英里的高压管线和20多个天然气地下储气设备。自20世纪后期,Gazprom公司为满足新资源供应需求加入主要的新型管道,包括在Yamal和西伯利亚东部油田以及新的出口路线,包括出口到中国的管道和避开乌克兰运往欧洲的新管道。

统一供气(UGS)系统是连接西部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总称。UGS系统包括国内管道和俄罗斯欧洲出口管道的国内部分,但不包括俄罗斯东部的管道。2007年,俄罗斯政府指派Gazprom公司建立东部天然气项目(EGP)来扩大西伯利亚东部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天然气基础设施。EGP项目主构架是西伯利亚管道的核心力,目前正在建设中。

第三方准入天然气运输管道

Gazprom公司是几乎所有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的唯一所有者。1999年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法要求全部天然气系统的所有人应向给国内消费者供给天然气的公司提供非歧视性通道。单行条例给第三方进入UGS系统制定规则,但对进入非UGS系统部分的管道没有确立任何规则。随着2006年天然气出口法同意将管道出口权全权授予UGS系统的所有者,即Gazprom公司,不包括出口输油管道。

尽管有这些法律长期存在,独立的天然气生产商,包括许多国有石油公司在内,最近才开始获得Gazprom公司的国内管道准入权。联邦反垄断局(FAS)的行动对第三方进入天然气管道更加有利。在2008-2011年间,FAS有28个对Gazprom公司侵权案件与第三方进入天然气管道有关。由Gazprom公司输送的第三方天然气从2010年占UGS系统流入量的12%增长到2015年近21%。Fas也提出了新的法律,修正很多现有法律法规的不足之处,包括第三方准入的管道不属于UGS系统部分这一条例。许多最近关于管道准入的争议都与不属于UGS系统的东部天然气管道有关。

为使Sakhalin-1协议的天然气资源转为资本,Rosneft公司曾提出在库页岛南端建立远东液化天然气出口设施。然而,这一提议取决于俄罗斯石油公司是否能通过Gazprom公司控制transsakhalin天然气管道运输天然气。Gazprom股份公司一再否决Rosneft的管道准入,理由是输油容量不足,因为Gazprom公司需要将现存输油容量留给Sakhalin-2液化天然气工厂和液化天然气扩建计划。Gazprom公司而后想从Sakhalin-1项目购买天然气作为LNG扩大供应。Rosneft公司提起诉讼,试图迫使Gazprom公司给予管道接入权,在2015年俄罗斯最高法院的裁决支持Rosneft公司。

液化天然气

俄罗斯有一个独立运作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设施,Sakhalin液化天然气。该设备于2009运营,原设计输气容量每年960万吨(mt)(约460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大多数液化天然气在长期供应协议下承包给日本和韩国的买家。2011年设施瓶颈和优化使市场容量增加到320万吨(150 BCF),其中许多额外的液化天然气在短期协议下或在现货市场出售。2015年,Sakhalin液化天然气出口略超过500亿立方英尺,运往日本(72%)、韩国(24%)、台湾(2%)和中国(2%)。

2013年,俄罗斯修改天然气出口条例,允许Novatek和Rosneft出口液化天然气,打破了Gazprom公司对所有的天然气出口的垄断。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输气码头在规划的各个阶段存在很多提议,包括正在建设中的第二天然气液化设施。Yamal液化天然气,始建于2013年,由拥有50.1%股份的Novatek公司领导财团所有。Total和中石油各有20%的股份,而“丝绸之路”基金(由中共政府创建的投资基金)持有该项目剩余9.9%的股份。三条生产线计划将于2017年首次上线,它们将有550万吨/年的液化天然气运输容量,他们将从位于Yamal半岛东北部的South tambeyskoye天然气和凝析气田输气。

Yamal液化天然气为了从北极位置运输液化天然气,已构建16个冰级油轮。出口主要针对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并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冰级油轮将从Yamal半岛把货物向西出口亚洲,途径北冰洋和白令海峡。在冬天,由于海路结冰影响通航,冰级油轮将从Yamal半岛把货物向西运到欧洲。在欧洲,液化天然气将被装载在正规的液化天然气油轮上,途径苏伊士运河运往亚洲。

来自/EIA          译者/张强        编辑/王月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