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直面“恶劣”海况 FLNG技术更迭 逆境求生(下)

直面“恶劣”海况 FLNG技术更迭 逆境求生(下)

上期石油圈带来了直面“恶劣”海况 FLNG技术更迭 逆境求生(上),其中主要介绍了FLNG定义面临难题、当前较大的项目以及近期FLNG技术的更迭情况,本期石油圈将继续为大家介绍更多相关内容。

强硬回击

然而,经长期发展建立起来的原LNG卸载体系并不会“轻易妥协”。

为了解决FLNG装置与LNG运输船两者甲板之间的落差问题,FMC技术公司开发了一种由刚性钢管臂和转环组成的新型装载臂系统,命名为“海上无脚装载臂”(Olaf),该装置基于现有的Chiksan船用装载技术,但取消了用于支持铰接组装的基础立管。Olaf安装在甲板的转盘上,能够缩短1/5的臂长,吊装距离能够到达下方运输船的甲板上。Prelude-FLNG项目的甲板上安装有四组16英寸的装载臂,以便进行LNG卸载。在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的PFLNG Satu项目和壳牌公司的Prelude项目中通过使用升级版的旁靠系统可有效满足工程需要。

目前,FLNG装置与LNG运输船间的液体传输仍是一项技术挑战,特别是当海上作业环境十分恶劣的时候。在Prelude项目中,LNG运输船在装载状况下采用旁靠模式,而在海面浪高超过4.5米时这种模式就可行了,此时可采用前后布置或首尾布置的装载模式,两船之间的距离约为70~115米。据相关报道,经过过去7年的不懈努力,FMC技术公司研发出了一套前后排列的装载系统,并称之为“前后排列海上装载机”(Atol),该系统由自由悬挂的柔性管线和转环架构在一大型门架之上,两船间作业支持距离可达100米,甚至更远。

与此同时,荷兰Gutteling公司在LNG商用软管领域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尽管该公司制造软管的尺径偏小。近年来,该公司制造的软管成功应用于近海船只的LNG卸载作业,比如挪威Gasnor公司和美国Excelerate Energy公司所运营的FLNG项目。

技术更迭 尚需时日

当前新型串联卸载系统推广的主要关键点即是管汇的安装位置,艏部or船中部。鉴于现今已然发展成熟的标准化LNG卸载舰队多将管汇部署在船中部,将其重新改造到艏部需投入大量资金。

然而,如若串联卸载系统无需延伸到船中部位置,那么软管行程可缩减大约150米,这样便可降低压力损耗与气体蒸发。石油圈原创www.oilsns.com

尽管如此,但是主流观点还是将管汇部署在船中部,创新性的HiLoad系泊系统所需软管长度更短,可更有效地保障卸载船只的作业安全。

然而,技术顾问Brian Songhurst反问道:“LNG卸载方式向艏部载装置(bow loading system)转型,过程岂会简单?!采用串联式低温软管卸载方式还必须需要安装动力装置(DP),未来的新项目肯定也会“提出”多种特殊要求。”他近来刚退休,原来作为LNG部门主管供职于Thyssen E&P公司。鉴于牛津研究所在今年9月出版的《转型中的液化天然气市场》,Brian Songhurst先生一直在参与编纂工作。

未来充满希望

不管怎样,LNG卸载领域的诸多先驱企业均对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抱有绝对信心,但是鉴于当前的低油价阴霾的影响,市场动态也是历经数次沉浮。

2009年年末,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举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设计大赛,设计要求是年均液化能力达270吨的FLNG平台项目,但目前该项目“惨遭”搁置。

澳大利亚能源公司Woodside近日表示,考虑到目前的经济环境和市场状况,Woodside决定放弃开发西澳大利亚海上的Browse FLNG项目,其中包括三个大型FLNG平台(均达到了壳牌Prelude-FLNG项目的规模)。此外,印度尼西亚于2010年8月20日表示,委托日本Inpex公司(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在2011年开始建设投资为100亿美元,位于Timor Sea的FLNG装置,预计将于2016年投产,初期将从Inpex公司作业的Abadi气田生产450万吨/年的LNG。然而,该项目目前也遭到暂时搁置。石油圈原创www.oilsns.com

当前埃克森美孚公司推迟的Scarborough项目和澳大利亚西北部的FLNG项目均颇受关注。相较于壳牌Prelude FLNG船的设计条件,澳大利亚西北部项目更加严苛,但是运营商极力推崇串联卸载系统并花费了大量心血来推动系统的完善升级。

目前为止,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的Satu项目与壳牌公司的Prelude项目算是发展最为成熟的FLNG工程。Satu项目,也被称为PFLNG-1项目。该FLNG船每年可处理12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船长365米,于今年5月30日布置在马来西亚沙Sarawak海域的Kaowit气田,当前仍处于试运行阶段,预计将于年底正式投入运营。三星重工和JGC联合获得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位于马来西亚Rotan油田的FLNG项目,该FLNG能年产150万吨液化天然气(LNG),合同金额为14.7亿美元。该项目曾一度面临被取消的窘境,当前仍处于建设阶段,但进展缓慢。三星重工已完成船体建造,预计将于2020年才能正式投入运营。

2011年5月,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同法国Technip和三星重工签署的全球第一艘年产350万吨天然气的超大型Prelude-FLNG建造合同,合同金额30.26亿美元,后续将被布置在澳大利亚西北部沿海。该项目规模更大,并且可能成为FLNG船未来发展的标杆。据了解,FLNG船全长490米,时至今日仍处于建造阶段,运营商一直未给出确切的投入运营的时间,相关评论员预计该项目将于2018年正式投入运营。石油圈原创www.oilsns.com

综合上述信息,不难看出LNG串联卸载系统的成功应用仍需时日。正如Songhurst所言,即使海上液化天然气技术获得跨越式发展,但是受当今严峻油价形势的影响,各大运营商不得不更加收紧财政支出。石油圈原创www.oilsns.com

在今年8月份,Douglas Westwood对外发布了名为《世界浮式液化天然气市场预测2015-2021》的报告,报告中详述了过去两年间获批的资金密集型液化天然气项目。报告相关作者Mark Adeosun表示,除去近期各种不利的影响因素,FLNG技术的发展远景仍然十分值得期待。

来自/Upstream    译者/姚园   编辑/张永君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白矾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油气井工程硕士,长期聚焦国内外石油行业前沿技术装备信息,具有数十万字技术文献翻译经验。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