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国际油价持续下跌 深海钻探进退维谷

国际油价持续下跌 深海钻探进退维谷

世界的深水区域可以钻探出丰富的石油资源,但在这千米深的海底进行勘探也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当前30美元的低油价下,深海钻探的投资项目纷纷被叫停。

“即使油价反弹,深海钻探可能还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Moody投资者服务公司高级副总裁SajjadAlam对Rigzone网站这样说到。

还有些公司搁浅了深水作业的计划。康菲石油勘探开发执行副总裁Matt Fox在去年10月29日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说到,位于墨西哥湾的220万英亩油气区块乃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之一,其中包括三处已有的油气发现。但该公司明确表示不会立即开始钻探。

他说:“退出深海勘探是一个战略性决策。”

康菲并不是唯一重新调整战略部署的深海石油投资公司。在今年1月份的一份报告中,Wood Mackenzie(Wood Mac)指出,近半年里,共有22个大型项目被推迟,涉及价值总量为70亿桶石油当量的商业储量。此外在去年6月份的调查显示,有46个油气项目和200亿油气当量储量的开发被延期。总体来说,有68个重大开发项目、270亿油气当量的储量被搁置。

Wood Mac在报告中写到:这对未来生产的影响是显著的,随着油价在2016年初格跌至新低,以及资本分配收紧,被延期、搁置的项目恐怕还会有更多。

延期的新项目中一半以上在深海领域。该领域的破产比率高、资金需求量大且灵活性相对较差,综合考虑这些劣势,令深海开发项目进退维谷。

Evercore ISI高级行政董事James West说,所有这一切将必然导致油气供应量下降。

West向Rigzone透露:“取消的项目将被搁置一段时间,当我们未来需要这些资源的时候最终还是会进行生产。未来几年,当过剩油气化为泡影,我们需要更多的油气供应时,我们就已经陷入了困境。削减深海项目确实可以拯救原油市场,但它牺牲了未来的石油产能,这就预示着我们未来将更加艰难”

负债及信贷危机

但是Alam指出,海上钻井方面的问题在得到改善之前还会继续恶化。

“更糟糕的还在后头——从信贷的角度来看,如今还在工作的钻机也会在不久之后停止运转。原因是,在海上石油钻探领域,利于钻井方的保护性合同会使得情况进一步恶化。一旦这些合同到期,他们只能得到极低的日租费率,许多钻井平台甚至可能无法续约”。

结果可想而知:项目收益枯竭、利润率继续压缩,钻井公司才会意识到自身的资本结构是建立在特定的高日租费率以及特定的高资产价值的基础上的。

Alam解释说:“而现在资产估值大幅下降,日租费用也大幅下降,导致钻井公司债务水平居高不下,现金流中断。”

因此,Moody 逐渐下调评级来显示其信贷风险的增长。2014年10月后大多数海上钻井公司的评级都受到影响,投资者服务公司打算再以次审查海上钻井公司并进一步下调评级。


国际油价持续下跌 深海钻探进退维谷

 

破产潮

去年,在能源领域有40多家公司申请破产保护。Alam指出,12月初国际海上钻井承包商Vantage Drilling有限公司就是债台高筑导致破产的典型例子。

Vantage公司拥有三个钻探船和四个自升式平台,每个钻探船和自升式平台的建造成本大约为6.5亿美元和2.25亿美元(过去五年的平均成本)。在如今的市场行情下,那些钻探船的价值可能只有3亿至3.5亿美元之间,仅为建造成本的一半。自升式平台可能没有下跌的那么严重,但也是低于1.5亿美元的。此外,Vantage公司本身就有严重的债务问题。

“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公司的债权人损失重大,然后变成了股东。很多高负债公司可能会申请破产,如果债务消失了,也许会有某个钻井平台买家有兴趣进行并购。但以目前买家自身的债务情况来看,这个可能性不大。”

他解释道:“大多数钻井公司感到发展前景灰暗,也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有限改善。除非有很大的折价优惠,否则其他家公司是不会接手钻井平台的。但是每家钻井公司都在阻碍价格继续下降。很多钻井平台公司有着有吸引力的资产,同时也有很多的债务…毕竟当初购入的设备是如此昂贵。”

Vantage申请破产几周后,挪威的石油与天然气海上地震探测公司Dolphin Group ASA又走进了破产法院。

West说,毫无疑问海上钻井公司正处在前所未有低谷中,而一些开发公司在设法维持财务的收支平衡,这对服务企业来说是可谓喜忧参半。

“我们心里也在为船舶供应企业的前景担忧。美国的企业也许尚能维持,但挪威和亚洲公司的船舶企业则面临着倒闭的危机”他说。

全球市场原油供应过剩量约一百万桶/天,但如果美国降低了页岩气产量,过剩产能差不多会在今年年底化为平衡。2016年的原油供应似乎已经在减少了,供给和需求之间的平衡对油价的反弹来说至关重要。当油价回升,陆地钻机会很快的重新运转起来,但深海钻井平台的员工将会是最后一批返回工作岗位的人。

West说:“或许能在2017年末或2018年初重新看到对深水油气资源需求的恢复态势,但在此之前,深海钻探领域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作者/Deon Daugherty  译者/朱丹  编辑/杨金辉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