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南非油气勘探热情重燃 实现开发任重道远

南非油气勘探热情重燃 大规模气田开发任重道远

南非已探明的油气资源还相对较少。该国最早的油气勘探工作可以追溯到1913年,但迄今为止勘探成果并不理想。上世纪90年代,石油公司应用现代技术,在局部区域的勘探上有所突破,但在南非仍没有全区性的重大发现。现如今,地质学矿产普查理论也许在寻找石油方面能力有限,但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却有着光明的前景,无论是常规天然气还是页岩气、煤层气(CBM)。

迄今为止,南非发现的石油少之又少

南非石油的探明储量为150亿桶,位于西部海域的Orange盆地和Cape省南部海岸的Bredasdorp盆地。

到目前为止,即使算上已探明的储量,勘探公司掌握的石油资源也是少之又少。国有能源公司南非国家石油公司现在来自位于南部海域第9油气产区的Oribi和Oryz油田的原油总产量不足5000桶/天。2014年,南非国家石油公司的原油供应量仅为160000桶/天,其他425000桶/天的原油需求缺口则要通过进口来弥补。

页岩气储量世界第八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估计,南非海上天然气可采储量为9万亿立方英尺(TCF),Karoo沙漠地区的非常规天然气可采储量有9万亿立方英尺,煤层气可采储量为1.5万亿立方英尺。据估计,南非页岩气储量位列世界第八。

南非天然气产量中的大部分出自南非国家石油公司,该公司的产量为65,000桶(油当量)/天,这些天然气产自海上老油田——Moss天然气田、南部海岸油田,并通过东开普省莫塞尔湾的陆上管线输送。然而, 根据负责南非标准银行油气板块新闻发布会的Paul Eardley-Taylor透露:一切都将改变,位于南非西部海域的储量为5400亿立方英尺的Ibhubesi气田现已获得开发许可权。

预计Ibhubesi气田将于2017年年底投产,初始产能设计为1亿标准立方英尺/天。产出的天然气首先用于位于开普省亚特兰蒂斯的Ankerlig发电站,最终实现800兆瓦独立发电站的天然气供应。

国内日益增长的天然气需求

目前南非的天然气消费量大约为1800亿立方英尺/年,其中1200亿立方英尺从莫桑比克中部用管道运输至约翰内斯堡的用户。为应对南非日益增长的天然气需求,油气管道运营商ROMPCO计划在2018年之前将管道运输能力从8800万千兆焦耳/年增至2.12亿千兆焦耳/年。

发电站、油料生产厂、供暖和制造业是天然气的主要供应对象。南非总发电功率45645兆瓦中的3%由天然气提供能量。如今,预计到2025年天然气发电项目的功率将增至3100兆瓦。为支持天然气发电计划,并解决迫在眉睫的能源危机,南非需要一个应急方案,然而可供选择的天然气田都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来完成开发。

现有两个方案可供考虑:1.提高从邻国莫桑比克北部气田的天然气进口量;2.提高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前者必须花费60亿美元修建1615英里长的输气管道以连通约翰内斯堡和邻国新气田。因而,在短中期,南非可以依靠进口到萨尔达尼亚港的液化天然气(LNG),通过浮式存储气化装置(FSRU)或者浮式液化天然气船(FLNG)作为天然气进口终端。

石油巨头对南非油气勘探热情重燃

尽管到目前为止,南非的发现的油气资源难以与阿根廷气田或北海气田相提并论。然而,勘探技术和工具的不断进步重新点燃了世界石油巨头对南非油气的热情。

Eardley Taylor表示,自2012年以来,“海上和陆上的各大产油区块(主要是页岩),石油行业引领者如埃克森美孚、埃尼、阿纳达科、壳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道达尔、雪佛龙(等等)都参到南非的钻前预探中来”。2015年10月,壳牌率先在南非的Orange盆地开钻。总体上看,目前的勘探活动主要针对Karoo沙漠地区的页岩气、北煤田的煤层气、西部海域的天然气、Natal 海岸和Cape省南部海岸的天然气。

这些资源的量有多少仍需要一些时间的探明。Eardley Taylor说:“目前仍未真正勘探出数以亿计的石油和天然气”,他同时强调“预测的油气潜力是未经证实的,具有一定的投机风险”。尽管前景光明,但现在的南非的油气勘探工作步伐仍旧缓慢且至少还有十年的路要走。为应对国内发展的需要,进口液化天然气是一个更为合适的方案,它将促进州发电站和独立天然气发电站的发电量快速而稳健的增长。至于在南非国内实现石油天然气大规模生产,把美好的愿景变为现实,还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作者/Nicholas Newman  译者/辜富洋

英文原文请点击 (展开/收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