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OPEC难捱的2019

http://www.oilsns.com/
减产仍在进行中,OPEC+减产联盟对那些没有按约履行减产义务的同盟国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若单靠沙特的减产来维护市场平衡,这场减产联盟还能走多远呢?如果按照伍德麦肯兹的预估,即使减产持续到2020年,全球供应增长将超过需求增长,“竹篮打水一场空”,OPEC+减产联盟该何去何从?

作者 | 子衿

新年新气象,然而2019年的“新气象”对欧佩克来说,却并不怎么友好。

近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名为“NOPEC”的法案,这将使司法部门可以针对OPEC发起反垄断行动,为众议院投票清除障碍。如果该立法最终获得通过,美国司法部将能以共谋为由,控告OPEC或其成员国。

另一方面,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使得OPEC左右为难。美国对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施加制裁后,委内瑞拉总统尼马杜罗写给OPEC秘书长Mohammed Barkindo,希望寻求OPEC的支持。根据路透社的报道,马杜罗在信中表示,美国非法干涉委内瑞拉内部事务,希望“OPEC成员国及部长级会议”给予委方充分支持。他希望OPEC坚定支持委方,一同“谴责和应对”美国对“一个OPEC成员国(即委内瑞拉)重要资产”的剥夺。帮或不帮,OPEC没有作出回应。

或许,在“NOPEC”法案成为正式法律条文之前,仍然有很长一段路,但这样的结果显然已经对OPEC产生了重要影响。出于担心美国即将出台针对石油行业的反卡特尔立法,日前OPEC和俄罗斯合作章程草案决定不成立一个正式联盟机构。或许,面对委内瑞拉的请求,OPEC可以“理直气壮”置之不理以避免陷入政治纠纷,毕竟2018年面对伊朗请求OPEC开会讨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OPEC也曾断然拒绝。

然而,OPEC面临的问题显然不仅仅如此。

减产联盟“表里不一”

http://www.oilsns.com/
自2016年12月达成减产协议以来,OPEC和俄罗斯主导的OPEC+减产联盟一直在共同减产平衡市场,支撑油价。根据OPEC+减产联盟于2018年12月初达成的最新共识,OPEC成员国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盟友同意自1月1日起,将日产量削减120万桶,以消除产能过剩并支撑油价。

然而情况却并没有那么和谐。本周三国际能源署(IEA)表示,尽管1月份OPEC产量降至四年低点,但OPEC国家遵守减产协议的比例为86%,非OPEC参与者仅为25%。而作为该联盟中最大的非OPEC产油国,俄罗斯将全面实施减产的时间表推迟了一个月。不仅仅如此,根据路透社2月8日的报道,普京的前同事兼密友、俄罗斯政坛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俄罗斯最大油企Rosneft总裁Igor Sechin致信普京,称莫斯科与OPEC达成的减产协议是一种战略威胁。而另一个非OPEC国家哈萨克斯坦似乎只是摇旗呐喊,亦如其在过去两年中大幅提高产量而不是减产,2019年1月份其非但没有减产,而是增加了产量。

显然,不和谐的情况并不只是这几个盟友而已。面对情况种种,OPEC秘书长Mohammed Barkindo在一份声明中敦促减产盟友履行削减石油产量的承诺。“(在减产方面)特阿拉伯王国继续展现出领导力,” Mohammed Barkindo在一份声明中说,“任何一方都无法扮演’摇摆生产者’的角色,”,并敦促所有国家“全面,及时地”履行其义务。

需求增长放缓

http://www.oilsns.com/
比起减产联盟的成员国在减产承诺上打折扣,更恼人的是需求增长放缓。回顾最后一次减产联盟大会,正是由于需求增长放缓和供应增加导致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油价下跌超过40%,促成减产联盟同意继续削减产量。然而,尽管已经大量减产,2019年市场仍存在需求减弱的挑战。

日前IEA、EIA和OPEC三家机构都下调了2019年的石油需求增长预期,而其原因是经济放缓,以及对竞争对手供应增长加快。IEA在报告中称,尽管OPEC减产,且美国对委内瑞拉和伊朗实施制裁,但全球石油市场今年仍难以消化OPEC以外国家快速增长的原油供应。“价格走低以及中国和美国石化项目的启动将为其提供支撑。然而,经济增长放缓将限制任何上涨空间。”

不仅如此,IEA、EIA和OPEC三家机构都下调了2019年全球对OPEC原油需求预测。是什么推动了对OPEC原油需求的下降?除了需求增长预期下降外,非OPEC国家(尤其是美国)的供应增加是重要原因之一。

IEA和EIA对石油供需的最新预测显示,随着需求预测的下调和美国供应前景的改善,市场对OPEC原油的需求正在减少。IEA、EIA和OPEC三家机构都上调了对2019年非OPEC石油产量增长的预测。其中,IEA将其对OPEC以外的原油供应量增长的预估从此前的160万桶/日上调至2019年的180万桶/日。EIA更是将2019年美国石油日产量预估上调34万桶,其中逾三分之一来自墨西哥湾。另外,由于美国墨西哥湾的产量高于预期,OPEC将非OPEC产量预测上调8万桶/日至218万桶/日。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也认为OPEC短缺仍将面临压力。伍德麦肯兹预计目前的石油盈余仍将持续,迫使该集团考虑延长2019年的产量 – 可能到2021年 – 以平衡市场并提高油价。伍德麦肯兹预计2019年全球需求量将增加100多万桶/天,与2018年水平相似。2020年增长将略有加速,平均为130万桶/日。但在同一时期,非OPEC国家的供应量预计每年将增加逾200万桶/日。即使假设OPEC的减产持续到2020年,伊朗的出口仍然受到制裁的限制,全球供应增长将超过需求增长。面对这样的结果,或许不只是Rosneft总裁Igor Sechin认为加入减产联盟是一种“战略威胁”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