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石油巨头又有新动作!数字化的五大指导原则是什么?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数字大潮来袭,不进则退!

作者 | 君子兰

穿着脏脏的工作服,满脸油渍,在钻台上,钻工使出浑身解数,操作着笨重的设备。经管过去几十年,钻井工人这一“标志性形象”现在依然不少见。油气上游行业在数字化方面远远落后于其他行业。

如今,随着数字化越来越受关注,钻工的这一形象或将迎来转变。数字化能够带来巨大的利益已经被广泛的接受。国际能源署(IEA)在其《2017年数字化和能源报告》中估计,数字技术可以降低生产成本20%。咨询公司普华永道预测,到2025年,上游行业使用数字技术可以累计节省1000 – 100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和运营支出。

回顾过往,各石油巨头也在数字化方面加大投入。例如,挪威国油推出了10亿克朗的数字化计划,在过去两年中,英国石油(BP)已经为九家不同的创业公司投资了超过1亿美元。

也就是说,人们对数字解决方案带来的好处有着巨大的兴趣和期望。今年9月份,壳牌首席信息官Alisa Choong 在SPE的年度技术会议和展览上,对数百名油气专业人士表示,“数字化意味着做出正确的选择。”


石油巨头数字化的新动作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中间:壳牌首席信息官Alisa Choong

那么壳牌最近做出了什么选择呢?在SPE的年度技术会议和展览上,壳牌首席信息官Alisa Choong说,壳牌已经做出了其中的一个选择,即与微软签署了一项为期3年的协议,将在微软Azure云服务上使用C3物联网作为其人工智能(AI)平台,以实现并加速全球范围内的数字化转型。通过在Microsoft Azure上全局部署C3 IoT平台,壳牌希望通过在其上游和下游业务中快速扩展和复制AI和机器学习应用程序并通过改善运营绩效来实现巨大的经济价值。

此外,就在9月初,BP也宣布将扩大使用分析系统平台。为了加快发展,英国石油公司正采用与贝克休斯公司合作开发的新分析系统,该系统在墨西哥湾所有的四个海上平台上全面运行。这些公司称其为工厂运营顾问,它结合了传感器分析和数字双胞胎技术,以提高生产力和实现对每个平台状态的可视性。英国石油公司上游技术部主管Ahmed Hashmi表示,随着该系统的广泛应用,该公司预计将节省数亿美元。

同样,也是在9月份,作为微软的关键云服务合作伙伴,雪佛龙公司已经开始尝试微软的Remote Assist应用程序。由于其远程设施遍布世界各地,为了完成仅需几个小时的检查和故障排除工作,雪佛龙的数百位顶尖设施专家每年要飞行多达50万英里,花费数天时间。而通过使用Remote Assist应用程序,当地的工程师就可以在佩戴HoloLens时检查设备或故障,并通过Skype与异地的同事进行协作。


数字化转型成“大势所趋”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许多上游公司实际上已经在使用一些数字化“元素”了,包括3D地震技术、北海荷兰和丹麦地区的无人化油气设施,以及先进的油藏数值模拟。

例如, BP通过建立自己的数字化部门并为高管们创办数字化新人训练营来加强其数字化能力。它还创建了一个超过1PB的“Data Lake”(1PB相当于一百万GB),可以捕获来自全球运营设施的数十亿条数据记录,并将其提供给全公司的工程师。

Eni开发了自己的超级计算机HPC4,用于处理油气储层数据,将几个月内完成的勘探前景分析工作时间缩短到几周,从而节省时间和金钱。鉴于钻勘探井可能耗资数亿美元,在合理的位置钻井可以节省大量资金。

挪威国油近日在挪威大陆架推出的第一个完全无人化平台已经吸引了人们的关注,根据其推出的一项集中化的综合数字化改进计划,它正在建立一个数字化卓越中心,并承诺通过卓越中心,在数字和新兴技术方面投资1.28 – 2.57亿美元。挪威国油的目标是大幅增加数据、分析和机器人技术的使用,以提高安全性,减少碳排放并提高盈利能力。


数字化的五大指导原则

http://www.oilsns.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那么在期望和现实的差距之间,数字化业务到底需要遵循什么原则呢?咨询公司普华永道认为,企业在开发数字化业务模型时,应考虑以下五大基本指导原则

首先,数字化转型不是技术主导的解决方案,它是一项利用技术的业务主导式转型。始终将数字化视为以业务为主导,而非以技术为重点。识别最大的业务挑战并评估数字技术如何提供帮助。公司需要问自己真正擅长什么以及他们最看重什么,然后弄清楚数字化如何能够提供帮助。

其次,数字化转型要求运营模式(愿景、战略、流程、文化和行为)的所有方面都包含数字化。“孤立的”数字化并不能在企业级别为需要提高效率和价值的多种资产提供跨功能的深度信息。公司需要从构建新功能和在价值链的所有关键方面利用技术的角度来实现数字化。旨在成为挪威大陆架(NCS)卓越的勘探与生产的独立企业Aker BP,将数字化视为其提高效率战略的基石之一,并将其新开发项目的全周期盈亏平衡成本降至不足35美元/桶。

同时,如果要释放高效运营的全部潜力,建立数字化组织需要包含公司以外的利益相关者。新油田开发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东道国政府、油服公司和承包商,都需要实现数字化。例如,Aker Solutions正在与挪威国油密切合作,利用共同的数字孪生的数据来开发Johan Sverdrup油田。

此外,公司需要开发自己独有的数字化转型模式,因为行业没有现成的“最佳实践”模式可供复制。虽然可以参考领头公司的最佳实践案例,但最终的数字解决方案需要定制,以满足每个作业公司的业务需求和挑战。而勘探与生产公司很可能不会开发新的数字技术和解决方案;这些工作可能仍然留给那些资金雄厚的大公司。

最后,权衡技术(工程师)和科技(数据科学家和软件工程师)能力是至关重要的。高级管理人员需要确保他们在融合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方面具备适当的能力。过去,公司可能专注于技术专业知识等能力,以实现工程项目绩效。现在,随着人们越来越关注数据分析,公司将需要更精通数字化的工程师。在技术和科技能力之间找到这种平衡,可能成为首席战略官和首席信息官面临的最棘手的挑战之一。气行业吸引和留住技术型人才至关重要。随着行业数字化发展,人力资源主管需要仔细考虑如何吸引新一代精通技术的年轻人。

数字化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已经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既然是革命,当然就面临着挑战。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大型项目通常需要多年才能取得最终投资决定,进入开发阶段。然而,数字技术发展迅速,因此,面临着引入设计变更等难题。此外,许多石油和天然气设施是在数字化之前安装的,进行数字化革命,就意味着这些“过时”的设施需要在数字化改造之前进行调整。

当然,数字化变革所面临的挑战远不止这些,除了经济和技术等方面,还存在管理等各方面的问题。然而,不变的永远是变化,如若固守成规,不进则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