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斯伦贝谢再投油气区块,油服和油企矛盾大升级

wxtt2

现阶段油服和油企之间的主要矛盾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即油服日益增长的利益需求和油企压缩成本减少服务费用之间的矛盾上升为两者之间的主要矛盾。

作者 | 大雨

10月19日,路透社消息,加拿大生产商Cenovus Energy表示,将其南亚阿尔伯塔省Palliser 油气区块以13亿加元(1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油田服务提供商斯伦贝谢和Torxen Resources公司。目前,三方已经达成协议,预计在今年第四季度收盘。

这样做的结果是,斯伦贝谢将成为Palliser油气区块的非营运所有者,拥有独家服务的权利。据悉,该区域从2018年开始预计将有1600多口油井钻探计划。

斯伦贝谢执行副总裁Patric Schorn就此表示:“斯伦贝谢非常乐意与Torxen合作,通过利用专业的油田服务知识和技术专长,我们将为对该区域的开发带来降低成本的目的,为传统商业模式提供财务回报。”

Cenovus Energy是加拿大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之一,不久前同意以177亿加元的价格收购康菲石油公司大部分加拿大油砂资产。

*油服油企的矛盾发生根本变化

*油服致力于当家作主

*油服油企双方矛盾的由来

油服油企的矛盾发生根本变化

现阶段油服和油企之间的主要矛盾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即油服日益增长的利益需求和油企压缩成本减少服务费用之间的矛盾上升为两者之间的主要矛盾。

油企和油服两个被契约捆绑的企业,在表现形式上如同甲方乙方。一直以来,尽管两者之间矛盾不可避免,但双方至少都保持应有的克制。近两年来,随着油服公司对油气区块的觊觎,油服和油企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

到底是谁先打破的规矩?双方为此吵得不可开交,谁都不愿意成为打破默契的罪人。

众所周知,石油行情的低迷让油企不得不选择压缩资本开支以维持公司经营,在油企想要削减成本的时候,油服则成功的扮演了绊脚石的角色。

随后,石油企业提出了战略一体化。这让整个油服界为之震惊,错愕之余油服公司很清醒的意识到:如果不做出改变,在不远的将来只怕自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不是被“鱼肉”就是被“收编”。

2016年荷兰皇家壳牌公司收购英国能源巨头BG集团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高达500多亿美元的交易成为了能源行业历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这也是壳牌集团自1907年以来完成的最大的交易。

放眼望去,整个油服行业里有几个市值在500亿美元之上的企业?不仅如此,石油和天然气也算的上是同根同源,这种“同根相食”都能发生,更何况是油服和油企这种附庸关系!

谁能保证这些财大气粗的能源寡头,不会对油服产生想法呢?虽说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但在资本世界里任何形式都有存在的可能。更何况,在油企追逐投资利益最大化的当下,更不想被油服钳制着脖子。

油服致力于当家作主

问题向来如此的突兀尖锐,总让人措手不及,尽管早已提前准备,但仍有猝不及防的打击。不久后,全球一体化战略成为各大石油巨头的发展目标,被纷纷提上了日程。

试问,这样下去牙缝中还有残余的肉末吗?生存空间的挤压让这些仗“技”走天下的油服企业不寒而栗。

无论是未雨绸缪还是危机使然,油服公司开始了和油企间“抢食”的行动。油服企业不想受制于人,拥有油气区块成为了油服企业必须选择的道路。

今年世界石油大奖,斯伦贝谢狂揽6金,一时风光无限。成为当今油服界,无人能及的老大哥,其实力令人闻风丧胆,其技术让人俯首称臣。简直有“一声霸王喝,四方皆屈身”的气势。

尽管如此,斯伦贝谢仍然在不断地追求“区块”权益。

从年初的7亿美元同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等企业一起合作油田区块,到3.9亿美元占据阿根廷的Vaca Muerta页岩油田合资企业49%的股份,再到今天的价值10亿美元的加拿大区块投资。不难看出,油服公司正在为拥有更多“话语权”“自主权”而步步为营。

两者双方矛盾的由来

油服和油企之间恩怨情仇,足可以写成一座五部曲传记。从1859年整个石油工业的起步,到今天油服和油企的矛盾升级,两者间有太多故事可说。

从19世纪80年代起,伴随着石油工业在世界各地的逐渐兴起,俄罗斯、墨西哥等国家陆续诞生一批国家石油公司。国家石油公司既从事石油天然气开采业务,也从事工程技术服务业务。此时,还没有油服和油企之说。

1930年左右,国际石油巨头开始将油服业务外包。有趣的是,原因也是因为石油价格的波动。石油公司为了规避风险,同时为了专注其勘探生产、炼油化工等核心业务油服开始被油企“踢出”核心圈内。

随着油服公司的逐渐分离和石油勘探技术的革新,全球油田服务业逐渐形成了自己势力的“小圈子”,且有影响到整个石油行业的趋势。但整个石油产业仍然掌控在石油公司手里,油服公司只充当其劳务和制造业基地的角色。石油公司与油服公司是十分确定的雇佣契约关系。

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石油资源的国有化浪潮扩大了油田服务公司的发展空间。

20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油田服务公司一体化服务战略与石油公司合作空间最大化。在此期间,油服公司与石油企业的关系逐渐上升为战略联盟关系。

进入21世纪前十年里,油服公司一体化项目管理、一站式及总包服务等服务模式的大力推广逐渐演绎成为了石油企业的“大管家”,同时也让石油公司对油服产生了芥蒂。

随着,油服不断壮大和生存空间需求不断提高,石油公司已经无法满足油服对利益的向往野心。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

一场石油寒冬,彻底掀开了隔在两者之间的面纱,油企和油服的矛盾不断升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大雨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钻井专业。混迹于石油行业多年,偶有灵感发点牢骚。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