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喧嚣声中 看看土耳其的能源地位有多重要

喧嚣声中 看看土耳其的能源地位有多重要

土耳其发生了未遂的政变,几经波折,政变没有成功。喧嚣之外,我们还是说说能源。土耳其地理位置重要,沟通东西,链接欧亚。在欧洲危机中,提升了能源战略地位,未来将继续在欧亚能源供应中占据重要位置。

土耳其是一个能源较为匮乏的国家,能源对外依赖严重。然而,借助油气管线这一主要抓手,土耳其在世界能源版图中地位凸显。这一方面得益于土耳其横跨亚欧、沟通东西的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更重要的是它在能源消费国与进口国的力量对比和能源博弈中两面逢缘。

始于2014年初的乌克兰危机,又为土耳其能源战略地位的提升提供了一次难得机遇。本文从乌克兰危机加剧俄欧能源博弈这一视角,探析土耳其在世界能源中战略地位的提升及其原因,同时反观能源地位的提升对其国家战略的影响。

土耳其能源战略地位显著提升

随着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加剧,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能源博弈愈演愈烈,土耳其作为一个重要的能源过境国,其能源战略地位显著提升。

1. 土耳其是欧盟实施能源进口多元化战略中的重要转运中枢

土耳其不仅西接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市场欧盟,还紧邻中东、中亚-里海等能源富集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土耳其成为这些地区能源外运过程中的关键过境国。

220

具体而言,经由土耳其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简称BTC)输油管道被称为里海石油出口的大动脉,它在将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以及哈萨克斯坦等地的石油外运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与其并行的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线(简称BTE)在阿塞拜疆沙赫丹尼兹气田(Shah Deniz)的天然气外运中也扮演着关键角色,而且随着该管线的扩建以及沙赫丹尼兹二期工程的完成,其在向欧洲输气方面将发挥更大作用。此外,土耳其与伊朗建有大不里士-埃尔祖鲁姆(Tabriz-Erzurum)等天然气管线,伊朗的南帕尔斯(South Pars)气田是土耳其从伊朗进口天然气的重要来源,并有可能向南欧输送天然气。

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南部天然气走廊(South Gas Corridor)的重要战略中,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线(简称TANAP)、跨亚德里亚海天然气管线(简称TAP)以及土耳其-希腊-意大利互联管道(简称ITGI)都经过土耳其的领土。其中TANAP以及TAP在把阿塞拜疆等地的天然气运往欧洲市场中将发挥重要战略作用。随着美伊关系的缓和以及土伊(拉克)关系的积极修好,伊朗和伊拉克(包括库尔德自治政府)也将使用这些管线输送天然气。

目前,TANAP管道的阿塞拜疆和土耳其段已经开始建设,预计2017年开始通气,该项目第一阶段将为欧盟提供每年16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第二阶段将提高到200亿立方米。可以说,在欧盟能源多样化战略中,土耳其是其能源运输链条中的关键一环,在一定程度上扼守着欧盟能源来源的命脉。

2. 土耳其是俄罗斯规避能源过境风险、稳固欧洲能源市场的关键枢纽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努力建设绕开乌克兰、经由土耳其的能源转运管线。目前,蓝溪(Blue Stream)天然气管线是俄通过土向欧出口天然气的重要渠道和主力,自蓝溪管线正式运营,大约111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经由土耳其运往欧洲市场,而且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计划进一步提高该线的输送能力。

2014年12月,普京决定放弃建设已久的南溪(South Stream)管线,并与土签订了天然气优惠的协议。土耳其线的年输送能力将达到630亿立方米,其中490亿立方米经由土耳其运往欧洲市场。而土耳其线也得到了欧洲诸多国家的支持。

2015年4月匈牙利、希腊、马其顿和塞尔维亚等过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表示支持该线的建设,认为其在商业上具有可行性,有助于保证中南欧的天然气供应,也有助于确保欧洲的能源供应。因此,土耳其成了俄绕开乌克兰、规避过境风险,向欧输送天然气的最佳合作伙伴。

3. 众多油气管线凸显了土耳其能源战略地位

文明遐迩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在将俄罗斯、里海等地区的石油运往国际市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样,经由土耳其的众多油气管线也使土在国际能源运输中地位凸显。目前存在多条运经土耳其(包括计划在建)的油气管线。

在石油管线方面,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线是第一条绕开俄罗斯领土而将里海石油外运的跨境管线,其来源地包括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以及哈萨克斯坦等国,约100万桶的日均输油量满足了当前世界1.2%的日需求量,因而该管线成为东西能源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条重要的跨境石油管线是伊拉克-土耳其(或称基尔库克-杰伊汉,Kirkuk-Ceyhan)石油管线。该管线1977年开始运营,是土耳其最大的原油出口管线之一,其年输油量达160万桶;该管线的缺点在于其易受地区势力的破坏。

喧嚣声中 看看土耳其的能源地位有多重要

2013年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KRG)建立了一条与该管线相连的石油管线并允许向土耳其出口,次年5月KRG声称首次经由这条新管线运输的原油已经运至杰伊汉港口。此外,土耳其国内还存在数条石油管线,包括Ceyhan-Kirikkale、Batman-Dortyol、Selmo-Batman等三条原油管线。

天然气管线方面,目前除了正式运营管线外还存在众多在建的管线。蓝溪是将俄罗斯天然气运往欧洲的重要管线,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线以及伊朗和土耳其间的大不里士-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线已经正式运营,在将里海以及伊朗的天然气输往欧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土耳其-希腊互联管线是ITGI的重要组成部分,已于2007年完工运营。在建管线中,上文提及的TANAP、TAP以及土耳其线对于将里海地区及俄罗斯的天然气运往欧洲具有重要意义。如果加上名存实亡的纳步科以及已经搁浅的南溪,那么土耳其在能源运输网中的地位将更加突出。

土耳其能源战略地位提升原因

土耳其作为能源过境国,其能源战略地位的提升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土耳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赋予其成为能源过境国的内在基础;能源生产国与消费国之间的博弈为其能源战略地位的提升创造了重要的外在条件;众多油气管线的建设与运营则为其能源战略地位的稳固与发展提供了设施保障。

1.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赋予了土耳其成为能源过境国的内在基础

在世界能源版图中,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土耳其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优势。身处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土耳其为里海、黑海及地中海所环绕,西接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地区欧洲,东临世界能源资源重要的密集区,紧临阿塞拜疆并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能源生产国隔里海相望,隔黑海与俄罗斯相望,还与伊朗、伊拉克等中东国家接壤。

英国石油公司相关数据显示,在中亚,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石油已探明储量为51亿吨,约占世界总储量的2.3%;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以及乌兹别克斯坦4国的天然气已探明储量为21万亿立方米,约占世界总储量11.3%。中东蕴藏着世界上最为丰富的石油资源,素有“世界油库”之称,已探明的石油储量达1094亿吨,占世界储量的47.9%;同时中东地区还蕴含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近80.3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储量的43.2%。因此,随着俄欧能源矛盾的加深,土耳其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为俄欧实现各自战略不可或缺的伙伴。

喧嚣声中 看看土耳其的能源地位有多重要

2. 俄欧能源博弈为土耳其能源战略地位的提升创造了重要外在条件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加剧了俄欧之间的能源博弈,双方的能源关系由战略互信走向战略互疑。长期以来,俄罗斯与欧盟在能源领域建立起了坚实的合作基础,俄是欧传统上的能源供应国。根据欧盟委员会的数据,2012年欧盟从俄进口的天然气占其消费总量的35%,对俄天然气的进口依赖程度高达62.4%。而超过50%的俄出口欧洲天然气都要运经乌克兰境内的管线,乌克兰在俄欧能源贸易中占有关键地位,因此乌克兰危机使俄欧双方的能源安全均面临巨大挑战。

为维护能源安全、应对危机,欧盟积极调整能源战略,加快推行能源多样化举措,力求尽快降低对俄能源的依赖,拓展从中亚、里海、中东进口油气资源的渠道、俄罗斯则更加坚定了绕开乌克兰转运出口能源的决心。而在俄罗斯的心目中,土耳其是替代乌克兰的最佳选择,因为土不仅具有沟通东西的优越地理条件,而且与俄有着良好的能源合作基础。近年来,俄是土最主要的能源进口国,土是俄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天然气出口市场,其近60%的天然气进口于俄罗斯。俄土间的能源相互依赖有利于双方求同存异、管控分歧,将政治立场与经济利益相分离,实现共赢。

可以说,绕开乌克兰运输油气资源成为俄欧双方的共同关切。事实上,北溪(Nord Stream)和南溪都有绕开乌克兰向欧输送天然气的考虑,尽管受此次危机影响南溪天然气管线搁浅,但土耳其线同样可以发挥绕开乌克兰的作用。由于北溪以及通往土耳其的蓝溪等管线的运营,经由乌克兰运往欧洲的俄天然气已从2008年的95%降低到2013年的53%。因此,以土耳其为能源过境国的油气管线,一方面可以稳固俄罗斯出口欧洲的能源市场;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欧盟国家降低能源短缺风险,获得稳定能源供应以确保自身的能源安全。在俄欧的能源大棋局中,土耳其充当着关键棋手角色。

3. 油气管线为土耳其能源战略地位的稳固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设施保障

目前处于计划中的油气管线彼此之间并非相得益彰,而是处于相互竞争的态势。无论是已经搁浅的南溪与为TANAP管线和TAP管线所替代的纳布科(Nabucco)天然气管线,抑或当前的土耳其线与TAP管线,它们都有坚定的支持者,也都存在着相应的问题。

以土耳其线和TAP管线的斗争为例,土耳其线是俄罗斯主导的向欧盟输送天然气的管线,受到土以及中南欧一些国家的支持。然而,欧盟委员会以及美国却对该线表示质疑,认为其在经济上不具可行性,缺乏足够的融资来源,更重要的是不利于降低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因此,欧美更支持TAP天然气管线的建设,强调该线更能提高中南欧国家与欧盟的能源安全,降低对单一气源的依赖,节约消费成本。

TAP管线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短期内供气的不足,预计其来源地阿塞拜疆的沙赫丹尼兹气田2018年才能够足额向欧洲国家供气,且该管线2020年才可正式运营;而土耳其线则预计2016年底即可开始运营。事实上,在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油气管线博弈中,无论哪一方获胜土耳其都会是重要赢家,其在任一管线中都是重要的外运节点,亦即土都会成为俄罗斯和欧洲重要的能源合作伙伴。

能源地位提升对土耳其的影响

土耳其能源战略地位的提高,不仅使其获得了充足的能源供应,提高能源多样化水平,为其构建东西能源枢纽中心提供了重要契机,还使它获得了与欧盟进行政治谈判的筹码,成为实现其国家战略目标的重要支点。

1. 推动能源多元化,增强经济实力

近10多年来,在正义与发展党的领导下,土耳其经济取得了较快发展。然而,能源的短缺却成为制约其经济持续发展的最大瓶颈。土耳其就近75%的能源消费依赖于进口,其中油气资源在土能源消费结构中更占有重要比重,目前在能源进口上的财政支出占其国家赤字总额的2/3以上。土耳其最大的能源进口国是俄罗斯,其对俄能源依赖严重。

随着土耳其线投入运营,土不仅可以获得较为充足的天然气供应,还可以获得可观的过境费收入。根据俄土之间的协议,俄罗斯天然气股份公司将通过土耳其线每年向土国内输送14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同时将蓝溪对土的天然气供应量增加30亿立方米,并从2015年1月1日起给予6%的价格优惠。欧盟支持的TANAP和TAP管线也可供给土耳其天然气,TANAP管线的主要进口来源是中亚-里海地区(有可能包括中东部分地区),在其160亿立方米的全部运力中将有6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进入土耳其国内市场,其余运往欧洲市场。同时,土耳其国有天然气公司博塔什占有TANAP管线的30%股权,成为仅次于阿塞拜疆的第二大股东。可以说,在目前的管线网络中,图二是不仅可以获得充足的能源供应,满足自身的能源需求,降低对俄能源依赖,提高其能源多样化水平,还可以获得丰厚的过境费,增加政府收入。

喧嚣声中 看看土耳其的能源地位有多重要

2. 提供土耳其对欧谈判筹码

成功加入欧盟是土耳其多年来的夙愿。然而由于诸多障碍,土入盟进程缓慢,至今仅是欧盟的候选国。乌克兰危机后,能源问题使土耳其与欧盟成为命运共同体,甚至可以说土耳其掌握着更大的主动权。土耳其是《欧洲能源宪章》(European Energy Charter)的签署国,与欧盟遵循共同的能源条约。2015年初欧盟委员会开启组建欧洲能源联盟进程,以进一步维护欧盟能源安全,促进成员国间的政策沟通。按规定,能源联盟的成员享受欧盟成员国同等待遇,可被称为能源方面的功能性欧盟成员资格。

如果参加能源联盟,土耳其可以在能源事务上享受与欧盟成员国平等的权利,同时还会对其加入欧盟产生重要的杠杆效应;此外,接受统一政策监管,融入欧盟大市场,也将为土耳其真正成为能源枢纽中心提供外部制度监管条件。但是,在目前的欧盟能源联盟谈判中,土耳其拒绝成为观察员国。因为,成为欧盟的正式成员国才是其最终目标,而不加入欧盟能源联盟,可以使积蓄依赖土的欧盟加快接纳自己的步伐。

3. 助力构建东西能源枢纽中心

努力构建东西能源枢纽中心是土耳其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目标。目前,土作为一个重要的能源过境国事毋庸置疑的;然而,能源枢纽中心是一个更高层次的概念,它要求一国必须具有完善的能源基础设施,其中既包括众多的能源运输管线,还包括诸如能源精炼厂、能源储存设施、能源终端、是化工厂以及天然气液化厂等基础设施,同时还要有公开、透明的监管制度和市场,保障国际能源供应。

目前,土耳其正在为成为真正的国际能源枢纽中心而努力。随着TANAP、TAP以及土耳其线等诸多油气管线的建设运营,一个以土耳其为能源枢纽的东西能源运输版图将基本成型,土将成为俄罗斯、中亚及中东等地区运往欧盟等国际能源市场的重要转运输出中心,在保障国际能源需求方面占据重要地位。在国内能源基础设施方面,土耳其正在推进多个基础设施的建设项目,包括对石油精炼厂、天然气液化厂以及能源储存设施等进行更新改造和技术革新。

同时,为加快推进国内能源市场的自由化政策,土耳其还修改了《天然气市场法》(The Natural Gas Market Law),强化《电力市场法》(The Electricity Market Law)等的实施。此外,土耳其已与俄罗斯达成协议,由俄助其建设核电站设施,以改善能源结构,调节能源需求与外部能源供应之间的矛盾;正在接受欧盟统一市场的政策监管和市场整合,提高其能源市场的透明度和公开性,一遍与欧盟接轨。

版权声明|文章来自能源情报,作者为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苏春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