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美国页岩强势对抗 加拿大油气能否转危为安?

美国页岩强势对抗 加拿大油气能否转危为安?

石油与政治密切相关,加拿大新总理Trudeau在去年的竞选中带领自由党获得了“惊人的胜利”,新政府的政策会对未来加拿大的能源行业有何影响?美国作为加拿大油气出口的主要市场,页岩油革命的推进会对加拿大的能源行业将造成什么影响?加拿大油气行业怎样突出重围?

新政府成立 加拿大油气前景令人担忧

地缘政治一直是影响能源行业的一个重要因素,最近加拿大政坛重新证明了这点。2015年阿尔伯塔省的省长选举中,新民主党(NDP)领袖Rachel Notely的当选增加了人们对阿尔伯塔省未来能源以及环境政策的担忧及其不确定性。而五个月后,随之而来的是另一场出乎意料的政治事件,即自由党赢得了选举,开始统治这个国家。为什么要说出乎意料呢?因为在选举前,自由党以及其领导人Justin Trudeau在国会获得绝对多数人支持的希望非常渺茫。

在这半年中,加拿大的能源行业在阿尔伯塔省及渥太华市的保守和支持的政策下发展,并试图观望自由党在税收及环保政策方面将会做何改变。在Notley赢得选举之后,显而易见的是,能源行业的成本将会增加,因为支持Notley的政党主张从这些油气公司取得更多的收入。同时,更严厉的环境监管动摇着人们对能源市场增长的信心。

这次选举代表着保守党领袖Stephen Harper及其pro-energy政策的失败。之前这位总理一直鼎力支持的Keystone XL输油管道项目最终被美国总统奥巴马拒绝。而Trudeau意外当选后,加拿大的选民纷纷争论,特别是他关于能源项目和环境政策的竞选言论,究竟能否成为现实,还是这仅仅是他拉选票的工具呢?

Trudeau是1968-1984年在政的前加拿大总理Pieree Trudeau的儿子,由于其缺乏政治经验,很多选民在竞选时都没把他当成一回事,他们说他只是靠他的父亲而已。但是率领自由党拿下国会大多数人支持后,Trudeau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飙升。在奥巴马对其在环境和社会问题方面的主张表示赞同后,Trudeau的政治地位进一步提高了。两位领导人共同推动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签订,提高了加拿大在世界环保界的地位。真正提高Trudeau地位的是来自奥巴马发出的美国国宴邀请,而在奥巴马执政的前七年中,前加拿大总理Harper从来没有获此殊荣。

税收的增加、阿尔伯塔新政府的成立以及对加拿大油气管线建设价值进行重新评估的新政策都将加拿大的能源行业推向了风口浪尖。全球油气行业的不景气已近乎摧毁了加拿大的油气行业,引起了投资的严重缩减、员工大量失业以及各种意想不到的经济重组。当各个油气公司的高管意识到这次油气行业低谷的严重性时,他们才对此进行评估。他们也意识到了加拿大能源行业所处的困境,一直希望寻求机会拯救他们的业务。很简单,对于能源行业来说,尽管加拿大油气资源丰富,但是它缺少走向世界市场的途径。加拿大是世界上石油资源最多的国家之一,但是加拿大的油气行业却只注重北美市场。美国通过页岩油革命极大的增加了自己的原油产量,并且大力拓展可再生能源市场,加拿大的石油出口不得不在美国和其他各地苦苦寻找机会,但是机会看似渺茫。

加拿大能源面临的两个问题

与很多富油国家类似,自2010年油价飙升至100美元/桶时,加拿大的原油出口量大幅增长。高油价和强需求推动了传统石油生产商不断进行钻井和压裂活动,油砂生产商也通过扩大他们的矿场范围和数量来就地进行开采项目。产油量的增加也促使管道行业对现存的输油管线进行扩张,或者像Keystone公司一样为美国提供新的管道设计方案。而这些新建管道主要是用来输送沥青这种最脏的油,致使这些新管道也成为了环境保护者的主要攻击对象。由于加拿大国内管道行业已不能满足加拿大石油行业向美国出口的需求,他们不得不通过火车来向美国输送原油。

美国页岩强势对抗 加拿大油气能否转危为安?

加拿大对美国的原油出口量在2012年急剧攀升,在后来的几年内,出口量也一直有增无减。在2015年,由于油价下跌,加拿大通过铁路运输出口到美国的原油量减少。据估计,加拿大Fort McMurray森林大火导致了加拿大油砂停止生产,而通过铁路运输的原油量也会持续保持在低位。很多油砂生产商通过维护他们在南阿尔伯塔的储油设施来维持他们的出货量,但是出货量的降低最终将影响通过管道和铁路运输的原油量。当油砂开始恢复生产后,加拿大的原油产量和出口量会上升,但是据IEA预测,受森林大火影响,加拿大六月的油砂出口量平均减少了40万桶/天,这意味着出口量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

美国页岩强势对抗 加拿大油气能否转危为安?

从上图可知,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加拿大对美国的石油出口量一直稳定增长。20世纪70年代,加拿大曾是美国重要的石油供应国之一。但是由于阿拉伯国家从1973-1974年实施的石油禁运导致油价飙升,以及随后1978-1979年的伊朗革命降低了美国的石油消费量,加拿大停止了其原油出口。当石油工业从低谷中恢复后,加拿大就成为了美国的一个重要供油国。 最近正如火如荼进行的页岩油革命极大的提高了美国国内石油产量,而同时,由于能源利用率还有待提高,高油价也限制了原油的消费量。美国产油量的提高以及加拿大东部新输油管线的建成都大幅提高了美国对加拿大东部的石油出口量。现在美国对加拿大的原油出口量已经达到了向加拿大进口量的15%。

现在对于加拿大原油生产商来说,特别是油砂生产商,最重要的问题是增加通向世界市场的通道。他们希望能够出口,因为如果不能出口,他们将受制于低油价,美国的炼油厂就会刻意压低进口价格,因为这些人也知道加拿大的油商们必须把这些油卖出去。

美国页岩强势对抗 加拿大油气能否转危为安?

阿尔伯塔能源顾问组最近在一个报告中指出了加拿大能源行业面临的两个问题:一个是美国石油行业的强力复苏;另一个是加拿大缺少通向国际市场的出口渠道。在报告中,顾问团指出:“美国石油行业已经复苏,这对阿尔伯塔的市场份额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因为美国一直是加拿大原油出口的主要客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唯一客户),而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渠道把我们的油气卖到全世界。”

尽管在地图上加拿大有几条输油管线能够把加拿大西部的原油运输到加拿大东西口岸并出口到全世界。但是这些管线所在区域的人们一直抵制这些管线并进行环境保护运动。就拿TransCanada集团的Energy East管线来说,这条管线将阿尔伯塔的石油输送到东海岸的原油出口港,但是整个东部的政客及环保主义者都对此持反对意见。

由于美国天然气市场的繁荣以及加拿大寻求液化天然气出口机会的失败,加拿大的天然气市场也正在面临危机。在2007年,加拿大出口美国的天然气量达到巅峰值,自那之后便逐步下降。而下降的原因正是由于美国页岩革命造成的。美国天然气产量的增长轻松满足了日益增长的发电用天然气的需求。

20世纪90年代,由于美国天然气产量下降且复苏的前景黯淡,加拿大对美国的天然气出口量迅速增长。在那段时间,天然气消费量减少,天然气价格下跌到1美元/千平方英尺。低廉的价格限制了气井的钻探,特别是在墨西哥湾海域,当时Tidewater的首席执行官John Laborde曾说,墨西哥湾已是一片“死海”,美国对加拿大的天然气进口依存度显著提升。

美国页岩强势对抗 加拿大油气能否转危为安?

加拿大从美国进口的天然气量也有增长,特别是东部省份。如上图所示,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天然气量减少,而出口加拿大的天然气量增多。北美天然气市场的这些变化也显示了加拿大商业天然气产量的降低。在21世纪初,加拿大的天然气产量达到了一个高位,2008-2009年由于经济危机,需求疲软,加拿大的天然气产量有所降低。之后由于美国页岩革命的爆发,加拿大的天然气产量增长受到限制。在2009-2015年之间,美国天然气产量增长到370亿立方英尺/天,将近是产量为100亿立方英尺/天的阿尔伯塔产量的4倍。

LNG终端决定加拿大油气未来

现在美国天然气市场和加拿大天然气市场的最大差距在于LNG出口设施的建设。在美国,当页岩气革命源源不断的提供天然气时,当工程师预测“低价格下仍保持数百年的供应增长”时,美国国内的产气商就意识到了过量的供应会压低天然气的价格。他们四处游说,期望能够获得一个机会,向国际市场出口产量过剩的天然气,因为就算考虑了液化气体成本、运输成本以及重新气化成本,其在国际市场获得的利润也要高于美国市场。

加拿大和美国的生产商都曾寻求LNG出口许可并计划建立出口终端。很多美国人提议,利用现存的LNG进口终端设施,生产商只需要加装液化设备和出口许可。而加拿大就没有如此幸运,因为加拿大缺少LNG进口设施以及配套管道。美国天然气行业是幸运的,他们的气藏距离他们的LNG终端较近,并且遍布的管道网络也能把天然气输送到终端。

加拿大国家能源委员会的网站显示,LNG出口许可申请有44个。整个行业都在关注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子公司Pacific North West LNG在Prince Rupert, B.C.的一个终端使用申请。联邦应该就这项申请于4月做出批复,但是新上任的加拿大环境部长Catherine McKenna为这个项目增加了额外的环境审查程序。

Petronas的申请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就会有结果,结果如何取决于环境部长的决定。如果结果是正面的,且没有额外的限制,那么Petronas就可以做出一个最终投资决定(FID)。假设项目进展顺利,2020年后,加拿大将开始向国际市场出口天然气。这两个项目的顺利进行将会增加加拿大油气的开发项目。最近的行业低谷对加拿大的采油以及油服行业影响巨大,钻机数量已经降到了数十年的最低点。如果没有像Petronas LNG这样的项目来刺激加拿大国内的钻井活动,加拿大的油服行业将不得不精简人员,在可预见的低钻井活动下苦苦挣扎、寻求盈利。

加拿大能源行业已经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政府监管和市场渠道为加拿大的石油行业特别是油服行业设定了发展的方向和步伐。油价复苏确实会缓和石油行业的损失,但是对加拿大西海岸LNG项目和Energy East项目的监管政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至关重要的。

作者/Allen Brooks     译者/曾旭洋      编辑/徐文凤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阿佳徐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口译专业,具有丰富的翻译工作经验。致力于观察国际油气行业动态,能够快速、准确传递油气行业最新资讯,提供丰富的油气信息,把握行业动向,为国内企业提供专业的资讯服务。(QQ:348418756)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