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页岩油气遭遇成本障碍 能源巨头黯然失色

tt5

2015年6月,美国石油产量曾经一度达到961万桶/日的峰值。随后美国石油产量开始持续下滑,到今年4月初产量已降至900万桶/日。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整个2016年,美国石油产量将降至870万桶/日,2017年产量将继续下滑至820万桶/日。并且仅去年一年美国国内破产油气企业就高达52家,此外还有175家油气企业处于破产边缘。

在页岩行业,我们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其所有的泡沫特征,包括效率提升、技术完善、设备改进带来的急剧增长,以及投资涌动掀起的热潮,也正因为此,过多企业受到吸引,扎推涌入页岩行业。

2011年,美国日产石油约550万桶,2015年6月中旬,美国石油日产量达到961万桶的峰值。这首先得益于美国石油企业开采效率的大幅提升。在美国页岩产区,石油开采率已从之前的3%~5%提高到现在的10%~12%。此外,2013~2015年间美国石油企业还将页岩气的盈亏平衡点降低了40%。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其国内低渗透层石油产量2009年为50万桶/日,2015年5月底已达到460万桶/日,其中80%的产量来自于Eagle Ford、Bakken和Permian三大产区。石油资源枯竭之说被页岩油打破,同时,页岩油也成为石油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页岩油气遭遇成本障碍

无可否认,这是全球能源行业发展的巨大成就。但就石油本身来说,400万桶页岩油的日产量无疑是导致油价崩跌的生产过剩的最主要推手。在当前供过于求的市场背景下,在与传统化石能源争夺市场份额的过程中,页岩油气的生产成本还是显得过于高昂。

这里不妨援引挪威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关于各国石油开采成本(包括生产成本和基建投资)的一组数据。Rystad Energy评估认为,按照每开采1桶原油的成本高低排名,美国仅次于英国、巴西和加拿大,位列第4名,其原油成本为36.2美元/桶(包括基建投资21.5美元和生产成本14.8美元)。这里不光统计了传统的石油产区,还包括页岩产区。挪威开采成本仅次于美国,为36.1美元/桶。俄罗斯在这张产油国开采成本排名表上处于阿尔及利亚和伊朗之间,位列第15名,成本为17.2美元/桶。Rystad Energy的数据还显示,原油开采成本低于20美元/桶的产油国共有6个,美国只有2个页岩产区的开采成本低于50美元/桶。在美国Bakken产区,当油价低于53美元/桶时,开采已无利可图。在Eagle Ford产区,盈亏平衡点为42美元/桶。当油价为60美元/桶时,美国大约三分之一的石油开采企业已无力为自身发展注入资金,他们的现金流将被迫只能用于减轻债务压力。

能源巨头黯然失色

2016年1月,全球第一大矿业集团必和必拓公司宣布减记名下的美国页岩油资产价值,减记额约为税前72亿美元。BP上一年度净亏损高达65亿美元,尤其是第4季度,公司的油气开采量下降情况远超出预期,油价下跌导致公司在墨西哥湾、利比亚和美国尤蒂卡页岩区的项目蒙受损失高达26亿美元。

2015年,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将名下的美国页岩油资产和加拿大油砂资产减记40亿美元。公司去年全年的净亏损达到43.6亿美元。

今年年初,壳牌公司宣布对旗下从事北美非传统能源业务的分公司进行清算。此外,公司还出售了美国怀俄明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传统油气及页岩油气资产,放弃了阿拉斯加湾和加拿大的能源项目,并于去年第3季度减记了名下的79亿美元资产。

中小型企业危机四伏

当然,除了关注上述能源巨头,我们还应当将目光投向灵活、高效、快速创新的中小型企业,毕竟,这些公司才是页岩革命的动力引擎。在市场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2006~2014年间全世界油气行业债务从1.1万亿美元增长到3万亿美元,其中美国中小型油气企业债务增长速度最快。评级机构标准普尔近期在平均油价40美元/桶的基础上对油企进行了重新评估。大量深陷债务的美国企业被调低了信用等级,近40%的美国开采企业和油服企业信用等级仅为B级或更低。

由于信贷机构会阶段性地对油气企业贷款限额依据即其资产价值进行重新审核,因此,油价下跌三分之二不可能不对油气企业信贷状况产生影响。《金融时报》报道称,自2015年年初以来,已有52家美国油气企业宣布破产。位居美国油气生产企业20强之列的Linn Energy公司宣布无力偿还36亿美元债务时,其偿付能力仅为100万美元。德克萨斯州Quicksilver Resources公司宣布破产时的债务为24亿美元,将该公司资产变卖后仅收回2.45亿美元现金。

评级机构惠誉国际提高了对美国债券崩盘的预期。惠誉国际预计,今年年底前,美国燃料能源综合体中60%将面临破产,债务总额将高达400亿美元。从2014年年中开始,油气企业投资商的资产损失已超过2万亿美元,债券损失也已超过1500亿美元。不同渠道的统计显示,全世界油气行业投资额缩水约为2500~3800亿美元。

从泥潭到未来之路

令美国页岩行业雪上加霜的是,在过去10年间,其国内市场的石油需求不仅没有增长,反而有所下降。这样就无法通过刺激国内市场的需求来维持价格。同期,美国的天然气需求倒是有所增长,这主要归功于发电天然气用量的增长。2014年,美国发电用天然气2300亿立方米,2015年,发电用天然气增长至274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在石油现金流减少的情况下,油气企业只能通过天然气业务实现部分盈利指标。

但是页岩气的开发也造成了美国国内市场的价格低迷。三年前一些开采企业依靠页岩油开采得以生存的时候,油价还在100美元/桶左右徘徊,这些开采企业的产气量也随之增长,从2006年的5240亿立方米增长到2015年的7674亿立方米(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为每日742.2亿立方英尺干气)。美国Marcellus页岩区(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西弗吉尼亚)资源储量丰富,尽管其大规模开发晚于其他产区,于2011~2012年间才展开,但该产区产量增长弥补了美国西部一些州,以及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产量下降。目前美页岩区产气量维持在4540亿立方米/年(440亿立方英尺/日)的水平。

在石油产量下降的同时,天然气产量也将下降。当然,也存在这样的假设,即美国国内市场天然气价格上涨,比方说,从现在的62美元增长到150~200美元。但如果这种假设成立,天然气消费量以及其开采量都将下降,并且再次被煤炭取代。煤炭作为发电用能源之前之所以受到排挤,天然气的廉价就是原因之一。

在现在的危机结束之后,页岩油和页岩气并不会从世界化石能源舞台上消失。当然,未来只有那些拥有最赢利页岩区的油气企业才可以顽强地生存下来,那些企业不可能也不希望保持近几年内我们看到的页岩开采速度。页岩行业泡沫破碎后,美国新的页岩项目投资者会懂得三思而后行。到那时,每一家油气企业都会深谙此理:只要投入资金,产量就会增长,但是如果产量增长过于迅速,价格就会崩跌,投资将无法收回。

令页岩行业感到乐观的是,毕竟从全球范围来看,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仍然处于上升趋势,而易开采的油气田正在变得越来越少。于是,今天在页岩区积累的经验将对油气企业产生积极影响,有助于其在未来更好地保障人类的能源需求。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