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你不知道美国为何将7亿桶石油深藏地下

 

 

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四个不起眼的安全地带地下有60个岩盐井,储存着7亿桶石油,构成了美国庞大的“战略石油储备”(SPR)。

 

该设施建于40年前,如今,大规模石油储存设施遍布世界各地。实际上,许多国家已投入数十亿美元建设这种设施,更多国家正在计划中。那么为什么这些国家都喜欢把石油藏在地下呢?

 


可以从1973年的能源危机中找到答案。
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国家,阿拉伯石油出口国切断了对西方国家的石油供应,造成全球油价飙升。


当时原油价格曾从1973年的每桶不到三美元涨到超过13美元,美国加油站实行汽油配给制,加油站不时断粮。由于担心车内汽油被偷走,有人甚至拿枪保护汽车。

 


几年后,美国开始建立SPR,挖地洞装原油。
一旦石油供应遭受严重破坏,美国可以在涨价大潮中售卖储备的石油,缓解全球市场压力。


某政府网站宣称:“超大规模的石油储备有效缓解了石油进口量锐减的压力,是外交政策的重要工具。”这是一个机智且高成本的办法,今年,SPR维护费用预算为2亿美元。

 

美国能源部经费管理负责人Bob Corbin 解释,“所有储存点都位于盐岩地带,原油与盐份性质不相容,不会混合和分解,是非常合适的储存地。”


在美国海岸警卫部队工作了22年的Bob Corbin 对这四个从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吞鲁日延伸到德克萨斯州自由港小城附近的储存点很满意,把这些巨大的岩盐储存室亲切地称作“我的洞穴”,“这些储藏点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从地面上只能看见一些井眼和管道。井眼深入地下数千英尺的岩盐井,通过高压注水可以取回石油。


Corbin说,管理这些设施是一项独特的挑战。例如,盐井并不十分稳定,有时,隔板或顶板破损造成机械损坏,必须小心更换。工人们不可能像钻探油井那样进入储存室中,只能通过遥控操作。


不过,借助特殊工具可窥见储存室真实面貌。Corbin说,“当储存室空着时,通过定期拍摄声纳图像就可以看到储存室的三维图像。有些储存室的轮廓比较有趣,其中一个储存室像一个巨大的飞碟。”


战略石油储备曾帮美国化解困局。
例如,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国在中东的石油分布点遭到破坏。再如,2005年卡特丽娜飓风登陆24小时内,应急油申请就即刻得到了批准。

 

全球库存 

 

美国不是唯一投入巨资建设战略石油储备的国家。日本有一系列储藏点,有超过5亿桶石油储存在地面上的大油罐里。

 

例如,位于志布志的储藏点在近海处。2011年地震和海啸袭击日本后,国内呼吁扩大战略石油储备,以防将来自然灾害再次阻断石油供给。

 


国际能源机构(IEA)监督大部分国家的石油储备情况。IEA应急政策部主任Martin Young说:“与IEA签署合作协议的国家需要履行许多义务,其中的重要义务之一就是石油储备量应等同于该国90天的进口量。”


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有地下盐井,也不是所有国家面积都足够大到可专门为SPR建设仓储设施。
如英国,以上两点均不具备。Young解释说:“英国石油企业除了为自身储备石油外,还有义务为国家储备石油。”企业将国家战略储备石油留存起来,如有需要,政府可马上获取。


印度和中国都不是IEA成员国,近年来,两国已投入资金建设各自的SPR。
尤其是中国目标远大,建设了多样化的存储点,最终计划是国家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量之和与美国差不多。

 

中国没有盐井,不得不选择更昂贵的地面油罐储存。谷歌地图和卫星照片上很容易发现这些地方,它们是一排大白圆点。其中之一是镇海储存点,目前满容量储存着33亿桶石油。几年前,Young参观了这个地方,“它非常大,有许多石油罐,旁边坐落着几个炼油厂。”

 

里昂证券投资集团油气分析师Narongpand Lisapahanya说,中国投资建设SPR的唯一目的是想被国际社会视作为超级大国。他笑着说,“想要成为超级大国,必须有战略石油储备。”

 

当全球都忙着建设战略石油储备时,没有战略石油储备的现代超级大国是不完整的。有人担心,非IEA成员国会利用合适时机抛售石油储备,从而操纵全球石油价格。

 

当然,建设SPR的首要目的就是为了减轻油价飙升的压力。美国能源部Carmine Difiglio解释说:“1975年,美国施行战略石油储备的目的是在国内石油产品价格大幅上涨时保护美国经济,今天依然如此。”


但是,战略石油储备在保护经济和操纵市场二者之间必须泾渭分明。
对于这一点,Martin Young 强调:“石油储备不是为了管制价格,而是在石油供应中断时弥补市场短缺。”

 


长期以来,对于如何使用战略石油储备的意见并不一致。有些人认为,释放战略储备更具侵略性,而其他人则质疑美国能否充分利用好价值约435亿美元的战略储备。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Sarah Ladislaw说,“对于有些人来说,7亿桶石油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钱罐。”


不过,没有人支持美国或其他国家从根本上改变SPR的使用方式。
各国政府和IEA应在紧急状况或供应紧张局面出现时,明确有效释放战略储备的相关规划。甚至有专业公司帮助做这类规划,如EnSys已开发出一种复杂的计算机模型模拟石油行业未来的价格波动。


由此,关于国家战略石油储备管理中心给当地炼油厂配备石油的时机和原因,EnSys可以给出专家建议。
EnSys首席执行官Martin Tallett解释说,计算危机中进口石油的短缺量和缓解短缺应释放的战略储备量是一个数字游戏。

 

 

Tallett说,“我们只是从数字上进行技术解读,不会在危机的背后原因也就是地缘政治阴谋上浪费时间。”


政府和能源业依然选择未雨绸缪,战略石油储备量只会越来越大。
很明显,所有国家都相信这是明智的投资。


在未来的危机中,即使准备充分,仍有可能无法迅速足额地分配战略石油储备。历史会重演吗?Tallett说,“我不想猜测会不会重演,因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