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我们错失的2,000,000,000吨石油

http://www.oilsns.com/“君问归期未有期”!

作者 | 子衿

1890年俄罗斯著名作家契科夫离开了奢华富足的莫斯科,来到了边陲小岛—萨哈林岛。三年后便有了他的作品《萨哈林旅行记》,在书中,他这样描述,“阻止人们逃跑的障碍,最可怕的不是大海,而是无法穿越的萨哈林森林、群山、经久不散的潮湿、熊、人迹罕然、严寒和暴风雪”。

这样一个被俄罗斯人视为不详和悲惨之地,一个流放苦役犯之地,如今早已成为俄罗斯的“黑金之城”。

2018年3月12日,俄罗斯船东Sovcomflot的 “Viktor Konestsky”号油轮,满载原油,穿过浮冰,缓缓前往韩国。这是他们装载运输来自萨哈林油田1号项目的第1亿吨原油了

对,1996年开始投产的萨哈林油田已经生产了1亿吨原油。而这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萨哈林油田目前设计了萨哈林1号到萨哈林9号共计9个项目。从目前能够看到的信息,从萨哈林1号到6号项目,目前总石油储量逾24亿吨。

丰富的油气资源,便利的海运优势,使得萨哈林生产的石油可以直接出口至国际市场,为俄罗斯带来巨额财富。

而这个岛屿原本属于中国,它也有自己的中国名字——库页岛

抹不去的前世

http://www.oilsns.com/
库页岛曾是中国最大的岛屿,位于黑龙江入海口的东南,东为鄂霍次克海,西通过间宫海峡与大陆相望,南隔宗谷海峡与日本的北海道相邻。岛上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森林与煤矿等资源。

在地理发现史上,中国是最早知道库页岛的国家。据史书记载,最高可追溯到至少晋代。而从隋唐时期起,中国就开始对库页岛行使行政管辖。

历经辽、金、元、明、清几个世纪的管辖,一直到1689年,清政府与沙皇俄国签订《尼不楚条约》,俄国人还不知道库页岛的存在。条约中规定,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格尔必齐河、额尔古纳河以东至海为中国领土,中国方面的认知是将库页岛包括在内。

在清朝管辖下的库页岛各设姓长、乡长分户管辖。至少到“咸丰元年(1851年)五月二十五日”,库页岛仍处在清政府的有效管辖下

然而,到1858年和1860年,俄国迫使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将包括库页岛在内的100余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割让给沙俄,自此库页岛被迫彻底脱离了中国。

从此,没有了库页岛,只有萨哈林。被迫从中国割让出去的库页岛,此后又经历了日俄长达80多年的争夺战。二战结束后,1951年日本发表宣言,宣布全面放弃库页岛的主权,苏联正式控制库页岛全境。

从“蛮荒之地”到“黑金之城”

http://www.oilsns.com/

由于地处偏远,环境恶劣,萨哈林一直被俄罗斯作为流放苦役犯的地方。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随着频频传来发现石油矿产的报道,萨哈林吸引来越来越多俄罗斯媒体的关注,也吸引来了自德国和英国公司的关注,并带来了资本和技术。

1911年随着英国公司钻出一口直径为12英寸的油井成功开采出石油,大大刺激了俄罗斯和境外石油业界的狂热,仅在随后一年里就多达174份申请,要求在萨哈林岛划拨区块开采石油。

埃克森美孚和壳牌可谓是最早分得蛋糕的境外企业。萨哈林1号项目是俄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之一,而埃克森美孚正是大主。1号项目包含萨哈林岛大陆架上的3个油气田(柴沃、奥多普图和阿尔库通达吉),油气总储量达3.07亿吨石油和4850亿立方米天然气。

萨哈林2号项背后的大主则是壳牌,这是俄罗斯第一个海上油气项目,包含一个石油储量达1.4亿吨的油田-皮利通-阿斯托赫油田、和天然气达4080亿立方米的气田-隆斯克气田。

在不断的勘探开发中,萨哈林岛向世人展现她的“海量”,被称为“远东科威特”

在萨哈林3号项目中,东奥多普图和阿亚什油气田,石油储量为1.67亿吨,天然气储量为670亿立方米;基林油气田石油储量为6.87亿吨,天然气储量为8730亿立方米。

在萨哈林4号项目中,施密特和阿斯特拉罕两个油气田,其石油储量为1.2亿吨,天然气储量为5400亿立方米。

在萨哈林5号项目中,东施密特油气田石油储量为6亿吨,天然气储量为6000亿立方米。

萨哈林6号项目的石油储量为6亿吨石油。就在去年10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Gazprom Neft)在萨哈林岛又有新的石油发现,Gazprom Neft首席执行官表示,新发现的油田可能含有2.5亿吨石油!

再续前缘

http://www.oilsns.com/

这样一个资源丰富、且交通便利的“黑金之城”,自然而然吸引了各个国家进行资源角逐,美、日、韩尤其活跃。对于中国来说,由于其距中国本土市场近,对于国内油气供应有重要意义。因此,中国的石油企业也曾经积极加入其中,但最终“含恨而归”。

2006年,作为萨哈林-1号项目的最大股东之一,埃克森美孚与中石油签订了《关于从位于俄罗斯近海“萨哈林1号”项目向中国东北地区提供天然气的购销天然气框架协议》,然而,凭借同为萨哈林-1号最大股东的地位,日本从中作梗,最终让中石油在此项目中,仅仅止步于框架协议。

此外,中石化于2006年与俄石油公司签订过一份被中石化内部称为”一号协议书”的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共同勘探开发萨哈林3号项目Veninski区块的油气资源。中石化持有30%股份。然而,由于勘探工作进展不顺,中石化于2010年撤出全部人员,黯然收场。

时间倒回,翻看关于库页岛的历史,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信息:自库页岛被割让给俄国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乌苏里江以东的赫哲人与费雅喀人,“仍然每家每户逐年”向清政府贡貂。有据可查的库页岛最后一次贡貂皮的时间为1873年(清同治十二年)。

然而,失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看看中国南海“你争我夺”的情形,只愿没有什么再错失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1

  1. #1

    家奴当政 国破家亡

    匿名4个月前 (04-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