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2016]EIA报告:尼日利亚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EIA最新报告:尼日利亚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尼日利亚曾是目前非洲最大的产油国,2015年LNG出口量位居世界第四位。但近日,尼日利亚出现了新一轮的油荒,经济遭受重创,其石油生产饱受局势不稳定和供应中断之苦,同时由于缺少相应的基础设施,目前尼日利亚产出的天然气大多被放空烧掉,油气现状着实堪忧。

综述

尼日利亚曾是非洲最大的产油国,拥有非洲大陆上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同时2015年LNG出口量达到了世界第四。尼日利亚于1971年加入了OPEC组织,但实际上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尼日利亚的石油生产就已经在含油丰富的Bayelsa州兴起了。尽管尼日利亚位于非洲产油国前列,但尼日利亚的石油生产会不时发生供应中断的情况,导致最高可达50万桶/天的计划外停产。

EIA最新报告:尼日利亚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尼日利亚的油气行业主要集中在尼日尔三角洲南部地区,同时这也是该地区冲突频发的原因之一。大量企图分一杯羹的当地不法团体会经常攻击石油行业的基础设施,一些石油公司不得不宣布石油的运输出现“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条款规定,当状况超出某方可控范围,可以宣布无法履行最初所签协议的要求)。同时,偷油贼会蓄意破坏管道,这种行为通常会导致严重的原油损失和污染,迫使很多公司不得不中止生产。

基础设施老化和维修不到位同样也导致了原油的泄露。而天然气的放空燃烧(伴生气)则加剧了环境的污染。原油泄漏和天然气燃烧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使得尼日利亚出现了大批的反对者,加剧了当地社会和国际石油公司(IOCs)之间的对立情绪。人们指责石油行业污染空气、土壤和水,导致可耕种土地流失、鱼群减少。

尼日利亚的石油天然气资源是国家的主要经济收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报告,2014年尼日利亚的油气出口收入达到了870亿美元,占当年尼日利亚政府总收入的58%。油气收入也是国家主要的外汇来源,2014年达到了总额的95%。

一次能源消耗总量

由于尼日利亚的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因此油价波动对国家的影响非常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2015年尼日利亚的油气出口收入为520亿美元,比2014年少了350亿美元,主要原因就是油价的下跌。尼日利亚的财政缓冲库(超额石油账户和主权财富基金)主要储存着超额的石油资金收入。但是,这些账户的资金从2012年底的110万美元下跌至了2014年的20万美元。在2014年底,尼日利亚还拥有342.5亿美元的国际备用金。

EIA最新报告:尼日利亚油气行业现状分析

根据EIA的估计,2013年尼日利亚的一次能源消耗总量约为4.8×1015 BTU(英国热量单位)(图2)。其中,传统的生物能和废料(主要为木头、木炭、粪便或庄稼废物)占了74%。这部分生物能的使用主要用于了自给自足类型用户的取暖和煮饭,主要集中在农村。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这类生物能资源通常并不会在容易观察的商业市场上交易,因此传统生物能耗的估算量可能并不准确。尼日利亚的用电普及率预计在45%左右,这也就说该国内大约有930万的人无法使用电能。国际能源署估计,在尼日利亚大约有1.15亿人主要依赖传统的生物能和废料生活。

石油行业法律

石油行业法案(PIB)最先于2008年提出。政府希望该法案成为法律后,能够改变石油行业组织结构和财政条款的监管问题。国际石油公司担心财政条款的变化可能会使某些项目变得无法盈利,特别是资本集中的深水项目。

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NNPC)创立于1977年,主要是为了监管国内的油气行业,上下游的生产开发任务次之。在1988年,NNPC分成了12个子公司,分别对石油行业不同的分支进行监管。石油资源部的石油资源室是另一个关键的监管部门,主要负责总的合规性、租赁、许可和环境标准等方面的审核。

目前,尼日利亚大型的石油天然气项目多采用国际石油公司和NNPC合资的形式进行,其中NNPC是控股股东。剩下的项目都是通过与国家石油公司签订产量分成合同(PSCs)进行管理的。产量分成合同这样的财政制度主要是用于管理深水项目,但也并不总是这样。相比于主要涉及陆上和浅水项目的合资形式,产量分成合同中的一些条款更为诱人。产量分成合同中涉及深水项目的条款,一般会倾向于支持深水项目的发展。

NNPC与壳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道达尔以及埃尼公司都签订有合资项目和(或)产量分成合同。其他活跃在尼日利亚油气行业的公司还有阿达克斯石油公司、挪威石油公司以及几家尼日利亚石油公司。在尼日三角洲地区有陆上和浅水项目的国际油公司,饱受该地区不稳定局势的影响。因此,通常这些国际油公司(特别是壳牌、道达尔、埃尼、雪佛龙和康菲)倾向于将自己陆上和浅水油田的份额卖给其他公司,主要是尼日利亚的公司和其他一些较小的国家油公司,而自己则主要专注于深水项目和陆上的天然气项目。

石油行业法案(PIB)最早于2008年提出。政府希望该法案成为法律后,能够改变对石油行业组织结构和财政条款的监管问题。国际石油公司担心财政条款的变化可能会使某些项目变得无法盈利,特别是资本集中的深水项目。PIB草案中最受争议的地方主要集中在税收和土地使用费用结构的变化、下游部门的管制放松、NNPC的重组、石油资源部监管权力的集中以及国际石油公司必须向石油社区基金缴纳10%的净月利润上。

法律的不确定性导致新的油气项目投资减少,2007年一整年尼日利亚都没有进行过授权活动。每年由于未通过石油行业法案(PIB)造成的经济损失值,估算高达150万美元。在2015年12月通过了新的PIB草案,该草案提议将尼日利亚NNPC拆分成一个国家石油公司和尼日利亚石油资产管理公司,并成立一个特殊调查小组遏制腐败。

尽管晚了一些,但是NNPC的改革终于来了。尼日利亚新晋总统穆罕穆德·布哈里在2015年后期指定Emmanuel lbe Kachiwu任国务大臣、石油资源部部长以及NNPC的集团常务董事。这其实已经是一个拆分的过程了,NNPC的职工们开始断断续续进行罢工。整个重组计划还不完全明了,但总的计划是将NNPC拆分为5个主要的部门,分别对上游、下游、中游、炼化以及合资集团进行监管。

石油及其他液体燃料

尼日利亚拥有非洲第二大的原油探明储量,但是却没有与之相对应的勘探活动。日益严重的安全问题,加之法律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削弱了勘探活动的活跃程度。

根据《石油与天然气杂志》(OGJ)的报道,截止2015年尼日利亚的探明储量估计约为370亿桶,仅次于利比亚。大部分的储量分布于尼日河三角洲、贝宁湾、几内亚湾以及邦尼湾区域。尽管陆上仍有部分勘探活动在进行,但是目前主要的勘探活动还是集中在深水、超深水区域。

陆上的勘探主要位于尼日利亚东北部的Chad盆地,尽管该区域十分靠近武装组织Boko Haran。在2015年后期,NNPC宣布在Chad盆地发现了潜在储层,但是具体的评价工作还在进行中。目前尼日利亚北部地区并没有任何石油生产活动,也没有基本的加工和运输基建。此外,Boko Haran的动荡也是该地区石油生产的一个重要风险源。

南部尼日河三角洲地区的勘探活动也在减少,主要原因要归咎于偷油贼和蓄意破坏管道所造成日益严重的安全问题。几家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已经剥离了他们在陆上的资产,这也为尼日利亚本国公司进入市场创造了机会。一直拖延的石油行业法案带来法律上的不确定性也加剧了深水项目投资的延迟,这些项目的开工日期一直被推迟。

生产和消费

2005年,尼日利亚的原油产量达到了244万桶/天的峰值。但是之后,各类武装组织开始不断出现。受到暴力的影响,许多公司不得不撤出员工,关闭生产,导致产量明显下降。2009年以后产量有所回升,但是由于产量中断仍不时发生,因此与峰值水平相比产量仍然相对较低。

尼日利亚的原油多为轻质、低硫原油,大部分都出口到国际市场。原油产量在2005年达到峰值244万桶/天。但是之后,各类武装组织开始不断出现。受到暴力的影响,许多公司不得不撤出员工,关闭生产,导致产量明显下降。石油税收缺乏透明度,税收分配上的存在较大争议,泄油造成的环境破坏以及当地民族宗教的紧张局面使得尼日三角洲区域的局势十分紧张。截止2009年,原油产量下降幅度超过25%,降至平均180万桶/天(图3)。

3

在2009年后期,政府开始施行赦免政策。武装组织跟尼日利亚政府达成协议,同意上缴武器,用以交换现金和培训机会。2009年以后原油产量的回升,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尼日三角洲赦免政策的实施缓解了武装组织对原油设备袭击活动的影响。油公司能够有时间修复受损的基础设施,恢复生产。

另一个产量上升的主要因素是新深水油田的产量增长。从90年代开始,政府就通过政策吸引深水区域的投资,达到增加产能、实现油田产区多样化的目的。深海项目的投资和运营成本都较高。为了鼓励深水投资,政府与国际油公司签订的产量分成合同中规定:开采深度越大,可享受的份额越多。

2015年,尼日利亚的石油和其他液体燃料产量达到了230万桶/天,其中190万桶/天为原油,剩下的为天然气凝析油以及炼化加工产物。受油田产量逐年递减的影响,2015年尼日利亚的产量比上一年略低。2012年2月投产的Usan深水油田,日产量为12.5万桶/天,是尼日利亚最新的一个大型产油地。在此之后,还有一些小型的Bonga和Erha深水油田的外延项目,日产量在4万桶/天的Bonga西北油田在2014年8月开始投产。2015年9月Bonga三期项目开始生产,其最终产能会逐渐增加到5万桶/天。2015年10月,Erha深水油田开始外延项目。日产量在4万桶/天的Bonga西北油田在2014年8月开北二期项目上线,最终产能预期在6.5万桶/天。这些项目能够弥补陆上产量的不足。

由于法律法规的不确定性,尼日利亚几个预定的深水项目不断地被推迟。石油行业法案的几个草案版本中所提出的财政条款改制,让深水项目的商业可行性受到了质疑。深水项目基本上都比陆上和浅水项目拥有更多有利的经济政策,但是如果石油行业法案一旦通过成为了法律,政府则会从深水项目中收取更高的收益。

表1

由于这种不确定性的存在,国际石油公司只通过了八个计划深水项目中的一个(表1)。无论是通过还是未通过审批的深水项目,其未来五年或更长的时间内的潜在产能大约都在110万桶/天,但是只有20万桶/天左右的实际生产量推迟了原有计划。如果全球油价继续下跌,则会进一步加剧尼日利亚项目的延误情况。

偷油贼以及油田设施遭破坏

尼日三角洲的不稳定局面导致大量陆上和浅海地区的生产关闭,各公司不得不经常宣布受不可抗力影响停止石油运输。

从21世纪初期中叶起,尼日三角州地区内的管道破坏、绑架、武装接手石油设施等情况日益严重。在过去,尼日三角洲解放运动组织(MEND)便是其中一个主要组织。他们因为一些政治目的,攻击或威胁石油设施反而宣称是为了寻求石油财富的重新分配以及加强当地对石油部门的控制。

安全问题使得一些油服公司撤出了尼日利亚,石油工会也以罢工抗议频繁出现的安全问题。尼日三角洲的不稳定局势导致大量陆上和浅海项目停产,公司不得不宣布石油运输遭遇不可抗力。2009年的赦免运动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袭击和供应中断的问题,公司修复了一些受损的设施。但是最近几年,新就业机会的减少和经济发展的迟缓使得偷油和袭击行为又有所增加。

2016年,偷油和破坏事件增加。为了打击腐败,总统Buhari宣布政策不再倾向于赦免受益人。最明显的一点是赦免付款流程发生了改变。现在政府直接向被赦免人付款,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统一支付给前武装政府领导再进行分配。另外,赦免项目的开支也被削减了,主要是政府在尝试着逐渐缩减规模,并准备在2017年底完全撤销。除了赦免项目发生变化之外,Buhari总统已停止继续施行从前与前武装分子签订的基础设施保护合同,根据该合同,前武装分子负责保卫油气设施的安全,现在这部分工作由政府安保服务部门接管。

尼日利亚的偷油和交易市场主要涉及一个复杂的网络系统,其中包括了本国、各地区和国际人员。人员成分也较为复杂,包括当地的年轻人和社区、专业人员,如腐败的银行经理、精英分子,政府官员和安保部队人员。从上游到下游的多个生产环节中都会出现偷油的情况,如井头、节流管汇、管道、以及出口终端的储油罐。大多数的偷油行为都是通过在管道上安装一个水龙带来放油抽油的,然后用油泵将其送到油船或小型的储油罐中。

这些偷来的原油部分流入了沿尼日三角洲沼泽灌木区的非法炼化厂,随后炼化后的成品卖给国内和地区的买家。然而有大量的原油进入了国际市场。大部分卖给国际市场的原油都是直接从尼日利亚的出口终端流走的,人们把这些偷油贼称为白领贼。白领贼在终端用偷来的油加满储油罐,或者从储油罐中偷油转到货车上。国际上一部分非法交易的原油还涉及把原油从小的储油罐中转移到在近海处较远的大储油罐中。人们称之为船到船转移。

在尼日利亚,被偷的原油数量不等,估算最高可达到40万桶/天,但是一些人认为估算值过高,其中可能还包括了泄漏的原油损失。很难对管道进行监测,具体的被偷油量很难统计,同时,国际石油公司并不会统一报告偷油量,所以对于总的偷油量并没有较为权威的数据。

环境破坏

在尼日利亚,管道的维修不到位、老化问题日益严重,加之偷油贼对管道的破坏导致原油经常发生泄漏。泄漏的原油造成了土地、空气和水污染,鱼群减少、严重地影响到了周围村庄。

尼日利亚三角洲地区存在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主要原因是偷油造成的管道破坏和非法炼化厂泄漏的原油。管维修不到位、老化严重导致管道腐蚀开裂,原油泄漏。但是到底是偷油造成的原油泄漏更多,还是设备老化以及操作失误造成的泄漏更多?国际公司和环境人权组织一直对这个问题争论不休。

原油泄漏造成了土地、空气和水的污染,鱼群减少,水和可耕地受到污染,周围的村庄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了一项研究,主要讨论了Ogoniland和该地区在50年的石油生产后的环境污染程度。研究证实了人们关于石油污染土地和水资源的担心,并称污染还在继续,估计需要25-30年的时间才能修复。

西非近海的海盗

近年来,西非地区的海盗活动越发频繁,对该地区的石油行业和海运造成了影响。安全专家表示随着西非海岸的海盗事件数量超过东非地区(主要是索马里近海地区),该地区现已成为了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其中一些海盗袭击事件导致了员工的受伤和死亡。负责跟踪海盗行为的国际海事局认为,西非海域的海盗事件还不止报道中的那些。一些人担心报道会引发更多的袭击活动、增加保险费用,因此他们不愿意泄漏船只的所有权信息。

海盗袭击包括武装抢劫、赎金绑架、占领石油海上平台,从油罐或货船偷油以及从油罐中抽油。与东非多以赎金绑架为主的海盗活动相比,西非的海盗活动更多的集中在偷油和偷炼化产品上。根据一些油公司的报告,有多个油船被偷。一些分析师认为这些海盗来自尼日利亚武装组织,如尼日三角洲解放运动组织(MEND)。海盗事件(特别是尼日利亚近海地区)无法得到抑制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尼日利亚政府不允许在其海域内有外国武装行为。在东非,允许外国武装是抑制海盗活动的一个有效方法。根据联合国运行卫星规划署(UNOSAT)的报道,西非近海,特别是几内亚湾,海盗相关袭击活动并没有减少的迹象,反而袭击活动变得越发严重。

方法是关键

尼日利亚政府官员、全球咨询公司以及其他国际组织对尼日利亚的原油生产和供应中断情况的估计各不相同。产生不同的原因是在进行估算时,对原油和凝析油的分类以及原油供应中所包含的液体类型认定的不同。供应中断的估算结果不同主要是因为在衡量产量时,所采用的方法和定义不同。

EIA在对尼日利亚的石油和其他液体燃料供应进行估算时,包括原油、凝析油、天然气凝析油(乙烷、丙烷、丁烷和天然汽油)以及炼化产物。不同组织所报道的原油产量值一般不同,这主要是看在计算产量时包括了哪些种类的液体。另一个导致不同的原因可能是对原油和凝析油的分类不同。根据APC量度,尼日利亚产量中的很大一部分既可以认为是原油,也可以认为是凝析油(后者的API重度更大)。而不同机构所使用的划分原油和凝析油的度量方法各不相同。

据EIA估算,尼日利亚的非计划供应中断大约在20-30万桶/天,在过去甚至达到过50万桶/天。各机构在估算供应中断时采用的方法也各有不同,主要取决于产能的估算。EIA采用了有效产能的概念来衡量尼日利亚的非计划中断量(有效产能是考虑了在一年内可能进入市场的产量)。有效产能考虑了生产关闭后油田的退化和需要一年以上时间进行修复的生产部件的受损情况,这主要取决于经济、安全以及政治环境。

原油和凝析油出口

欧洲是尼日利亚原油的最大买家。在2015年,欧洲的原油和凝析油进口量在80万桶/天多一点,占了尼日利亚41%的出口量。

根据劳氏情报的数据分析,2015年尼日利亚出口了198万桶/天的原油和凝析油。印度是尼日利亚原油的最大进口国,2015年的购买量近40万桶/天,占当年尼日利亚总原油出口的20%。在以前美国是尼日利亚的最大进口国,但是当美国本国的轻质低硫原油产量上升之后,这一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在2012年,美国是尼日利亚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但到了2015年,这一排名跌至了第10。欧洲仍然是尼日利亚最大的区域买家,2015年的进口量略高于80万桶/天,占尼日利亚出口量的41%(图 4)。

4

交易模式

在2012年以前,美国要从尼日利亚进口所需原油的9~11%。现在这一份额下降了不少。在2014年,美国从尼日利亚进口的原油量仅不到美国总原油进口量的1%。

尼日利亚是美国的一个主要原油供应国,但是最近几年美国从尼日利亚进口量和份额都出现了明显的下降。2015年,美国从尼日利亚的进口平均在5.7万桶/天,与2010年相比降幅超过90%(图5)。因此,尼日利亚从2011年的第五大外国供应商,上升为2015年的第11名。美国巴肯和鹰滩的轻质低硫原油产量的增加,导致美国对相同品质原油的进口量大大减少,例如尼日利亚原油。

5

在过去几年内,美国的进口量在减少,但是欧洲和亚洲的进口量在增加。欧洲从尼日利亚的进口量每年都在增加,2011年增量达到了40%,2012年增量为30%,这使得欧洲成为了尼日利亚的最大原油进口地区。欧洲禁止对伊朗原油进口,加上利比亚时不时出现供应中断,这都导致欧洲从尼日利亚进口量增加。在2015年,欧洲从尼日利亚的进口量下跌到了10万桶/天,这一现象背后,是尼日利亚原油产量的下降,以及欧洲开始更多地从伊拉克等国进口原油。(图6)

6

原油消费和炼化

尼日利亚的原油蒸馏产能为44.5万桶/天。尽管设计产量超过了国内的需求,但是由于炼化厂的使用率极其低,因此国家必须进口原油。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2015年尼日利亚的石油产品消耗量在26.6万桶/天,比2014年的27.5万桶/天稍低。根据OGJ的报道,尼日利亚拥有Port Harcourt I 和II、Warri和Kaduna这四家炼油厂,总炼化产能为44.5万桶/天。但是由于操作失误、火宅以及原油供给管道被破坏等原因,这些炼化厂无法长期满负载运营。四家炼化厂的总使用率从2013年的22%跌至了2014年的14.4%。因此,尽管尼日利亚国内的设计炼化产能超过了国内的需求量,但是国家仍需要进口石油产品。2014年尼日利亚的石油产品进口量为15.6万桶/天。

很多年来,尼日利亚政府都在计划建立新的炼化厂,但是由于缺少资金和政策支持,该计划迟迟无法实现。尼日利亚的Dongote集团,计划在尼日利亚人口最多的城市拉各斯附近建立一个产能在50万桶/天的炼化厂。整个预算估计在90-140亿美元之间。炼化厂中还规划有石化厂和化肥厂。Dangote集团希望该炼化厂能够在2017后半年开始动工,一旦该炼化厂建成了,将会成为非洲最大的炼化厂。

石油工业草案中一项备受争议的提案便是炼化部门的私有化和通过取消补贴实现国内燃料价格的市场化。早在2013年便有私有化炼化部门的提案递交给了政府,但是联邦政府并没有通过该提案。国家两个主要的工会威胁道,如果炼油厂被卖掉,他们就会罢工。

燃料短缺和补助

尽管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原油生产商和石油产品进口国,但尼日利亚人仍然饱受能源周期性短缺的困境。最严重的能源短缺危机发生在2015年,这主要是由能源进口商、市场营销商与尼日利亚政府之间关于款项支付争议造成的。

能源进口商被指控利用了尼日利亚的能源补贴政策,让尼日利亚政府为其并没有进口的石油买单,并将部分进口的石油转卖给了临近国家。

近年来国际油价的下降使得尼日利亚可以逐渐撤销其能源补贴项目。2015年后期,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的总经理Kachikwu宣布将撤销能源补贴。油价下跌导致原油出口税收减少,尼日利亚政府无力再继续资助该项目。至于当油价回升后,政府是否会重新继续部分的补贴政策,目前尚不清楚。

尼日利亚的能源补贴项目在花费政府数十亿美元的同时,还饱受着争议和腐败的指控。根据美国Brookings政策研究机构的研究报告,2011年尼日利亚的燃料补贴花费了80亿美元,占政府总支出的30%、GDP的约4%以及预算的118%。尼日利亚在2012年开始改革该能源补贴政策,尼日利亚政府在2012年1月1号撤销了陆地上的能源补贴。能源补贴政策造成了市场混乱,阻碍了下游部门的投资,助长了经济不平等现象,富有的能源进口公司是主要的受益者,滋生了暗地的欺诈渠道。能源补贴政策的撤销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石油和非石油联盟组织了大规模的罢工活动,威胁要关闭原油生产。因此仅在两个星期后,政府就重新恢复了部分补贴政策。许多尼日利亚人认为能源补贴是生活在产油大国的一个最大好处。

在恢复部分政策后不久,围绕尼日利亚能源补贴项目的争议便再次浮上水面,同时政府还带头进行了腐败和违章管理行为的调查。总统委员会的报告显示,该项目中由于挪用和管理不善造成的收入损失在11亿美元左右。由于政府对石油行业开展了调查,整治管理不善的问题,因此能源进口商与尼日利亚政府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张。调查过程中逮捕了几名市场营销商,并停运了几家被指控为挪用款项和抬高价格的公司。

天然气

尼日利亚的天然气探明储量位居非洲首位,居世界第九位。2014年尼日利亚的干天然气产量为1.55万亿立方英尺,比2013年高14%。尼日利亚的天然气生产受到基础实施欠缺的限制,目前都被放空燃烧掉了,无法实现其商业价值。

根据OGJ的报道,截止2015年底,尼日利亚的天然气探明储量估计达到了180万亿立方英尺(Tcf),位居世界第九位和非洲首位。尽管天然气探明储量位居世界前十,2014年尼日利亚的干气产量为1.55万亿立方英尺,仅位居世界前30。大多数的天然气储量位于尼日利亚三角洲,因此石油行业遭受的安全和管理问题也同样困扰着天然气行业。

7

在尼日利亚的天然气行业,同样存在管道破坏和供应中断的问题。尼日利亚最大的一次天然气供应中断发生在2008年后半年至2009年(图7)。在2008年9月,壳牌宣布Soku集气和天然气凝液站因“不可抗力”停产。Soku工厂为尼日利亚唯一的一家LNG商提供大量的天然气源。Soku的管道遭到了当地不法团体偷气的破坏,壳牌决定关闭工厂,对管道进行维修。近五个月后工厂才得以重新开始生产,但在2009年,几乎整个生产季再次关闭了工厂。这个事件的后果就是尼日利亚天然气产量,特别是壳牌所属区块的产量严重下降,2009年的LNG出口量也受到了影响。

2009-2013年,尼日利亚的天然气产量逐年增长。在2013年,由于供应中断和尼日利亚LNG运输的暂时封锁,天然气产量下降了10%,降至了1.35亿万立方英尺,相应也导致了出口的下降。加上尼日利亚从不进口天然气,因此国内的消费也下降了。在2014年由于供应中断情况的缓解,尼日利亚的天然气产量增长到了1.55万亿立方英尺的历史最高点。2014年尼日利亚的干气消费量达到了6.02亿立方英尺,大约占其产量的40%。

天然气的放空燃烧

天然气的放空燃烧占尼日利亚天然气总产量的一个重要部分,2014为12%,但在过去十年内天然气的放空燃烧量已经减少了50%以上。尼日利亚从2011年的第二大天然气放空燃烧国降至了现在的第五位。一批最近在开发和即将开始的天然气项目就主要关注如何实现这部分天然气的经济化。

尼日利亚之所以有大部分的天然气被烧掉,主要是因为一些油田缺少基本的伴生气捕集设备。在2014年,尼日利亚燃烧掉的伴生气产量为3790亿立方英尺,占总量的12%。根据国际天然气信息中心和OPEC年度统计公报的数据,尼日利亚是世界上第五大天然气放空燃烧国,占2014年全球总放空燃烧量的8%。(图8)

8

近年来尼日利亚的天然气放空燃烧量从2010年的5400亿立方英尺降至了2014年3790亿立方英尺。(图9)根据壳牌的数据,天然气放空燃烧迟迟无法解决的原因之一是尼日利亚三角洲的安全问题以及缺少资金放缓了伴生气捕集项目的进行。壳牌最近的报告指出,2012年的天然气放空燃烧量之所以会减少,主要是因为尼日三角洲地区的局势得到缓解,同时还有稳定的合作经费,这样才使得壳牌可以安装新的集气设施,并修复2006-2009年武装危机期间受损的设备。壳牌还计划开发Forcado Yokri集成项目和南沼泽集气项目来减少天然气放空燃烧量(表2)。最近,尼日三角洲岸上地区不定期的天然气和原油供应中断开始增加,也反映了在动荡地区生产运行时所面临的安全和经济风险。

9

表2

这些年,尼日利亚政府正在努力结束天然气放空燃烧的现象,但是相关政策实施的期限却被反复推迟,最新的政策期限为2012年12月。2008年,尼日利亚政府颁布了一项天然气管理计划,主要是为了促进管道基建和新天然气发电站的投资,减少天然气的放空燃烧,为发电站提供更多的天然气燃料。但是尼日三角洲地区的安全风险阻碍了整个过程的推进,国际石油公司在进行天然气商业化基建时困难重重。

气液转化

尼日利亚在Escravos有一家产能为3.32万桶/天的气液转化(GTL)工厂。该工厂于2014年中期投产,比计划时间晚了整整10年。Escravos GTL项目是由雪佛龙(投资75%)与NNPC(投资25%)合作进行的。南非Sasol公司与雪佛龙的合资企业Sasa雪佛龙为GTL工厂的设计和开发提供技术支持。当满负载运行的时,该工厂每天可以将325百万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转化为3.32万桶/天的液体,主要是提供汽车和货车的合成柴油。

LNG和管道出口

2014年尼日利亚出口了大约9000亿立方英尺的LNG,占全球LNG交易份额的8%,为世界第四大LNG出口国。日本是尼日利亚LNG的最大进口国,2014年的进口量占尼日利亚出口总量的26%。

尼日利亚大部分的天然气都以LNG的形式出口,一小部分通过西非天然气管道(WAGP)输送至临近国家。2012年8月至2013年7月,由于位于Togolese水域的管道受到船只锚的破坏,该管道进行了关闭维修。根据法国国际天然气信息中心,这导致WAGP的天然气出口量从2011年的290亿立方英尺降至了2012年的14亿立方英尺,但在2013年和2014年输气量又部分恢复至了210亿立方英尺,仅占WAGP管道满负载运输量的三分之一。

2014年尼日利亚出口了大约9000亿立方英尺的LNG,为世界第四大LNG出口国,紧随卡塔尔、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各机构统计的尼日利亚LNG出口量更不相同。在英国BP 2015年世界能源统计综述中提到2014年的出口量略低于9千亿立方英尺,但OPEC的年度统计公告认为其大于9千亿立方英尺。尼日利亚的LNG出口量占全球总LNG交易量的8%。日本目前是尼日利亚LNG的最大买家,2014所占份额为26%,紧随其后的为韩国(17%)、西班牙(11%)和墨西哥(10%)(图10)。

10

尼日利亚的LNG交易情况在过去几年内发生了许多变化。最为显著的是,尼日利亚LNG对欧洲的出口量显著减少。在2010年,欧洲进口了尼日利亚LNG总出口量的67%,但在2014年这一份额下降到了23%。2011年3月福岛核事件后,尼日利亚对日本的LNG出口量增加。2014年日本从尼日利亚进口的LNG量是2010的8倍。

美国现在不再从尼日利亚进口天然气,2006年美国从尼日利亚的进口值达到峰值570亿立方英尺,降至了2011年的20亿立方英尺,主要原因是美国本土的天然气产量增长。2012年开始美国不再从尼日利亚进口LNG,这是自1999年以来的首次。2013年,美国再次从尼日利亚开始进口LNG,进口量在25亿立方英尺。但是2014-2015年美国没有再从尼日利亚进口任何天然气。

伯尼港的LNG设施

位于尼日利亚伯尼岛的LNG设备是目前尼日利亚唯一运营着的LNG工厂。尼日利亚LNG有限公司(NLNG)为主要控股公司,合作伙伴为NNPC(49%)、壳牌(25.6%)、道达尔(15%)和埃尼(10.4%)。NLNG目前有六条液化线,每年的LNG产能可达2200万吨,液化石油气产能可达400万吨。正在筹划中的第七条线可以将工厂的LNG产能提高到超过3000万吨/年。

Brass LNG设施正在筹备之中

Brass LNG公司由NNPC、道达尔和埃尼几大财团组建而成,正在筹备Brass LNG液化厂的建设。康菲也曾是其财团的一员,但在2014年中期的时候退出了,并将它的股份转给了其他成员。该LNG厂计划建立两条液化线,总产能预计为1000万桶/天。目前该项目正在早期施工阶段,比计划时间晚了好几年。

西非天然气管道

尼日利亚的一部分天然气是通过西非天然气管道(WAGP)出口的。该管道是由西非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WAPCo负责,并于2011年开始进入商业运营。WAPCo是由雪佛龙西非天然气有限公司(36.9%)、NNPC(24.9%)和壳牌海外控股有限公司(17.9%)、塔克拉底电力有限公司(16.3%)、Societe Togolaise de Gaz(2%)和Societe bengaz S.A(2%)合资建成的。

11

该管道全长421英里,负责将天然气从尼日利亚的Escravos地区运送至Togo、Benin和Ghana,主要用于了这些地区的发电(图11)。西非输气管道联入了现有的Escravos-Lagos管道,从那里开始进入了平均水深35米处的海岸。管道的设计负载能力为1.7亿立方英尺/天的天然气,但实际的运输量仅有满负载量的1/3。根据法国国际天然气信息中心的数据,从2013-2014年,尼日利亚通过西非输气管道出口了21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

跨撒哈拉输气管道提案

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联合提出了建设跨撒哈拉输气管道(TSGP)的计划。长达2500英里的管道将把天然气从尼日三角洲的油田运送至阿尔及利亚位于地中海岸的Beni Saf出口终端,并最后流入欧洲。

2009年,NNPC与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Sonatrach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共同推动管道的发展。一些国际和国家石油公司在过去对该项目表示过兴趣,包括道达尔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但是整个管道沿线的安全问题、不断上升的费用以及各项即将出台的法规政策的不确定性都将继续导致该项目的延误。

电力

尼日利亚的人均净发电量为世界最低国家之一。发电量远不能满足需求,经常需要面临减载和停电的情况,人们也较为依赖私人发电机。

2013年尼日利亚的发电量为10022兆瓦,其中7892兆瓦(79%)来自化石燃料,2040兆瓦(20%)来自水力发电,88兆瓦来自生物燃料和废弃物(<1%),2兆瓦(<1%)来自风能。净发电量远远低于其产能,2013年仅为275亿度(3140兆万),仅为产能的一半。尼日利亚的电力部门一直受到电力设备维修不足、天然气供应短缺、配电网少等问题的困扰。只有45%的尼日利亚人可以享受到供电服务,而尼日利亚的实际电力需求估算仅为1万兆瓦左右。

尼日利亚是世界上人均净发电量最少的国家之一,而电力用户还必须经常面临减负载、停电,依赖私人发动机等情况。根据哈佛2010年一篇文章的报道,尼日利亚有30%的电来自效率低下的私人发电机。商人们通常会购买较为昂贵的发电机作为停电时的备用供电源。许多尼日利亚人采用传统的生物能源和废料,例如木头、木炭和动物粪便,来满足家庭煮饭和取暖的能源需求。

在2013年9月1日,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将其大部分继电厂GenCos和配电厂DisCos卖给了私人公司。电力部门的私有化是2005年电力部门改革法案发起的电力部门改革中的一部分。该法案要求监管着GenCos和DisCos的尼日利亚国有电力控股公司(PHCN)进行网厂分离改革。买下GenCos和DisCos的私人公司拥有发电和配电基础设施的实物所有权,并负责对系统进行升级和维护。GenCos中六个卖掉了五个,DisCos中11个卖掉了10个,剩下两个并入了仍处于联邦政府控制下的国有输电公司。

尼日利亚联邦政府现在正准备卖掉10个天然气发电厂。这些发电厂是在国家集成电力项目(NIPP)中建立的。NIPP项目是由尼日利亚政府于2004年设立的,旨在建立多个收集伴生天然气进行发电的天然气发电厂。但对于生产商来说,出口天然气显然比低价卖给本国市场更划算,因此用于发电的天然气供应并不充足,现在这一情况也使得国家较难卖掉这些发电厂。

尼日利亚对增加发电量很有信心。尼日利亚计划截止2020年,化石发电量要超过2万兆瓦,而水力发电能力要达到5690兆瓦,几乎为2012年的三倍。计划包括了升级现有水力发电站和建立新的发电站:Gurara II(360 兆瓦),Zungeru(700 兆瓦)和Mambilla(3050 兆瓦)。在2013年后期,尼日利亚政府与中国签订了一份13亿美元的合约,建设产能为700兆瓦的Zungeru水力项目。中国进出口银行负责提供75%的资金,尼日利亚政府承担剩下的25%。项目最初定于2017年完工,但是由于法律上的一些问题延缓了项目进程,该完工日期已经被推后了。

来自/EIA     译者/周诗雨     编辑/Wang Yue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