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政治关系紧张 俄罗斯土耳其能源往来下一步走向


在俄罗斯空军力量对叙利亚领土展开轰炸后,土耳其对俄罗斯下了最后通牒,控诉俄对土耳其空中领土、其他敌对组织以及平民构成的四项侵犯罪名。

来自《彭博商业周刊》的Andre Tartar 和Caroline Alexander,以及《时代周刊》的Colin Chilcoat等专家根据目前形势,并考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过去对欧洲采取的决策,来分析该公司是否受局势影响而减少对土耳其的天然气生产。

从历史上来看,俄罗斯-土耳其于1997年通过Blue Stream天然气管道首次开展天然气方面上的合作。1997年12月15日,俄罗斯和土耳其签署两国政府协议,在该协议中,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土耳其国有石油天然气管道及贸易公司签署合同,规定36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将通过Blue Stream工程运输到土耳其。

Blue Stream管道是把俄罗斯的天然气沿着黑海途经其他国家,运输到土耳其。Blue Stream天然气运输走廊是将俄罗斯Izonobilye地区生产的天然气途经乌克兰、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四个国家运送到土耳其。

管道总长1289千米,其中396千米在俄罗斯境内、392千米在黑海以下,501千米在萨姆松和安卡拉之间,每年可供应160亿立方千米天然气。从2003年首次供应到2015年,Blue Stream管道共输送过1200亿立方千米天然气。


据土耳其能源部称,土耳其有65%-65%的天然气以及12%的石油来自俄罗斯。截至到2014年,土耳其成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第二大客户,而第一大客户则是德国,德国占该公司在欧洲市场天然气供应总量的18%,天然气消耗量高达273亿立方米。

安卡拉(土耳其首都)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只是在天然气价格协商问题上有过分歧,除此之外,双方合作一直很顺利,没有出现过任何付款或债务问题。

尽管俄罗斯决定将土耳其供应能力由64bcm减少到32bcm,土耳其依然是其最重要的客户,俄罗斯仍有意增加其在土耳其的市场份额。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Alexi Miller在10月7日接受俄罗斯新闻通讯社Sputnik采访时说道,“和土耳其的合作不会谈及管道运输能力或者项目执行进度之类的细节,协议内容在修改过程中不会受到任何政治因素的影响。”

土耳其前能源部部长Taner Yildiz在10月10日也说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及其他俄罗斯公司的天然气供应不会受到两国政治因素的干扰,土耳其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交易仍会按照之前谈好的价钱如期完成。”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乌克兰、波兰和白俄罗斯都因为价格问题有过冲突。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多个国家都与俄罗斯有过政治冲突,同时又因无力偿还借贷而面临削减天然气供应的难题。2006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改变天然气收费政策,终止天然气价格补贴,首次中断了对乌克兰天然气供应。

在该公司提价之前,乌克兰只需按照50美元/千立方米的价格进行支付,相对德国支付的290美元/千立方米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

2004年,Gazprom宣布,取消对这些国家的补贴政策,并从2006年开始实行新的交易价格。然而,乌克兰政党反对这次价格上调(调整价格与该公司对欧洲贸易价格相同),最终双方达成共识,危机解除,继续合作。

2009年,双方在2008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后开始了第二轮争执。这次双方未能就新合同中规定的天然气供应及俄罗斯天然气运输到欧洲的关税问题达成协议。

2009年1月1日,俄罗斯终止向乌克兰出口天然气,在1月6日,对16个欧盟国家及摩尔多瓦的出口量也大大减少,从1月7日起彻底中断对这些地区的天然气出口,此举造成了深远影响。俄罗斯作为欧盟的供应商的名誉和乌克兰作为过境国的形象都大打折扣。

欧洲客户努力过去曾考虑过扩大供应商来源,但并未付诸实践,结果是对俄依赖变得更深。Gazprom和乌克兰之间的危机迫使Gazprom开发出新的供应链,以使俄罗斯天然气进入欧洲市场。

2011年,北溪天然气管道正式开通,而南溪工程在2014年正式结束。天然气价格同样是引发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之间不和谐的根源,但这些问题都得到有效解决,并没有升级到乌克兰这样的局面。

因此,尽管Gazprom和克里姆林宫关系亲密,Gazprom是旨在增加市场份额和供应量能源公司,如果Gazprom的客户能按期付款,该公司不会受到俄罗斯和Gazprom客户之间的政治影响,仍会继续天然气供应。


苏维埃政权瓦解后,波罗的海诸国加入欧盟,这限制了其与俄罗斯的经济政治往来。尽管这对俄罗斯的经济造成了一定影响,但这些国家和Gazprom之间的天然气供应却照常进行。

总的来说,于2014年宣布的土耳其工程是俄罗斯-土耳其能源关系动态发展的一个事件,证实了俄罗斯希望进一步加强两国关系的愿景。自2003年起,Gazprom就一直向土耳其输送天然气,双方关系并不存在债务问题,土耳其仍是Gazprom的重要客户。

俄罗斯、其他客户以及过境国之间的天然气问题一直都是围绕欠款或价格纷争进行的。尽管Gazprom有自己的行业道德规范,也有权在买方欠款的情况下中断天然气供应,但该公司不得不考虑其在欧洲市场的公众形象。

面对Gazprom采取的策略,欧盟更愿使供应商多样化,从而降低对俄罗斯的依赖程度,避免造成和乌克兰类似的局面。

因此,如果Gazprom由于俄土双方关系紧张而中断土耳其天然气供应,这会大大伤害公司在土耳其和欧洲市场的形象。

其次,如果Gazprom不再将土耳其列为过境国,土耳其工程的未来或成谜题。而此举必将损害Gazprom的形象,外界会认为这是Gazprom的问题,而不是过境国的问题。

另外,土耳其天然气的消耗量每年呈递增趋势,这也意味着Gazprom在土耳其市场的收益会越来越多。因此,即使安卡拉(土耳其首都)和莫斯科之间的关系暂时紧张,但由于政治问题中断土耳其天然气供应的可能性其实很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