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挪威Aker BP:探寻联盟机制 应对石油危机不裁员

挪威Aker BP:探寻联盟机制 应对石油危机不裁员

在全球油气行业处于萧条时期的大背景下,采用裁员、缩减研发开支等降低成本的简单方法并不是应对危机的根本办法。必须寻求全新的业务模式,借鉴其他非油气行业的经验,提高行业的自动化、标准化程度,加大产品模块化力度,改变传统的管理和生产模式。

挪威Det Norske石油公司CEO称,未来要发展北海石油工业,必须寻求一种能够处理目前油价波动问题的全新业务模式。

在今年6月初,挪威Norge和Det Norske合并成立了一家独立的勘探开发新公司Aker BP,其中挪威Aker集团持股40%,并由Karl Johnny Hersvik担任新公司的掌舵人。

近日在UTC Bergen大会的破冰仪式上,在其他人都在谈论成本的时候,Hersvik认为目前最关键的挑战是能否成立可以应对石油市场波动的新公司,他认为这将影响到未来由后OPEC市场控制的整个世界。同时,他也谈论到“当前大家都把重点放在怎么找方法而不是做业务上,这种想法需要改变”。

他说Aker BP会做些与众不同的事,通过利用与承包商的联盟关系以及使用激励合同代替处罚性合同,找到一种新的项目交付模式,并在当前供应链体系下正常工作。他说,这种合同模式已经利用Aker Solutions和Subsea 7在新公司的深水回接项目上测试过了。

据Hersvik称,早在2008年他们就首次提出并讨论了关于组建Aker BP的想法。他说,“这是一次经过长期谈判的交易,并于2008年完成首次测试。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继续开展,我们的想法是组建一个与常规公司不同的油气公司。由Aker、BP和Det Norske共同组建,新公司兼具独立公司的灵活性和国际油公司的技术优势,可以全面进入石油市场。我想我们有机会组建一个不仅仅是挪威大陆范围内的标杆企业”。

Hersvik称,油气行业需要挽回其公信力。他说,“略微尴尬的是目前平均成本已超支36%,平均延迟时间为6个月,并且这种波动趋势正在不断加大,因此我们需要重振油气行业。”其他行业的生产力每年增长2.6~5%。相比而言,油气行业的总钻井进尺则已由2004年的1.29亿米/天下降到了2012年的7900万米/天。

他还表示,Det Norske公司早就采纳并执行了精细管理模式,但是说到精细管理,新公司还有行业的大多数公司目前仍处在“幼儿园”阶段,正在向“小学”阶段努力。不需要“更换零部件”,仅通过转变模式,就可以节约15-30%的成本。只要改变做事的方式,就可以节约50%的管理时间和25%的执行时间。“这件事并不复杂。采用这种模式,将来我们就可以更接近数码项目的执行领域,同时向其他非油气行业学习。iPhone ISICs是通过计算机算法研发而来的,我们可以使用3D模型完成自动铺管和布线,但目前我们仍在手动操作”。

自动化和大数据对挪威工业组织GCE Subsea来说也是值得关注的领域。GCE Subsea的研发经理Gisle Nondal在近期UTC的研发会议中称,汽车工业早在4年前就已经引入了工业4.0术语。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奔驰和奥迪一起组建了名字为Arena2036的联合研发中心,共同创造汽车产业的明天。他探询,挪威的深水行业是否也能做同样的事情。GCE Subsea同Kongsberg公司系统工程事业群也讨论了通过改善流程来降低成本的方法。

近日,Aker Solutions发展部门负责人Odd Egil Haug在UTC的市场和投资者会议中称,“最近这已成为现实,一个极富挑战的市场正影响着我们如何看待研发。如果要用一些词描述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话,我认为描述过去的词是更漫长、更透彻、更严酷、更寒冷;描述现在的词是易开采的石油、作业标准化、降低成本及新业务模式;而描绘未来的词是智慧、互联、无人操作、新的前沿领域。”许多公司正在削减研发开支,正在把重心放在提高采收率和期待投资的短期回报上。

他说,“让过程更高效、作业更标准化是必须要做的事情,然而,这只能节约部分花费。我们必须以全新的视角来看待能够降低整个系统成本的新技术。这需要创建联盟机制,对Aker Solutions来说可以与Bakers Hughes和ABB这样的公司合作,加大模块化的使用力度,但是目前完成上述目标还是困难重重。我们需要调整心态,拿出可以反复使用或在不同产品系列中通用的模块。我们正在重新思考整个产品链,一些模块可以用于整个产品系列中,一些模块用于子产品系列中,而针对单一产品的模块只保留少数接口,同时客户也需要抱有同样的心态”。

他说,模块化可以减少管理时间,有利于更好的仓储,减少生产制造时间并节约成本。Aker Solutions已经将这种方式应用到了其海底泵的Vectus海底控制模块、电动执行机构上,并且将海底泵的叶轮设计标准化。

近期已发布的有关DNV-GL深水推荐做法的说明可以有力地证明这种共同的心态转变,通过整合各方之间需要共享的相关文档,可以大幅节约成本。

挪威DOF集团CEO Mons Aase在投资者会议上说,对于那些拥有诸多船只的公司来说疼痛还会继续,2017年甚至还有变糟的趋势。他说,“2007年,公司共有40条船和2000名员工,在2013-2014年的鼎盛时期共有70条船和5500名员工,而现在因为我们卖了一部分船,总数已少于70条。雇员人数下降更加明显,比最多的时候减少了1000人。我们度过了调整期么?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2017年会比2016年更艰难,因为需求减少了。我们没有充分利用我们全部的建造能力和新产能。即使需求没有减少,我们一些部门在市场中的处境仍然艰难”。

然而,Aase表示如果你看准了某些方向,而且有利可图。比如一些本地关注者较多的市场竞争会变得更艰难,而另一些市场如澳大利亚则因一些大工程项目即将上线,为IRM工作打开了一片市场。

挪威私企HitecVision的高级合伙人Tor Espedal称,对作业者来说此次危机最糟糕的时间段是今年2月份油价低于运营成本的时候。许多公司目前已经度过了裁员这一削减成本的阶段。虽然财务报表并不好看,但公司需要审视其运营模式,因为这是HitecVision可以施展拳脚的领域。他们最近将3个小勘探公司整合成了一个称为Point Resources的公司。他说,“我们将把这个公司打造成出色的公司,我们不会按传统公司的方法进行收购。在股权和所有权的配置方面会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

Espedal也看到了未来那些租用船只的承包商和船只拥有者之间关系的改变,这以后会是“挪威西海岸的大话题,”据DOF公司CEO Mons Aase称,目前仍有大量的船公司在找工作,近期市场并没有回暖的迹象。

作者/Elaine Maslin     译者/白小明     编辑/Wang  Yue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甲基橙
石油圈认证作者
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长期聚焦国内外油气行业最新最有价值的行业动态,具有数十万字行业观察编译经验,如需获取油气行业分析相关资料,请联系甲基橙(QQ:1085652456;微信1820225787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