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站在超深水开发的十字路口 我们都该学学Total

站在超深水开发的十字路口 我们都该学学Total

随着超深水油田的逐渐老化,如何对其进行二次开发、提高采收率、延长井下设备寿命成了深水油田开发的一大课题。道达尔勘探公司研究的海底多相泵送技术改进了海底油气开采方式,提高了采收率,对深水油田再次开发起到了很好的借鉴作用。

来自 | Upstream
编译 | 于晓林

“超深水区”是目前海域油气勘探的又一焦点,主要集中分布于西非海域、墨西哥湾、巴西近海、澳大利亚西北陆架、挪威中部陆架、巴伦支海、孟加拉湾、缅甸湾、中国南海以及日本海等。

超深水区油气勘探始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90年代后期以来持续活跃。近两三年,全球共钻探超深水勘探井约200口,绝大多数集中于巴西近海和非洲海域。全球陆续有超深水区重大油气发现,其中以巴西2006年在桑托斯盆地发现Tupi巨型油田和Iara巨型油田最为引人瞩目。

随着勘探开发的不断深入,超深水油田逐渐呈现开发成熟状态,运营商急需寻找技术以帮助此类油田在低油价环境下得以持续开发。Russell McCulley与Total谈到了其在非洲安哥拉第17区块中的战略,主要涉及海底多相泵的应用。

Total在安哥拉的Girassol项目被认为是2001年投产时的第一个超深水油田,其深度为1300米。现在,深水油田的开发深度大致是该开发深度的两倍以上,而Girassol和其他项目也正逐渐达到成熟阶段,因而不可避免的出现采油速度下降的现象。

近年来,运营商尝试了多种策略来提高超深油气田的采收率,延长其井下设备寿命。2014年,Total E&P Angola公司创建了Project Brown Field部门,专门处理第17区块开发项目的生命周期问题,其中包括在Girassol、Pazflor、CLOV和Dalia油田的四个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FPSO)。该计划还包括预测和解决开发阶段新项目的生产率下降问题。

在本世纪初,当安哥拉的深水油田开始投入运营时,Total E&P的高级技术顾问Philippe Charlez表示,“油田二次开发业务仅限于成熟的陆上油田和主要位于北海、中东和几内亚湾的常规浅水油田。大约15年后,深水油田就会变得成熟老化,因而国际石油公司现在着眼于研究如何在低油价环境下重振这些资源。成熟的深水油田具有许多与浅水油田相同的特征——油藏压力降低、含水率上升、井下和地面设施的老化或配套不完善问题,以及“加工设施之间需求的不匹配和重型、昂贵去瓶颈工程的需要。”

用于缓解自然递减的方法也是类似的。Charlez指出,操作人员可以钻加密井,去瓶颈加工或回接卫星或边际油田。“但是深海油田也有一些与特定开采模式相关的特殊性,特别是,大多数深海油田开发使用的是海底井口,具有相当长的管线和海底开采控制系统联系缆,以及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因此,重新利用这些资产也需要创新思维。”

电源共享

Total于2007年推出了Rosa油田,该油田位于约1350米深的水域,通过两条18公里的海底生产管道与Girassol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联系起来。Rosa油田的生产速度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了25万桶/天,但随后几年里,因储层压力下降和含水率上升,其产量急剧减少。

运营商面临一个严峻的选择——关闭在Rosa的水井,安装额外的水面以上设施,以支持提高采收率项目,或使用最新的技术来找到一个更经济合理的计划。Total与其第17区块的合作伙伴选择使用海底多相泵来提供压力,从而使气、水和油的混合物顺利流入Girassol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

Charlez表示,他们曾是第一个在北海Dunbar油田使用多相泵的团队,而且在Dunbar的经验对多相泵在第17区块的应用发展起到了很好的借鉴作用。多相泵被安装在海底,扩大了Rosa油藏的范围。但目前该系统仍有电力系统障碍需要克服。

技术推动

随着超深水油田逐渐变得举足轻重,运营商面临重大的技术和经济挑战。

Charlez说:“从深水油田中开采出最后一桶油需要太高的成本”。现在石油的低成本与深水油田的大规模二次开发是相悖的。一般来说,浅水油田二次开发的成本约占油田初始开发成本的25%,一般能够实现采收率增加10~15%,所以每桶石油的开发成本很高。深水油田二次开发的利润可能更少。

“用特定的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重新开发Rosa是不经济的。良好的技术理念,如海底多相泵送,以及利用现有设施与现有能源,是唯一可以使油田再次开发变得有利可图的解决方案。

他补充说,“低利润可以成为技术的强大助推器。”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第一次重大石油危机后,油气行业专利急剧增长。“当经济有困难时,人们会想得更多。”然而,超深水油田的成功二次开发将需要更多的技术。

“对于任何其他的成熟油田来说,这些项目都是在生产设施上执行,并且需要管理复杂的SIMOPS(同步操作)活动,以此来最大限度地减少生产损失。”

FPSO以及其他浮式生产设施面临的挑战异常复杂,因为通常成熟油田的重建工作往往必须与住宿、钻井和维护工作共享空间。

Charlez预计,随着非洲西部,巴西和墨西哥湾深水油田的日益成熟,未来几年内将部署更多的海底多相泵系统。由于Girassol是第一个开发的深水油田,因而它也是成熟深海油田二次开发的第一个项目。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深水油田进入到二次开发的进程中来,但不论如何,经济有效地开发超深水油田仍需要在技术上有所突破。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版权声明:稿件为石油圈(www.oilsns.com)原创编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OR

评论 抢沙发

您尚未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