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是福是祸?Titan级地震船让PGS走进两难境地

是福是祸?Titan级地震船让PGS走进两难境地

是技术大跃进还是铺张浪费—PGS建造Titan级地震船的举措到底带来了什么?

来自 | Upstream
编译 | 白小明

今年3月23日,在日本长崎市,Per Arild Reksnes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一天,三菱重工向Petroleum Geo-Services(PGS)交付了Ramform Hyperion号地震船,这是三菱重工为PGS建造的4艘巨型地震船的最后一艘,这艘船的交付标志着这一重大工程终于顺利完成。

Reksnes是PGS运营执行副总裁,他自2011年以来,就一直在监督新船建造的最后阶段,这一项目的投资额高达11亿美元,可以说,整个公司的未来都压在了这些新船上。

但结果仍然有待商榷。

问题之一个就是,Ramform号Titan级地震船过度采用的技术和性能,是否是海上油气行业未来的需求所在?另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是,在PGS的船队中,这些巨型船只是否具有经济意义?

对于后一点,Reksnes的态度非常坚定。他表示,“根据以往经验,我们从不后悔建造巨型船只。”Ramform Hyperion号独具三角形的船身,让人一眼就能识别出来,与其另外3艘Titan级姊妹船一样,前两艘Ramforms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PGS引进。

PGS始终坚持“提高生产率才是成功的关键”,而现在的船与之前的船相比,最主要区别就是规模的迅速扩大。前四艘Ramforms长89米,拥有40米长的超大尺寸后甲板,相比其他船只,它配有更多的拖缆;S级Ramform船Sovereign号和Sterling号,分别于2008年和2009年建成,比之前的船更长(长度为102米)、动力更强,但仍保留了40米长的后甲板工作区域;略长一点的104米Titan级船,更是拥有夸张的70米宽后甲板,面积大约相当于英超比赛的足球场,其拖缆数最多为24条,带16个专用导入卷筒。

到目前为止,最大的Titan级作业由Ramform Atlas在缅甸的一次勘探时部署实施,共使用了18条拖缆,每条长7.5公里,相距100米。

但根据Reksnes的说法,这并不是重点。“我们的战略定义非常明确。我们不要粗制滥造,我们要建造使用寿命更长的船,而灵活性则是关键。”

“即使我们从来都不会用到所有24条拖缆,但如果问题增多,我们就应该有备份。”Titan级船有备用拖缆,且具备船上修理能力。此外,燃油容量约为6000方,足以连续作业150天不用加油。”

巨大的优势

虽然船的尺寸大,使建造价格变得更昂贵,但是尺寸大还有其他好处。Reksnes称,“我们已经看到,为了满足市场对现代地震勘探的要求,我们的竞争对手总是不得不在新船建成以后再进行改进。很多时候,必须增加电力和推进力,才能有效使用更多的拖缆。而我们有6台发动机,能提供28000千瓦的动力,且内置大量冗余动力。“当我们在极具挑战的地区作业时,这种强大的配置也能让客户放心,我们不想我们的船在进行作业时,参数接近极限值。”

强大的配置,同样包括船上人员所期望的舒适度和安全性。所有隔间都配有单独的娱乐系统,房价都足够大,非常舒适,让作业人员告别蜗居生活。与之前不同,现在大多数人在业余时间都会聚集在运动区,包括一个全尺寸的篮球场、两个健身房和多个电视房。还有许多其他配置,保持船上人员的健康和工作积极性。

船上处处体现安全第一,船员必须严格穿戴个人防护装备。救生衣衣柜及其他公用场所的设备,到处都有安全海报和HSE提示,以提升安全意识。

对于那些认为PGS建造的船配置过于浪费,执行一般的海上地震勘探项目,Titan级船过大的人,Reksnes持不同看法。

由于原油价格停滞不涨,石油公司一直表示将集中精力开展相对容易的项目,在已知油藏附近寻找更多的油气,或者对正在生产的油田进行4D监测,而不是大规模的深水和边界勘探项目。而恰恰是这些深水和边界勘探项目,似乎才是Ramforms船更适合作业的区域。

Reksnes表示,“我们已经采用Titans级船有效完成了4Ds地震勘探作业,期间使用了相距50米的16根5公里长的拖缆,与传统数据进行匹配。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船具有灵活性,可以即刻动员开始一个更大的勘探项目;我们的规模足够大,许多流程都可以实现自动化,这让我们的船员成本并不比其他船只更高。”

他继续说道,“对我们来说,地球物理学始终指导着地震勘探作业。我们的目标是提供一个平台,配备有成组的船舶,能够大范围发出和回收拖缆,这些船能够在各种天气情况下稳定作业。”

“这样的配置,让我们能够深拖GeoStreamer宽带双传感器电缆,提供品质卓越的图像。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结合。”

Reksnes承认,在当前市场上,相比于更低的价格,技术上的差异往往并不足以拿到合同。

他称,“确实,我们的客户很多只考虑到成本。这关键取决于公司的类型以及他们的需求和目的。例如,对一个区域进行初步勘探时,采用分布稀疏的拖缆和源配置,就可以提供足够的数据,成本不会比2D地震勘探高多少。但其他公司却不想妥协,他们更愿意使用最好的技术。”

“而问题在于,作为船东,这是我们艰苦经营的第三年。相比实际的工作量,我们的产能严重过剩。我们都不得不尽可能地坚持更长时间,并希望情况能够好转,海上地震领域的投资者也是一样的。海上地震勘探作业的价格环境非常不乐观。”

Ramform Hyperion将从地中海东部开始其第一个项目,该项目是一个由产业基金支持的多客户项目。Hyperion号的首次亮相比预定时间晚了近两年—这是当时的市场环境所导致的,随着经济下滑的恶化,PGS不得不延期交货,以缓解其财务压力。

富有争议的是,PGS船队更新计划最后阶段的时间选择不合时宜。PGS在2011年预定了第一批的两艘Titan级船Ramforms(Titan和Atlas),第二年又订购了另外两艘(Tethys和Hyperion),而当时油价还高高在上。

谁能料想到油价的严重崩盘,也没有人能预言这次油价暴跌给石油公司勘探开采支出,尤其是海上地震勘探支出,所产生的破坏性影响。

明知市场上潜在的产能过剩,PGS却仍然进行了扩充计划。此外,新进参与者Polarcus和Dolphin Geophysical,也带着新的船队向海上地震勘探领域发起进军。当然,彼时的PGS也已经建造了两艘Ramform S级船。

如今,PGS的“豪华”船队包括4艘新的Titan级Ramforms船,2艘S级Ramform船。在其5艘第一代Ramforms船中,4艘已停用搁置,仅有Ramform Vanguard蓄势待发。

Ramform Vanguard准备就绪,可以随时重新投入市场,但一艘停用的船要重新投入市场,还需要高达5000万美元的成本。

在PGS的船队中,还包括3艘大容量的常规3D地震船,它们与Ramforms停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

在2015年底Dolphin陷入财务危机时,PGS从船东Sanco那里租用了两艘几乎全新的常规船,租期分别为5年和6年。回想起来,这似乎是一个不成熟的机会主义举措,目的是期望在市场快速复苏时获得产能。

Sanco Swift号目前处于活动状态,而Sanco Sword号已停用搁置,而这已经是最经济的选择了。最后,配有10条拖缆的PGS Apollo,目前处于活动状态。

Reksnes开玩笑说,目前他比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更受欢迎,因为终于不需要再借钱新建船只了。但他仍然负责设备采购。在目前的产能情况下,相比于其他公司,他预计有一种需求对PGS来说相对没有那么紧迫,即在未来一两年,行业需要替代老旧拖缆,每艘船的费用约为4000~6000万美元。

他表示,“希望同行们不要走到那一步,我们一定要对海上地震勘探业务保持乐观。”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