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石油美元”的历史透视与前景展望(下)

wztt

由于油价的持续低迷,“石油美元”也呈现低迷的发展势头。未来国际石油市场和石油地缘政治的变化发展仍然是决定“石油美元”走向的主要因素。与此同时,“去全球化”、气候变化与环境安 全、新能源的发展等非传统因素也逐渐成为影响“石油美元”未来发展的不可忽视的因素。

编辑 | 石墨

3 “石油美元”的发展前景

纵观“石油美元”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国际石油市场以及石油地缘政治的变化等传统因素仍然将是影响“石油美元”未来发展的主要变量。随着非传统因素在当今国际关系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去全球化”、非传统能源安全因素等也将对“石油美元”未来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

3.1 世界石油心脏利益格局的持续变化将使“石油美 元”机制发生动摇

2015年,中东已探明石油储量为1087亿吨,占全球总储量的47.3%;石油产量和出口量分别为14.124亿吨、8.796亿吨,都位居世界第一在整个世界石油格局中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东是世界石油的心脏,中东的石油问题依然是未来世界石油问题的关键,所以未来“石油美元”的发展也将受到中东石油利益格局变化的影响。

首先,近年来,中东石油输出传统目的地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地位开始下降,印度、中国等亚太国家的地位逐渐上升。虽然由于目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中印等新兴国家对石油的需求也减缓,但是通过对比总体发展趋势可见,未来欧、美、日等传统市场对中东石油的需求仍然将呈现减缓的趋势,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亚太新兴市场对于中东石油仍有着巨大的需求。这种发展趋势可能导致中东石油输出国与新兴市场国家共同进行一种新的石油计价和结算方面的制度安排,例如“石油人民币”、“石油卢比”等,从而使双边石油贸易的开展更加便利和高效,同时能进一步促进双边石油贸易的发展。

其次,自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美元就形成了平均10年一次的升值或贬值周期,同时与全球经济形成了很强的联动性。一方面,这对于中东产油国是一个潜在的风险,将导致中东产油国手中的“石油美元”因为全球经济疲软以及美元贬值而持续缩水,从而影响其国内政治和经济的稳定。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为刺激国内经济发展,美元持续贬值,给中东产油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另一方面,美元和全球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和潜在风险, 势必将导致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国家努力尝试摆脱“石油美元”的束缚,从而寻求一种新的计价和结算体系。例如,沙特阿拉伯已开始尝试采用以一揽子货币计价的阿格斯含硫原油指数(ASCI)代替以美元计价的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

最后,中东地缘政治的变化仍然是影响“石油美元”未来发展不可忽视的因素。目前,沙特阿拉伯作为地区战略支点国家的地位正在削弱。同时,伊朗虽然不是“石油美元”体系的一部分,但是随着制裁的解除以及与美国关系的回暖,伊朗在中东和世界石油市场中的地位正在上升。对于沙特阿拉伯来说,这不仅是地缘政治上的挑战,也是其在国际石油市场的强有力竞争者。这种情况导致作为美国地区盟友的沙特阿拉伯认为美国不再坚守“石油美元”的交易,因为美国没有对伊朗的崛起进行打压。进一步来说,这可能预示着沙特阿拉伯和美国之间的交易将会出现裂缝——沙特阿拉伯可能不再以美元作为石油交易唯一的结算货币。

3.2 低油价周期的持续将导致“石油美元”循环链的终结

自2014年6月以来,国际石油市场进入了新一轮持续至今的低油价周期。为了提升油价,2016年11月30日,欧佩克达成了8年来首项减产协议,一致同意将日均原油产量减少120万桶,约合当前产出的4.5%,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欧佩克产油国也同意将日均原油产量削减60万桶。但是,这次减产和油价攀升或许只是昙花一现,并不能彻底改变目前油价的颓势。因为欧佩克机制的作用已今非昔比,同时两个因素依然非常关键:一是俄罗斯是否真的会将减产协议落实到实际行动?因乌克兰危机而遭受制裁和油价下跌的叠加影响,俄罗斯国内经济受到重创。能源是俄罗斯经济的支柱,俄罗斯必须保证在国际石油市场中拥有一定份额,才能减轻经济衰退带来的压力。二是美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关键因素。美国日益崛起为一个全球能源超级大国。2014年,美国石油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其次才是沙特阿拉伯。在过去10年里,美国的石油产量从2006年的不到510万桶/日上升至2015年的940万桶/日。更为关键的是,在这次的石油减产协议中,产油国集体削减的石油产量仅相当于美国石油产量的1/5左右。从过去的先例来看,美国原油产量将会继续上升,所以全球石油供应量依然很大,油价将可能继续保持低迷的态势,这将势必使产油国手中的“石油美元”继续缩水。根据高盛的预测,在未来几年内,不断创出新低的油价将使“石油美元”每月减少240亿美元,未来三年相当于减少860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作为“石油美元”的主要组成部分的回流机制将因此终结。

自“石油美元”诞生以来,石油出口国利用出口石油获得的“石油美元”,去购买更多的美国国债和美元计价资产,提高了其美元储备货币的持有量,从而导致更高的资产价格和更多以美元计价资产的购买等,虽然这创造 了一个循环不息的美元霸权体系,但毕竟是一个良性循环。在目前国际石油市场疲软的大背景下,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商品资源丰富的国家正在迅速降低“石油美元”的储备。一些国家都在以创纪录的速度消耗美元储备,例如安哥拉,导致全球美元流动性的紧张。如果油价继续保持目前的低迷状态,从欧洲政府债券到美国房地产的需求都会急速降低,因为石油生产国需要资金回流填补其国内预算的漏洞。这将会导致“石油美元”持续回流至石油生产国本身,出现逆回流的现象,也就是说石油生产国将从世界市场吸走流动性,而不是通过投资增加流动性。“石油美元”的回流机制将因此而瓦解,“石油美元”也将丧失存在的实际意义。

3.3 非传统能源安全因素将加速石油与美元的脱钩

除了传统因素外,实际上非传统因素,尤其是非传统能源安全因素也将对“石油美元”未来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首先,气候变化与环境问题的日益凸显有可能重塑未来能源消费格局。2015年,全世界共消费43.313亿吨石油,大于煤炭(38.399亿吨油当量)和天然气(31.352亿吨油当量)等能源的消费量,石油仍在整个能源消费格局中占主导地位,与之相随的是以石油为主的化石能源导致的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日益凸显。以二氧化碳排放量为例,2015年,全世界共产生335.084亿吨碳排放量,比2014年增长了0.1%。2015年12月巴黎气候变化大会通过的 《巴黎协定》明确提出,各方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全球将尽快实现温室气体排放达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要实现这一目标,未来全世界势必将会努力削减化石能源,尤其是石油的消费。

其次,虽然相对于石油等传统能源来说,新能源在未来的能源消费格局中仍然占很小的比例,但是其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以核能、可再生能源以及水电为例,这三种主要能源在未来能源消费格局中将占20.3%的比例。

因此,在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日益凸显以及新能源不断发展的背景下,未来石油的地位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石油美元”的基础也将会受到冲击,且石油与美元脱钩的步伐将会加快。但是,无论未来能源格局如何变化,可以肯定的是,全世界对能源的需求仍然是一种刚性需求,能源依然是未来美元实现利益的最好抓手,在此背景下,“石油美元”将有可能朝着清洁能源或新能源的方向发展。

3.4 “去全球化”现象是“石油美元”未来面临的新挑战

虽然“石油美元”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美国推行霸权主义的工具”这一负面形象,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一项相互依赖的国际机制,通过石油与美元将国际行为体,尤其是主权国家团结在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与金融体系中,并通过国际石油贸易促进了各国政治和经济的相互依存关系,客观上推动了全球化的发展。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全球化的发展也推动了“石油美元”的发展,“石油美元”是全球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化开始面临全局性和内生性的停滞,特别是在西方社会内部,“去全球化”浪潮来袭。“去全球化”导致国际贸易增速显著放缓、要素流动不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以邻为壑气氛浓厚。尤其是2016年英国脱欧以及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表示上任后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导致“去全球化”现象更加凸显,这或许是作为曾经推动全球化发展和全球化的组成部分之一的“石油美元”未来发展所面临的一个新挑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俄罗斯、中国以及其他金砖国家,越来越多地寻求远离以美国为首、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牵 头的“发达国家”现状,全球贸易将越来越多地通过双边安排来进行,其中就包括通过双边安排来开展石油贸易,试图完全绕过“石油美元”。俄罗斯、中国和伊朗,以及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已经在彼此之间进行交易,并试图建立诸如“石油卢布”、“石油人民币”等机制来绕过“石油美元”,这是正在发生以及将持续发生的事情。毕竟与过去相比,国际经济秩序和能源消费格局已经发生了 很大的变化,“石油美元”也因此难以发挥曾经所具有的重要作用。

总之,按照目前国际石油政治、经济以及国际关系的发展现状和趋势判断,未来“石油美元”的发展可能面临诸多挑战。必须指出的是,“石油美元”的本质在于美元而非石油,石油只不过是美元实现利益的杠杆,正如“布雷顿森林体系”下黄金对于美元的意义。无论今后国际石油政治和经济发生何种变化,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美国可以不需要掌控石油,但是几乎不可能放弃借助美元实现利益的这一手段。只不过按照“黄金美元”到“石油美元”的发展逻辑推理,美元在未来要更加具有现实意义,仍然需要借助一种杠杆,而能源依然是最好的抓手,因为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任何一个国家对能源的需求都是刚性需求。同时,虽然在可预见的未来,石油的地位仍然难以撼动,但是石油的枯竭和被取代是一种必然。也许未来“页岩气美元”、“乙醇美元”等将会取代“石油美元”,当然这将由未来的世界能源格局所决定。无论何种形态的能源取代石油成为美元的抓手,其与美元形成的新机制的本质依然是“黄金美元”和“石油美元”的延续和拓展。

4 结论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一部“石油美元”的发展历史衬托出了一部国际石油市场和石油地缘政治发展的历史。作为一项国际机制,“石油美元”体现着国际政治和经济中的一些特点。未来如果国际关系和国际石油市场持续保持目前的发展势头,可以判断“石油美元”今后的发展将面临许多挑战。同时,国际关系和国际石油市场的发展总是瞬息万变的,非常难以判断“石油美元”今后的发展究竟会呈现何种情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今后“石油美元”依旧保持坚挺还是走向瓦解,美元的本质不会改变。能源依然是美元实现利益的最好抓手。总之,“石油美元”形成一个由创造到流通最后回流的完整生态循环,以及石油的勘探、开发、储运和消费都通过全球贸易和金融连成一体的十分复杂的机制,所以对于“石油美元”一直存在许多争议,并且今后仍然是一个值得继续关注和探讨的话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石墨
石油圈认证作者
硕士毕业于厦门大学,本科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兼具石油和新能源学习背景,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石墨(QQ:2207699246;微信13021381109)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