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拉美油王遭石油技术“卡脖子”,全球供应格局或生变

http://www.oilsns.com
石油技术“卡脖子”正在上演,现实再次说明,“打铁还需自身硬”。

作者 | 子衿

就在我国石油行业探讨要为中美贸易战或引发的石油技术“卡脖子”做好准备时,这个拉美油王的脖子已经被卡住了。

7月27日,关于对委内瑞拉的制裁,特朗普政府给予美国企业的制裁豁免期到期,这就意味着,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的重要合作伙伴雪佛龙,以及斯伦贝谢、哈里伯顿和贝克休斯等油田服务提供商,将不得与委内瑞拉政府及该政府控制的企业进行业务往来。这对于严重依赖外资技术、资金和人才的委内瑞拉石油行业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

日前,雪佛龙正在游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放松制裁,以其能够继续在委内瑞拉开展业务。据彭博社上周日报道,三名知情人士表示,雪佛龙高管一直在对当地员工传递这样信息,即雪佛龙预计将延长即将于7月27日到期的制裁豁免令,继续留在委内瑞拉。另一位知情人士说,雪佛龙正在积极游说延期,希望美国能在6月中旬做出决定,以便提前通知供应商。

雪佛龙是否能够游说成功,现在还不得而知。现在能够看到的是,5月2日特朗普政府给予部分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石油的制裁豁免到期后,目前尚未有延续豁免的消息。就在上周,美国还警告中国香港称,如果它与一艘驶往香港、据称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的油轮有业务往来,香港可能会受到制裁。

最后的通牒

在2018年委内瑞拉选举后,美国拒绝承认尼古拉斯·马杜罗为该国总统,并试图通过石油制裁切断其政府经济来源,施加政治压力。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开始加码制裁委内瑞拉,禁止美国公司与委内瑞拉政府或该政府控制的企业进行业务往来。不过,特朗普政府对雪佛龙和斯伦贝谢、哈里伯顿及贝克休斯等油田服务提供商提供了“缓冲期”,允许这些企业继续运营至7月27日。

http://www.oilsns.com
7月27日是特朗普给予在委内瑞拉的美国企业最后的期限,更是对委内瑞拉的“最后通牒”。由于地理位置便利,以及美国海湾沿岸有大量专门提炼委内瑞拉生产的重原油的炼油厂(例如Citgo),美国一直是委内瑞拉原油的主要出口地之一。据美国能源研究公司ClipperData的数据显示,2014年美国进口委内瑞拉的原油日均进口量为773,000桶,2015年为792,000万桶,2016年为754,000万桶。然而,由于对美出口受到封锁,委内瑞拉原油产量和出口量“一泻千里”。

而未来委内瑞拉面临的更严重的情况是,如果7月27日雪佛龙和三大油服等企业的制裁豁免到期并不再获得延续的话,这对于委内瑞拉石油行业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

一方面,委内瑞拉石油产量的很大一部分来自雪佛龙。如果雪佛龙退出后,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将再度大幅下降。除了雪佛龙外,面对特朗普政府发出的制裁令,法国油气巨头道达尔已经暂停在委内瑞拉的所有油气项目,并将所有员工陆续撤回。道达尔拥有委内瑞拉Petrocedeno油田30%权益,目前,该油田产量已经下降了40%。

另一方面,尽管委内瑞拉昔日富得流油,但政府将石油收入的再投资主要转向社会项目,而未再投资到石油的勘探、生产、以及炼化上,因此委内瑞拉石油行业并未得到根本性的进展,严重依赖外资技术、资本和人才等。而斯伦贝谢、哈里伯顿和贝克休斯等油田服务商的退出,或将本已处在崩溃边缘的委内瑞拉石油行业雪上加霜,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全球供应格局或生变

除了经济和政治手段,心理战战术往往也是重要手段之一。本周一特朗普推特发文称:“俄罗斯通知我们,他们已经将大部分俄罗斯人从委内瑞拉撤离。”随即,克里姆林宫称“这不是真的”。

到底谁说的是真相,到底委内瑞拉对他的“后台”俄罗斯是否会产生嫌隙,我们不得而知。但委内瑞拉的现状已经透露,如果制裁持续升级,委内瑞拉的石油行业也许难以捱到下一个春天的到来,全球原油供应格局或将发生重大变化。

http://www.oilsns.com
众所周知,作为OPEC的创始成员国,委内瑞拉的石油探明储量位居全球第一,是全球重要的原油生产国和原油出口国,在全球石油市场中的地位举足轻重。20年前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一度超过300万桶/日。然而,由于“内忧外患”,在过去三年里,委内瑞拉石油产量持续下降。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2019年4月,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从年初的120万桶/天下降至83万桶/天,到今年年底可能降至50万桶/天。

那么,未来产量下降带来的供应缺口到底怎么分,该分给谁?这对于OPEC来说,也许并不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对于“同病相怜”的伊朗,它是否能接受“瓜分”美国对委内瑞拉制裁造成的供应缺口,这都是没有定论。毕竟,今年5月初,伊朗石油部长曾警告称,OPEC面临崩溃的危险,因为一些国家试图削弱其他成员国,其所指正是沙特承诺填补美国对伊朗出口制裁造成的供应缺口。

而委内瑞拉作为中国十大原油进口来源国之一,是中国在拉美第七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原油进口来源国,它的石油产量和出口量必然也会对中国的石油供应产生一定的影响。

无论是从委内瑞拉面临石油技术“卡脖子”,还是国际石油供应的变化,现实再次说明,“打铁还需自身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