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资源不足、政治不稳 土耳其能源独立或许只能是说说而已

资源不足、政治不稳 土耳其能源独立或许只能是说说而已

有些国家,即使资源禀赋略逊一筹,但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总能为其本身博得足够的戏码,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本届石油大会的举办方——土耳其。

作者 | 阿佳徐

土与赛的争端

从油气资源来看,土耳其是不折不扣的小角色。据2014年数据统计,该国石油和天然气消费量仅分别占全球总量的0.8%和1.4%;油气日产量也仅能满足国内需求的13%和1%而已。

陆上资源紧缺迫使土耳其将目光投向周边海域,过去八年间,土耳其国家石油公司(TPAO)与多家国外石油公司合作,共同开发海上资源,其中包括BP、巴西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壳牌等。

虽然投入力度空前,但该国海上勘探并不顺利:一方面,部分区块勘测数据不佳导致项目搁浅;另一方面,这种扩张性的勘探开发活动引起了塞浦路斯等爱琴海、黑海大陆架海域邻国的不满——希腊以爱琴海的领海主权为由,抗议TPAO在该处作业。最近,希腊族统治的塞浦路斯政府则更为强硬,该政府抢先开采海上油气资源,以实际行动体现决不让步的态度。

据路透社近日报道,土耳其总理比纳利•耶伊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警告称,塞浦路斯勘探东地中海区域能源的举动是“不合时宜且危险的”,并称土耳其将继续保护塞浦路斯土族人的权益。

他表示,土耳其认为各方有合作开发该区域能源的机会,但希族擅自行动会给合作带来僵局。同时,针对希族领导人在塞浦路斯岛周边进行油气开采的行动,土耳其也将采取反制措施。

两国争端渊源已久

在本届世界石油大会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表示,依照国际法规定,塞浦路斯岛的油气资源属于有关各方,同时他还警告外国公司不要参与希族人的能源勘探项目,否则会“失去像土耳其这样的朋友”!

塞浦路斯争端由来已久,该国最初的安全与独立靠英国、希腊和土耳其三国保障。但在1974年,土耳其以保护塞岛土族居民为由入侵塞浦路斯,发动了"塞浦路斯和平行动",并占据了全塞约37%的领土。1975年,土耳其控制的塞北地区宣布成立塞浦路斯土族邦,但联合国安理会并未承认土族邦的合法性。

1983年,该邦改名为“北塞浦路斯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塞浦路斯自此分裂,即塞浦路斯共和国控制南部领土,其中希腊族占72.8%,土耳其族9.6%,外籍17.6%;以及土耳其族控制的北塞浦路斯,该地区每年近一半的财政支出由土耳其援助。联合国也在塞岛长期驻有维和部队,并希望希土两族领导人能够进行和平谈判。

但近期,在联合国的斡旋下,关于结束塞浦路斯分裂状态的新一轮和谈告以失败,未能达成任何协议。当前土耳其-塞浦路斯之间能源开发处于紧张状态也是和谈挫败后的表现之一。

土耳其能源独立版图

在今年4月修宪公投后,土耳其政府颁布了新能源政策,提出“能源独立,强大土耳其”的口号,并致力于推行能源结构多元化、能源市场自由化的改革。土耳其政府的目标是,2023年前将天然气储存能力提升至100亿立方米,石油储备能力达到500万吨。

目前,土耳其89%石油需求要依靠进口,2015年土耳其进口2500万吨原油,原油进口主要来源于伊拉克;该国天然气进口依赖度高达99%,过去十年,土耳其的天然气消费需求仅次于中国,位列全球第二。该国目前天然气主要来源于俄罗斯。

能源过于依赖进口从根本上决定了土耳其外交政策——确保能源安全。从其去年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到本届石油大会期间,土以两国能源部长有意向于年内达成协议,建设向土耳其和欧洲输送天然气的管道,再从土耳其与伊朗达成的多项天然气及电力合作协议,到加快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的进程,这些决策不难看出,确保能源需求得到满足是土耳其对外政策的重中之重。

与此同时,对于横跨欧亚十字路口的土耳其来说,其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意义极为重要,如此高的能源对外依存度是土耳其的能源之殇。据统计,通过土耳其海峡的原油达200万桶/每天,能源显然已成为上下游国家与土耳其“斗法”的砝码。作为连接里海、中亚供应国及欧洲消费国的重要能源中转站,土耳其境内的油气管道安全也直接影响着土耳其的能源安全。

本土油气资源欠缺、地缘政治不稳,尽管土耳其已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能源发展大计,但以上两点要素预示着土耳其在打造国际能源贸易和交易中心的起跑线上仍困难重重。土耳其目前尚且达不到能源独立阶段,成为世界能源交易中心可能也只是其一厢情愿的美梦而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阿佳徐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口译专业,具有丰富的翻译工作经验。致力于观察国际油气行业动态,能够快速、准确传递油气行业最新资讯,提供丰富的油气信息,把握行业动向,为国内企业提供专业的资讯服务。(QQ:348418756)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