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经济格局面临转变 中东石油花落谁家?

经济格局面临转变 中东石油花落谁家?

谈及中东,我们首先想到的画面就是中东遍布”石油大国”,但是中东各国之间分歧不断,阿富汗、伊拉克等国更是连年饱受战火煎熬,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拥有影响全球经济走势的石油资源。整个中东的经济体系更是错综复杂,并且主要产油国也面临经济转型、经济战略转变的困扰。而面对美国对中东石油需求减少,新兴市场突起的现状,中东石油又会如何选择呢?今天,我们就来解读一下中东的经济架构及其未来的发展趋势。

如果要用一张图来展示整个中东经济体系的话,那么下面这张图就再合适不过了。下面这张图一览无余的告诉我们关于整个中东地区财富、地缘政治影响、该地区自然资源以及部分中亚地区的信息。其中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在这张图中也是非常明显。

中东经济出口收益

经济格局面临转变 中东石油花落谁家?

首先,我们从最重要的开始说起,对于大多数中东国家来说,占据出口量第一位的是石油及其相关产品。2015年,中东各国向全球出口石油总收益达3250亿美元,原油出口量占全球总量的41.3%。

2015年,沙特阿拉伯、伊拉克、阿联酋、科威特、伊朗和阿曼在全球原油出口排行榜中均位于前十五名之中。除此之外,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位于中亚地区,两国也同样位于前十五名之列。

在这种经济力量的支撑下,地方政权也从中获益不少。财富增长可以稳定社会局势、提升国家形象,这些国家在国际事务上也比其他国家具有更大的影响力,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沙特阿拉伯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即使近几年它的影响力在不断下滑,但不可否认的是,沙特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依然很大。

其次,中东地区小部分国家也经营着除石油外的其他产业。以色列在国际市场上也发展其他领域来创造价值。除石油外,以色列其它三大主要出口领域为电子和软件、钻石切割以及制药业。

在国际市场中,常年饱受战火煎熬的阿富汗出口收益主要来源于其他自然资源。鸦片是阿富汗最具价值的经济作物,其中鸦片制剂比如麻醉剂、吗啡和海洛因出口量最多。若按边界价格估算,该经济作物创造的价值为30亿美元,占2013年整个国家GDP的15%。

这一现象也从侧面反映了中东一些国家即使不依靠石油,其经济发展也能保持一定的增速。但是,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石油资源稀缺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相对较少。例如,亚美尼亚主要以出口生铁、未锻造铜和有色金属为主,其在全球出口国排名中仅位列138位,排名位于牙买加和斯威士兰之间。在地理位置方面,亚美尼亚首都Yerevan处于不利地区,因此亚美尼亚一直寻求俄罗斯的支持。

石油背后的中东经济概况

石油曾给中东带来过无与伦比的财富。然而,油价的暴跌也给很多中东经济体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新的税收政策被引进,社会福利大幅消减,油价高居100美元/桶以及随之而来的1万亿美元的出口营收,已经变成了“过去式”。曾富得流油的海湾国家及其民众正在被迫接受这种现实,低油价困境使得这些富油国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来适应新的经济状况。

科威特享受着全球最低的产油成本,同时也拥有全球最古老的主权财务基金之一。然而,油价的暴跌已经迫使这个国家考虑那些曾经认为不可能考虑的事情,即征收公司利润税。阿布扎比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Monica Malik指出,科威特朝公司征税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创收形式。

因受低油价和政府支出下降的影响,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沙特阿拉伯银行业展望从“稳定”下调为“负面”。穆迪指出,沙特今年削减了14%的公共支出,这也是导致评级下降的一个关键因素。身为中东地区最大产油国,沙特已经开始大规模的削减支出及社会福利补贴,甚至大幅度削减了国外奖学金计划。

经济格局面临转变 中东石油花落谁家?

据预计,今年卡塔尔或出现15年内首个预算赤字。身为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国,卡塔尔创建了规模浩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因此该国能比其他邻国更好地实现自保。尽管如此,卡塔尔也推行了削减举措。卡塔尔国家新闻机构援引首相谢赫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的讲话称,政府可能无法继续”提供一切”。此外,卡塔尔将汽油价格上调了35%,抬高了水电价格,并且下令各大国有机构削减支出。

巴林王国三十多年来首次上调汽油价格,并且削减能源补贴。近期,巴林王国政府宣布将实施大范围改革的计划,并称该国需求变得更加多元化,同时也需要削减支出。

中东地区的未来发展趋势

中东地区的石油储量占全球已探明总储量的近70%,在石油前景并不明朗的现在,中东石油未来该何去何从?曾几何时,美国曾是中东石油最大的出口对象。但是现在,美国并不像从前一样高度依赖于中东地区的石油。美国现今的石油进口来源地呈多元分布,并且分布区域也越来越有向周边聚拢的趋势。

过去的30多年里,经济迅猛增长的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逐渐填补了中东石油出口市场的空缺。上世纪90年代初,沙特阿拉伯对中国的石油出口微乎其微。但仅仅过了10多年,到2002年,沙特对中国原油出口量便超过了1100万吨,占当年中国原油进口量的16.4%,年增率达超过40%。沙特也从这一年起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并一直保持至今。到2010年,沙特对中国原油出口量已近4500万吨,占当年沙特对外原油出口总量的18.6%。

目前,中国对包括沙特在内的中东国家原油需求度不仅高于美国,也远高于欧洲。日本对中东的石油依存度虽然高于中国,但其石油消费量却远低于中国。加之出于对安全、经济双边利益及战略意义等原因的考虑,中东将与中国在未来形成紧密关切。

在2013年,发展中国家的石油需求量首次超过发达国家。当月,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原油日需求量为 4430万桶,而非OECD国家达到4450万桶。除了中国以外,印度正日益成为原油需求量大幅增加的主要推手,IEA预计印度的石油消费增长幅度将明显高于其他地方,在2040年将攀抵每日1000万桶。

还需要关注的是,虽然美国和西方对中东石油的进口一直在下降,但自1980年以来,沙特和其他中东主要产油国的石油产量和出口量总体上是不断上升的。这就意味着,中东不仅石油出口对象正在从西方转向东方,新增的石油产能也全部销往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因此,中东未来的石油发展前景将取决于如中国一样的新兴市场。

作者/Jeff Desjardins     译者/尉晶     编辑/徐文凤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阿佳徐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口译专业,具有丰富的翻译工作经验。致力于观察国际油气行业动态,能够快速、准确传递油气行业最新资讯,提供丰富的油气信息,把握行业动向,为国内企业提供专业的资讯服务。(QQ:348418756)

评论 1

  1. #1

    中国政策愈加明朗,应该是中东石油的最佳选择。

    匿名4年前 (2016-08-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