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揭开全球石油行业最大贿赂丑闻内幕(上)

全球石油行业惊现特大贿赂丑闻(上)

Unaoil,这个在世界公司榜上名不见经传的摩洛哥家族企业,在过去的二十年内,一步一步地吞噬着全球石油行业,它曾帮助过包括劳斯莱斯、哈里伯顿和澳大利亚礼顿控股、三星等公司在内的企业巨头进行贿赂活动,涉案金额令人咋舌。近期,随着一大批电子邮件和文件的泄漏,外界对石油行业的诸多怀疑得到了证实。而Unaoil,这一世界级的“超级推销员”,多年来收买官员、合同舞弊的活动也随之暴露在了公众面前。其客户之广、名头之大,让人震惊,因此本次腐败案也堪称是石油史上最大的群体性腐败案件。

日前大批机密文件泄漏,第一次向世人揭露了石油行业内部腐败的真实情况,其中涉及到了大量世界著名公司、各国官员和政客。随着这些文件的外传,一张错综复杂的全球行贿受贿网络图逐渐展现在世人面前。

通过整整六个月、横跨两个大陆的调查,费尔法克斯传媒和赫芬顿邮报表示,有人帮助包括英国的劳斯莱斯、美国油服巨头哈里伯顿、澳大利亚礼顿控股以及韩国的三星和现代公司在内的大型公司进行行贿,通过行贿获得的政府合同金额高达数以亿计美元。石油圈原创,石油圈公众号:oilsns

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们逐渐将焦点集中到了一家总部设在摩洛哥的Unaoil公司。该公司是由资产雄厚的Ahsani家族经营。通过追踪法国一家报纸上的一则加密广告、一系列的秘密会议以及午夜电话,费尔法克斯传媒和赫芬顿邮报的新闻记者们终于获得了无数Ahsanis泄漏的机密邮件和文件。

根据文件内容可知,Unaoil公司与王室贵族的关系非同一般,对反腐败机构不屑一顾,并在世界产油国中秘密地经营着庞大的人脉关系。石油圈原创,石油圈公众号:oilsns

石油行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行业之一。石油行业的风吹草动总能或多或少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对于那些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来说,石油行业的腐败更是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和动荡,民众最基本的收入被洗劫一空,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也使得石油行业腐败成为了阿拉伯之春(指2011年春天阿拉伯世界许多国家发生的一系列起义、社会抗议和武装叛乱活动)兴起的原因之一。

费尔法克斯传媒和赫芬顿邮报曝光了在2002-2012年间,Unaoil公司如何帮助西方各大公司渗入中东石油行业的内幕。泄密的文件涉及到了两名伊拉克石油部部长,一名是与叙利亚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与利比亚卡扎菲政府、沙特高官们有联系的经纪人以及一位被称为“大人物”的科威特人物。

在Unaoil中东业务中,涉及到了一系列不乏世界上最富有西方公司,比如英国的劳斯莱斯公司和Petrofac油服公司,美国的FMC科技、卡梅隆和威德福,意大利石油巨头埃尼公司和Saipem油服公司,德国的MAN Diesel & Turbo公司和西门子,荷兰的SBM Offshore公司,印度巨头拉森特博洛公司和澳大利亚公司礼顿控股的境外公司。这些公司均出现极其严重的腐败问题。

从泄露的文件发现,在上述公司中有些人以为他们雇佣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经纪人,而其他知道真相或者存有怀疑的人(即在资助行贿行为),却只是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但是有些人却知道很多,例如西班牙公司Tecnicas Reunidas,法国Technip集团和钻井巨头MI-SWACO公司中的许多高管们不仅积极地支持行贿,还通过收取回扣中饱私囊。美国巨头霍尼韦尔国际公司和澳大利亚礼顿的境外公司都隐瞒了在伊拉克合同舞弊行贿的行为,而一名劳斯莱斯经理则依靠泄漏英国公司的内部信息每月从Unaoil收取回扣。

这次被揭发的人中大多数在这些事件中都应受到处罚,但他们却能够安然无恙、毫发未损,其中就包括Unaoil公司的经营者Ahsani家族本身。石油圈原创,石油圈公众号:oilsns

这些文件实质上意味着对中东普通老百姓的背叛。当萨达姆政权被推翻时,美国曾宣布伊拉克的石油将造福伊拉克人们。而今,“世界行贿工厂”的暴露使得这一宣言彻底瓦解。

UNAOIL:行贿工厂

Unaoil是一家在“腐败艺术”上造诣近乎完美的摩洛哥公司,它是由Ahsani家族成员经营,这些成员是摩洛哥的百万富翁,平日里与之谈笑风生的都是王子、酋长和欧美各国的商业精英们。这一世界精英集团的领导者是Ahsani家族族长Ata Ahsani和他两个时髦的儿子,Cyrus和Saman。他们名下的慈善机构主要支持的是艺术和孩童, Ahsani家族成员与前政客和亿万富翁们一起在非政府机构任职。十年前,有机构曾曝光他们所拥有的现金、股份和财产总计高达1亿9千万欧元。

事实上,他们挣钱的手段很简单。富有的石油国家通常可以容忍无能政府的管理和高度的腐败。Unaoil就是利用大型西方公司的恐惧,让这些公司以为没有了他们的帮助就无法取得合同。

Unaoil向产油国的官员们行贿,同时接受客户的贿赂,帮助他们赢得有政府资助的项目。受贿官员可能会暗地里操纵招标,或是泄露内部信息,或是确保在招标时没有其他有能力的竞标者。Ata Ahsani告诉费尔法克斯传媒和赫芬顿邮报,“我们做的就是最基础的工作,整合西方的先进技术与当地的资源,为他们牵线搭桥”。如果你相信Ata说的话,那么他们的这些行为都会被解释为是正大光明的。至于Unaoil有没有贿赂政府官员呢?他的回答是,“绝对没有”。

但是费尔法克斯传媒和赫芬顿邮报却收到了来自Unaoil内部Email缓存的数据,这些证据清楚地说明Unaoil从他的客户那里收取了数百万美元的费用,并进行了大规模的行业行贿,这进一步加深了特权阶级的腐败。

另一方面,纽约和伦敦的银行家们帮助Uanoil洗钱,Ahsanis就在伦敦设有一个名义上为资产投资的公司。早在2007年,Unaoil就通过了反贪污机构Trace International 的反贿赂合规认证。这次事件的曝光也让人们十分质疑这种国际认证机构的价值。

但是对于受限于各自司法管辖区内反国外行贿法的西方公司来说,Unaoil看起来是一个声誉良好的独立中介,其圆滑推诿的本事声名远扬。

被费尔法克斯传媒和赫芬顿邮报所点名的与Unaoil有合作的公司,都强调他们有严格的反贪污政策,并表示将积极配合对他们与Unaoil公司合作的调查。

伊拉克

在美国率领联军获得了第二次海湾战争的胜利后,美国政府转而去维护伊拉克石油部,让巴格达博物馆毫无守备之力,任人抢夺其藏品。但他们并没有将石油行业从贿赂的深渊中拯救出来。Unaoil的文件显示西方公司自己,伙同伊拉克新的掌权者,开始了一场持久的洗劫活动 。

Unaoil 通过经纪人,至少向有权利的官员们行贿了250万美元,来确保他们能够获得支持,但同时在公司内部抱怨他们是“贪得无厌的混蛋。”石油圈原创,石油圈公众号:oilsns

在2004-2012年,Unaoil的行贿名单可以说是一部伊拉克石油行业名人录:伊拉克政府能源主管事务的副总理、前石油部长Hussain al-Shahristani,前石油部长Abdul Kareem Luaibi,南方石油公司董事长、2015竞选成功石油副部长的Dhia Jaffar al-Mousawi,以及高级石油官员Oday al-Quraishi。

其中,最高级别的政客可收到总额高达数百万美元的贿赂金,而低层官员会少一些。管理着伊拉克最重要的石油行业扩建工程的 Quraishi,每个月都会收到6000美元的回扣,其中5000美元是给他自己的,1000美元是给其他相关人员以及其他额外的大额支付。

伊拉克前石油部长Dr Shahristani现担任教育部部长,他否认自己与该事件有任何牵连,其他官员还没有任何回应。

Unaoil同样会贿赂承包伊拉克油田管理工作的国际石油公司内部高管。泄密的文件暴露了意大利石油巨头埃尼公司内部滋生蔓延的腐败问题。其中,埃尼公司经营着Zubair大型油田的承包商招标活动。

Unaoil在伊拉克的客户包括英国巨头劳斯莱斯、美国FMC科技、卡梅隆、威德福、意大利油服公司Saipem、德国公司MAN Turbo、荷兰SBM Offshore公司以及澳大利亚公司礼顿境外公司等。

伊朗

一名伊朗经纪人在邮件中写道,任何关系网的经营都需要特定的天赋。该经纪人也是致力于Unaoil关系网中行贿受贿的内部人员。当最近联合国、美国和欧洲的制裁开始放松时,该关系网变得越发有价值。

在2006年,这名Unaoil员工在Email中抱怨英国Weir Pumps公司(现在属于美国SPX公司)欠他大量的钱,其中一部分钱就是用来对伊朗部分官员进行行贿的。

该员工在邮件中写道,“伊朗的新年快结束了,官员们对贿赂金期望较高,我现在很缺现金,而跟Weir公司大约500万英镑的生意现在很危险……因为我没有办法履行我的义务,满足我的支持者们。”如果钱不能到位,他警告道,Weir Pumps将面临着“一天天一个样”的境地。“……现在我已从我自己的咨询费中拿出了超过50万美元用于他们在伊朗的业务上了。”

从2006年单独流出的一部分记事本来看,Unaoil每个月会交付1万元,来确保能够得到由伊朗高级官员出任总经理的一家公司支持。该公司部分由伊朗政府单独控制,并由具有“政治影响力”的董事会监管。“经理每个月想要1万美元,考虑到他在关系网中的重要位置,Ata Ahsani竟然同意了。”

Unaoil的伊朗关系网同样还用于帮助包括ABB、艾略特和日本横河公司等在内的企业,他们已不仅限于石油行业了。在2011年,Unaoil借助包括伊朗警方在内的几个有影响力的关系,成功帮助一个澳大利亚客户解决了一次纠纷。

早在取消制裁之前,Unaoil就利用包括采用幌子公司等方法,绕开西方官员的审查。Unaoil建议公司的这些经纪人不要使用美元汇款,并通过名字中没有“伊朗”字眼的公司进行汇款。

利比亚

在2004年,当西方开始撤销对利比亚的制裁、卡扎菲政府开始与外国公司打交道时,Unaoil就已经开始了他们的贿赂之路。截止到2011年,他们的内部腐败关系网中已包括了许多能够影响利比亚最重要油气机构决策的官员和代理人。

在Unaoil的腐败关系网中有利比亚的掌权官员、卡扎菲政府的亲信Mustafa Zarti。Unaoil的文件中将Zarti描述为 “卡扎菲总统儿子的好朋友,在利比亚拥有很强的游说能力。”Unaoil秘密支付Zarti数百万美元,作为回报,Unaoil利用他的影响力来帮助Unaoil的客户。

在Unaoil 2006年9月的记事本中发现,“Zarti属于LFIC(利比亚国外投资委员会),该组织控制着60亿美元的石油基金,他会在我们行事的时候帮助我们,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Zarti同意把他所有的油气业务介绍给我们”。

Unaoil在利比亚的跨国客户包括马来西亚的巨头Ranhill,韩国的联合企业ISU以及西班牙的Tecnicas Reunidas。石油圈原创,石油圈公众号:oilsns

叙利亚和也门

在叙利亚,Unaoil找到一个可以接近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经纪人。在2008-2009年,Unaoil承诺给该经纪人275万欧元帮助其英国的客户Petrofac公司赢得巴沙尔政府石油公司的合同。2008年的“极密”邮件显示,该经纪人承诺会进行关系活动,帮助他们拿下这些合同。但是当他没有准时拿到钱时,他抱怨资金的延迟给他叙利亚的“朋友们”造成了麻烦。他在2009年12月写信给Unaoil称,“资金没有按预想的到位,这对我来说是非常不愉快的事情。”据悉Petrofac公司称对其对Unaoil在叙利亚生意场上的作为并不知晓,对外界的质疑其回应是“追求最高标准的道德行为。”石油圈原创,石油圈公众号:oilsns

在也门,Unaoil给一个瑞士账号支付了数百万元。该账号属于前也门总统的儿子Haitham Alaini。作为回报,Alaini利用他在也门的关系网帮助Unaoil拓展业务。

科威特和阿联酋

在科威特,Unaoil的清单上有一名被他们成为“大人物”的掌权官员。

为了帮助Unaoil的长期客户,美国FMC技术公司,获得中东的一份合同,Unaoil收取的费用是250万美元。随后Unaoil将钱汇给了经纪人,让他去科威特活动“大人物”,并看能给他多少合同。

在阿联酋,Unaoil的关系网中有一名与阿联酋王储有联系的政府官员。泄漏的Unaoil文件显示,该官员与Ahsanis有商业往来,而作为回报,Ahsanis寻求该官员在地区的支持。这包括了 “穆罕默德•本•扎伊德”殿下所资助的一个项目的入库许可。Unaoil还对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的一名高级官员行贿。该官员帮助Unaoil的客户印度联合企业Larsen&Toubro,操纵了一次竞标。

还没看过瘾怎么就结束了?想第一时间获取丑闻内幕的下半部分?请密切关注石油圈,PS:石油圈日报订阅功能会第一时间将最新文章推送到您的邮箱哦,详情见首页。

作者/Nick McKenzie & Richard Baker & Michael Bachelard & Daniel Quinlan   译者/周诗雨  编辑/Wang Yue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