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现在的预测不准?那是因为你没看到40年前的

 

 

人们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人类需要摆脱化石燃料!但这并不是因为地球上的化石燃料将会耗尽,而是因为化石燃料正在毁灭我们。

 

在科技高速发展的21世纪,石油勘探开发技术快速发展,并促成原油和天然气爆炸性增长。人类并不会眼看着石油耗尽,因为它并不会很快耗尽。


今天是2015年10月10日,在40年前就有人预测过2015年世界将迎来最后一桶油,且来看看1975年的预言:

 

✎到2015年,美国就可能完全不用依赖阿拉伯的石油了。

 

✎不幸的是,其他国家也一样,因为统计显示,那一年地球上最后一口油井的最后一桶石油将被采完。

 

✎当然,2015年连这样的”最后一桶石油”也不会有了,因为不用多久世界油田产量就会突破现在的水平。

 


这并不是某些狂想家的预言,而是1975年9月28日来自《布朗斯维尔先驱报》的一篇文章,该文由合众国际社供稿,刊登在美国各地的报纸上。

 

几十年来石油峰值论一直阴魂不散。之所以说阴魂不散,是因为石油迟早会耗尽的观点导致美国出台了一系列糟糕的国家政策。


令20 世纪的环保主义者感到欣慰的是,他们相信即使不通过国家政策强制推行可再生能源,自然法则和石油产量减少也会解决一切问题,石油早晚有一天会用光,取而代之的将是可再生能源。

 

然而,石油供应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供给过剩。石油公司不仅发现了新油田,还改进了石油开采技术。美国依靠水力压裂和水平钻井技术从致密页岩层中钻取大量油气资源,大规模商业开发更引领了第三次能源革命。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石油峰值论。


“石油峰值”源于1949年美国著名石油地质学家哈伯特(Hubbert)发现的矿物资源“钟形曲线”规律。哈伯特认为,石油作为不可再生资源,任何地区的石油产量都会达到最高点;达到峰值后该地区的石油产量将不可避免地开始下降,这是石油峰值理论的核心。

 

为了把伪科学装扮成真科学,哈伯特使用了高斯曲线,这是19世纪德国数学家卡尔•高斯发明的实证性研究工具。但是,为什么要用高斯曲线来描述石油储量,哈伯特不光在论文中只字未提,此后也绝口不谈。


哈伯特的曲线并未采用油田实际生产数据,
而是他所声称的对所有油田都适用的理想数值。他先估计美国境内的生物沉积量,然后以此为据推导出所谓石油最大储值。

 


据了解,石油峰值问题真正进入公众视野缘于两个经典预测。

 

1956年,哈伯特大胆预言美国石油产量将在1967年-1971年达到峰值,以后便会下降。当时美国的石油工业蒸蒸日上,他的这一言论引来很多的批判和嘲笑,但后来美国的确于1970年达到石油峰值,历史证明了他这一预测的正确性。

 

爱尔兰地质学家坎贝尔发展了石油峰值研究。坎贝尔曾在BP、壳牌、菲纳财团、埃克森和雪佛龙等大石油公司担任首席地质学家和副总裁。他继承了哈伯特的理论,继续研究石油峰值,并成立了石油峰值研究会(ASPO)。


1998年,他与法国石油地质学家Jean Laherrere发表了《廉价石油时代的终结》,在油价还十分低迷的时候得出廉价石油时代必将终结的结论。随后,关于石油峰值的研究也在全球扩展开来。


耸人听闻的石油峰值论并不是我们应该发展新能源的原因,全球气候变化才是。

 

化石燃料导致的全球变暖和空气污染问题亦日益严重,世界各国纷纷把目光投向气象能源、生物质能、核能等新能源。然而,新能源能否在未来代替化石能源,满足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动力需求?


答案正如欧洲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Ivan Hodac所说,新能源全面发展和推广需要一定时间和过程,不能一蹴而就。要想有效推广可替代能源,光有技术却没有较完善的基础设施支持是远远不够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