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谁能当老大,就看谁“气”长……

http://www.oilsns.com/
能源供应的战略性质和有限的化石燃料资源,使能源成为当今地缘政治和国际外交的前沿和中心。

编译 | 子衿

在21世纪,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多年来,能源安全是各国共同关注的问题,特别是对那些严重依赖进口以满足国内需求的国家而言。例如日本,它依赖中东石油进口,再比如欧盟,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在世界各地,有一个复杂的跨境能源连接和发展伙伴关系,能源在国际外交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006年,在当时的G8国家峰会上,各国领导人明确承认了全球化的能源供应链以及开发广泛的国际合作的必要性。各国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我们认为,促进……能源交换非常重要,包括跨境和过境安排。”“尤其重要的是,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的企业可以通过互惠互利的方式,在国际上投资和获取上游和下游资产,并尊重竞争规则,以提高全球能源生产和消费的效率。”

在全球化的能源格局中,天然气管道和跨国界的电力连接为国际合作带来前景,当然也带来了紧张。国际技术和能源基础设施伙伴关系也是两国加强能源安全、发展工业、促进双边关系发展的重要手段。在更具对抗性的一面,战略能源可以被用作外交手段,或者在世界舞台上对抗反对者。

俄罗斯天然气与欧洲

http://www.oilsns.com/
长期以来,能源一直是造成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地缘政治紧张关系的重要原因之一。俄罗斯国有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通过贯穿东欧和波罗的海的十几条管道供应欧洲将近40%的天然气。这引起了对过度依赖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担忧。这些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俄罗斯已经表现出了威胁,一言不合便“断气”威胁,就像2006年和2009年那样,在回击与欧洲的争端时,就威胁削减供应。几度被“断气”的乌克兰,其80%的天然气来自于俄罗斯,俄罗斯就像一把悬在头上的能源利剑。

“在过去的几年里,由政府支持的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一直在稳步增加西欧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主要客户是德国和荷兰。”总部位于英国的Love Energy Savings董事总经理Phil Foster表示。“俄罗斯目前供应欧洲35%的天然气;而英国44%的天然气来自欧洲的管道。由于俄罗斯是英国天然气供应的‘咽喉’,与俄罗斯政府的外交紧张局势可能对英国能源价格产生巨大影响。”

普京转向中东和亚洲

由于欧洲努力通过美国和卡塔尔等国家的天然气供应来实现天然气供应多元化,迫使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降价,俄罗斯采取了外交手段,向中东和亚洲进行转移。西伯利亚新能源管道计划于2019年开始向中国输送俄罗斯天然气。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东发起了外交努力。

在2017年底普京访问伊朗期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宣布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达成一项价值300亿美元的能源合作协议,巩固其作为欧洲和美国强有力的替代合作伙伴的资格。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伊朗问题上咄咄逼人的言辞,为俄罗斯这一努力“推波助澜”

“如果特朗普没有让西方投资者远离伊朗并将该国推向俄罗斯,那么这种能源外交的意图将不可能实现,完全颠覆了奥巴马政府的意图,即通过在2015年夏季达成的核协议中提供的多重让步,让伊朗‘悬崖勒马’。” 去年11月经济博客ZeroHedge 表示。

美国能源交易:边缘化俄罗斯

http://www.oilsns.com/
虽然特朗普的外交失误疏远了中东的主要能源参与者,但他的政府正在努力破坏俄罗斯在东欧的能源主导地位,并在此过程中加强与重要盟友的关系。去年,美国宣布向乌克兰国有电力公司Centrenergo供应70万吨的宾夕法尼亚电煤,这对双方在经济和外交领域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对于乌克兰来说,在其大部分煤矿都是由俄罗斯支持的乌克兰东部分裂分子控制的时候,美国煤炭供应犹如“及时雨”,不仅支撑着其国内能源供应,还能加强与强大的合作伙伴的关系,以应对俄罗斯的侵略。对美国来说,在国内需求减弱之际,这笔交易有助于为美国煤炭开辟新的国际市场,并削弱俄罗斯在该地区的能源影响力。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去年7月表示:“今天的声明将帮助乌克兰在即将到来的冬季之前实现能源多样化,帮助建立一个关键的战略合作伙伴,以对抗那些企图破坏美国利益的地区压力。”

2017年底,美国与波兰签署了另一项协议,这次是通过英国公用事业公司Centrica向波兰国家能源公司PGNiG供应美国液化天然气。该协议可为美国进一步打开液化天然气合同,并进一步支持美国将自己打造为俄罗斯供应的友好替代品的目标。

《华尔街日报》在去年的一篇社论中指出,“俄罗斯‘冻结外交政策’的时代可能即将结束。” “通过提供俄罗斯能源的替代品,美国赋予其欧洲盟国能量,削弱克里姆林宫的地区影响力。”

可再生能源外交时代

http://www.oilsns.com/
有限的化石燃料在加剧地区紧张局势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而碳氢化合物也是国际电厂建设和供应协议的核心,这些交易往往刺激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同时帮助重要的伙伴国家实现能源安全目标。

但随着巴黎气候协议的通过,化石燃料的优势正在迅速消退。尽管巴黎气候协议是不具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议,但仍然是气候外交的巅峰之作。通过直接国际协议或通过多边和国家开发银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国际伙伴关系正在迅速增加,发达国家不再可以通过与全球合作伙伴达成协议来转移排放。像E3G和国际石油变革组织这样的环保运动正在向政府支持的开发银行施加压力,以避免为全球化石燃料项目提供融资。

“尽管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发展银行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来促进他们的投资。”E3G高级政策顾问海伦娜赖特博士说,“作为第一步,银行应该承诺终止化石燃料勘探的资金,并为项目排放提供透明度。”

像国际太阳能联盟(ISA)等大型国际合作伙伴正在能源外交领域打造新的领导人,各国政府也开始认识到,在能源外交中,一切照常进行是不可能的。日本外务省的顾问小组最近建议政府将外交努力从化石燃料投资中转移出去。

该小组认为,“迄今为止,日本的能源外交都集中在确保化石燃料资源的努力上;它现在应该将可再生能源作为外交支柱的核心,以便与其他国家合作实现可持续的未来。”

随着许多地区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需要大量的国际合作来满足各国的气候和能源安全目标。专注于可再生能源合作,将有助于各国摆脱由依赖有限自然资源的全球能源体系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冲突。

“可再生能源在改善能源供应方面的潜力,促进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并在最需要的地方创造就业机会,意味着可持续能源的未来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通往和平与繁荣的道路,”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总干事Adnan Amin写道,“这将是当前和未来几代外交官的工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