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新一轮“淘金热”,拉丁美洲进入油气行业竞争新时代

http://www.oilsns.com/
拉丁美洲的石油生产国已采取重大措施来提高其油气制度的吸引力,国际石油公司在重大投资方面将拥有更大的机遇和选择。

编译 | 白小明 子衿

长期以来,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特点是快速发展并使机遇最大化。国际石油公司正密切关注全球范围内的作业活动,寻找不同类型的项目,东道国想方设法吸引这些国际投资者。

拉丁美洲也一样,在相关东道国监管当局争夺油气投资时,每个国家都以某种方式解决降低其油气行业竞争力的问题。

在从化石燃料到可再生能源的过渡中,石油和天然气的主导地位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下降,石油生产国需要最大化其储量的价值。尽管长期承受着时间周期压力,石油公司通常会对目标国家的政治风险和监管框架进行全面分析,重点关注这些问题如何影响潜在项目的经济性。

在这场(争夺油气投资的)竞赛中,墨西哥似乎已经通过能源部门改革获得了先机,以期获得更多投资。

墨西哥的能源改革

有人可能会争辩说,这场竞赛始于2013年12月,当时一项全面的能源改革法案正式成为墨西哥的法律。几个月后(2014年8月),9项新法律和现行法律修正案落实了2013年12月的宪法能源改革,并为墨西哥的能源行业建立了新的法律框架。

本次能源改革与以往政策的重大转变是墨西哥允许私营公司投资本国油气行业。值得注意的是,在改革之前,墨西哥非常聪明地借鉴了其拉丁美洲同行(竞争对手)的做法,以设法满足市场的需求。毫无疑问,墨西哥从巴西的经验(尤其是犯下的许多错误)中学到了很多。

当时,巴西石油管理局(ANP)对产品分成制度下的第一轮盐下招标结果感到失望。由于缺乏对投资者友好的规则,包括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以下简称“巴西国油”)作为作业公司有专属权,只有一个财团投了标。即使是涉及极具潜力的Libra区块的招标,政府也只获得最低的利润石油分成(41%/65%)。通过从这种负面经验中汲取教训,并比较墨西哥的改革,巴西认为有必要重新审视其监管方法,以便重新加入竞争。

巴西的反应

随后的5年(2008年至2013年)巴西没有进行海上油气招标,主要是因为他们在对盐下区域进行长期研究和地球物理分析,由于油气行业正由于无作业活动而受到负面影响,因此形成一个可预测、有吸引力和富有竞争力的市场对巴西至关重要。

从2016年年中开始,巴西对其在油气领域采用的方法进行了重大转变。从那时起,该国一直在推动其石油工业的进一步开放,此次改革可能比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改革更为重大,当时特许权制度成为了对外资常规开放的一部分。

新一轮的市场开放包含各种机会,包括新轮次的投标,本地化的重大变革,区块的永久性提供,以及一项对巴西国油撤资程序的具体规定。

1.新一轮招标

经过监管调整,允许其他公司在盐下区域担任作业公司后,ANP启动了第二轮、第三轮和第四轮招标。由于全新的灵活性,壳牌和挪威国油成为了盐下作业公司。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联邦政府获得了93亿巴西雷亚尔(24亿美元)的合同签字费,共计授出9个区域。

与盐下招标的同时,ANP最近组织了特许权制度下的第14轮和第15轮招标。由于提前公布了招标计划,提供了更多感兴趣的区域,并制定了更灵活的本地化政策(如下所述),招标结果相当满意且更有利可图。

2.本地化规定

除了本地化和其他变化外,2017年11月,ANP批准了永久性提供区块的流程,目的是通过一个差异化系统允许开发已放弃的油田(或被放弃过程中的油田)以及在以往招标中没有被授出(或放弃)的勘探区块。

这一举措的创新点在于,不同规模的公司将能够参与今后各轮次招标区块的评估和选择过程,但盐下区域或其他战略区域的油田和区块除外。

2018年4月,ANP发布了关于永久性区块的第一份招标协议草案,为这一新的合同制度制以及884个区块和14个边际区域的技术和经济参数制定了规则。

关于评标标准,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具有勘探风险的区块,签约定金和最低勘探计划将是决定性判定标准。对于边际区域,签约定金将是唯一的标准。

ANP已经宣布下一轮永久性区块(也称第二周期)将于2018年底推出,包括来自20个陆地和海上沉积盆地的1,039个区块。

3.巴西国油的撤资程序

从过去的实践中,巴西也学习到为了释放未来的投资项目,市场不仅需要创新,还需要法律的确定性。为解决这一问题,联邦政府于2018年4月颁布了第9.355 / 2018号法令(以下简称“法令”),建立了一项关于巴西国油转让勘探、开发和生产石油、天然气和其他流体烃类资源权利的特别程序。

与20世纪90年代的巴西私有化计划和所有招标一样,油气行业预计某些巴西工会将在法庭上质疑巴西国油的撤资计划。但是,所有相关参与者都相信,高级法院可以通过推翻不利的下级法院判决来成功实施撤资计划。

法令的主要目的包括:在巴西国油的勘探和生产组合管理中减少人为干预;确保[向巴西国油和相关投资者]转让程序的法律确定性;确保决定权利转让的决策过程的质量和完整性。

各国独有的挑战

对于其他拉美国家,吸引外资的竞争涉及优化地质数据。例如,乌拉圭国家石油公司(ANCAP)宣布乌拉圭在2018年4月举行的产品分成制度下的第三轮招标无效,因为没有公司给出17个近海区域的报价。虽然两家公司(Tullow Oil和Azilat)提交了合格文件,他们最终没有参与投标。由于涉及地质风险,这一结果表明公司对这些区块的兴趣正在下降。值得注意的是,早期轮次招标(2009年那轮和分别于2009年和2011年举行的第II轮)的中标者尚未发现重大资源储量。

未来,拉丁美洲各国之间可能会形成协同效应。正如20世纪90年代末阿根廷向智利提供天然气一样,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和智利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目前正计划恢复这一计划。其主要原因是阿根廷Vaca Muerta页岩区块作业活动的预期增长。由于这个大型油气藏远离布宜诺斯艾利斯(需求中心),因此出口到智利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

为了应对投资者对2012年雷普索尔石油子公司YPF国有化的负面反应,阿根廷于2014年10月31日发布了新油气法,目的是吸引投资并解决税收、使用费和招标流程等重要议题。最近,在2018年5月在休斯顿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矿业和能源部长胡安·何塞·阿兰古伦说,“我们的目标是创造条件,让投资者重新获得对阿根廷的信任,并鼓励他们在Vaca Muerta项目中从试验阶段进入开发阶段。”

除了陆地作业活动之外,阿根廷能源和矿业部的油气资源秘书处要求在2018年7月(海上第1轮招标)对近海区块勘探许可进行招标,以便在2018年11月收到投标。这些举措表明,政府不仅仅关注于非常规资源的勘探潜力。

哥伦比亚是另一个目前正在制定促进其油气行业发展战略的国家。经过四年的停顿,该国正在组织首次招标。本轮招标包括位于SinuSan Jacinto盆地的15个陆地区块,将在国家油气管理局2017年5月颁布的新法规(Acuerdo No.02)确定的条件下进行。此外,类似于巴西,哥伦比亚也打算启动自己的永久性区块系统,将涵盖陆地和海上区域。

拉丁美洲的油气生产国面临着与美国和其他强大的生产商竞争的诸多挑战。幸运的是,拉丁美洲的石油生产国已采取重大措施来提高其油气制度的吸引力。最终,国际石油公司在重大投资方面将拥有更大的机遇和选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