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五大主题关系亚太地区油气行业复苏

21
在全球油气行业环境向好的情况下,亚太地区也总能“沐浴”几缕春风吧?

编译 | 子衿

在“复苏”的大趋势下,2019年初各大国际油气巨头为过去一年的业绩纷纷交出了“傲娇”的“成绩单”。行业对2019年甚至未来十年充满了信心,这一点从权威机构DNV GL发布的2019年油气行业发展趋势报告,一目了然。

无独有偶,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对2019年也同样充满信心,Rystad Energy认为,2019年全球新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最终投资决定(FID)将激增三倍,2019年全球产量可能会超过460亿桶石油当量,深水、海上大陆架和其他传统陆上开发项目均有望实现大幅增长。Rystad Energy分析师Readul Islam表示:“我们预计,2019年全球FID的数量将比去年增加三倍,2019年的大型项目合同可能在未来几年带来数十亿美元的分包合同”。

不过,在2018年行业复苏回暖的大环境下,大部分地区尚未完全复苏。聚焦亚太地区,这股复苏的“春风”会吹向亚太地区吗?对此,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认为,在亚太地区,随着需求的持续上升,新的勘探策略和政府政策的改善将会给未来一年重新带来信心,2019年亚太地区上游的复苏,以下五大主题值得关注。

大型勘探项目逐渐回归

22
亚太地区勘探“回暖”,一方面是钻探企业重返高影响力的勘探项目。近些年来,亚太地区的大型初探井越来越少,但“短平快”的勘探活动将越来越多,对于产量持续下降但需求持续增长的东南亚地区来说,这一点尤其如此。另外,新老天然气基础建设的发展,促进了澳大利亚、文莱、马来西亚、缅甸、巴基斯坦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地区的海上勘探热潮,其中一些是前沿深水勘探。

另一方面,大型勘探公司瞄准最有前景的勘探区域。例如,在巴基斯坦海上,埃克森美孚和埃尼将于2019年初钻探Kekra-1超深水井,其目标是碳酸盐储层,如果成功,或将改变巴基斯坦方兴未艾的天然气市场格局;在印度尼西亚,西班牙国家石油公司Repsol(雷普索尔公司)位于印度尼西亚北苏门答腊岛近海的Rencon – 1X井,已经引起了潜在合作伙伴的强烈兴趣,可能将在2019年第三季度钻探前完成合作交易;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道达尔Mailu-1井的目标是2000多米深水域中蕴藏着巨大的石油资源,可能会巴布亚盆地开辟出一块新的超深水海上区块。

伍德麦肯兹认为以上2019年最值得关注的三口井均来自于全球最为成功的一些勘探公司,因此很有可能取得持续成功。

不过,从长远来看,亚太地区仍然需要重新考虑他们能为勘探方提供的支持。2019年将会有部分国家开始新一轮的招标,只有那些提供风险与收益相平衡的国家才会成功地吸引新一轮的投资。尽管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最近进行了财政政策调整,但预计不会引起投资者对其新区块的兴趣,同时,对于2019年在菲律宾、孟加拉国和缅甸等国家获得许可证的机会,投资者的兴趣可能也有限。

市场需要补充新项目

23
一方面体现在启动的大型项目较少。第一季度,壳牌Prelude FLNG的投入运营将为澳大利亚10多年前开始的液化天然气投资热潮划上句号。在马来西亚,Sapura Energy的SK408区块有望在年底前投产。除此以外,都是储量增量较小的项目,反映出该行业关注于规模较小、情况简单的项目。

越来越少的新投资决定获得批准。与全球大趋势相反,2019年似乎是亚太地区新项目获得批准相对低迷的一年。在越南,越南石油公司的B区块天然气开发项目和康菲公司的Barossa项目是未来12个月有望获得最终投资决定的最大项目,但这两个项目都有可能被推迟到2020年;在澳大利亚,随着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行业将注意力转向现有的Pluto和西北大陆架项目上,运营公司之间的合作正成为更有利的选择。另外,伍德赛德(Woodside)的Scarborough和Browse气田是最为可能的中期原料气来源。但如果雪佛龙的Clio-Acme开发项目能够最终敲定第三方使用天然气基础设施的商业条款,该项目可能会在2019年意外获得最终投资决定,这对于一个过去不以合作著称的行业来说,这将是相当大的转变。

并购保持活力

24
2019年并购活动有望快速启动。一段时间以来,关于墨菲公司(Murphy)可能退出马来西亚的谣言一直在流传,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预计数十亿美元的撤资计划将在第一季度宣布。伍德麦肯兹预计,Hess、康菲石油和雪佛龙等主要专注于美国市场的公司,将在东南亚进行其它资产剥离,寻求将资本重新配置到其它成本更低、回报更高的领域。

那么买方市场到来了吗?随着国际石油公司资产的剥离重置,以及该地区国家石油公司正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来承担资金和技术承诺,2019年应该不会缺少收购机会。随着液化天然气运营商已经为下一轮投资热潮做好准备,以及当地的生产商希望充分利用其国内天然气市场日益紧缩的机会,澳大利亚的并购活动也可能继续快速增长。

但是,到底谁会是买家?尽管有很多并购机会,但伍德麦肯兹认为,想要进入亚太地区的新参与者的胃口很有限,油价持续波动也可能使谨慎的买家望而却步。因此,现有区域的油气玩家和有经济能力的国家石油公司很可能是主要的“买家”。这将导致公司格局的演变,对勘探、开发活动以及最终对该地区的生产前景产生影响,这一点在东南亚地区尤其如此。

例如,印尼Medco Energy公司收购英国Ophir Energy公司的计划,可能只是专注于本土市场的能源公司的首次整合,因为它们正试图扩大规模,填补专注于美国市场的国际石油公司留下的空白

中国需求强劲

25
虽然中国的天然气消费将会放缓,但仍将实现两位数的增长。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煤炭价格下跌、住宅天然气设施的持续受限,这些因素都将降低天然气需求增长的步伐。伍德麦肯兹预计,2019年的新增需求增量为12%,低于去年的15%。但是,在减少进口依赖和实现环境目标的压力下,预计企业仍将增加投资。
在这一过程中,预计中国的国家石油公司将全力以赴保供。2019年中国国家石油公司将开始提高国内预算,而天然气仍然是战略重点,预计天然气产量将增长6%。

四川盆地将一马当先,为2019年产量增长贡献三分之一,但由于页岩气在中国天然气产量中所占比例仍不到10%,因此四川盆地的这一比例的贡献将主要来自传统能源。不过,随着中石油2020目标的逐步开展和中石化涪陵区块的开发,中国的页岩气产量将快速增加。中国今年页岩气产量可能达到125亿立方米,但如何减少钻井周期和缓解服务业瓶颈将成为今后发展的关键因素。

另外,液化天然气进口方面仍将保持强劲。伍德麦肯兹预计2019年LNG的需求将增长17%,与此同时,中国国内供应即使全力以赴,但存储设施仍不足以应对峰值。所以国家石油公司可能对第三方LNG接收站的接入持更加开放的态度,从而提振需求。

地缘政治

26
对亚太地区来说,2019年整个亚太地区都可能面临着政治变革。能源和上游政策将再次成为亚太地区全国性辩论的前沿和焦点,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泰国、印度和菲律宾都计划在2019年举行总统大选或议会选举。

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大选分别定于2月和4月举行。到目前为止,加强对国家资源的控制和确保低成本能源供应已成为主要的政策驱动因素,如此一来,相对于国际合作伙伴来说,泰国国家石油公司 (PTTEP)和印尼国家石油公司(PERTAMINA)具有优势。但这些政策如果一直持续将会阻碍该区上游勘探的国外投资。

不过,在选举获胜后,政府的强硬政策势必会有所改变,而上游投资者希望一旦选举尘埃落定,政府会重新冷静评估政策来提振勘探开发投资。

在澳大利亚,在5月份的联邦选举之前,东海岸天然气市场将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工党极有可能在大选中获胜。加大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是工党降低电价计划的核心,可能会对澳大利亚天然气生产商产生影响。但对上游参与者来说,也许更应该关心的是,新政府是维持对油气资源租赁税的改革,还是推到重来,重新制定新政策。

在南海,随着中、菲和文莱同意“联合开发”,2019年可能将迎来该地区的转折点。这一前沿海域的进一步开发,尤其是更多官方有约束力的协议的签订,将为其它邻国的联合开发模式带来先例,释放该地区新勘探海域的潜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1

  1. #1

    分析的比较全面了

    匿名4天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