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低碳时代 未来油企如何突出重围?

1tt

如果说油价下跌已经让各大油气公司焦头烂额,那么限制化石燃料的政策对于油气行业来说则是决定生死的考验。油企要如何在低油价时代积蓄力量、调整策略,更好地应对一个更加充满挑战的低碳未来呢?

石油供大于求 油企碳排放压力凸显

油气行业正在经历着历史上最具变革性的时期之一,而如今的形势正迫使我们重新定义我们所熟知的能源业务。要想在这样的大规模变革中做好舵手,油企CEO们必须足够灵活,并具有战略性判断,在短期内解决好成本和投资问题,同时要做好充分准备迎接未来各种不可避免的压力。

近两年,石油一直处于供应过剩的局面,人们对世界经济放缓,特别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尤为担忧。没有人知道这种供需不平衡将会持续多久,即使在OPEC达成冻产协议后,这种担忧仍萦绕在各大油企心头。据彭博社报道,当油价高于100美元/桶时,石油巨头光一个季度的净收入额就高达229亿美元。而如今,投资已骤减30%之多,油企与油服公司的各种谈判、裁员降本等举措,仍难以保证下一轮的业务不受影响。

1

那些高瞻远瞩的油企高管们,在重新评估了公司的目标和发展战略后,逐渐开始摆正自己的位置,并利用自身优势逐渐使企业开始盈利。如今,油价略微上涨,油企高官们仍必须在严格限制碳排放的政策中继续拓展业务。这也是未来几年,除了低油价、公司之间竞争以及石油供应过剩外,摆在油企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如今,工业化国家纷纷通过减少化石燃料使用控制全球变暖,甚至也有国家呼吁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净零温室气体排放、在本世纪末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大大小小的国家都在集体反对化石燃料的生产和消费,各大油企的发展会受此冲击,但世界上最大的油气公司(BG、BP、Eni、Pemex、Reliance Industries、Repsol、沙特石油公司、壳牌、Statoil和Total)的CEO们仍然支持任何限制碳排放的目标。

未来化石燃料使用量会逐渐减少,能源行业也都逐渐接受了这一现实,因此,一系列问题也就立即凸现了。上游石油公司最终会落得徒有成堆“不能燃”石油储备的结局吗?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应该放弃所有的勘探活动吗?下游炼油厂需要重新调整其业务适应更多的生物燃料和减排技术吗?以天然气为主的公司会将更有能力实现向低碳经济的转型吗?大型综合油气公司是否应该在其投资结构中更倾向低碳技术吗?

选择符合未来发展的投资

面对目前复杂的环境,各公司能源高管们需要将如何利用当前条件、选择符合未来新常态的投资放在首位。以上的诸多问题显示出了能源公司高管所面临的复杂环境,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与其他任何变革一样,想要控制不确定性,就需要制定一个能够利用当前条件的计划,同时准备对未来可能的“新常态”投资:在风云变幻之中保持稳定的业务。

对于油气公司而言,新计划需要进行以下三步:

首先,他们应该审视一下公司的商业战略,将工作重心重新调整到最擅长、最能超越竞争对手的领域。随着化石燃料不再“受宠”,各公司需要避免继续在过气的领域过度扩张。在找寻业务突破时,除了要在具有强大优势的领域中寻找以外,还要在足够灵活、能够应对市场变化的领域中寻找。

例如,勘探和开发需要两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开发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而勘探则会面临更高的风险。而太多的勘探公司都投身到了开发领域,结果发现开发业务异常复杂,它们所需的资金投入大、技能要求高,这很可能会耗尽企业资源,最后导致勘探和开发两方面不得兼顾。

另外,在过去十年里,下游为主的公司参与上游活动时也有着类似不尽人意的经历。在如今不稳定的油气市场中,投资的方向性错误和过度扩张可能会导致灾难性后果。

与盲目拓展业务、追求每一个可以看到的机会相比,制定一个更有针对性的战略方法更为可行。例如,西方石油公司将其加利福尼亚的资产拆分为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现在,西方石油公司专注于提高原油采收率,研究一种可以延长生产油田寿命的复杂钻井方法。类似地,阿帕奇石油公司正着重研究如何管理被其他公司放弃了的老资产。例如,他们购买了一块已经开发了50年的北海Forties井场,并计划将其生产寿命延长20年。

第二,无论市场情况如何,避免任意削减成本。任意的成本削减会让公司无法保存实力应对未来的不确定。相反,公司应该投资那些最能凸显公司优势、与其他公司拉开差距的业务。此外,油气公司的投资计划还要能够适应减排限制和更严格的市场环境。

这并不意味着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投资方式,并开始在停产的石油平台上部署风电场,也并不能说明纯勘探开发石油公司会在20年内停业。但从短期来说,每家油气公司都必须考虑如何以更具竞争力的方式开采石油,同时尽可能减少碳排放。

解决方法之一便是更加注重能源效率,Statoil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步伐。他们启动了一个颇有潜力的企业内部项目:检修挪威大陆架上运行着的每个涡轮机和压缩机。Statoil打算根据需要升级或更换设备,以减少碳排放。

即使是综合油气公司也需要认真考虑逐渐实现能源多样化,逐步转向低碳生产,在化石燃料逐步淘汰的过程中完成产品变革。例如,看看公司是否有能力投资天然气,将它作为过渡燃料。

2015年11月,荷兰皇家壳牌收购BG集团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贸易商。这项交易和其他一些合同都反映了天然气已成为美国和世界许多其他地区发电的首选燃料,特别是如今天然气价格下降,与煤炭相比,天然气在价格和碳排放方面都更具优势。如果公司的优势不在于开展天然气业务,也可以考虑收购和管理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太阳能和生物燃料)公司。

第三,油气公司需要利用新技术创新,最小化成本,并帮助实现更低的碳排放。例如,油价的下跌,油企对数字油田应用的需求将会增长。通过一个陆上中心联接多个平台进行远程操作,或对陆上和海上的操作实施远程监控,可以不再需要对物理现场进行检查。超级巨头BP已经开始采用无人机技术,来检查其位于阿拉斯加Prudhoe湾偏远地区的管道。

同时,油气公司也要关注可以改进现有炼化设备和生产可再生能源的技术。一些包括康菲、Eni和Neste在内的大型油气公司正在投资精炼工艺,希望能用纯植物油脂和动物脂肪加工的油料,替代飞机和商业运输中所用的柴油。

总之,随着能源新常态的形成,每个油气公司都将面临不同的挑战。短期内,油气行业不可能消失,但在十年之后,油气行业肯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个CEO都必须去努力应对,根据现有优势和机遇重新定位自己,管理好每一项新拓展的业务。

来自/Pwc       译者/周诗雨        编辑/王月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版权声明:稿件为石油圈(www.oilsns.com)原创编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

市场咨询服务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