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OPEC组建“超级联盟”,已开始制定新组织章程

002 (4)

沙特+俄罗斯,意欲何为?

作者 | 大雨

 

3月20日,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表示,欧佩克和非成员国,将于6月完成一项超级联盟的组织宪章,以标志其向超级集团的演变。随后,马兹鲁伊还表示,阿联酋的“联合组织章程”草案几乎已经完成了。

另有媒体表示,俄罗斯和沙特已考虑向所谓欧佩克和有关协议国的所有24个成员国提供一个具有自身章程和秘书处的常设机构。

如此看来,“石油输出国超级联盟组织”真的要来了!

“超级联盟”来了 

事实上,“石油输出国超级联盟组织”一直在沙特和俄罗斯的计划里。

2016年,在共同利益面前,沙特领导的OPEC和俄罗斯领导的外部生产商决定搁置争议达成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名为OPEC+。沙特和俄罗斯更是结束了长达数十年的竞争关系,一夜之间,对手变成了队友。

2017年10月5日,沙特国王率领1500人代表团对俄罗斯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俄罗斯和沙特之间的关系高度回暖。也正是在这个时候,“OPEC+”成为了媒体嘴上的“石油输出国超级联盟组织”,屡见报端。彼时的“超级联盟”,确切的讲还应只是一个美好的夙愿或者说是媒体的一厢情愿。

不过,短短的五个月后,“超级联盟”的轮廓变得愈加清晰。2018年2月20日报道,OPEC轮值主席苏海勒·马兹鲁伊毫不避讳地向媒体表示,这两个集团(OPEC和俄罗斯)正在研究一个“框架合作伙伴关系”,从而将双方永久性地紧密结合在一起。业内人士将之,称为OPEC官方第一次正式回应“超级联盟”的可能。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超级联盟”的呼声在坊间异常高涨。由于联合减产带来了显著的经济效果,两大产油集团之间的合作变得紧密。在2018年中旬时期,西方国家因“记者事件”将沙特冷落起来,而俄罗斯第一时间向身陷漩涡里的沙特送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此后的数个月里,沙特和俄罗斯频频互动,私下里更是暗送秋波,稳固的合作关系逐步云端。与此同时, “超级联盟”开始由“一厢情愿”向计划“蓝图”发生根本性转变。

直至近日,“超级联盟计划”终于浮出水面。3月20日,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一语点破,“欧佩克和非成员国,将于6月完成一项联合组织宪章,以标志其向超级集团的演变”。随后,马兹鲁伊还表示,在阿联酋的“联合组织章程”草案几乎已经完成了。所有国家都提出了他们的意见。草案几乎准备就绪。

一个组织章程的出现意味着“超级联盟”的正式成立。

前途未卜的超级联盟 

强行绑在“利益”基础之上的“超级联盟”,自计划之日起,便已早早地注定了未来的命运多舛。换句话说,话语权是其在一起的理由,也有可能成为其分道扬镳的借口。

纵然美国页岩油逐见气候,但是“超级联盟”的成立必会增加左右原油市场的能力。在此情境下,美国自不会坐视不管。早在去年,美国便嗅到了来自“超级联盟”的压力,并开始着手从内部实施瓦解“超级联盟”的组建。

美国率先使出的一招便是“分项击破,逐一瓦解”,手段也是熟悉的“制裁”。去年11月5日,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一意孤行地恢复对OPEC重要成员伊朗能源、金融领域单边制裁。

在制裁伊朗后的两个月,美国又把制裁大棒伸向了另一个OPEC成员国,委内瑞拉。1月28日,美国宣布对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实施制裁,使得该公司无法出售石油至美国。

为了让“超级联盟”计划早日搁浅,美国紧接着搬出了“大杀器”,立法。2018年正是“超级联盟组建”风声正紧的时候,美国立法者打破了沉寂。寻求破坏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俄罗斯和其他非欧佩克产油国为稳定全球原油市场而做出的努力。于是一项由美国参议院提出的法案,即“禁止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NOPEC)见诸于众。该法案可能会使该组织面临反垄断诉讼。

事实上,除了美国“恶人挡道”之外,超级联盟更应该担心的是“小人拆桥”。在利益面前,内部组织的关系,值得深思?一旦利益发生不可调节的冲突,“超级联盟”内部成员能否“牢靠”还是一个未知数。

前有恶人挡道,后有小人拆桥。在这种环境下亟亟登场的“超级联盟”,前途堪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大雨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钻井专业。混迹于石油行业多年,偶有灵感发点牢骚。

评论 1

  1. #1

    支持小雨

    匿名4个月前 (03-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