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变革中的能源行业 投资什么最有价值

1 B-1

油价的持续走低、美国页岩气的大发现、已探明石油储量的增加、新能源的冲击……这些因素使曾经辉煌的石油行业正经历着剧变,石油巨头们纷纷开始转移业务重心,改变商业策略,以期获得长久发展,而有些人仍不肯接受现实。

来自 | Economist
编译 | 白小明

有人将西德克萨斯州的Midland称之为“德克萨州的海湾地区”,在该地区,基本上每40英亩的土地上就有一台抽油机,从深达3700米二叠纪盆地的页岩地层开采石油。在小城边缘的二叠纪盆地石油博物馆,有一个古董“磕头机”的展览,最古老的磕头机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在博物馆的后面,一台磕头机正缓缓地上下摆动工作着。

然而,汽车往北开20英里,便可以看到数百台风力涡轮机呼呼作响旋转着,完全掩盖了比涡轮机矮太多的磕头机的风采。远处的棉花地,在早秋的阳光下闪烁着白光,此情此景便是变革中能源行业的一个简单写照。

抽油机及其上空的风力涡轮机

抽油机及附件的风力涡轮机

您可能会认为,身处困境中的石油人会怨恨像涡轮机这样的新能源产品,因为正是这些产品让世界不再需要化石燃料。但石油生产商Joshua Johnson却看好这些新技术,他管理着该地区的一系列石油租约,很乐意向代理商展示自己所储存的原油,他认为随着世界能源需求的增加,可再生能源将成为石油的重要补充能源,但不赞成过多地考虑全球变暖,他认为无论化石燃料消耗量如何,全球气温总会越来越高。

尽管当前的石油市场处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最低迷时期,但二叠纪盆地却成为了石油开采的最新热土,它正经历着投资小高潮。自2016年5月以来,该地区的钻机数量增加了60%,而在美国的其他页岩盆地,钻机数增加量微乎其微。尽管钻井工作量仍然低于2014年高峰时的一半,但已钻完井的水力压裂工作量正在重新多起来,在Midland附近,大型的红色卡车再次聚集在油气井周围,在高压下将流体和砂子泵入井内。

今年到目前为止,美国的金融机构已向本国石油公司提供了超过200亿美元资金,主要用于资产收购以及二叠纪盆地页岩气井的压裂工作。该地区最大生产商之一的先锋自然资源公司CEO Scott Sheffield估计,二叠纪地层包含许多2.5亿年前形成的富含石油的储层,可采石油储量可以比得上沙特的Ghawar油田,后者的储量超过了沙特总石油储量的一半。不过,这可能只是他个人的想法,但在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石油业正在逐渐恢复。

二叠纪盆地页岩气大发现是一个综合了运气、地质、技术、法律和勇气等因素发现巨大石油资源的典型例子,这一发现似乎解决了业界老生常谈的石油何时用完的问题。Blake Clayton在其最近出版的新书《市场的疯狂:一个充满石油恐慌、危机和崩盘的世纪》中描绘了全世界担心出现“石油峰值”的四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汽车的出现,当时油价开始飙涨;第二个时期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同时发生;第三个时期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OPEC推动了油价上涨;第四个时期从21世纪头十年的中期开始,油价逐渐上涨至140美元/桶,然而这些担心其实是多虑的。

6

石油峰值论的创始人King Hubbert早在1956年就预测全球石油供应量永远不会超过3300万桶/天,而当前的石油供应量为9700万桶/天。根据BP的数据,在过去20年里,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增长了50%,按照当前的速度,石油还可以持续开采约50年(图1)。

好事过头反成坏事

已探明石油储量过多可能并不是好事,反而对行业来说不利,即违背了“物以稀为贵”的理论。

随着大家对气候变化关注的增加,政策制定者、监管机构和投资者已经从担心石油短缺,转向担忧产量过剩。专家们表示,在最极端的情形下,如果将全球变暖温度控制在2ºC以内,成功的可能性是50%,那么今后只需消耗35%的已探明化石燃料储量,主要是煤和石油。如果将目标限定在1.5ºC以内,则只需消耗10%的已探明储量即可满足全球能源需求。正如Clayton在书中写的一样,在石油被淘汰之前,全世界的油井不会干涸。

先锋公司的Sheffield也同意上述石油在淘汰前不会用完的观点,而其许多美国同行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Sheffield认为,由于全球经济增长缓慢,以及大规模引进以可再生能源为动力的电动汽车,全球石油需求可能在未来10-15年内达到峰值。他表示,为了迎接石油需求峰值的到来,先锋公司正在考虑出售其在美国其他地方的资产,专注于二叠纪盆地页岩资源的开发,他认为在当前石油需求量不断减少的情况下,该地区的开发成本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受近两年油价下跌的影响,一些与先锋公司一样、规模较大的综合性石油公司,特别是欧洲的石油公司,正在改变未来石油发展策略。例如,荷兰皇家壳牌因钻井成本太高,退出了北极项目;道达尔也因类似的原因不愿意进一步投资加拿大油砂项目。

不过他们都清楚,如果石油需求量长期减少,只有开采成本最低的油气公司才能获得长久发展。壳牌CFO Simon Henry表示,该公司预计未来5-15年内全球石油需求将达到峰值,壳牌打算将精力集中在他们认为开采成本最低的区域,如巴西的深水项目,预计该项目在上述预期时间内可以收回投资。另外,壳牌和道达尔都将削减石油勘探投资,同时,道达尔也希望能找到低成本的石油,并期望海湾地区的石油一直保持较低的开采成本,他们还购买了阿布扎比附近的一份为期40年的一小部分石油开采权。

8

由于大部分石油都产自西方油企难以掌控的OPEC国家,一些石油巨头正在转向天然气业务,作为对石油业务的补充(图2)。今年,壳牌以540亿美元完成了对BG的收购,使天然气产量占到其能源总产量的接近一半。石油公司称,天然气业务比石油更复杂;由于前期需要更多的资本用于开采及运输管道和新销售系统的建设,因此回报率更低。然而,按照化石燃料最悲观的预计情形,天然气的增长前景仍将好于石油。

如何能确保万无一失?

在当前可再生能源即将迅速发展的初始阶段,一些油气公司也在考虑投资可再生能源技术。道达尔已经收购了电池和太阳能发电企业,尽管其CEO Patrick Pouyanné坚持认为,如果油气业务没有利润,他们是不会进行收购的。壳牌公司CEO Henry也称,公司的商业模式可能越来越类似于主权财富基金,如挪威的主权财富基金,即将大量现金流从石油业转向低碳技术。BP开创了“超越石油”的概念,虽然之后由于太阳能发电投资未能赚钱而匆忙收场,但其5年来正首次考虑将更多资金投向风电业务。当未来能源转型的趋势变得愈加清晰时,这些公司将不得不把数百亿美元投向新能源业务的开发。

波士顿咨询集团(BCG)的Philip Whittaker指出,过去石油项目就像取款机,因为一桶石油的售价远远大于其生产成本。但随着石油越来越难开采,收入与成本的差距正在慢慢缩小,但投资者仍喜欢该行业相对较高的投资回报率。一旦石油公司收回了开发油田的成本,则在未来几十年里可获得大量的现金流。

Philip Whittaker表示,油气公司当前投资可再生能源领域,并不确定在未来能获得像石油一样的高投资回报率。油气公司虽然拥有巨额的资金,并擅长进行大规模投资,但在短期内难以看到可再生能源业务达到足够的规模,公司业务总量占比也不会太大。也许在大众眼里,在高低不平的深海安装大量海上风力发电机的项目,与深水石油钻探项目类似,但如果石油公司开始向电力公司转变,那么他们将只能获得与公共基建项目一样低的风险回报率,而且这些新能源项目需要消费者参与。

近期油气行业的一大焦点,是沙特政府希望通过IPO,公开发行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价值1500亿美元的部分股份,以实施类似的多元化战略,这部分收益将存入一个大规模的主权财富基金,投资石油以外的技术。有些人认为,沙特最近以创纪录的产量水平开采石油,是因其预期石油时代将提前结束,而其他人则认为沙特只是想从其他产油国手中夺回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在美国,大多数石油公司的行动则似乎更加低调。有人认为,市场的力量远比政府的协调措施更利于减少碳排放,他们指出,页岩气替代煤炭后,碳排放量已减少至十年来的低点。许多人都希望近期行业投资的减少能造成石油供应短缺,进而促使油价在2020年之前攀升。BCG的Whittaker称,届时石油行业很可能将迎来“最后的狂欢”,最终世界将走向电气化时代。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