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2016中东北非展望:如何在低油价下继续获利?

低油价下,中东和北非如何继续获利?

中东和北非地区失业率高、经济缺乏多样性,GDP增长率也非常不稳定,充满了各种极端现象,这些都是2014年以前该地区的政策所致。2014年中期以来油价大跌正改变这种局面,几乎所有的石油出口国都在削减补贴,积极出台有实质性改变的政策。只有政府部门改革、财政政策和石油利润分配方面不断努力,这些国家才能在低油价情况下获利。

中东和北非 (MENA)是一个充满极端的地区。在发展中国家中,这里失业率最高,尤其是妇女和年轻人的失业率更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该地区的全球经济多元化程度最低,大多数国家的赫芬达尔指数(几种商品出口集中度的一个衡量指标)都介于0.6~1之间,该地区每个月的停电次数最多,公共与私营部门工人比例在世界上也是最高的。尽管直到最近这个地区GDP增速的平均值一直保持在4~5%,但这一平均值仍掩盖不了其极不稳定的发展状况。

这些极端的数据跟该地区2014年以前的政策是密不可分的。中东和北非地区拥有世界上8%的人口,占世界GDP的5%,但却拥有世界能源补贴的48%。这些补贴对于大型且老牌的能源密集型企业具有激励作用。这些公司不会像小的新兴公司一样可以创造很多工作机会。因此这些能源补贴变相导致高失业率的劳动税,能源补贴也降低了对电网维护的效率和积极性,造成了周期性的停电。柴油补贴鼓励农民们用泵抽水,导致中东和北非成为世界上最缺水的地区。最后,燃料补贴让人们更多的驾车,仅仅在开罗,沿着11条走廊交通拥堵就会导致埃及每年的经济损失高达20亿美元。

在几乎每个中东和北非国家,在国有企业工作的公民比在私营企业的公民拿到的报酬更高。因此,年轻人显然更倾向于去公有企业工作。在一些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政府甚至还会“补齐”那些在私营企业工作的公民。由于这么多人都在公有企业拿着高工资,这些国家自然就很难拥有多样化的私营企业。最终,由于这些依赖商品的国家都缺乏应对价格波动的财政政策,所以经济增长并不稳定。例如,在油价上涨时,石油出口国很难抗拒大笔开支的诱惑(随之造成财政赤字),当然这就意味着在油价下跌时,这些国家就必须得勒紧裤腰带,遭受经济增长放缓的后果。

自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事件以来,由于油价处于高位,石油出口国和进口国的政府都选择提高补贴和国有企业的工资,导致这样的问题更加严重。沙特阿拉伯的福利待遇包括政府雇员的加薪、增加新的工作机会和免除总值为930亿美元的贷款计划。像突尼斯和埃及这些主要依赖外汇和石油出口国援助的石油进口国家也同样提高了补贴和公务员的工资。在石油出口国中,通过能源补贴和国有企业高工资的方式将石油利润惠及百姓是非常低效的。而这些依靠外汇和接受石油出口国援助的石油进口国,则具备所有典型的食利国的特点:唯独没有资源。

自2014年中期以来的油价大跌正在改变这种局面。几乎所有的石油出口国都在削减燃油、电力、天然气和用水补贴。阿联酋已经基本取消了燃油补贴。很多国家都在削减政府开支,而像阿尔及利亚的一些国家正在暂停国有企业招聘。摩洛哥和几个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纷纷出台政策,提高能源效率,降低碳排放。像摩洛哥、埃及和约旦这样的石油进口国在2014年开始对补贴政策进行改革,正逐步调整原来固定的国内燃油价格跟国际价格接轨。石油圈原创www.oilsns.com

总而言之,低油价正在给中东和北非地区带来很多政策上实质性的改变,这些改变暂时能帮助该地区解决许多一直在困扰他们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政策的变化仅仅是一个开始。为了能够在甚至更低的低油价情况下获利,这个地区的国家需要至少在三个方面不断努力:一是从根本上对行政部门进行改革,国有企业要对普通公民负责,反过来他们才愿意支付更高的公共服务费用;二是实施的财政政策要能应对不可避免的价格冲击,尽量平缓对政府开支的影响;三是石油出口国要考虑用更有效的方式来向公民分配石油利润,可能包括采用一次性付清的方式。

作者/Shanta Devarajan    译者/郑斯赫    编辑Wang Yue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