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最困难年 油企CEO们在关心什么?(附视频)

Drilling floor and rough necks. Hibernia offshore oil production platform on the Grand Banks of newfoundland 315km east of St. John's, Newfoundland. Photo by Greg Locke (C) 2006 www.greglocke.com Film scan

今天油气行业的商业领袖们都在想什么?对此,普华永道(PwC)采访了众多油企CEO,对他们所关心的问题进行总结分析,并与全球各行业1400多名CEO所关心的问题进行对比,也许会对你预见整个行业发展有不小帮助。

根据PwC的最新调查,毫不令人惊讶,油企CEO们日益担忧现在及未来所面对的各种商业挑战。今年堪称石油史上最糟糕年头之一,72%的CEO都认为如今面对的困难比三年前多得多。

1

排在前面的难题有: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过度监管、气候变化以及不断增加的税收负担。技术,看起来将是帮助行业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不仅有利于作业,更有可能反过来提升股东权益、管理人才及控制风险。

以下为PwC对阿帕奇公司CEO及美国总部董事长John J. Christmann IV的采访情况。

更复杂的商业环境

如今,CEO们面对着更难以适应的商业环境。调查显示,有89%的油气行业CEO们担心地缘政治,这也是大多数行业CEO最担心的问题(总体占比74%),87%的油气行业CEO们担心监管过度(总体占比79%)。且油企CEO们还对日益渐增的税收(76%)和政府对财政赤字和债务的应对措施(73%)深感焦虑。

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影响着人们对全球经济发展的信心。与其他行业CEO一样,油企CEO们对于今年全球经济增长情况并不乐观,只有27%的人认为情况会有所改善,这一数字相比去年下降了8%。

中国的经济再平衡,脆弱且负债累累的各级政府和私营部门,都让投资者和所有行业心惊胆战,其中一个就是油气行业。油气行业正饱受不仅是中国,而且是全球需求增加放缓的折磨。行业供应过剩,需求降低致使油价狂跌,而今年这种不平衡看起来更严重。包括PwC战略专家在内的许多人都预测低油价将持续更长时间。毫无疑问,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油气行业的环境将变得更艰难。

令人惊讶的是,CEO们都对未来充满信心。他们中28%对在未来12月内实现收入增长很有信心,与去年相比仅下降了1%。由于这次PwC调查的是来自整个供应链的油气行业CEO们,因此有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一些受益于低油价的下游公司的信心进一步增加。

油气公司正经历重大重组和削减,此类活动还在继续。68%的CEO都计划在明年削减开支。我们认为,削减开支需要慎重,胡乱的削减将会使整个组织无法应对未知的未来。  

税收也是压在油气CEO们心上的一块大石。46%的CEO们对不断加重的税收负担非常担忧。在一开始给政府的愿望清单里,油企CEO们就将一个明确、稳定、有效的税收系统排在第一位,超过了获得关键技术(这是所有行业CEO们统计出的第一选择)和高水平雇员。他们最感兴趣的是稳定性,80%的油气CEO们都非常同意稳定的税收系统比低税收系统更重要(总水平为67%)。油气CEO们似乎也更认可(占46%,总水平为36%),税收与其他的业务开支一样,也是一项需要进行有效管理的业务开支。

应对重要转折点

除了低油价,受全球趋势影响,行业正面对重要的转变时期。与其他行业的同行一样,油气CEO们认为,在未来五年内,科技的进步将会影响更广泛的利益相关者们对业务的期望。考虑到行业的性质和越发变得重要的气候变化议程,更多的油企CEO们(~69%,总水平为43%)将资源缺乏和气候变化这两个全球变化趋势,作为最可能改变更广泛利益相关者们对他们行业期望的因素。同时更多的油企CEO们认为全球经济力量的改变将影响人们的期望,这很可能是因为新型的经济体将驱动能源需求的增长。

对大多数行业来说,消费者是最重要的股东。而大多数的油气CEO们认为政府和法律对他们的政策有着较大影响,这也呼应了油气行业对法律法规更为担心这一点,而且很大一部分公司都是国有公司(调查中20%有政府的支持)。

政治冲突挑战

油气公司处于气候变化法规约束的最前线,特别是化石燃料的减排。同时他们的业务还有很大一部分分布在充斥政治冲突的区域。在这些油气生产国,生产活动会受到威胁,可能还要受制于经济制裁。同时在部分地区,未来存在高度不确定性。环境法律对勘探开发活动也有重要影响。有案例显示,某政府时期进行的投资可能会在新政府成立后被废止。

你代表了谁?

油气CEO们在理解和管理股东期望方面有着丰富经验,一些公司有着完善的股东参与机制。因此,58%的油气CEO们表示他们已经制定出了能够代表更广泛社会期望的组织目标(总体水平只有45%)。另外有21%表示,为了将更多的影响考虑进去,他们在过去的三年内已修改目标。

尽管如此,油气行业的CEO们更可能会认为他们公司的目标是围绕着为股东创造利益,而不是更广泛的利益相关者们进行。

技术、创新、人才

大多数油气CEO们承认,他们需要将更多利益相关者的需求纳入考虑中,但是对于多极化世界来说,这一任务正变得越发困难。

3

即使是他们中意志最坚定者也会发现,竞争、创收、削减成本,每个战线都要进行日复一日的斗争,在这种情况下重塑公司将非常困难。为回应人们不断改变的期望,94%的油企CEO们都希望公司能在识别和管理风险上能够做出改变。他们也将努力宣传自己的业务:46%希望能够在品牌管理、市场营销和沟通上有重大改变,39%表示他们希望能努力将业务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最小化。

但这并非易事。近半数CEO们将业务中的额外开支,模糊、不连贯的标准及法律视为满足股东需求的障碍。他们中约有1/3提到在股东利益和财务业绩预期上有冲突存在。

利用新技术与利益相关者们搞好关系?

在油气公司的利益相关者沟通项目中,数据和分析被认为是最首要的沟通技术(59%),紧接着便是客户关系管理系统(52%)。

但与其他行业相比,油气公司并不认为技术非常重要。例如,对于产品制造商来说,油气公司的客户相对较少,油气公司也较少使用社会媒体(35%,总体水平50%)。

正如阿帕奇CEO John J. Christmann IV在专访中所言,将更好的数据这一技术挑出来作为公司的技术“杀手锏”。他表示,“我希望能拥有可以利用我们所有数据、对数据进行现代化处理,并随时调用的技术。我们有一大堆老的纸质数据和信息……基本上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搜集和分析高质量的数据。如果我能够较快地完成这件事,那么这将给我们节约大量的时间、精力、能源和金钱,并使我们更进一步。”

人才问题加剧

阿帕奇CEO John J. Christmann IV坦言,人口统计数据显示行业人才短缺的加剧。“从历史角度讲,我们行业人才的流入和流出都与油价和商品周期相关。从1985至2000年出现巨大断层,那时进入该行业的人极少。而现在我们也有了一点这样的麻烦,我们缺少40-50岁经验丰富的技术工。”

CEO们如何吸引和留住能够维持企业竞争力的人才?有三方面:未来的领导人培养(52%),职场文化和行为(42%),有效的绩效管理(38%)。令人惊讶的是,仅有11%的油企CEO表示要计划通过自动化和技术提高产能,或针对采用可预测的劳工分析(仅占1%)上做出改变。这非常值得深思,或许它是油气行业改革创新不彻底的一大原因。

有效的评估和沟通

当考虑到利益相关者们的预期后,应如何对所产生的影响和价值进行度量?

油企CEO们将一些关键风险、创新和环境影响作为他们想要更好评估的重点。与其他开采行业一样,环境因素必须考虑。油气行业被社会公众、监管机构、媒体等密切关注。他们对公司所面临的风险以及所做出的努力,需要有更好的度量和沟通能力。

阿帕奇CEO John J. Christmann IV总结道:“作为一个整体,我们的行业做了很多好的事情,但是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我们给公众了一个不良的石油形象。当你回头看一下我们为环境、为社会所做的事情后,你就会发现我们是在坚持以自己的方式投资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我们在许多社会捐赠了许多钱,我们的雇员在慈善事业中非常积极。”

“年轻一代则更喜欢到外面去开辟自己的事业,他们会根据自己的工作地点来服务社会。我们的行业提供的是一项必须的服务,能源是国家所需要的。很显然,我们也想尽可能更清洁地提供能源,我们在保护环境和保证安全方面都有着努力的目标和措施。我们的目标是提供勘探服务、寻找油气资源,然后将它们回馈给我们所生活的社会。”

“我没有水晶球,所以我无法预知油价。我会尽量控制我们能控制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从三个不同的层面上来控制我们的开支结构——钻新井、许可区运行以及综合管理。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按下改革的按钮,真正整治开支结构,去更好地适应低油价环境。”

来自/PwC   译者/周诗雨    编辑/王月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