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核能,你怕吗?

http://www.oilsns.com/
石油时代终将会结束,但不是因为我们已经没有石油了,而是会有更好的东西出现。

作者 | 子衿

咨询公司安永表示,有关石油需求将在数年而非数十年达到峰值的预测、相较于往期持续低迷的油价以及投资者要求披露更多与气候有关的信息,使得石油峰值的问题变得更为紧迫,而答案很可能与电有关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石油公司已经在涉足电力行业了。今年2月份,壳牌完成了对英国最大独立电力供应商之一First Utility的收购;4月份,道达尔宣布将以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法国家用能源零售商Direct Energie;6月份,西班牙的Repsol收购了电力公司Viesgo ;“改名换姓”后的挪威国油(Equinor)也没有闲着,7月6日Equinor官网宣布,以4亿欧元价格收购欧洲最大的短期电力交易商之一Danske Commodities 100%股权。

电气化一直是扩大和深化能源使用的催化剂。咨询公司安永认为,一直以来,最主要的问题不是电力最终是否会主导能源的供应方式,而是电力系统将如何实现燃料供应

沙特800亿美元发展核能

http://www.oilsns.com/
电力系统将如何实现燃料供应呢?一些国家和地区将目光投向了核能。法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核电生产国之一,这是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后能源独立政策的结果。在她的能源占比中,化石燃料占8%、核能占74%,可再生能源占18%。

把目光投向核能的,还有“富得流油”的中东国家。作为世界上第二大已探明石油储量的国家,人们似乎不太习惯把沙特阿拉伯与核能联系起来。然而,这个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计划在未来25年建造至少16座核反应堆,耗资超过800亿美元

沙特人将核能视为一种减轻对有限化石燃料依赖的方式。此外,沙特迅猛增加的电力需求也是推动核能发展的原因之一。根据彭博社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沙特的电力需求以每年9%的速度增长,而在美国等发达国家,这一数字还不到1%。

其实,在核电方面,沙特并不是阿拉伯世界的领头羊。今年3月,在韩国电力公司的帮助下,阿联酋完成了阿拉伯世界第一座商业核反应堆的建设,这对于这个占全球约6%石油储量的石油大户来说,是该国努力遏制其对化石燃料依赖和开发更清洁能源的里程碑。

按照阿联酋能源部长Suhail Al Mazrouei的说法,3月份完成的巴拉卡1号反应堆只是阿联酋计划在2021年前投入使用的四个核电站中的第一座,待四个全部投产后,将为该国贡献近25%的电力。此外,埃及等其他阿拉伯国家也宣布了核项目,为日益增长的人口和工业提供电力。

化石燃料VS核能

http://www.oilsns.com/
在这个越来越电气化的时代,我们对电力的需求越来越高。美国作为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之一,发电是其最大的能源使用方式。2016年,美国总能源使用中,有39%流入到电网。

我们电力都是从哪里来的呢?根据IEA发布的信息,2015年,化石燃料发电仍占绝大部分,其中,煤炭发电占全球总发电量的39.3%,其次是天然气22.9%,水电16%,核电10.6%。不过,需要注意到煤炭比重的下降。到2017年,煤炭发电占比下降至38.1%。

http://www.oilsns.com/
根据EIA今年5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电力行业的化石燃料消耗量下降至199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电力行业的化石燃料消耗下降趋势是由于煤炭使用的减少和其他电力来源的增加。

根据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最新的信息,世界上有30个国家在运行核电站。全球约11%的电力由450座核反应堆提供。另有大约60座反应堆正在建设中,相当于现有产能的16%,另有150-160座反应堆正在规划之中,相当于现有产能的近一半。

尽管从上表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化石燃料发电仍占据绝大部分,但又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是,随着全球“脱碳”的紧迫性,化石燃料比重还将继续下降。据卫报本周二报道,爱尔兰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剥离化石燃料的国家。日前,爱尔兰国会下议院已通过剥离化石燃料的法案

据美联社报道,经历了2011年福岛核灾难后的日本,在今年5月份提出了一项能源计划,为未来十年的核能利用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根据草案,到2030年财政年度,核能应占日本总发电量的20-22%

美国这个能源大户,拥有99座核反应堆,由30家独立的能源公司运营,核电在其总发电量中占比20%。美国最近也出台政策支持核电,确认为九个核项目提供资金,推进美国核电发展的潜力。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表示,该计划是该部门对美国核电未来投资的一部分,称能源“是我们这个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核能是希望还是恶魔?

2
提起化石能源的负面影响,我们第一反应就是碳排放和全球气候变暖。根据新科学家杂志(New Scientist)7月初发布的信息,如果不能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C以下,那么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进而带来洪水肆虐,将会导致高达14万亿美元的损失。

而对于清洁能源-核能来说,由于前苏联统治下乌克兰境内切尔诺贝利和日本福岛核危机的影响,一提起核能,可能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危险。然而,今年5月Cambridge House International给出的数字,可能会让我们大吃一惊——最安全的能源是核能

也许,我们吃惊是因为,无论是切尔诺贝利危机也好,还是福岛核危机也好,我们对于“重磅”“爆炸”性事件的记忆,往往要比其他能源所导致的缓慢的、不动声色的死亡要深刻得多,例如煤炭场因尘肺病而死亡的人员、气候灾难导致人员伤亡等。

对于核能安全性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我们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声音”,但有一点可能相对容易“统一”,即随着全球气候问题日益受关注,“脱碳”问题已经越来越不可忽视,化石燃料的对手越来越强大,如何在这场“脱碳”革命中坚守阵地,还得加快技术革新。

面对清洁、零排放,能源巨大,持续可靠的核能,“一言不合”便陷入地缘政治、供应中断等危机的石油,会害怕吗?核能会成为石油的劲敌吗?还是说,国际石油公司在走向综合能源巨头的变革中,在揽入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的同时,还会将核能也招揽旗下呢?毕竟,在壳牌的发展历程中,壳牌曾经也是投资过核能的。荷兰皇家壳牌曾收购了海湾通用原子能公司(Gulf General Atomics) 50%的股份,随后壳牌将该公司名称改为通用原子能公司(General Atomics)

谁知道壳牌会不会“重操旧业”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