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巴西国油: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巴西国油: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在不间断的尴尬中,里约奥运会终于落下帷幕。但是,东道国巴西仍然陷入前所未有的经济困局。慕名而来的世界游客踏上这片土地时,首先目睹到的,不再是桑巴国度的风情与野性之美,而是警察和消防员们拉着横幅,在里约国际机场举牌抗议追讨被拖欠工资的景象。

根据一季度公布的数据,巴西国内生产总值比去年萎缩5.4%,失业率高达11.2%——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差的经济数字。而作为南美第二大产油国的巴西沦落到如此窘迫的境地,巴西石油工业的掌舵者、新版全球石油“七姐妹”之一的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óleo Brasileiro S.A.,下文简称“巴西国油”),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筑梦油气

巴西国油的传说开始于20世纪70年 代。

自上世纪70年代进行海上石油勘探开发后,巴西的石油产量快速增长。2000年以来,巴西东南沿海相继获得重大油气发现,为海洋石油工业注入了活力。2014年,巴西国内探明储量达到峰值162亿桶。蓄势待发的石油工业成为巴西之光,在促进经济增长和稳定社会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作为一家以石油为主体、上下游一体化、跨国经营的国家石油公司,巴西国油不仅参与石油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还统管国内石油的勘探、开发、生产、运输及企业经营管理,政企合一色彩鲜明。发展至今,巴西国油年产值已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13%,一度是巴西最赚钱的公司。

2014年油价下跌之前,巴西国油的油气探明已开采储量达到7605.8百万桶油当量、探明未开采储量4934.5 百万桶油当量,公司总资产达3214亿美元,实现利润110.9亿美元,高居财富500强排行榜第28位。

在国内,巴西国油拥有9个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盆地,其中包括两个著名盆地:坎波斯盆地和2000年的大发现桑托斯盆地,共计37个勘探开发区块、41种勘探开发类型,包括浅水11种、深水16种、超深水6种、陆上8种。从总体上看,海洋石油勘探开发占该公司国内石油勘探开发总量的81%,其中60%为深水和超深水。

除了在国内开采石油外,巴西国油还在17个国家进行油气开采,其中主要涉足于最擅长的深水石油勘探开发领域。例如在美国,截至2013年年底,巴西国油在墨西哥湾139个海上区块拥有权益,并担任其中102个区块的作业 者。

海洋油气资源是近年来石油勘探开发新的增长点,全球发现的重大油气资源70%来自水深超过1000米的水域,拥有丰富海洋油气资源和相对成熟深水开采技术的巴西国油先天优势明显,因此而充满自信地制订了在2020~2030年建成400万桶/天的原油及天然气液生产能力、成为世界五大石油生产商之一的宏伟目标。

尽管深水作业风险显著高于常规陆上油气勘探开发,且成本较高(巴西石油表示,其海上岩下油的盈亏平衡油价在45美元/桶,雅虎财经和咨询公司PFC公布的估计值比这一数值还高,分别为48.8美元/桶和54美元/桶),但2014年以前的高油价环境,仍然让巴西国油的海上开发业务全无后顾之忧。

内忧外困

短暂的蜜月期过后,依赖高油价的深水勘探开发终于遭遇低油价的剧烈冲击。与此同时,前期曝光的贪腐丑闻更让巴西国油雪上加霜——2014年年初,巴西国油管理层被爆出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多次收受承包商贿赂、向执政党提供政治献金等贪污腐败问题,被称作“巴西史上最大腐败案”,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

时间的流逝让贪腐丑闻持续发酵,愈演愈烈,巴西国油管理层动荡,多位能源高管被拉下马,并波及巴西政要人士。2016年3月,巴西检方以涉嫌巴西国油贪腐案为由,对巴西前总统卢拉提出诉讼。同月,里约数十万民众街头抗议,要求弹劾曾任巴西国油董事会主席的现任总统迪尔玛·罗塞夫。这场抗议最终以民众胜出收尾,总统罗塞夫被弹劾并停职180天,副总统特梅尔接替代理总统。然而,人生如戏,副总统上任一周后,也因相同的理由遭到弹劾。这不禁让我们思索:巴西国油作为一个理应按市场规律运营的企业,究竟还扮演着何种角色?

巴西国油贪腐的痈疽潜伏已久,三任总统都难逃干系,充分暴露出巴西石油工业管理体制机制存在严重的问题。

作为一个企业,巴西国油本应以公司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但事实上,巴西国油所扮演的承担社会责任、作为政治工具的角色已经严重阻碍了公司的发展。例如,随着规模不断扩张,巴西国油在解决社会就业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但也使企业负重难行,经营效率低下。

巴西政府高度强化政府利益,油气政策苛刻呆板,导致巴西国油业务发展缓慢。例如,过分强调中标企业工作量投入承诺的兑现,进口设备关税较高,环境政策内容繁杂、执行烦琐等。

同时,政府高举国家利益大旗,对外资进入巴西有诸多限制,增加了其在巴西的投资成本。例如,政府赋予巴西国油对深水盐下资源有开发的主控权,巴西国油有义务持有盐下油田至少30%的股份,并且是盐下油储量的唯一所有者,这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与国际企业开展深水合作,另一方面也加重了巴西国油独自开发岩下油的成本负担。

另外,巴西国内不合理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严重脱轨的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也是拖累巴西国油业绩的“帮凶”。

釜底抽薪

油价低迷、债台高筑、贪腐丑闻……面对危机四伏,巴西国油陆续出台一系列应急措施。

在人事安排方面,巴西前矿业和能源部长佩德罗·帕罗蒂接过指挥棒,成为巴西国油新任董事长。

1999年至2003年,帕罗蒂曾担任巴西矿业和能源部长。在任期间,他曾化解巴西能源危机,并减少了政府对巴西国油的持股比重。因此,帕罗蒂或许更能取得投资者的信任,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市场对巴西国油的信心。

面对现金流短缺的困境,巴西国油则制订了开源节流的应对方案。首先,今年2月,巴西国油与中国签署贷款换石油协议,获得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提供的100亿美元贷款,可用以偿还将于今年到期的120亿美元债务,而相对地,巴西国油将以现金或石油形式偿还这部分贷款;其次,以8.875%的收益率发售五年期公司债,并以8.75%的收益率发售10年期公司债,发行所得收入用于买回即将于2018年到期的最多30亿美元债务;在节流方面,巴西国油采取的主要方式是出售现有项目、缩减资本支出。巴西国油计划将在2015~2016年出售151亿美元的资产、2017~2018年出售426亿美元的资产。

在对外合作方面,巴西国油试图改变其独自承担风险的运作方式,引进外资以顺应低油价的新形势。2016年2月,巴西参议院以40比26票批准立法解除“巴西国油持有所有盐层下油田至少30%股份”的规定。新法案规定,巴西国油在每个油田拍卖前可以自由选择保留股份或成为运营商,不必持有固定股份,也不再是盐下油田的唯一运营商。

不过,迄今为止的应对措施都属于治标不治本,巴西国油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在短期内或许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巴西国油的隐患。要釜底抽薪,还是得解决更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

首先,更换投资者更加信任的管理人员或许能够在短期内避免贪腐问题。但是,依靠管理人员超强的自制能力远远不如依靠完善的管理体系。改变被政府牵着鼻子走的运营模式,弱化政府职能才是根本。没有上级的威胁、下级的利诱,贪腐问题自然无机可乘。

其次,巴西国油采取向中国贷款和发债融资这种“举新债、还旧债”的方式应对债务危机,虽然解决了燃眉之急,但无异于拆东墙补西墙,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巴西国油的财务问题。从长期来看,巴西政府完善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消除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的脱轨现象、优化巴西国油的运营效率、提高巴西国油自身的盈利能力才是巴西国油发展的硬道理。

最后,放宽油田勘探区域的限制,积极引入外资,将对巴西石油业产生巨大的影响,外资的进入将为巴西国油分担风险,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并不能从根本上降低巴西国油较高的平衡点,也不能从根本上提高巴西对油价风险的抵御能力。巴西国油应当多元化其勘探开发领域,而不仅仅专注于深海领域;另外,除了原油的勘探开发,巴西国油还应当多元化其产业链,上中下游协同发展,增强整个企业抵御油价风险的能力。巴西国油这艘千疮百孔的巨轮,要想重新扬帆起航,恐怕还需要经历一段相当漫长的修复过程。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于《能源评论》杂志2016年第8期,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