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专注油气领域
与独立思考者同行

商业动态

日本石油协会:截至6月17日当周,日本商业原油库存减少77万千至1336万千升

转推助理

    日本石油协会:截至6月17日当周,日本商业 原油库存减少77万千至1336万千升;       截至6月17日当周,日本汽油库存增加9.2万千至189万千升;       截至6月17日当周,日本煤油库存减少6.4万千升至148万千升;       截至6月17日当周,日本石脑油库存减少21万千升至116万千升;       截至6月17日当周,日本炼厂平均开工率为78.8%,此前一周为80.0% 

Monadelphous与Woodside签订为期5年的服务合同

张弘引

澳大利亚Monadelphous与Woodside签订价值6亿澳元的服务合同,合同为期5年并可延期两年,Monadelphous将提供维护及安装服务,具体包括为Woodside天然气资产提供基本维护服务,为Goodwyn A、Pluto LNG和Angel平台等生产设施提供安装服务。Monadelphous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相关经验丰富且一直为客户提供高质量服务,本次公司将采取创新性方法,提高生产率。

Expro与Apache续签1000万美元合同

张弘引

英国Expro油服公司与Apache续签了价值1000万美元的油井服务合同,油井服务内容主要包括套管井服务、连续管服务等。两家公司自2004年起开始合作,2009年双方签订了首个油井服务合同,本次续签合同有效期至2019年。Expro公司负责人表示,该公司将继续与Apache保持紧密的伙伴关系,并提供安全高效的方法提高石油产量。

Statoil将使用Bideford Dolphin钻机在Snorre油田钻井

张弘引

挪威安全局批准Statoil公司使用Bideford Dolphin钻机在北海Snorre油田钻井,钻井工作为期110天。Snorre油田位于北海Tampen地区,该油田于1992年开始生产,目前油田上有两座浮式综合性生产平台。Bideford Dolphin是Dolphin Drilling公司旗下的Aker H-3型钻机,始建于1975年并于1998年改进。此外,Statoil还签订了半潜式钻井设备使用合同,合同价值为1720万美元。

Energean提交Karish和Tanin气田的发展计划

张弘引

近日,希腊Energean油气公司提交以色列海上Karish和Tanin气田的发展计划。该公司将钻探3口油井,同时在距离海岸90千米的地区安装浮式采油储卸装置,该装置可实现资源开采量最大化,减少环境污染并保证将油气资源安全运送至岸上,TechnipFMC将为该公司发展计划提供前端工程设计服务。Energean Israel拥有两个气田100%的股份,两个气田潜在资源总量为5.31亿桶油当量并有望于2020年开始生产天然气,此外,Karish油田的资本支出为13亿至15亿美元。

Claxon在北海南部进行拆卸工作

尉 晶

Claxton与一家北海运营商签署合同,提供套管切割和恢复综合服务。该公司将向在北海南部进行作业的两家运营商的七口井提供套管切割服务,都是在无人平台上进行。作业地点一共有两个,第一个地点位于Yorkshire海岸180km处,预计七月开工;第二个地点位于北海南部的Dowsing Fault Zone地区,也将在之后开工。这项联合项目预计需要100天完工。

墨西哥2.1轮招标,10个区块竞标成功

尉 晶

墨西哥国家油气委员会(CNH)在本周一举行了第二轮勘探开发投标的首次招标,其中15个浅水区块中的10个区块竞标成功。总共有36家公司和个人参与投标。其中12家公司获得了区块租赁权,有7家是墨西哥上游业务区块的新成员。Eni集团之前在第一轮招标中获得了一个浅水区块,从众多竞标者中脱颖而出获得了3个许可权。在2.1轮竞标中的另一赢家是CitlaEnergy,他们与Eni和Cairn Energy合作,获得了3个许可权。PEMEX获得了两个区块,分别是与德国的DEA Deutsche合作开发Tampico-Misantla Area 2,与哥伦比亚的Ecopetrol合作开发Southeastern Basins Area 8。其中最抢手的区块是Southeastern Basins Area 9,吸引了6家大型的油气公司,诸如Chevron、中海油,还有一些小型公司,诸如Talos Energy和Diavaz。在2.1轮招标中的区块均位于Veracruz、Tabasco和Campeche海岸,这15个区块总面积达8900km2,前景储量达40亿桶油当量。

Cooper Energy的Callawonga-17号评估井即将暂时停产

孔艳坤

库珀能源公司(Cooper Energy)的Callawonga-17号评估井即将暂时停产,以为未来的生产做好准备。该井由Cooper Energy同Beach Energy Limited合资运营的PEL 92 Joint Venture钻探。Cooper Energy拥有该公司25%的利益,而Beach Energy Limited则拥有其余利益。该井深1452米,是Callawonga油田为评估McKinlay Member砂层储量所钻探的5口井中的最后一口井。这5口井均将暂时停产,并在2017年9月开始投产。Cooper Energy总裁David Maxwell表示:“Callawonga-17号井的勘探结果让人满意,可用于今后的钻探活动。”2018年,PEL 92 Joint Venture可能还会钻探5口井,以评估McKinlay Member砂层的石油储量。

BP的Prudhoe Bay油田投产达40年

孔艳坤

英国石油公司(BP)位于阿拉斯加北坡的Prudhoe Bay油田已投产40年,并产出125亿桶以上的石油,对美国的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极为重要。该油田自1977年6月20日开始投产,所产石油通过800英里长的管道运往Trans Alaska管道系统(TAPS),并进一步通过油船运往美国西海岸。由于油田技术领域的不断创新,该油田的产量已超出最初预期的96亿桶石油,并成为美国生产力最强的油田。由于自然衰退,该油田的产量已低于历史峰值。但是,Prudhoe Bay油田仍然是美国第三大油田。

韩国将在伊朗建设小型液化天然气LNG工厂

孔艳坤

Press TV报道称:今后4年,韩国将在伊朗建设小型液化天然气(LNG)工厂,以满足伊朗边远地区的能源需求。伊朗国家天然气公司(NIGC)研究与发展主管Saeed Pakseresht表示:伊朗和韩国的财团将共同建设该工厂。根据计划,该厂的产能为15吨/天,并可在后期最高达到300吨/天。Oceanus、Kitech Institute of Industrial Technology及Korea Gas Technology Company等韩国公司及机构将加入财团。伊朗方面则有NIGC、德黑兰大学LNG 研究所及Research Institute of Petroleum Industry等加入财团。

Statoil的挪威海Njord和Bauge开发运营计划获批

Vivian

Statoil称,挪威海Njord和Bauge的开发运营计划(PDO)现已获得当局的批准。Njord A平台和Njord Bravo浮式储存和卸载船舶(FSO)将进行升级,以开采Njord和Hyme油田的剩余资源;Bauge则是连接Njord A平台的新油田开发。 Njord和Hyme油田的剩余资源共计1.75亿桶油当量,相当于1997年Njord油田投产以来的总产量。另外,Bauge将生产7300万桶油当量。今年3月27日,Statoil代表其在Njord、Hyme和Bauge许可证中的合作伙伴向挪威当局提交了Njord和Bauge油田的开发运营计划。

Gazprom代表同亚美尼亚政府商讨天然气领域问题

孔艳坤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管理委员会主席Alexey Miller、亚美尼亚总统Serzh Sargsyan及首相Karen Karapetyan在Yerevan举行会谈,以商讨亚美尼亚天然气领域的发展问题。该国在交通等领域广泛使用天然气。目前,该国80%的机动车使用天然气。俄罗斯向亚美尼亚出口的天然气为19亿立方米/年。亚美尼亚的天然气需求仍在增加。在2017年的前五个半月里,俄罗斯已向亚美尼亚供应10亿立方米以上的天然气,高于2016年同期水平的35%。此外,双方讨论了亚美尼亚的供气网络扩建问题。

Eni获墨西哥近海三个区块

Vivian

Eni已获墨西哥国家油气委员会(CNH)授予墨西哥湾10个近海区块中位于Sureste盆地的3个区块,这一结果提升了Eni在墨西哥市场的地位。该国在2014年能源改革后才向外资开放市场,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此次区块授予是“Ronda 2”竞标的结果,CNH在其中提供了Sureste和 Tampico-Misantla盆地内水深20-500米的区块。 Eni将成为10号区块(Eni 持100%股权)、7号区块(Eni45%、Cairn30%、Citla25%)和14号区块(Eni60%、Citla40%)的运营商,所有许可证将通过Eni Mexico管理。

伊朗与Total预计几周后将签署South Pars开发协议

Vivian

伊朗和法国Total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签署一份合同,开发部分South Pars气田(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这将是去年制裁放宽以来国际能源公司首次对伊朗投资。Total和中石油11月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就South Pars气田11期开发签署了一份价值48亿美元的“框架协议”。 Total首席执行官 Patrick Pouyanne周二表示,Total将在未来几周内签署一份South Pars近海天然气项目合同。中石油对是否仍然参与South Pars开发的询问没有立即回应。

Eni和NIOC签署油气田研究协议

Vivian

意大利能源公司Eni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周二就Darkhovin油田和Kish天然气田开发的可行性研究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伊朗石油部官方网站SHANA称,这一协议在德黑兰签署,用于研究伊朗南部Kish气田和Darkhovin油田三期开发。Eni有六个月时间来呈现其研究成果。一名伊朗的石油官员本月曾表示,Eni也对竞标伊朗南部Azadegan油田开发有兴趣。

供应减少 新加坡高硫市场保持强劲

转推助理

    因供应减少,新加坡380CST高硫燃料油市场保持强劲。预计7月新加坡将接收300-400万吨的燃料油进口货,而6月接收到的进口量在450-500万吨。同时,市场消息人士对于180万吨左右的浮动库存即将被投放表示担忧。新加坡380CST码头自提货船用油贴水保持坚挺,周五估报4.83美元/吨,意味着供应紧张而需求稳定。业内消息人士称,尽管北亚夏季将至,但低硫燃料油市场滞缓。     周一,普氏数据显示,普氏亚洲燃料油现货估价窗口内,384.1万吨4月装船和卸载的船货达成交易。装船多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南部码头。380CST燃料油达成交易358万吨,占成交量的大部分,180CST成交量在26.1万吨。

全球市场供应过剩压力严峻 6月20日油价下跌

国际油价观察

6月20日,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下跌。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全球市场供应过剩压力严峻,此前几个关键产油国供应增加盖过了OPEC与非OPEC产油国减产执行率升高带来的影响。两大指标原油自5月底OPEC、俄罗斯和其它产油国同意将限产协议延长至2018年3月以来均下跌逾15%,布伦特油价为去年11月15日以来最低,WTI油价为9月16日以来最低。消息人士称,5月OPEC和非OPEC产油国减产执行率为106%,达到去年达成减产协议以来的最高水平。但5月OPEC供应跳升,因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产量恢复,这两个国家均不受减产协议约束。Tradition Energy市场研究经理Gene McGillian表示,考虑到全球几个地区产量水平升高的预期,将抵消所有减少的产量。对冲基金经理非常看空油价前景,因OPEC之外的石油产量增加,威胁OPEC限产效果。2017年7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下跌0.97美元/桶,收盘价报43.23美元/桶;2017年8月交货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0.89美元/桶,收盘价报46.02美元/桶。布伦特与WTI价差为2.79美元/桶,较前一日扩大0.08美元/桶。布伦特与迪拜价差由正转负,为-1.38美元/桶,较前一日变化-1.905美元/桶。

宁波边防严打成品油走私犯罪

转推助理

    今年以来,共查处21起涉嫌非法运输、买卖成品油案件,缴获非法成品油2000余吨……6月14日,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宁波边防支队对外公布打击走私成果。       围绕治安热点,立足边防主业,针对沿海海岸线长、船舶停靠分散、海上走私隐患大的实际,宁波边防支队坚持从源头整治,加强对沿海一线治安管理基础排查,动态管控辖区173座码头、15家油库、70艘涉油船和25艘易涉私船舶,更新完善基础信息516条,为海上打击走私工作打下了基础。同时,他们将全市6689艘在册船舶划分为三个层次,实行红、蓝、绿“三色”预警管理。       在具体工作中,他们注重与海关、海事等职能部门配合协作,健全完善联席会议、情报会商、联勤联动、案件移交等工作制度,形成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共同打击的整体工作局面。同时,他们与中石化集团签订成品油案件办理就近保障支持协议,实现案件办理与成品油暂存、运输、回购的无缝对接。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与中石化集团签订合作框架协议

转推助理

据挪威《经济日报》(DN)、《晚报》 (Aftenposten)等媒体6月10日报道,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与中国石油(7.650, 0.00, 0.00%)化工集团(Sinopec)昨天(6月9日)在北京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报道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一直在静悄悄地做着中国市场的工作。昨天(6月9日)他们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Sinopec)签订了协议。挪威国家石油的两位总裁杰森 (Jens Økland)先生和 马丁(Tor Martin Anfinnsen)先生在中国石油化工集团的北京总部签订了谅解备忘录。杰森 (Jens Økland)先生认为,此次挪中双方公司达成的共识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在未来中国市场上的重大突破,他说:“协议促进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出口给中国原油的机会,同时也为公司与像中国石化(5.950, 0.02, 0.34%)集团这样全球重量级公司开展重大的国际合作提供了更多机会。”