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美国页岩气革命逼平中美制造业成本

美国页岩气革命逼平中美制造业成本

近日,全球经济研究和政府企业咨询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发布的一份跨度为2003-2016年的“各国制造业单位劳动力成本比较”研究报告称:在单位劳动力成本方面,中国制造业对美国的优势已缩至4%;如果将生产率纳入考量范围,美国制造业每单位产出所消耗的劳动力成本,远低于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德国等发达国家,甚至比巴西等发展中国家还低。美国制造业成本下降,关键性成因是近年来由页岩气革命所推动的低价能源革命。

实际上,页岩气早在19世纪末就被人类发现了,但因技术原因,无法大规模商业化开采。改变这一局面的,是上世纪90年代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的突破和大范围使用。2009年,美国取代俄罗斯成为全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近两年,页岩气占据了美国天然气总产量的半壁江山(2007年这一比例仅为8%)。

2015年12月17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近期还表示可能在4月加息,页岩气和页岩油使美国的各种能源、基础原料成本和公用事业服务等生产要素价格形成了全球一流的竞争力。美国制造业呈现复苏态势,科尔曼、AMFOR、福特汽车、ET水系统、NCR等制造企业,陆续将生产线或工厂从中国转移到美国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南部地区—低价能源抵消了中国和印度劳动力成本低的竞争优势,也抵消了德国和日本等制造业强国的劳动生产率优势。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工业中化工、钢铁、有色等行业的竞争空前加强。贸易赤字的削减则进一步使得美国企业有效改善经常账户收支,进一步引发全球资本回流,从而促成美国制造业呈现长期结构性改进。更加强势的美元时代的到来,其结构性背景就是美国页岩气革命带来的制造业复苏。

与中东石油富国不一样,美国能源业并不“靠天吃饭”,不会陷入经济学所说的“石油诅咒”或“能源诅咒”陷阱。这场能源革命的出现,固然与美国专业化政府的推动有关,更以美国大量中小企业的直接参与为基础。为页岩气革命做出巨大贡献的米切尔能源开发公司(Mitchell Energy and Development),就曾是一家不起眼的油气企业。在美国各州从事页岩气开采的众多公司,几乎都是小公司。上世纪80年代,美国逐步取消对天然气的价格管制,加之一直存在的土地私有制度,使得创业激情满满的小公司能轻而易举地获得由私人土地市场化转让的页岩气资源开采权。

知名财经媒体彭博社援引分析师Gregory Daco和Jeremy Leonard的分析称,美国制造业的优势包括雇员强大的生产率、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廉价的能源及庞大的国内市场。当然,物极必反,两位分析师亦指出,美元走强会增大美国的出口压力。如果美元继续升值20%,则将削弱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并有利于其他制造业大国尤其是中国和日本。

即便如此,人口成本只是制造业成本的一部分,廉价劳动力亦是社会问题。对德国和日本等福利化发达国家来说,美国能源革命中的自由创新激情及其制度性保障,才是更应深感畏惧、并谦虚学习之处。而对中国来说,透过“中美制造业成本持平中的页岩气革命因素”需要思考的是:中国制造业转型的原动力究竟何在?

版权声明|稿件为时代周报原创,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赵宁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南开大学翻译专业。时刻关注油气行业最新商业动态,以国际权威网站发布的新闻作为原始翻译材料,致力于为您提供国际油气行业最新商业消息,让您紧跟油气行业商业发展的步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