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阿根廷油气投资对小公司而言仍触不可及

33

自去年阿根廷在钻井方面给国际运营商提供了一些“刺激”以来,这个国家在吸引国外投资方面仍需做出更多的努力。

Gaffney Cline & Associates公司拉丁美洲南锥区域的总经理Cesar Guzzetti,在休斯顿石油俱乐部展示会上表示,阿根廷的国外投资商一直期望能从其油气勘探业务当中获取利益,因此高通货膨胀率与当地的经济一直是他们关注的焦点。

为吸引外来投资,去年10月份阿根廷颁布了新的国家油气法,该法律中的最新部分向国外投资公司保证,他们在阿根廷将处于一个可预测的商业环境中,法律将确保其更易获利。

阿根廷政府大力推进新油气法的制订工作,力图为该领域发展吸引更多资金并实现阿根廷能源自给。阿政府采取这一措施是由于此前法律未对油气开发领域做出相关规定。

阿根廷油气法涵盖了地方与联邦政府所收取的版税及其他费用的固定数额,也允许长期勘探合同的转让,并承诺可免税出口一定量的原油。然而,这些刺激性政策只能使那些投资额大于2.5亿美元的大公司获利。

像雪佛龙这类的大型跨国运营商已在阿根廷投资,因为他们可通过其他资产获取流动资金以实现长期投资,并可遵守向国外汇款方面的严苛规定。

当被问道是否只有那些大型公司才能在阿根廷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开展投资,Guzzetti回应道:“那些像雪佛龙和斯伦贝谢的大型公司已在阿根廷运营了50年了,他们显然了解如何开展运作。但诚如之前所提到的,现在在阿根廷开创新的业务确实十分困难”。

尽管阿根廷本身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者,但其相关政策仍是新外来投资者们的主要障碍。目前,该国的货币正处于贬值阶段,将导致其国民经济与世界其他地方经济的严重脱轨。Guzzetti说,今年阿根廷的通货膨胀率约为25%,消除通货膨胀影响所需的资金总额占了整个国家GDP的7%。

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与其政党是阿根廷内部油气价格与补贴政策的决定者,这也使得阿根廷的经济很难驾驭国际公司的投资。在即将到来的10月份选举中,下一任当选总统(当然不可能是基什内尔)可能会着手改变这一现状,但Guzzetti表示,不管谁当选总选,此项任务都是十分困难的。

到目前为止,即使是大型的国际投资公司,对阿根廷非常规领域的发展投资仍持保守态度。Vaca Muerta页岩油气田的54口水平井中有一半由阿根廷国营能源公司——YPF公司主导开采,而道达尔与壳牌公司分别以10口和9口居于第二名与第三名。

YPF公司打一口直井平均耗费700万美元,而打一口定向井平均耗费1500万美元,此费用比许多美国运营商对应费用的两倍还要多。

内乌肯盆地因地势偏远及其他方面等因素加剧了其高成本运营的问题。在德克萨斯州与北达科他州两地倘若没有高度发达的基础设备和供应商的支持,对于一些公司而言获取钻探非常规井的必要资源几乎是不可能的。Guzzetti提及一公司但不愿透露其名字,该公司所派的压裂卡车耗费了一年多时间才赶到了施工井场。

道路、基础设施、工会、物流、航运以及当地服务公司的服务能力等因素都会影响到最终的运营成本,因此将来要进军阿根廷油气领域的新成员们必须要好好估量一番了。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