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东山再起!2018油气勘探行业回归,全球上游呈现五大趋势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上游回归,该摆个什么样的姿态?

编译 | 白小明 蒙苏

2018,注定是上游回归之年。

国内,在国家要求提升油气产量的大背景下,“三桶油”在取得近四年最好期中成绩单后,下半年上游投资将提速。数据显示,2018年在勘探与生产板块,中石油预计投入1676亿元,中海油预计投资700-800亿元,中石化预计投资450多亿元。

纵观全球,2017年油气勘探开发支出总规模已达4045亿美元,同比增长约7%,结束了2014年以来的持续大幅萎缩。2018年上半年,油价的连续性上涨成为石油化工领域最为重要的基本面,北海布伦特原油站稳70美元。业内预计,全球油气资本开支步入上升通道,2018年有望同比增长10%以上。

天时地利人和,上游注定回归。但是高调进发还是低调节制?不妨看看在过去几年内,全球油气勘探行业从低谷到复苏呈现出哪些趋势?又给2018年的上游板块带来哪些启发?

新增储量减少,但出现复苏迹象

2010-2012年间,勘探发现了许多大型新油气田,储量平均每年增加380亿桶油当量(“桶油当量”以下简称“桶”),新发现油气田平均储量为7800万桶。之后,绝对储量逐年递减至2016年的130亿桶。这是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最少的新增储量,尽管新发现油气田的平均储量仍高于7700万桶。虽然2017年的初始估计储量甚至低于120亿桶,但我们预计通过进一步的发现和评估,新增储量可能会出现大幅上升。全球范围来看,过去10年平均数约为40%。我们目前对2017年的资源估计量已经增长到了160亿桶,这将使2017年成为油气勘探复苏的一年。

2017年,许多作业公司在专注于低风险、低回报的勘探活动一段时间后,也增加了其在超深水和边界盆地的高强度勘探作业。虽然2016年和2017年在深水领域发现的总储量是十年来最少的,但新发现油气田的平均储量仍分别为2亿和2.3亿桶。塞内加尔新发现的巨型天然气田,圭亚那新发现的大型油田,以及哥伦比亚和缅甸新发现的大型天然气田,是对深水勘探持续趋势的回报。

按成熟度分新发现油气田储量 ☟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按水深分新发现油气田平均储量 ☟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巨型油气田提高了新发现油气田平均储量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按地区、按油-气分,新发现油气田储量规模

到2012年,每年新发现的巨型油气田(储量大于5亿桶油当量)数量都在增加,2012年达到峰值20个。五年后,这一数字降至每年平均7个。2012年巨型油气田数量的激增,主要得益于发现了储量丰富的巴西盐下和东非天然气资源,这提高了边界盆地新发现油气田的平均储量。目前,这些国家的工作重点已转移到评价和开发阶段。2017年,阿拉斯加陆地、伊拉克、俄罗斯、塞内加尔和英国近海的五个巨型油气田的储量占新发现总储量的48%。

新发现天然气田规模大但占比波动也大

过去十年,新增天然气田储量规模占比每年在43-72%之间波动。2010年东非天然气的发现,使天然气在新增油气田储量中占据较大比例。2010-2012年,东非和东地中海的天然气新发现平均每年增加240亿桶油当量。

随着在非洲北部发现两个巨型气田:埃及近海的Zohr和毛里塔尼亚附近的Ahmeyim(前身为Tortue),新增天然气储量在2015年再创新高。近期,在西非塞内加尔以及伊朗和俄罗斯陆上发现了大型天然气田。大部分海上天然气需要借助液化天然气项目开发,造成成本高昂且难以在日益供应充足的市场中实现商业化。2017年,随着阿拉斯加、墨西哥、伊拉克、圭亚那和美国墨西哥湾(GoM)大型油田的发现,新增石油储量占比超过了天然气,前者占据57%的新增资源量。这些发现无疑将有助于提高勘探价值,并进一步帮助勘探行业复苏。

投资从创纪录高水平急剧下降

传统勘探领域的支出一直呈稳定上升趋势,并在2012-2014年间达到600亿美元/年以上的峰值。此后,油价下跌和减少随意支出的压力,导致大量勘探预算削减。2017年,投资额下降至220亿美元。许多参与者减少陆地区块开支,近十年来,常规单井支出维持在约1500-2000万美元。大陆架地区的单井勘探开支也维持在较低水平,在5500-7000万美元之间。相比之下,深水单井开支稳步上升至2013年的峰值1.95亿美元后,2017年深水单井开支降至1.05亿美元,为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该行业在降低成本上的努力基本上取得了成功。主要通过更少的井、更小的设施以及更多使用海底回接和现有基础设施来减少项目占地面积。更低的成本、更低的盈亏平衡、更高的油价,都将促成2018年上游行业的强势回归。

有媒体预测,今年全球预计有30个深水领域的上游项目能达到最终投资决策,这些项目也将遵循2017年出现的趋势,平均资本支出继续下降——平均每个项目仅22亿美元——目前资本支出仅为4.9美元/桶,而2011年为11.3美元/桶。

伍德麦肯兹预测,2018年油田项目的平均盈亏平衡成本下降15%至44美元/桶。挪威、英国和墨西哥的浅水区项目将最具竞争力。而挪威、伊朗和阿曼的大型扩建项目,也会使天然气项目占据中心位置。

2018年第一季度结束时,全球已有6个项目被批准投资,包括英国、挪威、以色列、荷兰、马来西亚和中国的油气田。中国的陵水开发项目,是中国第一个独资经营的深水天然气项目。

勘探行业正恢复价值创造

在过去的十年中,勘探行业总支出为1920亿美元,以基准价格来算全周期回报率不足8%。油价暴跌,以及由于成本的上升和新发现资源技术和商业复杂性的增加,共同加剧了回报率已呈明显下降的趋势。

然而,上游行业一直在努力解决其经济问题,钻更少的复杂井,充分利用油服行业的低服务费和广阔的行业前景。勘探成本的下降,加上将重点转向大型、商业可采油气新发现,意味着2017年的全周期回报率将自2010年以来首次达到两位数(创造正价值)。尽管2017年的商业钻探成功率仅为4%,但随着年度勘探计划的具体化和评价方案的实施,这将会有所改善。

从国内“三桶油”中报看,上游业务也呈现经营向好趋势。2014年油价快速下滑以来,中石油上游业务首次重新回归盈利主体地位,今年上半年其勘探与生产板块实现经营利润298.89亿元,同比增加229.73亿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2

  1. #2

    正是我想看的

    匿名3年前 (2018-09-05)回复
  2. #1

    小苏,很有潜力,加油

    匿名3年前 (2019-01-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