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以史为鉴知兴替 来听听石油专家怎么说

以史为鉴知兴替 来听听石油行业长者怎么说

截至2016年末,全球石油业共裁员44万余人,其中油田服务供应商、钻井承包商和设备制造商的裁员占到四分之三以上。“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有必要回顾下石油业的发展更迭,更理智的看待近期的裁员潮。

来自 | SPE
编译 | 白小明

油价崩盘后两年来,裁员和人员退休改变了石油工业的面貌。就连美国石油协会(SPE)会员的年龄结构也正趋于年轻化,其中20~30多岁的会员占大多数。

油藏描述和动态分析技术主管Tom Blasingame表示,本轮行业不景气,一大批老一辈的石油人被行业遗弃。许多有丰富工作经验的人被迫离开石油业,难免让人有些心伤。

目前,石油行业还活跃着婴儿潮时期(二战之后的1946—1964年间)出生的人,他们需要把自己所学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人。以下采访的是7位SPE主管,他们的职业生涯均开始于持续了很久的行业萎缩期(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在去年迪拜举行的SPE年度技术展览会(ATCE)上,他们就题为《回顾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向前》的讨论发表了各自的见解。

尽管石油市场似乎正趋于平稳,波动也逐渐收窄,而且今年裁员幅度已大幅减小,但目前对石油人来说仍然是艰难时期。

生产和设施技术主管Hisham Saadawi表示,非常遗憾,目前许多人都丢掉了工作;这是行业和全球范围内的普遍现象,身在国有石油公司的Saadawi认为,油价将继续保持现状。

Blasingame也是Texas A&M大学石油工程系教授,他表示,企业降本的压力仍然很大,包括人员预算支出。就连Texas A&M大学优秀的毕业生,也总是听到企业说“我们目前没有招人的预算”,他称大多数人的“担忧情绪已经爆表”。

在美国,越来越少的学生选择就读石油工程专业,因为学习石油工程已经不能保证一份高收入的工作,有些学校的石油工程系学生报考率已减少了50%或者更多。

学术主管Dan Hill最大的担忧是毕业生的就业状况,许多地方的就业率堪忧。然而,对于许多石油工程专业教职人员来说,报考率的下降却也有积极的一面,班级规模减小可以提高授课质量。

缩减招聘人数同样需要成本。信息管理技术主管J.C. Cunha表示,在以前低迷期,一些公司数年都没有招聘或培训计划,但企业如果没有新思维、新员工、新鲜血液注入,企业的发展将趋于停滞。

虽然油企都在针对油价将徘徊在50美元/桶做充足的准备,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行业不会永远糟糕下去。目前石油的需求量已开始增加,而且老油田每年的产量也在递减,剩余可采原油都存储在更加难以开采的地层。要改变这些现状,需要更多更优秀的石油工程师。

Blasingame称,目前对于大学生来说,我们有必要做的、也是最重要的事是让他们相信石油工程的前途是光明的。当前行业招聘充满变数,而石油工程师毕业后想要找份工作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因此必须重塑大家的信心。

虽然现在行业不得不裁员降本,但是做好长远规划很重要。Cunha提出采用低成本的方式维持招聘、培训和学习计划,而钻井技术主管Jeff Moss则鼓励寻找一些可持续的降本措施。

许多公司都向股东汇报称,他们已经降低了桶油成本,但是降本其实主要来自从产品供应商处压榨来的折扣,一旦市场条件允许,供应商必将找回这部分损失。优化钻头的使用方法,提高钻头寿命可以长期永久节约成本,而仅靠打折肯定不能。

在行业困难时期,买家也不得不分清必需品和必须品,避免购买无法确定是否可以带来价值回报的产品,例如高度定制化的设备。

Saadawi表示,目前他们正在研究高油价时期使用的设备规格参数。在当前低油价环境下,为了降低成本,有必要购买一些符合行业标准、同时设计也经过简化的设备。但对于那些条件恶劣、监管要求高的作业环境,有时不能使用简易设备。

降本的要求,不仅增加了经营管理人员的责任,同时也减少了非生产作业部门,如HSE部门的工作人员数量。HSSE主管Trey Shaffer表示,当前,越来越多的作业管理人员开始兼任HSE领导岗。他也在寻找方法,以使这些身兼多职的专家能够获得更广泛的信息,完成多岗位职责。

与20世纪80年代毕业的那批大学生一样,今年毕业的许多大学生,他们找到的工作可能并不如意。

Blasingame称,在其职业生涯里,他见到过很多通过关系才进入行业的人,虽然一开始选择了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但后来也逐渐担任了行业要职。

一个人当前即使从事看似渺小的工作,20年后也能成为该领域的专家。完井技术主管Jennifer Miskimins称,她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完井还仅仅是采油工程的一个小分支。而现在,完井阶段的压裂作业,已经成为了从非常规储层开采石油的主要手段。

她是因为喜欢才选择这个行业,当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选择石油专业的动机应该是兴趣和爱好。Jennifer也是科罗拉多矿业大学的副教授,她表示当看到现在的年轻学生时,她再一次看到了朝气和激情。 

油藏描述和动态分析技术主管Tom Blasingame

在残酷的就业市场环境下,正在找工作的石油工程专业的毕业生们正努力让自己脱颖而出。Blasingame称,大多数学生都表现平平,唯一能吸引招聘单位眼球的是拿到高学分,并积极参加实习和项目,Blasingame也正在考虑如何帮助大学生就业。他表示,“现在的就业市场情况确实糟糕,我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这些学生,让他们更具价值,以便得到招聘人员的赏识。”

Blasingame根据其自身经历,以及通过听取那些在行业不景气时入职的人的讲述,认为那些坚持不懈的人,可能考虑选择迂回的职业路线。在石油行业从繁荣期转向衰退期的1983年,当时正读大四的Blasingame也选择了“曲线救国”。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通过实习的机会,入职阿莫科石油公司,但和其他人一样,他收到了阿莫科的拒绝信,公司告诉他已经不再招人了。

没有如期获得理想工作的Blasingame在思考下步打算同时,还解决了一个紧迫的行业难题。当时他需要选择选择毕业论文的题目,于是他请教了Texas A&M大学的John Lee教授。教授见到他后,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走到书架前,拿出了一本书,然后在书的某些页贴了便利贴,让他去复印。复印的这部分内容主要讲的是压力恢复测试的相关计算。Lee教授似乎对这些公式有异议,于是他便指导学生去把“这些问题搞透彻”。

Blasingame利用他学到的数学知识在论文中进行了分析,以期得到教授的赏识。大约在圣诞节,他将论文提交给了Lee教授,经过讨论,得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教授当时问Blasingame有没有考虑过读研究生,他回答说没有,教授建议他考虑读个研究生。但这不在Blasingame的计划之列,他计划和他父亲一样在油田工作,父亲在他小时候就拥有一家钻井公司。但他还是听取了教授的建议,虽然与他的一些同学相比,读研究生似乎是错误的选择。但Blasingame称,他当时就喜欢做一些其他人不愿意做,甚至认为可笑、愚蠢至极的事。但现在看来,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只是走的有些磕磕绊绊。

完井主管Jennifer Miskimins

Miskimins在她的职业生涯选择了一个看似不起眼的专业。20世纪80年代末期,她开始从事完井工作时,完井仅仅是建井作业的一部分,由生产工程师完成。当钻井工作完成后,她们接手,完成射孔、增产,使生产设备就绪。有时,需要进行压裂作业,但与现在的40、50,甚至100级压裂相比,当时的增产或者压裂作业只有一级。

完井作业在不同时期的这种差异,诠释了当前这一工序为何在一口井的整个生命周期内如此重要,压裂作业扩大了可以开发的储层范围。就在去年,当Miskimins成为了首位SPE完井主管后,完井作业才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她的目标是让完井工程师有能力继续推动完井工作的发展。

Miskimins是科罗拉多矿业大学的副教授,她发现近期一些大学才开始教授高级完井课程,而且完井在钻井和增产设计课程中越来越受到重视。目前,虽然很多人都在从事压裂工作,而且压裂对行业来说也确实非常重要,但在一些学校,特别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学校,在增产方面竟然没有专门的压裂课程。

这种在北美地区盛行的技术目前正在走向全球市场。目前,科罗拉多矿业大学有了一些来自沙特阿美学习压裂的博士生,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当沙特国家石油公司招聘压裂人才,帮助他们开发致密、非常规气田的时候,这些学生便来到美国学习,他们发表了许多如何利用压裂技术增加常规产量的论文。

目前,很多公司的现场完井工程师团队,只能依靠少数几个专家的跨学科知识(涵盖从油藏模拟到岩石力学)。未来,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完井工程师,使用更多的诊断工具来优化压裂效果。不过现在学校还没有单独的完井专业学生,还没有太多的人了解完井细节或者专攻该领域。

钻井主管Jeff Moss

Moss表示,自油价下跌以来,钻井成本已大幅下降,但这种局面很快就会改变。行业需要更加关注“可持续的降本措施”。经验告诉我们,从设备供应商和服务供应商处压榨利润,一旦市场允许,他们将很快提高价格。

尽管现在供应商的服务价格已经大打折扣了,但许多陆地生产商仍然很难盈利,海上油田开发也还离盈亏平衡点很远。

Moss称,油企实施降本措施要分清主次,不要拘泥于在小地方省钱,常规油企要与非常规油气公司展开正面竞争,这意味着以后再也不能以2亿美元的成本,钻一口产量为1万桶/天井,还期望能赚钱。

小幅度的成本节约远远不够,在深水项目中,我们需要彻底改变传统的观念。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研发预算被压缩后,在成本压力较大时,一些作业公司会尝试新技术,而不是放弃项目。

在20世纪80年代,Moss便开始从事早期的水平井钻井工作。水平井钻井在当时还属新兴技术,在北海的作业证明了水平井是比直井更佳的选择,可以增加致密气储层的接触面积。Moss称,和其他新事物一样,经过一段时间后,水平井的优势得到了认可,应用更加广泛,后来又有了水平井压裂技术。

深水项目降本措施的目标,目前主要在套管上,在一些复杂井,控制井内孔隙压力和可能伤害储层压力两者之差,即压力窗口较窄的井,套管起到稳固井眼的作用。可以采取一些手段避免采用成本较高、复杂的钻井设计,比如更精确的压力预测,控压钻井(MPD)和以及井壁强化。

如果我们可以进行控压钻井,并减少套管层数,将会非常有吸引力。这些手段包括一些现有方法,如海上广泛应用的MPD,但也需要进行流程改进,增加用户和监管机构的认可度。海上作业要实现可持续的、长期的降本目标,需要在不增加风险的情况下,避免不必要的成本。

HSSE主管Trey Shaffer

Shaffer的职业生涯轨迹,是随着德克萨斯州石油经济的兴衰而变化的,目前他从事环保咨询工作。

过去30年,共有3次萧条期,1989年他从Texas A&M毕业,获得建筑学士学位,就遇到了低迷期,后来他在一家拥有250名职员的Boots and Coots公司工作,该公司主要从事油田清洗和危险物品应急响应工作,直到2003年,由于行业不景气,他辞职加入了ERM集团,在该公司,他赢来了油田环保规划的大发展,从2009年直到最近的这次油价崩盘。

虽然他目前还是ERM的合伙人,但是作为HSSE主管,他见证了自2014年以来的大裁员对行业的影响,本以为HSE部门的裁员会在30-40%,但实际上比这还严重。一些人换了岗位,一些人被裁掉或者退休了,真是戏剧性的转变。

行业必须时刻关注安全和环保,但裁员后,很大程度上其他岗位分担了HSSE的职责。实际上,这种变化也让大家看到,做决策的人同时需要考虑生产作业和环保要求,例如,在涉及到处理生产水、管理排放,或者提高安全业绩时,都离不开HSSE管理。

现在的工作模式,已经不再是HSE专家在现场识别问题,然后作业人员去解决,而是任何人发现一个问题时,需要自己动手解决。这使得身兼多职的专业人员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因为更少的人需要完成更多的任务。而且当培训和会议方面的成本被压缩后,他们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工作中涉及到的HSE知识。

年轻人开始扮演管理者的角色,他们比以前提拔的更快,也承担着更大的责任。Shaffer 称,SPE需要思考如何找到这些人并让他们参与培训计划,扩展他们在工作中可能用到的HSE知识。不过这涉及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他们的主干专业并非HSE,而是其他学科,这使他们不愿意参加SPE的HSE活动。另外,HSE相关内容需要更好的融入到SPE会议议程里,话题要紧贴大家感兴趣的领域,要让HSE内容更接地气,更具相关性。

管理和信息技术主管J.C. Cunha

企业有义务为其股东控制成本,而且要在不降低长期收益的情况下控制成本。尤其当降本压力远比准备迎接行业最终反弹压力更大时,要实施这种平衡做法尤其困难。

Cunha表示,那些没有招聘新人,裁掉了数以千计员工的公司,也失去了反弹力。在处于恢复期的市场,招聘成本更高,因为一些人离开了行业,一些人退休了,所以公司需要在人才市场抢人。

持续雇佣年轻工人,增加了低工资人才的数量,但是公司仍然掌控在那些即将退休的人手中,不能实现人才的可持续性。

行业不景气加速了两代工人之间的更替,增加了管理数百万美元综合性项目所需的工作量。新入职的员工需要学习和培训,但恰恰又遇到经验丰富的员工纷纷离开,而培训预算又大幅削减的窘境。

Cunha表示,富有经验的经理不会去争论人才招聘的重要性,但在当前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人才招聘显然不是头等大事。Cunha在迪拜ATCE发表的演讲中,给出了如何招聘和培训的建议,他首先就提到,保持理性的人才招聘政策,比不招聘要强。

Cunha称,企业需要想办法留住有经验的工人,以填补人才间断缺口,保持长期项目的连续性。如果一些人愿意,可以考虑限制工作小时数,并安排他们参加学习和培训,以降低用人成本。

年轻人进入油气行业后,可以让他们学习企业文化,给他们传授经验,为企业未来发展培养团队,为行业反弹做好充分准备。

生产和设施技术主管Hisham Saadawi

当前的油价让Saadawi开始回想2004年,当时,油价跟现在相当,但油气公司仍然有利可图,而且每个人都很高兴。

Saadawi是一名来自阿布扎比的行业顾问,他正在思考我们如何能从过去的历史经验中吸取教训,以前我们可以简单地从API 610标准中查询一台抽油泵的参数。但在行业繁荣期,这些参数开始变得相当复杂,且设备生产成本也变得非常昂贵。

Saadawi和参加ATCE的许多人就如何简化一些设备参数进行了讨论。在确保订购的设备符合要求的前提下,可以简化加工流程,减少加工时间、人力和成本。

长久以来,一些复杂油田的开发确实需要特殊对待,如酸性储层和深水油田,需要特殊定制的设备。但在可能的情况下,大家其实只需使用基于API标准的满足基本功能的设备即可。对设备简化的需求正改变着海上项目的面貌,一些教科书的内容还停留在简易浅水生产平台,这些平台主要为开发中东和亚洲项目而设计。

为了保持油田开发的连续性和实现早日投产,一些企业在生产平台完工以前,将早期生产出来的油气输送到附近的设施上。

Saadawi在董事会就任的职位(生产和设施技术主管)也代表着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一些问题,该职位结合了以前的两个领域:生产和经营。这种合二为一的变化主要由于该学科领域的很多人都在寻求扩大工作职责。Saadawi称,该领域的从业人员,大多都从事着多任务的工作。甚至在较大的公司,生产和设施也是合并在一起的。

学术主管Dan Hill

当前,随着毕业生越来越难找工作,石油工程专业的报考人数也出现了大幅减少。学术主管Hill,同时也是Texas A&M大学石油工程系主任,她表示,这不禁让人联想到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行业低迷期, 当时在4年之内,学生报考人数减少了90%。

Hill表示他再也没有看到过比当时更糟糕的情况,当他1982年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开始学术生涯时,油价上涨至峰值,当时的报考人数达到了1100人。而5年后,油价大跌,报考人数只有100人。

如果低油价持续更长的时间,相关专业的报考人数必将减少得更多,不过他当时还算乐观,认为不久的将来学生人数会增加。

这是个全球性的问题,作为学术主管,Hill通过与欧洲和中国的相关学校负责人交流,发现这些地区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形。而在中东地区,由于有国有石油公司就业承诺的支持,就业还算比较稳定。

在美国,相比行业繁荣时(当时还限制入学人数),部分大学的石油专业入学人数少则减少了百分之几,多则减少了50%。Texas A&M大学的入学人数减少的不多,2003年该校石油专业入学人数翻了三倍,当前的入学人数略高于2010年的水平。

预计美国石油专业的毕业生人数将继续减少,根据德州理工大学石油工程教授Lloyd Heinze 的研究,石油工程师数量将从2015-2016学年的2100名,下降到2018-2019年的1400名,Lloyd Heinze教授一直在跟踪美国的石油相关专业数据。

在就业率偏低的时候,选择石油工程专业,无疑有些打赌的意思。不过那些经历了小班授课,在上一次低潮期进入石油行业的X一代人(指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初出生的美国人),现在大多都属于进入了企业高层,成为了行业的领袖。

总之,石油业的发展是有周期性的,即使当前处于低迷时期,但总有恢复的时候,对于那些将要选择和已经选择石油行业的人们来说,坚持下去,也许是最佳的选择。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