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挪威北极之志不减,60亿美元重启巴伦支海Johan Castberg项目

000000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60亿美元重启北极巴伦支海Johan Castberg项目

作者 | 君子兰

近来,俄罗斯亚马尔天然气项目的投产可谓赚足了眼球,这一项目被誉为“北极圈上的能源明珠”,是目前全球在北极地区开展的最大液化天然气项目。一时间,让本就备受关注的北极地区再次成为焦点。在俄罗斯、丹麦、挪威、美国以及加拿大等国家的包围下,北极的天然气和石油储藏成为人人都想分一杯羹的“香饽饽”。

而挪威与俄罗斯之间长期存在争议,2010年两国达成海上边界协议后才开放进行石油开采。面对北极“香饽饽”,挪威也不甘落后——挪威推迟多年的巴伦支海Johan Castberg项目终于得以通过。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称,Johan Castberg将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海底工程项目,拥有4.5亿至6.5亿桶石油当量的可采资源量,预计2022年该油田将开采出第一批原油。

挪威原油产量下降,急需新油田接棒

根据挪威石油局公布的数据,2017年挪威全国石油产量可能仅接近于该国在2000年到2001年石油生产巅峰时期产量的一半。北海地区是西欧最大规模的产油区中最为成熟一块区域。然而2017年北海地区的石油开采活跃程度已经降至11年以来的最低点,这一点使得挪威石油行业的监管机构挪威石油局倍感担忧。

曾经带动整个挪威经济发展的北海油田逐渐衰退,挪威急需补充新鲜“血液”保持原油产量。据估计,巴伦支海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占挪威未发现的石油的一半以上,因而历届政府都推动巴伦支海油田开发,来推动挪威经济发展。

资本支出“瘦身”,项目终获“绿灯通行”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于2011年到2012年期间在Johan Castberg油田获得了巨大石油储量发现,由于油价暴跌,高昂的项目支出,项目多次被推迟。如今,通过压缩资本支出,该项目最终获得批准。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技术、项目和钻井执行副总裁Margareth Ovrum指出,提交发展和运营计划的道路是漫长而曲折的,“带来了挑战”。由于2014-2015年的油价下跌,成本高昂的问题进一步复杂化,导致项目延误。她说,该项目之前“商业上不可行”,资本支出为120亿美元,盈亏平衡价格为80美元/桶,但现在资本支出削减一半,约60亿美元,盈亏平衡价格不足35美元/桶。

Margareth Ovrum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项目对挪威北部进一步发展至关重要,并将产生巨大价值和涟漪效应。 “我们正在为投资成本减半的油田设想稳定的发展计划,即使油价低于35美元/桶也能盈利。”

石油VS环保

挪威一面签署国际气候协议,一面打开了北极石油开采的大门,在挪威绿色和平组织人士眼中,似乎有点讽刺或自相矛盾。

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活动人士该地区的石油活动表示强烈抗议,担心其破坏该地区丰富但脆弱的生态系统。他们还担心,如果出现紧急情况,这些活动离海冰太近。同时,他们还声称,近海北极钻探违反了挪威宪法,这对国家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决定。

但如果法院承认环保主义者的要求的合法性,那么该项目带来的近20万份工作将面临危险。现在,挪威三分之二的未开发有前途的石油项目都位于巴伦支海的最北端,这可能会受到更多的公众监督。

而在国际上,挪威也被视为绿色楷模,因为挪威有着发达的可再生能源产业及电动汽车市场:全国发电总量中,大约98%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在这个人口约520万的国家中,纯电动汽车数量突破10万辆!

不可否认,任何的石油开采都将一定程度导致全球变暖。近期报告显示,挪威已经是全球第七大二氧化碳排放出口国。未来,绿色楷模挪威又该如何在油气与环保中实现平衡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