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中菲南海油气合作新进展,“两桶油”已行动

www.oilsns.com

比起南海周边各国单方面与西方油气跨国公司合作,空间越来越小,代价越来越大,大部分利益让给油气跨国公司,与中国和中国油气公司合作共同开发南海,才是真正获利的途径。

作者  | 蒙苏 子衿

8月29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根据《中菲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和《关于建立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组的职责范围》, 中菲双方宣布成立油气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组,推动共同开发尽快取得实质性进展。

这是对去年11月中菲双方签署《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的进一步落实。2018年11月20日至21日,应杜特尔特邀请,习近平对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双方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倡议,其中就有《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这意味着双方在油气勘探、开发合作方面迈出了新的步伐。

01. 周边多国争抢南海油气资源

中菲油气合作一直备受关注,主要因为南海深水油气资源的合作开发。

南海是中国四大海域中最大、最深、自然资源最为丰富的海区。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南海拥有约19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和110亿桶储量的石油。自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南海的资源战略意义被肯定以来,这片战略要地也迅速被周边其他国家重视进而争抢。

中国一直坚持“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但中国的“高度克制”并未换来周边国家同样的态度。2012年《中国新闻周刊》发表的《南海油气被掠夺调查》中显示,截至当年,南海周边国家已经在南海开了1380口油井,西方各大石油跨国公司都从中分得一杯羹。

www.oilsns.com

(目前周边各国在南海的油气开采区块)

中国南海周边国家,如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等,都曾通过利用外资方式对南海油气资源进行开发的。

越南是南海争端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1974年开始逐渐控制了白虎油田、大熊油田、白犀牛油田、东方油田、Rubby油田等;马来西亚频繁地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在南海钻了最多的油气井;菲律宾可谓在南海“动手”最早的国家,1946年就盯上南沙群岛,1966年开始引入石油公司合作进行南海南沙油气资源勘探;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文莱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对南海进行石油资源勘探,还曾引发与马来西亚的冲突;印度尼西亚将纳土纳群岛作为主要天然气生产区,由美国埃克森石油公司勘探开发出约1416亿立方米的可采天然气。

此次中菲两国签署谅解备忘录,是多年来首次由南海周边国家合作,对南海油气资源进行开发。这将对周边其他各国产生良好的示范效应——比起周边各国单方面与西方油气跨国公司合作,空间越来越小,代价越来越大,大部分利益让给油气跨国公司,与中国和中国油气公司合作共同开发南海,才是真正获利的途径。

02. 中国“两桶油”与菲企业紧密合作

此次中菲油气合作将成立企业间合作组,意味着在国家合作框架下,中国石油企业与菲律宾企业建立一系列合作关系,包括令人期待的南海深水合作开发。

www.oilsns.com

菲方企业无疑是该国唯一一家国有油气企业——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PNOC)。这家企业涵盖勘探、开发、生产、炼制、运输、营销,是一家全产业链能源公司。菲律宾本土石油和非石油能源的勘探,主要由这家公司完成。

中方企业最受关注的是业务涉及海上油气开发的中海油和中石油。事实上,从去年起两桶油便与菲律宾石油企业开始“亲密接触”,展开各方面油气合作,主要是液化天然气项目。

2018年9月,中海油派出团队前往菲律宾,旨在和凤凰石油菲律宾公司在该国合资建设液化天然气(LNG)终端站达成协议。11月,国家发改委对中海石油气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菲律宾投资设立菲律宾启明液化天然气有限公司项目予以备案。

今年7月,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与中国石油管道工程有限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根据谅解备忘录,双方打算在菲律宾共同开展液化天然气、炼油厂和油库项目。

另外,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与凤凰石油菲律宾公司、中国海洋石油天然气电力集团有限公司还签署了单独的谅解备忘录,探讨有关在菲律宾唐拉湾液化天然气有限公司(TanglawanPhilippine LNG Inc.)股权投资方面的商机和合作。

03. 中菲合作改变南海开发环境

从1971年我国在南海西部成功钻探第1口井,到如今中国在南海油气资源开发上取得了一系列突破

目前中海油拥有2个国内深水油气田,一个是“南海东部”的“荔湾气田”,其为中国与加拿大公司合资开发,另一个是“南海西部”的陵水气田,为中国海油自营开发;2017年5月18日,中国石油首次实现海域可燃冰试采成功;2018年3月6日,中海油海南分公司正式成立,参与南海油气勘探和开发;2019年3月,中海油杨华董事长表示,中国海油已经制定了南海深水开发战略,计划在未来几年建设南海东部的深水油田群;2019年4月中海油与中石油签署勘探开发合作协议,合作开发南海的两大区块……

尽管如此,南海油气开发仍面临环境复杂、难度极大的挑战。

一是严酷的海洋环境。对于石油勘探与开发来说,全世界最恶劣的钻井作业环境,就是中国南海。不仅南海的作业条件异常严酷,每年3~9月有台风袭扰,常会造成生命财产损失。1983年10月25日美国阿科(ARCO)石油公司租用的美国Glomar Java Sea (爪哇海号)钻井船,在我国海南岛西南100公里处进行钻井作业时,遇到当年第16号台风而倾覆,船上石油员工81人全部遇难。那次事故被列为世界海洋石油钻井史10大灾难事件之一,足见中国南海钻井作业条件之恶劣。

二是南海周边国家对于南海主权问题,认识不一致,致使南海油气勘探与开发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三是多数南海周边国家(如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等)均无海洋石油开发能力,故其邀请有海洋石油开发能力国家的公司参与南海开发。而他们邀请的这些石油“大鳄”常常是名列国际100强企业名单的那些“富可敌国”的公司,与本国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具有海洋油气开发能力的国家与公司,通过不同途径将自身工程队伍集结南海周边,更加剧南海油气资源开发的复杂性。

www.oilsns.com

从迫于国内压力不敢表态,到公开表态支持菲律宾同中国共同勘探南海自然资源,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态度有明显转变。决定与中国合作,亦是菲律宾在复杂环境中做出的最优选择。

对于菲律宾来说,共同开发无疑对其具有重大利好。一方面,菲律宾90%的能源需要进口,开发南海油气资源有助于缓解其能源短缺困境;另一方面,菲律宾同中国油气公司合作可以获得更多利益。中菲南海共同开发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如果中菲能够成功在南海进行共同开发,将在南海周边国家形成良好的示范效益,让更多的南海周边国家参与到共同开发之中。这将为未来南海开发带来更安全与和平的政治环境,南海油气资源会得到更加有序、高效的开发,会收获更多油气产品,对中国和周边国家产生极大利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