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CERAWeek解读]剑桥能源周透视全球油气业六大新动向

剑桥能源周透视全球油气业六大新动向

2017年3月6-10日,第36届剑桥能源周在美国休斯敦召开,主题是:改变的步伐——共建能源新未来(Pace of Change: Building a New Energy Future)。

全球五大石油公司的掌门人悉数亮相,资源国的能源部长们、国家石油公司的总裁们以及国际能源组织的相关负责人也有不少到场,不同业务领域的行业专家们聚在一起举行了近80场平行主题会议。

与2016年能源周上大家普遍表现得比较沉闷和谨慎相比,今年的能源周则显得更加轻松和乐观。尽管仍处于低油价和低景气周期,但行业复苏的迹象非常明显,行业的春天或许已经来临。

新动向一:北美石油公司积极响应特朗普新政,力促实体经济和制造业回归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强调“美国优先”原则。在工业与制造业领域,这一原则体现为扶持实体经济,加大基础设施的投入,增加就业岗位;在能源领域,则表现为重新重视传统化石能源。特朗普上台后签署的一个法令就是批准了久拖不决且被前任政府否决的Keystone XL和Dakota Access石油管线。

本届能源周以美国参议员苏利万(Daniel Sullivan)和加拿大易桥公司(Enbridge)总裁莫纳科(Monaco)的演讲盛大开幕,其用意很简单、很直接——全力支持Keystone XL管线的建设和运营。苏利万主要从政府审批与监管的角度阐释该项目可行;易桥公司作为一家加拿大公司和管道主承建商,认为该管线“资源落实、技术与资金有保障、环境和社区影响小,关健是还能带来数万个工作岗位”。

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伍兹(Darren Woods)在演讲中表示,将以实际行动支持美国实体经济复苏。伍兹称,埃克森美孚依然对增长抱有信心,重点是在墨西哥湾的增长。公司将重新布局墨西哥湾,未来在美国墨西哥湾海岸的总体投入在200亿美元左右,主要是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重点发展下游炼化产业,这将创造4.7万个新的工作岗位,预计大部分永久性工作的薪水在每年10万美元以上。

特朗普总统3月6日晚发表推文,对埃克森美孚的决定表示赞赏。政府和企业一唱一和式的配合非常到位。此外,雪佛龙、西方石油、康菲等石油公司的总裁们也表示,将更加重视美国本土,特别是对二叠纪盆地的勘探开发投入。由此看来,回归美国本土、聚焦美国能源业已经成为石油公司的共识,也是对特朗普重振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给力之举。

新动向二:美国“4D”能源政策将重塑北美能源业,推动石油企业转型升级

美国特朗普时代的能源政策有何变化?本届能源周为此专设了一场平行主题会议进行讨论。与会对话嘉宾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研究中心、爱迪生电器研究美国得州大学法学院、GE公司以及美国国家与战略研究中心。根据专家对话与讨论的情况,笔者将特朗普时期的能源政策归纳为四个“D”:即Deregulation(放松监管),Digitalization(数字智能化),Decarbonization(低碳发展),以及Diversification(多元化)。

“放松监管”,就是一方面要废除或调整一些“有害且无用”的政策,例如“气候行动计划”和“美国水法”;另一方面要提高监管和审批的效率,改变原先动辄需要数月甚至数年审批能源项目的现象,新的能源项目特别是传统油气项目将重新得到重视和优待。

“数字智能化”,就是使能源行业更加智能化,目前业界开始探索在能源制造业大规模引进机器人的可能性,新的能源政策将对此进行引导和倾斜。

“低碳发展”,并非指特朗普将像其前任那样,积极响应气候变化倡议、支持《巴黎协定》等,而是要在传统能源行业大力发展和推广清洁技术,例如致力于发展清洁煤炭技术,复兴美国煤炭工业。

“多元化”,就是未来美国能源产业要形成煤炭、石油天然气、核能、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多元发展的局面,改变上届政府偏重发展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政策导向,将发展重点更多地放在美国国内石油、页岩气、煤炭以及核能产业上。

与奥巴马注重可持续发展和清洁低碳发展的“理想主义”能源政策相比,特朗普更加偏好充分利用本国能源优势的“现实主义”做法。这种转变无疑将推动美国能源企业的全面转型。当然,这绝不是简单地回归过去,而是助推实体经济和制造业再创辉煌,是螺旋式上升。

新动向三:联手稳定国际原油市场成为新常态,但不要对沙特阿拉伯或俄罗斯期望过高

沙特阿拉伯能矿大臣法立赫(Khalid A. Al-Falih)的演讲和随后与丹尼尔·耶金博士的对话是本届能源周的一大看点和亮点。法立赫及其背后的沙特阿拉伯是全球油气市场的稳定者、调节者,此次是他就任石油大臣后首次亮相剑桥能源周。他的演讲首先谈到了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主要生产国要加强合作,联手共同稳定全球油气供应市场。耶金博士对此用了一个“温柔的手”来形容,言下之意,是希望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全球重要石油生产国对市场要“轻轻抚慰”,而不是“粗暴干预”。法立赫对此表示赞成。

法立赫同时强调,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达成限产协议是平等和透明的,沙特阿拉伯会兼顾本国利益与全球油气市场的共同利益,“沙特阿拉伯不会允许自己被他人利用!”他的这句话意味深刻,全球油气市场立即对此作出反应,当天油价的分时图显示,油价从日内高点下跌1美元/桶,约2%。后续几天,油价继续下跌,从55美元/桶跌至目前的50美元/桶左右。

能源周期间,笔者与一些国际同行进行交流,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即国际油价回升并逐步企稳,石油企业已逐步走出前两年的“挣扎期”,公司经营已进入一个相对的“稳健期”。这种稳健是十分必要的,石油公司能够不再胆战心惊地应对日常运营,可以腾出手来进行一些事关长远的转型和创新。

新动向四:美国大规模出口LNG“搅局”,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或将成为未来较长时期全球天然气及LNG市场的“标杆价格”

根据此次能源周上专家们的分析,全球天然气及LNG生产与贸易业务前景堪忧,且可能将持续5年以上。IHS公司数位天然气及LNG专家表示,未来5~7年,全球LNG产能将激增50%左右,达到4亿吨/年以上,全球LNG市场将出现严重过剩的局面。也就是说,从目前到2020年前后,全球新增的LNG产能将达到2亿吨/年左右。其中,澳大利亚新增8000万吨/年以上,美国新增6500万吨/年以上,卡塔尔新增5000万吨/年以上,俄罗斯至少新增1600万吨/年(中国石油和道达尔共同参与的亚马尔LNG项目)。

另一方面,全球LNG消费需求增长量至多为1亿~1.2亿吨。也就是说,在2020年前后,全球LNG产能将过剩0.8亿~1亿吨。专家表示,如果没有美国这样新加入LNG出口大国的“搅局者”,全球LNG产销基本保持平衡。就在3年前,业界还没有预测到美国天然气及LNG一体化项目可供大规模出口。而且,由于管网等基础设施发达、天然气开采成本较低、市场灵活等一系列优点,美国出口的LNG贸易价格(FOB)极具竞争优势,将维持在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

目前,只有俄罗斯出口至欧洲的管道气价格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其他的LNG生产大户的交易价格均远高于此价位。这就形成了美国LNG生产商和俄罗斯天然气企业竞争欧洲市场的局面。结果要么是俄罗斯让出部分市场份额,要么是美国大规模削减LNG产能,推迟一些LNG项目的最终投资决策(FID)。

因此,有参会专家认为,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的交易价格将是未来较长一个时期全球天然气及LNG市场的“标杆价格”。成本低于此价格就能盈利,有竞争力的天然气成本管控将是第一要务

新动向五:相比油砂等其他非常规资源领域,大石油公司更看重深水油气勘探开发

此次能源周上,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总裁帕伦特(Pedro Parente)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总裁塞特勒(Eldar Saetre)被安排同时登场。这两家公司的一个共同点是,均在深水勘探开发方面拥有全球领先的技术和能力。两位总裁不约而同地提到,要发挥公司深水勘探和工程作业的核心竞争优势和杠杆效应,并通过技术创新不断降低深水项目的桶油成本。塞特勒表示,他们将更加重视在巴西海域的深水项目,并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加强合作。

BP公司总裁戴德立在与耶金博士对话时也表现出对深水作业的偏好。尽管发生了2010年“深水地平线”事件,但BP目前仍然热衷于深水项目,继续在墨西哥湾进行超深水开发。这一方面是受BP文化、风险偏好所致,另一方面,正如戴德立所言:“只要你找对地方,超深水项目是非常赚钱的。”壳牌CEO范博登也明确表示,公司未来的战略重点就是两大领域:天然气和深水。2016年,壳牌还收购了一些深水项目。

笔者认为,深水项目之所以在当前较低油价下依然受到国际大石油公司的青睐,一是深水业务领域的门槛较高,参与者较少,容易形成垄断优势和后续超额回报;二是尽管深水业务的前期投入(固定成本)很大,但只要地下储量丰厚,桶油成本将被逐步摊薄,后续盈利空间大;三是对未来油价稳中有升表示乐观,一些已投产的深水老项目平均盈亏平衡点已在50美元/桶以下。

新动向六:风险勘探仍然是国际大石油公司发现规模储量的重要方式

在一场“勘探的未来”的平行主题会议上,埃尼、BP、道达尔和美国墨菲(Murphy)公司的高管分别就各自的勘探策略和业务重点进行了分享。埃尼集团美洲分公司高级副总裁分享了该公司的勘探策略及其在埃及Zohr区块上“超级天然气大发现”的案例。在埃尼集团,勘探业务被定位为“价值创造的驱动”;公司认为“钻头一开,价值就来”。同时,该副总裁也坦诚,油气勘探当前仍然面临诸多挑战。他指出,对石油公司而言,风险勘探属于“长周期、高回报的内生增长方式”,而目前疲于应对低油价下的日常运营管理让石油公司对勘探业务有点力不从心。但他表示,埃尼集团会坚持既定的勘探策略,一如既往重视勘探业务,而不是通过兼并收购或非常规业务推动公司增长。今后4年,埃尼计划实施115口探井,预计将会获得20亿~30亿桶的权益可采储量当量。确实,埃尼对勘探业务的专注使其获得了巨大成功,典型的成果便是其在东非(莫桑比克)和北非(埃及)均获得了世界级天然气大发现。

道达尔集团勘探板块的高级副总裁也强调了勘探业务“无与伦比”的重要性。他表示,在道达尔的全球勘探资产组合中,50%的资产属于核心潜力区,25%属于滚动扩边区,剩下25%属于新兴前沿区。上述勘探资产大约还有30亿桶的高品质待发现权益可采储量。未来几年,公司年均新增勘探权益可采储量将在5亿桶左右,每年的勘探资本性支出为12.5亿~15亿美元,预计年均桶油发现成本在3美元以下。另外,BP的勘探业务总裁以及墨菲公司的新项目开发及勘探业务副总裁均看好各自的勘探业务,并将重点关注深水勘探。

版权声明|文章来自国际石油经济,本文节选自《国际石油经济》2017年第3期文章《从2017年剑桥能源周看全球油气业六大新动向》,作者陆如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