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中海油海外项目新发现,可开采石油当量增至32亿桶!2018年全球勘探前路如何?还有哪些项目值得重点关注?

775-388--4

2018年油气勘探规模将趋于减小,将更加关注于重点项目。从商业角度来看,由于深水越来越具有吸引力,油气巨头重新关注深水项目。

作者 | 君子兰

回顾过往的一年,尽管勘探活动并不像过去那么积极高涨,但至少可以说,2017年的发现规模还是很大的,数量也很多。

Wood Mackenzie咨询公司盘点了2017年十大海洋油气勘探发现,在Kosmos/BP的“世界级”Tortue油田所在地毛里塔尼亚,发现了更多的天然气储量,Greater Tortue综合项目的预计储量达到25Tcf。另外,在俄罗斯也发现了新的天然气储量。巴西国油在海上Campos盆地发现的7亿桶油当量的储量也值得关注。在这十大发现中,圭亚那可谓是2017年的焦点之一,成为石油界的“新宠”。

775-388-111

圭亚那石油新发现,可开采石油当量增至32亿桶

继2017年10月份在钻探Turbot井之后在圭亚那连续五次的石油发现,上周其运营商埃克森美孚宣布其Ranger-1勘探井取得积极成果,标志着自2015年以来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的第六次石油发现,将之前在Liza、Payara、Snoek、Liza Deep和Turbot等地的世界级发现的可开采石油当量增加至32亿桶。

据其官网发布的信息,埃克森美孚表示,在距离Liza第一阶段项目西北方约60英里的Ranger-1油井发现约230英尺厚的高质量含有层,这为面积达660万英亩的Stabroek区块带来了全新的概念。

在圭亚那项目中,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旗下的尼尔森石油圭亚那公司持有25%股份。

2018:前路如何

2018年,全球勘探规模将继续减小,将继续聚焦于一些重点项目。Latham表示,“2018年,专心从事勘探作业的公司将越来越少,这是2017年该现象的延续。与此同时,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这些公司中的大多数都在追求类似的目标——深水甜点,特别是含油资源,尤其是在大西洋边缘。”

Latham指出,“因为他们(勘探这些区域的公司)都有类似的目标,这意味着竞争将越来越激烈。最典型的例子是10月在巴西举行的一轮探矿权拍卖会上,许多企业为了获得勘探区块而砸了重金。”

巴西监管机构ANP表示,第二轮拍卖共带来了约10.5亿美元签约定金和9340万美元的计划投资。与此同时,第三轮盐下探区拍卖也带来了约8.76亿美元的签约定金和约1.4亿美元的投资。

Latham表示,对于2018年的许可证拍卖,在那些大型勘探公司认为潜力比较好的区域,天价交易的情况可能会继续出现,这可能会带来区块成本高昂的问题,而这种现象在最近几年已经很少看到了。

重新关注深水勘探的部分原因在于其从商业角度来说越来越有吸引力。Latham指出,“我们看到许多好的深水项目在油价为40美元/桶时能达到盈亏平衡(以10%的全周期收益作为盈亏平衡点)。圭亚那、巴西、塞内加尔等等,这些地区的项目都由于勘探和开发成本较低而得以启动,特别是钻井成本非常低。这也得益于油企专注于高渗透性油藏,单井可以获得更高的产量。”

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当前的勘探和生产格局非常有趣。陆上非常规资源通常被认为是上游海上油气领域(长远来说,还包括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威胁之一。同时,深水勘探被认为是烧钱的项目。

然而,根据Wood Mackenzie关于过去100年勘探趋势的分析,“长期以来石油生产主要以陆地为主的状况,正在向深水和非常规资源分化。”对于许多勘探公司来说,他们需要在非常规资源和深水项目间做出选择。

775388-1

值得关注的区域

那么,2018年哪些地区的钻井项目值得期待呢?Latham称,2018年比去年更值得期待,潜在的钻井项目更多,以下这些项目值得重点关注:

  • 圭亚那 – 埃克森美孚正在圭亚那近海的Stabroek区块进行Ranger-1井的钻井作业,该井于2017年10月11日开钻,计划钻井周期为3个月,采用Stena Carron钻井船施工。1月5日其运营商埃克森美孚宣布其Ranger-1勘探井取得积极成果,标志着自2015年以来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的第六次石油发现。
  • 巴西 – 预计巴西将有更多的海上作业,包括如果获得监管许可的话,道达尔将完成Foz do Amazonas(亚马逊河口)井。据称,由于缺乏信息,环境监管机构Ibama(Instituto Brasileiro do Meio Ambiente e dos dos Recursos NaturaisRenováveis)于2017年否决了一项钻井申请。环保主义者和科学家称,该项目太靠近亚马逊礁石。
  • 同样在巴西,巴西国油(Petrobras)正计划在Espirito Santo盆地钻井,以证明新区块的含油性。
  • 墨西哥 – 与此同时,Pemex正在关注墨西哥浅海Campeche盆地的Yaxxtaab-1初探井,它是墨西哥近海的第一口盐下油藏井,另外道达尔也计划在Perdido Fold Belt钻一口初探井。
  • 阿鲁巴 – 雷普索尔(Repsol)正计划在这个加勒比海小岛上完成一口初探井。
  • 纳米比亚 – Tullow石油公司计划于9月份开始在纳米比亚海上Walvis盆地的Cormorant油田钻井。虽然这口井的工作量并不大,但在纳米比亚发现油气的意义非常重大。
  • 塞内加尔 – BP将与Kosmos一起,在Toscue气田的外围钻Requin-Tigre(Tiger Shark)井。该气田预计资源潜力有60Tcf。
  • 南非 – 道达尔已租下Deepsea Stavanger钻井平台,在南非海域钻一口初探井。道达尔对此非常兴奋。虽然这口井的钻井环境极具挑战性,但总的来说,地下储量非常好。
  • 冈比亚 – FAR计划在2018年底在Samo油田钻井。据称,Samo与毗邻的塞内加尔SNE油田相似。这将是自1979年Jammah-1井以来,冈比亚井内的唯一一口勘探井。
  • 摩洛哥 – Eni已经安排了Saipem 12,000钻井船,将于第一季度开始在摩洛哥海上Rabat Deep Offshore探区进行钻探。
  • 新斯科舍省 – BP计划于2018年春季开始,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Scotia盆地钻一口单井。预计钻井周期120天,将使用West Aquarius半潜式钻井平台。
  • 挪威 – 挪威国油(Statoil)可能会返回继续开发Korpfjell油田,钻探另一个油藏,挪威国油于2017年在Korpfjell油田未发现具有商业可采价值的油气。

775-388-7

其他需要关注的区域包括Eni计划开展钻井作业的黑山(Montenegro)、塞浦路斯(Cyprus)和葡萄牙(Portugal),以及道达尔正在评估的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

Latham表示,“这些石油巨头们都在关注这些钻井作业以及后续的探区拍卖。另外还有一些公司也虎视眈眈,如Cairn能源、Tullow石油和Kosmos。然而,已下决心并有实力的公司仅有约15家。而且,能够作为作业公司,将一些深水油气发现投入开发的企业则少之又少。那将仅是油气巨头以外的一小部分企业,如巴西国油。有限的竞争有利有弊,对于政府和小公司来说,这意味着项目的潜在作业公司范围很小。”

水更深,但效率更高

2016年,乌拉圭海上的Raya井,创造了勘探公司新的钻井水深纪录。但是,虽然水深很深,但井深却减少了。Latham表示,深水勘探项目是有针对性的,并不只是聚焦于地下深处的高压高温目标。

这也是钻井成本降低的原因之一,因为油气井不深也不复杂。另外,目前有大量2014年之前签订的长合约高日费钻井平台,但随着这些平台合同的结束,届时日费、钻井成本将下降,将进一步降低勘探成本。这也是明年支出降低,而钻井数量并不会减少的原因。

重点区域

关注重点地区,美国墨西哥湾已经取得了勘探成功,并有可能在已勘探区域取得进一步的成功,如LLOG公司,其在现有探区内发现了2000-3000万桶油当量的潜在资源。

在英国北海,也有一些针对现有探区的勘探工作,但同时一些公司也正在尝试一些新的探区。Latham认为北海地区勘探作业需要这么做。

挪威国油今年在东默里湾(Moray Firth)发现了新的油气资源,而BP正在南部的天然气盆地钻探石炭系地层。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确是大胆的尝试,今年我们可能会看到针对更多不同类型区块的勘探尝试,储量目标一般为一亿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1

  1. #1

    吹牛皮应该不犯法吧?怎么石油人都是这个毛病!

    匿名3个月前 (01-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