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离任斯伦贝谢CEO后,Paal 去了哪儿?

http://www.oilsns.com/
执掌全球十大钻井承包商之一,这对斯伦贝谢前任CEO Paal Kibsgaard来说,既是展示其领导力的机遇,更是挑战。

作者 | 子衿

2019年7月19日,在为斯伦贝谢服务逾22年的Paal Kibsgaard卸任CEO一职。在这22年时间里,其中有8年时间担任CEO。

离任斯伦贝谢CEO一职后,Paal Kibsgaard去了哪儿?根据Borr Drilling Limited官网10月8日发布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已经正式任命Paal Kibsgaard为Borr Drilling Limited董事长一职。

http://www.oilsns.com/
而这Borr Drilling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尽管成立于2016年,比较年轻,但已跻身于全球十大钻井承包商之列。另外,斯伦贝谢在该公司占股14.2%。


01. 执掌Borr Drilling

10月8日,Borr Drilling公司官网发布消息称,Paal Kibsgaard已经取代Tor Olav Troim,被正式任命为该公司的董事长。而Troim将继续担任董事,并被任命为公司副董事长。

Borr Drilling可谓十大海上钻井商中最“年轻的”,它是由挪威的知名投资人Tor Olav Troim创立。Troim此前曾经是挪威船王John Fredriksen旗下Seadrill的首席财务官,三年前从Seadrill出走另起炉灶。成立不到2年的Borr Drilling公司已经跻身为全球十大钻井承包商之一。

http://www.oilsns.com/
自成立以来,Borr Drilling从多个渠道筹集资金,开启了疯狂收购,多次上演“空手套白狼”的经典案例。包括收购Transocean整支自升式钻井平台船队,以13亿美元打包收购胜科海事9座在建自升式钻井平台。2018年5月更是宣布将以总价约7.45亿美元收购吉宝5座在建自升式钻井平台。

Borr拥有一支自升式钻井平台舰队,可以在中东和北海等浅水地区钻井,竞争对手主要是Valaris、Seadrill SDRL、Shelf Drilling和Maersk Drilling。根据Borr Drilling公司2019年8月29日发布的钻井平台情况报告,目前Borr Drilling拥有35座海上钻井平台,其中8个在建中。


02. Paal Kibsgaard肩负重任

随着行业的整体复苏,海上钻井平台市场终于出现了好转的迹象。Westwood Energy的数据库显示,全球钻井平台综合利用率,已经从2018年6月的69.9%提高到2019年6月的74.4%,提高了4.5个百分点。

自2015年12月以来,海上钻井平台从未有过如此高的利用率。Westwood预测,未来五年,全球海上钻井平台(钻井船)的市场利用率将平均提高81-85%。

而从Borr Drilling自身来看,情况也较为乐观。该公司表示2000年以后建造的现代钻井平台的使用率已接近90%,而从历史上看,使用率达85%时,钻井平台所有者就拥有定价主动权。

http://www.oilsns.com/
Borr Drilling表示,在今年7月份,它已经以每天10万美元或以上的日费率签订了几台钻机合同,这样的价格水平是2017年的两倍。Borr Drilling认为,这与过去10年的自升式钻井平台日均租金达145,000美元的价格相比,表明目前这一价格仍有上涨的潜力。

更为乐观的是,Borr Drilling预计未来12个月全球合同规定的自升式钻井平台数量将超过400台,高于今年6月底的365台,而2014年的峰值为440台。

然而,目前的现实情况是,Borr Drilling的财报并不乐观。其二季度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EBITDA)仅为490万美元。不过,该公司表示,预计第三季度利润将能够覆盖所有运营和财务现金成本。

Borr Drillin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目前的运营情况和合同约定,Borr Drilling预计未来几个季度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将出现强劲增长。”

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接任Borr Drilling董事长一职,对于Paal Kibsgaard来说,到底是“烫手山芋”还是“香饽饽”,似乎有点一言难尽。如果未来经营业绩如Borr Drilling所预估的“将出现强劲增长”,有多少人会将其归功于大环境复苏;如果未来经营业绩持续下滑,又会有多少人暗指其经营管理不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