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石油峰值提前,油服行业面临十年“大考”

1
对于油服行业来说,面对业务大量消失,谁能扛过这十年,谁将获得进行下一轮较量的入场券。

作者  |  子衿
 

飞机停飞,雇员居家办公,城市封锁……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让世界多地按下了“暂停”键,也给石油行业沉重的一击,再一次引发行业对于石油峰值的讨论。BP、Equinor、Total等石油巨头,以及麦肯锡、伍德麦肯兹、Rystad Energy等知名能源咨询公司纷纷发出石油峰值预警。Rystad Energy更是将其预测的石油峰值提前至2028年而随着石油峰值的提前,让本已经在本轮石油寒冬中遭受暴击的油服行业雪上加霜。Rystad Energy分析显示,由于石油需求峰值以低于预期水平提前到来,导致勘探开发投资减少。预计未来八年内,油田服务(OFS)市场采购规模将下降约3400亿美元。排除物价上涨的影响, 按照实际价值计算,在十年内油田服务采购量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01. 石油峰值提前

今年9月份,英国石油巨头BP发布了备受行业关注的2020世界能源展望。也是在这一次的能源展望中,BP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人类对石油的需求可能再也不会回到以前的水平。这也使得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或是未来30年的峰值。除了BP外,越来越多的石油巨头和知名咨询公司提出石油峰值。挪威国油Equinor预测在2027-2028年达到顶峰,法国石油巨头Total预测 2030年。法国巴黎银行全球负责人也认为,即便疫情过去,全球石油需求也不再可能重复过去的V型复苏,而更可能走L型路线,长期低迷。就连一向乐观的OPEC也突然表示将在2040年见顶。咨询公司麦肯锡预测2033年,伍德麦肯兹预测2035年,Rystad Energy更是将其石油峰值预测从2030年提前至2028年
2
Rystad Energy表示,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28年达到每天1.02亿桶的峰值,并指出低碳能源的推动和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将使石油需求峰值从此前预期的2030年提前至2028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颠覆了对全球短期和长期石油需求的预测之前,Rystad曾预计2030年全球最大石油需求将达到每天1.06亿桶。
Rystad Energy在其长期石油需求预测中研究了三种不同的情况,最有可能的结果是2028年的峰值需求为1.02亿桶。此预测方案称为“政府目标方案”,并假设各个部门的石油开发符合政府规定的目标,即朝着更清洁的碳未来发展,特别是在交通运输电气化方面。“缓慢的复苏将永久影响全球石油需求水平,比我们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预测至少减少了250万桶/日。在2020年和2021年,我们至少失去了2年的石油需求增长,而在此病毒爆发之前,我们预计年增长为100万桶。”Rystad Energy的高级石油市场分析师Artyom Tchen说:“封锁将在短期和长期内阻碍经济复苏,大流行还将留下行为改变的‘后遗症’,这也将影响石油的使用。”


02.油服行业十年大考

疫情重击下, 2020年前9个月,全球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主要的汽车制造商都受到了影响,只有特斯拉是个例外——股价破记录,并在年底被纳入标准普尔500指数。另一面,曾是2013年全球最有价值的埃克森美孚被踢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其市值被全球最大的风能和太阳能供应商NextEra Energy所赶超。石油峰值的声音越来越高,石油行业对于资本的吸引力逐渐减弱,人们开始认识到,2020年石油需求的下降,并不像历史上的“周期性”事件。新冠疫情加速了未来能源改变的步伐。Rystad Energy分析显示,由于石油需求峰值以低于预期水平提前到来,导致勘探开发投资减少。预计未来八年内,油田服务(OFS)市场采购规模将下降约3400亿美元,在十年内油田服务采购量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对于油服行业来说,这十年将是一场漫长的大考,面对业务大量消失,谁能扛过这十年,谁将获得进行下一轮较量的入场券。 
3
Rystad Energy预计今年油田服务的采购规模将从2019年的6250亿美元下降至4730亿美元,并在2021年维持平衡,然后开始缓慢复苏。根据最新的石油需求峰值预测,预计到2024年后,油田服务采购规模才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2025年达到6420亿美元。排除物价上涨的影响, 按照实际价值计算,在十年内油田服务采购量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油田服务(OFS)市场采购规模将下降约3400亿美元将持续8年。Rystad Energy预计,2022年的投资将增长13%(之前为17%),2023年将增长16%(之前为18%)。此次下调的大部分是由页岩气投资推动的。此前,预计页岩气投资将在2022年将增长45%,而现在预计将增长约30%。海上油田的增长率从2022年的12%下调至9%。Rystad Energy能源服务研究主管Audun Martinsen表示:“由于勘探开发企业之间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需求和意愿较低,海上、页岩和常规陆上资源的资本支出可能很难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Martinsen补充称,按实际价值计算,对上游油气行业的投资可能永远无法回到2019年的水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