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石油公司该从尼日尔三角洲危机中学到什么?

过去十年来,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特别是远离政治和商业资本的偏远区域,石油和天然气 勘探作业成倍增加。如今,由于全球市场价格的冲击,至少90%的非洲国家在探测油气。

直到最近几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相对过去始终保持较高的位置,即使当地政府勘探开发油气资源受到了极力反对和阻挠,外国投资者仍愿意在基础设施条件差的情况下冒险开拓业务。

非洲各国政府总是鼓吹通过发现油气田来提高经济收入、改善人民生计和生活条件。
但是,对偏远地区的人而言,石油和天然气业务的经济、社会和安全效益并不明朗,实际上还可能会加剧当地的紧张局势。这些地区迫切需要石油勘探开采项目投资,但却备受国家冷落,并且暴力冲突不断。

肯尼亚北部的图尔卡纳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自2012年起,该地区的石油勘探作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但国家和地方民众之间互不信任,并由此引发冲突。图尔卡纳是肯尼亚最贫穷的县,在发现石油之前,历届政府对贫穷、治安又差的图尔卡纳毫无兴趣。

图尔卡纳人怀疑国家根本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解决当地长期存在的暴力冲突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
糟糕的治安状况已严重影响当地牧民的生计。

本次采访的是前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非洲的新石油:电力、输油管道和未来命运》的作者Celeste Hicks,针对非洲偏远地区发现油气田后的地区冲突和处理办法,我们来看一下她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问:你认为偏远地区石油勘探和开采作业的影响是什么?是否有证据表明人们的生活质量有所改善?

答:在尼日尔南部和东部被忽视的地区,我们看到石油开采项目最显著的影响是使当地基础设施得到了改善。

在乍得(非洲中北部),世界银行资助了一个投资项目,石油收入将用于支持当地发展。在过去十年,从乍得首都恩贾梅纳到南部芒德和萨尔靠近油田的路,全部完成了升级改造。还改善了当地的发电站,修建了飞机跑道。

不过,我相信,这些地区已被“改造”的说法显得过于乐观。当地仍然非常贫穷,真正的可持续增长,即创造就业机会并没出现。

问:在一个一直以来被国家忽视的地方,建立新石油业务有什么风险?

答:估计最坏的情况是,石油生产业务管理不善,可能会导致这些地区暴力加剧,出现类似尼日尔三角洲的情景。

我在乍得、尼日尔和加纳的研究表明,石油项目导致当地环境破坏、政治紧张和社会排斥等,这些都是尼日尔三角洲已出现的问题。

实际上,我认为还是出现了比较乐观的现象,石油公司和非洲国家政府已经从中得到了很多经验教训,都致力于避免再次出现类似现象,至少理论上如此。

问:从油田附近地区汲取的教训是什么?

答:现实中,大多数普通人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早期在乍得的多巴地区,世界银行为支持的项目支付较高的土地和财产收购补偿金,并拿出5%的石油收入用于地方发展,作为进一步的补偿。

包括天主教会在内的重要的民间社会团体,也始终进行着石油勘探开发相关影响的监测项目,项目研究并发起一系列与石油有关的活动。自项目开始至今12年来发现,大部分多巴地区居民对石油项目产生的长期影响十分不满。

即使很多人有幸在行业中获得了稳定的工作,但这些人往往都是来自首都的技术合格的毕业生。自去年雪佛龙退出后,很多石油公司包括油公司背后的财团几乎不使用当地的食物、燃料和服务。

问:一些人声称,石油可以创造就业,刺激当地经济发展。但有些人认为,石油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并没有创造就业机会。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答:我在《非洲的新石油:电力、输油管道和未来的命运》一书中描述的五个非洲国家。所有人都想直接创造就业机会,通过使用当地企业提供的服务,如钻井、建筑和餐饮等,来增加当地的参与度。

但由于当地劳动力缺乏专业技能,石油公司无法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人们似乎认为应该无条件聘用当地人。在乌干达的塔洛石油,200名壮劳力中有88%是当地劳动力,那些对劳动力有所限制的行为可能被认为是贸易壁垒。

但现在出现了一些新的看法。在肯尼亚,我遇到了民间的社会积极分子,他们认为真正的挑战是要捍卫当地人原来的生计方式,而不是仅专注于创造就业机会,例如,图尔卡纳应保护畜牧业和渔业。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人们认为石油是有限资源,生产也许只能维持20-30年。

问:如何建立石油勘探和开采作业并以一种防范冲突的方式进行管理?

答:这个问题没有通用的答案,重要的是,地方和国家应该就希望通过石油生产达到什么目的进行讨论。同时,相关政策法律必须到位,以保护那些土地和生计受到影响的人,并明确石油收入的具体分配方式,保证能够用于国家发展,而且,全国应该就哪些区域得到优先发展形成统一思想。

在政府与石油公司的交易中,透明度至关重要。只有这样,当地人民才能够监督并质疑已达成的协议。不过,更重要的是,政府管理体制必须运行良好。

完善的法律需要民众责任和政治意愿作支撑。然而,在尼日尔、乍得和加纳,一旦发生政治冲突,违背承诺的事屡见不鲜。

延伸阅读

尼日尔河三角洲是世界第三大湿地,
位于尼日利亚南部地区,四周由河流环绕,总面积为75000平方公里。
这一地区富含尼日利亚几乎所有的天然气和石油资源,是国家的经济命脉。

然而,如此重要的一个地区,其目前的政治、经济和生态状况都陷入一种“恶化”的处境之中,正如有人所说“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正处于当代尼日利亚政治的十字路口,它是尼日利亚2003年选举骗局的震源,同时也是事实上缺乏治理的地区。”

长期以来,尼日利亚依赖石油出口来发展经济,尽管这种发展方式存在一些的问题,但仍推动着社会的发展。但具体到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的发展,可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一份报告里的一个词来形容:“暗淡的!”

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的农民大多数主要是以捕鱼和从事农业为生,日消费不足一美元。作为石油产区的尼日尔河三角洲,其民众的总体生活水平和生存环境比其他州还要差。

这一地区的失业和不充分就业的比率分别是:8.8%和26.2%,高于全国总体水平的5.3%和20.2%;通货膨胀率居全国首位,即便是该地区富产的石油和水的价格也比其他地区要昂贵许多。

虽然其贫困发生率是35%,低于全国水平的54%,但相关调查表明这一地区的极端贫困人数却是尼日利亚最高的。所有这些都导致该地区民众中日益增加的不公平感、疏远感、挫折感和抱怨情绪。

此外,石油的勘探、开发以及石油工业的发展对这一地区造成的环境污染和破坏十分严重,外加缺少有效的治理和赔偿机制,这就进一步加剧了当地人民的不满情绪。

哈考特港口污染研究所一项研究结果表明:在1976-1996年间,有超过6000次的原油泄漏事故,总量达到四百万桶,相当于尼日利亚整个日产量的约50%,也就是说平均每百平方米大小的产油地有3到4加仑的原油泄漏。

该地区民众对此的抱怨之声极其强烈:“我们在这里饮用的水由于已经受到污染,正在杀死我们。”我们呼吸的空气是有毒的,由于石油‘杀死’了土地,庄稼已经不再好好生长。是到了他们关注这一地区,赔偿我们的时候了。”

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该地区的冲突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部分尼日尔河三角洲的团体开始逐步形成共同阵线,以处理该地区所共同面临的发展挑战。当然,这一共同阵线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民间对政府的反动”,因而是极具破坏力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