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伊拉克:战后石油格局有何变化?

伊拉克:战后石油格局有何变化?

伊拉克石油资源储量丰富,已探明石油储量居世界第五,未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一。而且,伊拉克具备雄厚的油气资源基础和巨大的油气增产潜力,未来油气产量将大幅攀升。从长期来看,伊拉克将在世界油气格局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然而,伊拉克政局前景未明,安全形势依然严峻,新签油气合同的政治法律以及合同风险尚未完全排除,这需要引起在伊进行油气合作的外国石油公司重视,并制定相应预案加以应对。

伊拉克未探明的石油储量居世界首位,石油行业收入占伊拉克政府财政收入的99%。英国Coventry 大学国际关系讲师Robert Smith称,伊拉克石油行业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9年前拟定的《国家油气法》草案也仍在等待国会的审批,油气行业的混乱反映了美国及其盟友侵略后留下混乱的新政府。

伊拉克战争的反对者在解释美国及其盟友为什么发动入侵时,称侵略者的主要目的是石油。虽然时任领导人否认上述原因,但是毫无疑问伊拉克巨大的石油资源,确实可以给冲突后的伊拉克工业及国际公司带来机遇。

然而,关于《Chilcot Report》的争论却忽视了伊拉克石油领域的现实状态。就算战争的目的真的是“只为了石油”,那么,这一目的如愿以偿了吗?

2003年以后,伊拉克需要处理善后事宜,其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如同整个国家一样千疮百孔,许多方面亟待改善。这些问题包括:美国占领后伊拉克后的进一步打算,战后遗留下功能失调的机构体系以及伊拉克国内的斗争可能导致的国家分裂。

伊拉克石油工业重建未得到解决

占领者并未从实际出发解决伊拉克石油工业的重建以及财富分配的问题,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石油行业对伊拉克都是至关重要的,石油行业收入占全部财政收入的99%。现有储量1430亿桶(世界第五),预计未探明储量在500~2000亿桶之间,是世界上最大的未勘探市场。

伊拉克战争前的几十年,伊拉克国家石油公司掌控着石油工业。“阿拉伯石油造福阿拉伯人”是复兴党时代(1968至2003年间)最流行的口号之一,在20世纪50年代首次提出国有化建议后,伊拉克于1972年正式颁布了石油国有化政策。但是,就算美国战后设计者清楚这段历史,他们也更愿意将它忽略。和伊拉克政府不同,他们计划将国有石油工业向国际投资者开放,让其享受自由化带来的好处。

私有化的问题

截止2003年,伊拉克石油工业亟待重建,油田现代化建设迫在眉睫。战争和制裁的双重打击让伊拉克无缘享受20多年间世界各地行业技术进步带来的成果。地震测量新技术和钻井新技术有可能改变未来的石油生产力水平。伊拉克有可能成为中东地区石油行业私有化的带头人。

然而,虽然外来技术和投资可能对石油行业的发展很有帮助,但伊拉克的政治家和那些倾向于私有化的人对此不感兴趣。美国及其盟友也无力推动改革,也无法将全国大多数反对石油私有化的政治势力团结起来。最后,以美国为主导的政府在2003年9月宣布,外国投资可以参与到除石油行业之外的其他领域。占领者实际上从未解决如何重建伊拉克石油工业以及如何分配财富的问题。

伊拉克当地未从国际投资获益

外国石油企业仍然很少雇佣伊拉克人,当地社区没有从国际投资中受益。2003年之前,所有的石油利润都归政府所有,这有利于帮助独裁统治者,维持其统治地位(萨达姆便是最后也是最残酷的统治者)。鲁迈拉巨型油田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南边靠近处于什叶派控制的巴士拉,而东北部靠近基尔库克。然而,这两个城市都没能从石油行业中得到足够的回报,因为在萨达姆统治时期,什叶派和库尔德的社区都被边缘化了。

因此石油财富的公平分配是解决伊拉克冲突和避免另一个萨达姆出现的关键。每个人对此都心知肚明。虽然知道关键问题所在,但事实证明由美国主导的政府无力找到公平的解决办法。

伊拉克2005年通过的宪法中称石油归全体伊拉克人所有,但并没有指出财富如何分配。为了解决石油财富的分配问题,伊拉克政府早在2007年就拟定了《国家油气法》草案。然而以往各种解决油区和非产油区冲突的法案都以失败告终, 9年前拟定的《国家油气法》仍在等待议会的批准。

在这期间,石油工业还在按照2003年之前的法律和不同的宪法解释下的复杂框架运行。不过通过一系列许可协议,跨国公司参与了石油勘探并在巴士拉和基尔库克建立了油田,这使得伊拉克石油产量开始逐渐增加。

现行法律无法解决石油分歧

石油工业掺杂着国家所有权和国际利益,而现行的法律框架无法解决类似的分歧问题。法律问题仍然存在,跨国石油公司仍然只雇佣很少的伊拉克工人,他们坚持使用外籍员工和安保公司来保障生产活动,因此当地社团也没有从国际投资中受益。

石油是ISIS的重要目标,一方面石油可作为其新政府的资源,另一方面在未控制地区,他们将石油设施作为袭击目标。2014年和2015年,政府军和ISIS部队在拜伊吉的石油基地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石油管道也因此经常遭到袭击。虽然石油行业仍在运转,但行业的混乱状态反映出入侵带来的复杂后果。

库尔德斯坦自行其道?

伊拉克北部地区采取了不同解决方式,半自治的库尔德地区政府(KRG)将其领土划分成区块用于勘探,邀请国际公司签署产品分成合同。这一措施出台后,像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这样的大公司都参与了进来。

库尔德地区政府面临的困难是,虽然发现了大量的石油资源,但由于没有明确的伊拉克境内大范围开采许可,因此无法将石油变现。巴格达和库尔德地区之间关于石油所有权和预算分配问题很难达成一致。两者之间争议越大,库尔德地区就会与巴格达越疏远,最终库尔德地区选择了同土耳其政府签署能源协议,将石油卖到了国际市场。开始的时候,石油很难运出库尔德斯坦地区,但2014年在库尔德油田与土耳其之间新建了石油管道,石油运输变的越来越便捷。虽然近期油价下跌导致国际市场质疑开采石油的经济可行性,但对于库尔德的领导人来说石油是其重要的政治和经济资产,在未来或许可能帮助该地区实现独立。

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原因可能不单单为了石油,但如果想要解决入侵后的冲突问题,那么必须形成解决石油问题的方案。

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石油行业的发展与整个新政府的发展类似。石油工业参杂国家所有权和国际利益,而现行的法律框架仍然无法解决分歧问题。库尔德斯特地区的情况足以证明未来国家分裂的可能性。

石油将不同的利益集团结合在一起,但几乎没有哪个政治领导人有能力统一说话的口径。当初草率、计划不周的入侵,带来如今濒临失控的政治体系,而后ISIS的出现又让问题进一步复杂化。虽然2003年美国及其盟友入侵伊拉克的目的可能不是只为了石油,但如果想要解决入侵后的冲突问题,就必须形成解决石油问题的方案。

伊拉克具备雄厚的油气资源基础和巨大的油气增产潜力,未来油气产量将大幅攀升。从长期来看,伊拉克油气产量将进一步增长毫无疑问,并将给世界石油市场带来显著影响和冲击,伊拉克将在世界油气格局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然而,伊拉克政局前景未明,安全形势依然严峻,新签油气合同的政治法律以及合同风险尚未完全排除,公共基础设施薄弱,油气出口能力不足,这需要引起在伊进行油气合作的外国石油公司重视,并制定相应预案加以应对。为了突破大油田项目的开发瓶颈,中国石油公司可积极参与相应的配套基础设施项目。

总之,伊拉克正处于石油工业重建的历史转折期,外国石油公司面临的机遇大于挑战,可择机参与相应的天然气项目和炼厂项目,在保证大石油项目顺利实施的同时,也能使伊拉克的石油行业取得良性发展。

作者/Robert Smith  译者/白小明   编辑/王亚钒  Wang Yue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